站内搜索
广告位
打火鸡大赛——新几内亚空战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7-1-18 14:25:30

打火鸡大赛——新几内亚空战


 

    第80战斗机中队的队员们预期在新几内亚的日军基地上空将会遭遇最惨烈的考验——他们猜对了……

  位于新几内亚北部海岸的威瓦克是二次大战太平洋战线里空中防卫最森严的日军基地。1943至1944年初,至少有7个战斗机大队部署在周围环绕著的几个航空基地。由于防卫如此坚实,当1945年5月,新几内亚北部大部分地区都被盟军收复之后,威瓦克还没受到盟军地面部队的攻击。不过这个基地倒是一直不断地受到盟军空中武力的洗礼。 

  威瓦克所遭受的第一次大规模空中攻击是在发生1943年8月,由B-25米切尔轰炸机、P-38闪电战斗机、P-47雷霆战斗机所组成的机队所担任。在那次行动中,盟军机队在天空及地上摧毁了数百架日本军机。这次行动之后,威瓦克附近的几个航空基地-布塔、达古亚、玻隆等便持续遭受轰炸,从8月17日到9月初。一直到这些机场完全丧失了作为日本南太平洋中前进基地的能力为止。然而,这些机场仍具有相当可观的防卫力量——它们可以派出许多飞机拦截附近区域盟军的轰炸行动或是对抗美军在新几内亚北部日渐增多的战斗机扫荡行动。

  在1943年末,第8战斗机大队的第80中队是太平洋战区里几个配备精锐P-38战斗机的部队之一。代号“波姬”的爱德·克雷格少校是这个中队的指挥官。第80中队有个响亮的昵称——“猎头族”中队。因为中队长克雷格是一个喜欢采用自由作风管理部下的而长官;他所带领的这支中队简直像群空中的飞行海盗,但却是一支充满活力的团队。有些人批评第80战斗中队的飞行纪律太过松散;中队的编队飞行的确不太遵守规定。然而无论如何,没有人可以否认自从1943年2月,第80中队在澳洲察特塔将原先使用的贝尔P-39战斗机换装成P-38闪电式战斗机后,这个中队的的精神也在克雷格的带领下一点一点地建立起来了。 

  幸运的,第80中队中的一些飞行员如丹尼·罗伯特上尉和唐·麦克吉中尉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手。麦克吉是从第36中队被调过来的。他本来很排斥飞P-38型机;他称P-38为“飞行床架”。但不久就像其他的飞行员一样很快地开始欣赏起P-38的高速和重武装。到了1943年12月,第80中队已经拥有超过一百次的击坠记录——包括在拉布尔上空一次艰巨的任务里所击落的12架日机。

  到了1943年12月,第一支美国部队已在新不列颠岛的南部一个叫亚拉维的地方登陆。日本方面对美军行动的反击主要来自驻防于威瓦克的日本陆军航空队。直到战争结束为止,这支日军部队与美军方面由第五航空军所组成的空中武力展开了一场长期地对抗。

  从12月19日开始,盟军的空中武力进行了一连串对威瓦克附近日本航空基地 的打击行动。最激烈的一场战斗发生在12月22日那天。来自第80战斗机中队的P-38战斗机掩护著来自第345大队的B-25轰炸机对日军基地进行一次低空突击 。对美军来说,很不幸的,一大群日本中岛厂的Ki-43隼式战斗机和川崎厂的Ki-61飞燕式战斗机恰巧在绝佳的拦截位置等著他们。

  按照原定的计划,那天第80战斗机中队应该和隶属345轰炸大队的500及499中队的B-25轰炸机会合。而由另一支战斗机中队465中队负责掩护其他位的轰炸机。按照一般的预期,后者在这次任务中应该会遭遇较多的日军抵抗。 

  克雷格向来不是一个以谨慎而出名的人,但那天他却反常地额外谨慎(许多战前跟克雷格在巴拿马一起飞行过的队员都记得:克雷格曾有一次带队飞越中美洲地区时,因事前准备不足连飞行计划都没检查而导致他最后损失了几乎整个机队)。17架P-38在新几内亚高温潮湿的清晨中启动引擎。飞行员们已经接受过任务简报,并吃了一顿令人摇头的早餐——虽然这已是在这原始丛林里所能搜括得出来最好的食物了。当朝阳从地平线升起时,克雷格亲自带著第一分队于7时20分起飞。保罗·莫菲中尉——一个拥有两次击坠记录的德州年轻人,带领第二分队紧紧接著。杰·鲁宾上尉则负责带领第三分队尾随其后。代号“可姬”的柯内理·史密斯中尉则带著最后一个分队——第四分队的五架P-38起飞。其中一架P-38在战斗之前发生机械问题折返了基地,因此在正式的战史记录上一共是16架P-38参加了这一天的血腥对决。 

  第80战斗机中队和来自摩尔兹比港的B-25轰炸机在古西比地区的上空会合——大约在盟军基地摩尔兹比港和日军基地威瓦克的中间。8时30分,日军的雷达发现了美军的编队,并将这个情报传回到威瓦克基地。不过这个情报传达的程序很慢,美国人还是有机会能达成奇袭。

  在美军打击部队沿著新几内亚北海岸飞向目标的路途上,遇到的都是晴朗的好天气。从战斗机担任掩护的一万尺高空以下,只有几朵松散的云。但很不幸的,一大片暴风雨正盘踞在目标威瓦克地区灰暗的上空,阻碍了打击部队的任务进行。

  对美国人而言,更祸不单行的事还在后面。由于这时威瓦克的港里正好有三队日本的补给运输船队正在进行卸载的工作,上空由大量的日本“飞燕”式(盟军识别代号“汤尼”)和隼式(盟军识别代号“奥斯卡”)战斗机严密的保护著。日本陆军第78战斗机中队的高杉明少佐正率领著一支以飞燕式机队和其他的日军战斗机队编组成威瓦克上空的防卫力量。从1943年四月起,这支战斗机战队便一直为盟军的心腹大患。其他的日军部队还包括了来自第68飞行战队的飞燕式战斗机和来自第59、第248战队的隼式战斗机。 

  盘旋在空中的日本战斗机群在9时30分接到美军飞机接近的消息。由于美国人必须飞在云层下方沿著海岸向威瓦克进袭。所以对于防守的一方来说,只要在云层的两侧埋伏就可以轻松地逮到入侵的敌人。

  克雷格当然也了解到自己的险恶状况。在P-38狭小而闷热的坐舱里,他对远方透著阳光的云缝仔细扫描检查;由于云中的水气使得视线相当模糊。克雷格决定要把他的队伍带到一个视野更好的高度。

  位在编队最后的“可姬”史密斯带著他的队伍爬升。但暴雨和浓云迫使他不得不把高度降到7000尺。这儿视线仍然很差,他的四机分队必须紧缩编队以保持目视接触。 

  在美机编队靠海的那一侧,一群日本拦截机已经从雨云的空隙中发现了史密斯的编队。虽然美国战机的机身上都施以浓橄榄绿色的涂装,但飞在阵雨和阳光中的P-38机身仍然闪闪发光。四个兴奋的日本飞行员驾著飞燕式战斗机和另外四架隼式战斗机立刻抢占高度朝向美国人扑去…… 

  史密斯看到两架“飞燕”冲出雨云攻击他的编队,他赶紧爬升以重新得刚才失去的高度。本著沙场老将的经验,他一面向位在前面第三分队的杰·鲁宾报告了敌机的接触,一面转身与日机交战。史密斯的僚机约翰·史丹佛闪得不够快,在日机一击得手脱离之前他的飞机已经弹痕累累。史密斯自己也遇到了麻烦,机翼下方的副油箱由于电器系统出了问题无法抛开,只能令人著急地改用手动系统释放。幸好日机在得手后决定先行脱离再重新发动第二波攻势。 

  在史密斯遭到麻烦的同时,克雷格则遇到了由高杉明少佐率领的第78战队“飞燕” 战斗机。这些日本“飞燕”战斗机从高处俯冲扑向美军的护航机队。克雷格动作 非常快,他迅速地对准正面冲来的高杉少校开火。但弹道太高射到目标后面而落空。 

  双方错身而过后,两人都掉转机首准备继续缠斗厮杀。高杉少佐把飞燕式机灵巧的回旋性能发挥到极至,试图绕到克雷格的飞机之后。幸好这时二分队的P-38及时赶到。博特·里德中尉和戴尔伯·法格逊中尉同时对敌机开火,击中了正与克雷格缠斗的“飞燕”。这架飞燕很快失去控制。正当高杉少佐推开舱罩脱离受损的座机跳伞逃生时,无巧不巧的,克雷格的座机正好调过头朝高杉明少佐迎面冲来。 

  高杉少佐的降落伞迅速地张开,克雷格眼睁睁看著却无法闪开一次必然的碰撞。 他的右引擎螺旋桨撞上这个日本飞行员。克雷格恐怖地看著高杉明的尸体被切成几千块肉块向下面的丛林洒落。虽然受到这幕残酷镜头的惊吓,克雷格还是把飞机稳下来,并向四周搜索以尽快掌握战局。一片从那个倒楣日本飞行员上刮下来的降落伞破片还挂在克雷格的右翼上,触目心惊地提醒著刚才那幕恐怖的镜头。 

  克雷格朝著西匹克河飞去。在那儿他看见三架“飞燕”和一架“隼”朝著自己的P-38机队正面冲来。克雷格在250码的距离对准第一架“飞燕”开火。P-38机首点50机枪和20毫米机炮的猛烈火力击中这架正在作滚桶翻转的“飞燕”。受到枪弹的冲击,这架飞燕扳正过来,从克雷格旁边拖著火焰与浓烟擦身而过。等克雷格回过头观察时,它已经像一把火炬般的掉进丛林里去了。

  保罗·莫菲和他的僚机,鲍伯·汉森中尉,选定了第二架“飞燕”作目标。莫菲紧张地等著目标进入射程,按下操纵杆上的机枪电门。这架“飞燕”滚了一圈,接著引擎和机身爆出熊熊火焰,朝丛林坠了下去。 

  “可姬”史密斯和约翰·史丹佛有一阵子和第80中队其他的队员失去联络。 史密斯很担心他的队员。除了史丹福的P-38受创之外,侯威·唐纳生中尉的P-38也被一架“飞燕”给击伤了一个引擎。两架僚机曾试著掩护他返航。但不久唐纳生的另一个引擎也爆炸。唐纳生的同僚只能无助地看著他的飞机著火坠落,摔在威瓦克东南35哩处一个沼泽平原。 

  史密斯看到低空有6架P-38,他决定加入这个队伍。过一会儿他终于看到这群P-38正在追逐的对象了!威瓦克东南的海面上,一架“隼”式战斗机以几乎在浪头上的高度低飞。“隼”式战斗机的丛林迷彩涂装和机翼上鲜红的日本标志使得它变成一个明显的目标。

  “隼”式机是一种有著惊人操控性能的灵敏小飞机。先前的战斗里一架P-38俯冲扑向这架“隼”式机时已经领教了它优越的操控性;隼式机轻巧的闪过P-38的弹雨反而绕到攻击者后面咬住刚刚的猎人。史密斯小心异异地先把节流阀关小,然后压下机鼻对准目标。切入“隼”式机的后方逮住了这个难缠的猎物。史密斯朝著海岸的方向紧追这架不幸的“隼”式机直到威瓦克南方一处“布兰迪”垦殖区的上空。当史密斯最后以致命的火力把这架“隼”式机变成一团火球时时 ,两架飞机离地的高度已经不到200尺了。史密斯飞越了坠毁中“隼”式机,跟在后面的僚机史丹福则从头到尾观赏到日机残骸冲进丛林的精彩过程。 

  史丹福的油量已经低到了警示线,所以他以无线电报告长机必须先行返航。史密斯收到了史丹福的讯息,不过他决定单独留下来继续扫除B-25轰炸机航路上零星的日本战斗机,并试著去找寻其他脱队的队员。 

  隶属第80中队的詹宁·麦耶中尉是在这次任务中没有返航的飞行员之一。麦耶在先前的任务中已经打下了4架敌机。这次的行动里有人目击他击落一架“飞燕”,赢得他第五次的击坠记录。但是很不幸的,在能返回基地庆祝成为空战英雄之前,自己也变成了别人的击坠记录。 

  据465战斗机大队431中队的梅里·史密斯少校在返航以后报告:“一架P-38在陆地上空以一个引擎的动力朝海岸飞行。由于右边的引擎已经毫无动力,这架P-38把桨叶打成顺桨。左边的引擎还有一些动力,差不多刚好仅够让螺旋桨维持转动。” 这架P-38后来朝向东方靠近海岸线飞行,飞得非常低。梅里曾试著以无线电和这架P-38联系,但是没有反应。这架遭遇麻烦的战斗机有著绿白相间的螺旋桨整流罩。从机尾的标示看来它是属于第80中队的飞机;机鼻侧面以黄颜色漆了个字母“C”。后来梅里据此断定这就是由麦耶所飞的P-38。 麦耶沿著海岸飞行两哩后,把飞机迫降在离岸50码的海面上。这是一次相当漂亮的迫降,看起来麦耶应该并没有受伤。 

  受损的P-38降到海面上后,梅里绕回来检视迫降的地点。飞机的机尾翘出水面 ,飞行员则正涉水上岸。史密斯看到这个飞行员身上穿著橘色的救生衣。不过他的降落伞却随著飞机沉到水里面了。没有降落伞具上附的救生工具,这个飞行员在丛林恐怕很难生存。不用说就算是有救生工具,丛林求生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梅里听到这个落难的飞行员在无线电频道里呼叫:“铜钱呼叫□子,回答!”、 “铜钱呼叫□子,回答!”。铜钱是第80中队的无线电呼号,“□子”则是负责救援任务的PBY水上飞行艇无线电呼号。虽然“铜钱”的呼叫大声而清晰,但“□子”却没有回应。盘旋15分钟后,梅里已经看不到这个落难的飞行员。迫降的飞机现在已经完全沉到海里。这里的海滩看起来极为荒凉。麦耶所在的位置是西比克河出海口的慕里克滩。这个地方是一片沼泽;有些热带雨林的树会长到150尺高。 

  大部份返航的P-38在越过欧文史坦利山脉回到莫尔兹比或多布杜拉以前都先在纳萨博先降落。从纳萨博飞到威瓦克只要以前一半的航程。不久之后第80中队就把他们的驻地前进到纳萨博。史丹福和一些其他第80中队的飞行员则乾脆停留在纳萨博过夜以便修理他们受损的飞机。 

  克雷格直接飞到莫尔兹比。在那儿,地勤人员惊奇地看著这架机首用黄漆漆著 “波姬”的P—38机翼上挂著一片日本降落伞的碎片。这件意外的恐怖记忆后来可能成为克雷格短暂馀生里一个挥不去的梦靥。

  梅里一直担心迫降在西比克河口的那个飞行员。当他一在纳萨博降落后就向475大队指挥部回报这个事件。稍后在回到位在多布杜拉的基地时,由于担心这个飞行员孤单地置身险恶丛林所将遭受的厄运,他决定必须为这个可怜的家伙做点事。 

  第二天早上,梅里命令475大队432中队的一位年轻的查理·罗塔司基中尉作他的僚机与他一起飞去慕里克滩。这两架P-38一直在沼泽和海岸上空盘旋近一个小时,直到最后不得不失望的放弃。麦耶从此再也没有在世上出现。 

  事后检讨战果,在12月22日这天美军打击部队所蒙受的损害都是由日本“飞燕”式战斗机所造成。除了第80中队两架P-38被击落,两架被击伤之外,第431中队的许多战斗机都被重创而在多布杜拉迫降。日本的“飞燕”还至少还击落了一架B-25轰炸机,并重创了其他许多架。 

  在新几内亚的战场上,“飞燕”式机一直是美军最难缠的对手。 

  美国人的战绩宣称击落了7架“飞燕”和11架“隼”。此外还有一架古老的中岛Ki-27“"耐特”战斗机-不过这可能是一架放下起落架的“隼”式机。其中6架属于第80中队战绩。 

  日本方面的损失是失踪4架“飞燕”和4架“隼”式战斗机。另外8架飞机受到重创挣扎著回到基地。两架隶属第68战队的“飞燕”战斗机飞行员,本山秋泽大尉和泽田岩雄曹长在丛林上空跳伞。两人在经过一番艰苦的奋斗后回到基地。本山大尉因伤势过重几天后死亡。

  日本方面宣称击落了7架B-25,4架P-38,另外还有6架美国飞机“可能”被击落。

  在如此一场激烈的战斗后,这样的宣称还算是相当保守的。日本人通常比他的对手更会夸大他们的战绩。往往一架受到轻伤的美国战机就会让超过一打的日本飞行员当作自己的战绩。

  在威瓦克当地的战事中,这次的打击任务没有先前在八月份时的那次那么有决定性。那一次的空中打击摧毁了威瓦克基地向外扩张侵略的力量。然而,12月份的打击造成了好一阵子日本基地战力的瘫痪。接著一连串的打击与战斗机扫荡任务继续造成了日军更多的损害。到了1944年4月,这个基地已经被盟军略过。由于双方的战线已经绕过这里往北推进,不但威瓦克已经失去了它的战略意义,同时日军也很难继续维持对它的补给。 

  第80中队的“猎头族”队员们往后各有各的际遇。“可姬”史密斯在1944年5月结束了他在第80中队的役期回到了家乡。他最后的战绩是12次的击坠记录;包括三菱A6M零式战斗机、“飞燕”式战斗机、“隼”式战斗机、以及一架三菱制Ki46侦查机(盟军代号“迪娜”)。击落日本第78中队长高杉少佐座机的戴尔逊·法格伯中尉则在1944年8月结束他的役期回到家乡。至于保罗·莫菲一直留在中队里直到战争快结束。他最后的战绩为6次击坠记录。克雷格少校就没有那么幸运。1943年圣诞节的隔天——就是在威瓦克血腥空战后的第四天,克雷格率领一次任务掩护盟军在新不列颠岛格罗斯特岬的登陆行动,克雷格在恶劣的天候中低空追逐他的第15次击坠记录。就在他达成最后一次的胜利记录时,一架日机偷偷溜到他的后面把他射进海里。爱德·克雷格少校享年25岁。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本站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