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广告位
瓜达尔卡纳尔(2)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4-29 14:25:08

瓜达尔卡纳尔(2)


圣克鲁斯群岛海战

  早在10月10日,日军联合舰队就从特鲁克倾巢出动,准备与美国海军决战,日军舰队分为两部分,一是前进部队,由近藤信竹中将指挥,下辖航母编队,计有航母2艘(“隼鹰”号和“飞鹰”号)、驱逐舰4艘,舰载机98架;战列舰编队,计有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12艘。二是机动部队,由南云忠一中将指挥,下辖航母编队,计有航母3艘(“翔鹤”号、“瑞鹤”号和“瑞凤”号),重巡洋舰1艘,驱逐舰8艘,舰载机171架;战列舰编队,计有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7艘。共有航母5艘,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31艘,舰载机269架。山本指定由近藤统一指挥。

  10月22日,“飞鹰”号航母因主机故障,由2艘驱逐舰保护返回了基地。至24日,日军舰队一直在所罗门群岛以北海域活动,等待战机。由于陆军在瓜岛的作战一再推延,山本向百武发电催促,如不迅速占领机场,舰队将因燃料耗尽而不得不返回。但陆军在24日、25日的进攻都告失败,山本决定海军将不管瓜岛上的战斗结局如何,仍与美军舰队决战。10月24日,日军舰队进行海上加油后,连夜南下。

  美军此时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海军兵力共有三个编队,第16特混编队,由金凯德少将指挥,编有航母1艘(“企业”号)、战列舰1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8艘,舰载机82架;第17特混编队,由莫雷尔少将指挥,编有航母1艘(“大黄蜂”号)、巡洋舰4艘,驱逐舰6艘,舰载机87架;第64特混编队,由李少将指挥,编有战列舰1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6艘。

  10月20日前后,第16、17特混编队先后出海。

  10月23日,美军的巡逻飞机在圣埃斯皮里图岛以北650海里处发现日军航母编队。当晚,圣埃斯皮里图岛的岸基航空兵就派出数架水上飞机携带鱼雷前去攻击,没有找到日军航母,就攻击了日军的“筑摩”号巡洋舰,但没有取得战果。

  10月24日十时许,第16、17编队在圣埃斯皮里图岛东北270海里会合,哈尔西指定由金凯德统一指挥,命令他率部前往圣克鲁斯群岛以北,以阻截驶向瓜岛的日军舰队。而第64特混编队则前出到瓜岛海域,阻止日军对瓜岛的增援和对机场的炮击。

  日军机动部队司令南云认为美军在图拉吉岛和圣克鲁斯群岛都部署有航程较大的水上飞机,只要进入距这些岛屿650海里范围里,就可能被发现,为了不重蹈中途岛战役的覆辙,南云决定尽量隐蔽自己,几天来只要被美军发现就向北撤。山本对南云的这种过分谨慎极为不满,命令他不顾天气和敌情,坚决投入战斗。但当日军的“筑摩”号遭到美军水上飞机攻击后,南云仍再次率部北撤。山本知道后,又来电督促他前进,于是,南云不得不掉头南下。

  10月25日,双方舰队的距离在迅速缩小,但都不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为此都派出飞机全力搜索。

  五时许,哈尔西向金凯德发出了著名的命令:“进攻!进攻!再进攻!”

  十时许,美军的一架水上飞机在航母特混编队西北360海里处发现日军的2艘航母,但因为雨大云厚,很快失去了与日舰的接触。十一时三十分,金凯德命令“企业”号派出12架飞机前去侦察,又于十二时二十分再加派29架飞机前去攻击。由于日军被发现后就转向北撤,这两批飞机都未找到目标,返回母舰时天色已黑,其中一架在着舰时坠毁,另有六架因燃料耗尽在海上迫降。

  十六时,日军机动部队转向南进,十九时,前进部队也转向南进。山本随即发出指示:“陆军计划于今夜攻占机场,敌军舰队明日在瓜岛海域出现的可能性极大,联合舰队务必将其歼灭。”这时日军联合舰队的态势是:机动部队的战列舰编队在前,航母编队则在其后面50海里;前进部队位于机动部队的西北100海里,其战列舰编队在东,航母编队在西,这四个编队都相距不远,彼此都能看到,以便协同,一起向南搜索前进。

  10月26日二时许,日军机动部队派出13架飞机分扇区进行搜索。

  三时许,金凯德命令“企业”号航母出动16架侦察轰炸机,以两机为一组,分扇区搜索,每机都携带一枚227公斤炸弹,一旦发现目标就可立即实施攻击。

  美军的一个双机组在距“企业”号85海里处遇到了日军的一架侦察机,双方都急于寻找对方的舰队,互不理睬,擦肩而过。

  四时十七分,美军的这个双机组发现了日军机动部队的战列舰编队,并继续向北搜寻日军的航母编队。  四时五十分,日军的那架侦察机发现了美军舰队,并立即发回报告,可惜把自己的编号报错,使得所报的方位有误,也就使母舰无法马上派出飞机。

  五时许,美军的另一个双机组发现了日军机动部队的“瑞凤”号航母,日军立即起飞9架战斗机拦截,同时“瑞凤”号一面施放烟幕,一面规避。美机躲入云层,巧妙避开了日机的拦截,然后突然从云中俯冲而下,向“瑞凤”号投下了炸弹,一枚炸弹命中,将飞行甲板炸开了一个直径15米的大洞,使其无法再回收飞机,舰长只好起飞剩下的所有飞机,然后在2艘驱逐舰的保护下向北撤退。

  在美机攻击“瑞凤”号之前,南云就得到了美军舰队正确位置的报告,遂于五时二十五分起飞21架轰炸机、20架鱼雷机和21架战斗机,共62架飞机向美舰飞去。  金凯德接到发现日军报告后,五时三十分命令“大黄蜂”号出动第一攻击波,15架轰炸机、6架鱼雷机和8架战斗机,共29架,六时“企业”号出动第二攻击波,3架轰炸机、8架鱼雷机和8架战斗机,共19架,六时十五分“大黄蜂”号起飞第三攻击波,9架轰炸机、9架鱼雷机和7架战斗机,共25架,先后向日军飞去。

  日美双方的攻击机群正巧在途中相遇,起初双方互不理会,突然12架日军战斗机出列,迅速抢占有利高度,冲向美军第二攻击波的飞机,随即爆发了空战,美军损失鱼雷机、战斗机各3架,日机则损失4架。

  六时四十分,美舰雷达发现一批飞机正在逼近,但和己方的出击机群航向一致,一时分不清敌我。等到辨清敌我,日机离母舰已不到50海里,“企业”号迅速躲入附近的雷雨区,未被日机发现,而在晴朗阳光下的“大黄蜂”号则成为日机集中攻击的目标,尽管美军在空中有38架战斗机掩护,但由于“大黄蜂”号的战斗机引导官缺乏经验,将战斗机部署离母舰太近,还来不及上升到一定高度,日机就已经临空了,七时十分轰炸机先开始俯冲,有一枚炸弹命中,在飞行甲板后部爆炸,还有一架轰炸机被防空火力击伤后,一头撞在飞行甲板上,机上所携的两枚炸弹一起爆炸。随后,鱼雷机开始攻击,有两条鱼雷击中机舱。接着又被三枚炸弹击中,还有一架起火的日机撞在舰上,伤势严重,机舱进水,电力中断,通讯断绝,舰体四处起火,开始倾斜,失去机动能力。日机离去后,舰员迅速扑灭了大火,由“诺思安普敦”号巡洋舰拖曳着返航。

  就在日机攻击“大黄蜂”时,美机也对日军发起了攻击,七时三十分第一攻击波的15架轰炸机到达日军舰队上空,尽管遭到了日军战斗机的拦截,被击落、击伤各2架,但其余飞机突破成功,向南云的旗舰“瑞鹤”号俯冲投弹,“瑞鹤”一边以全部防空火力对空射击,一边竭力规避,美机以200米高度从舰首方向进入,投弹命中率较高,“瑞鹤”号连中四弹,飞行甲板、机库、炮塔都被炸起火,通讯中断,南云只得将指挥部转移到“岚”号驱逐舰。而第一攻击波中的6架鱼雷机与轰炸机失去联系,未能找到日军航母,就攻击了日军的“铃谷”号巡洋舰,但未击中。

  美军的第二攻击波因为途中遭遇日军攻击机群,发生过空战,队形被打乱,分为两队,一队3架轰炸机攻击了日军“雾岛”号战列舰,另一队4架鱼雷机攻击了“筑摩”号巡洋舰,都没命中。而第三攻击波也没找到日军航母,攻击了机动部队的战列舰编队后返航。

  六时四十五分,日军起飞第二攻击波,“翔鹤”号出动19架轰炸机和5架战斗机,“瑞鹤”号出动了16架鱼雷机和4架战斗机。八时许飞临美军舰队上空,见“大黄蜂”号已经烈焰冲天,浓烟滚滚,就转而攻击“企业”号,“企业”号和伴随的“南达科他”号战列舰都装备有大量四联装40毫米机关炮,而且使用最新式的对飞机具有极大杀伤力的近炸引信炮弹,防空火力很强,“翔鹤”号的机群首先发起攻击,在俯冲时就被击落一大半,只有两弹命中“企业”号,一中飞行甲板,一中机库,此外还将“史密斯”号驱逐舰击伤。随后“瑞鹤”号的鱼雷机群投入攻击,但在攻击前就被美军的战斗机和防空炮火击落了7架,余下的9架从左右两侧对“企业”号实施鱼雷夹击,都被“企业”号规避。就在日机攻击时,日军“伊—21”号潜艇也乘火打劫,将“波特”号驱逐舰击沉。

  日军前进部队通过侦察机的报告知道美军舰队的位置后,近藤于七时十四分命令“隼鹰”号航母起飞17架轰炸机和12架战斗机前去攻击。到达美舰队所在海域发现“大黄蜂”号已烟火弥漫,奄奄一息,便转而准备攻击附近的巡洋舰,就在将要发起攻击时,忽然见另一艘航母从雨区驶出,——正是“企业”号,日机随即向“企业”号发起攻击,此时天空中布满云层,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日机向“企业”号的接近,美军利用刚才两次空袭的间隙集中了两艘航母的战斗机全力保护“企业”号,日机刚钻出云层开始俯冲就遭到了凶猛的拦截,攻击队形完全被打乱,还被击落了8架,当日机好不容易突破拦截准备攻击时却找不到“企业”号了,只好攻击“南达科他”号战列舰和“圣胡安”号巡洋舰,这两舰各中一弹,受了轻伤。

  至中午时分,日军已经取得了很大战果,但自身损失也不小,近藤决定调整部署,以利再战,命令受伤的“瑞凤”号和“翔鹤”号北撤,前进部队和机动部队的两支战列舰编队向南搜索,以扩大战果,“隼鹰”号和“瑞鹤”号在战列舰编队后面跟进,负责提供空中支援。

  美军方面金凯德见自己部队损失惨重,便率舰队向东撤退,只有“大黄蜂”号航母在“诺思安普敦”号的拖曳下以8节航速缓缓而行,逐渐落在后面。

  下午,日机又对“大黄蜂”号进行了四次攻击,先后命中一条鱼雷和两枚炸弹,“大黄蜂”号主机舱进水,多处起火,舰体倾斜十四度,第17特混编队司令莫雷尔见无可挽回,只得下令弃舰,一直在舰上坚持抢救的损管队员这才离舰,十七时许,护航的驱逐舰“麦斯廷”号和“安德森”号接下航母舰员后,奉命将其击沉,但两舰向航母发射了全部鱼雷和四百余发炮弹,还没将其击沉。鉴于日军舰队即将逼近,只得离去。二十时许,日军的战列舰编队赶到,见其已成为一片火海,而且不时发生爆炸,无法拖带,便由“卷云”号和“秋云”号驱逐舰各发射两条鱼雷,最终将其击沉。日军在附近海域再没发现美舰,便掉头北返。

  10月27日凌晨,返航中的日军舰队遭到了从圣埃斯皮里图岛起飞的水上飞机的鱼雷攻击,有一艘驱逐舰被击伤。近藤不敢久留,率领舰队一直撤往特鲁克。

  圣克鲁斯群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中日美双方的第四次航母大战,在这次海战中,美军沉航母、驱逐舰各一艘,伤航母、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各一艘,损失舰载机74架。日军无一艘军舰沉没,仅伤航母两艘,巡洋舰、驱逐舰各一艘,损失舰载机100架。从损失情况看,日军是毫无疑问的胜利者,日军大本营对此战绩以高度评价,天皇因此向山本赐予敕语,以表彰联合舰队的英勇善战。

  从战术上看,日军取得了胜利,但从争夺瓜岛的全局上看,此役的胜利对瓜岛的得失,影响不大,因为海战的胜利对地面作战毫无帮助,几乎在同一时间里瓜岛上日军对机场的第二次总攻又告失败,第2师团主力损失大半,日军陆海军联合进攻夺取瓜岛的计划再次破产。从战略上看,日军在战役中损失的舰载机和有经验的飞行员,是难以弥补的,尤其是日军再也损失不起有经验的飞行员了,在此次战斗中美军就已经明显感觉到日军飞机的攻击,远不及战争初期那么机警、老道。而美军正相反,无论航母、舰载机还是经过充分训练的飞行员的补充,源源不断,这正是日军所无法比拟的优势,这样下去,美军将越来越强大,日军则将越来越衰弱,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军是用战术上的失利换取了战略上的胜利。

  坚持

  10月24日,罗斯福总统指示参谋长联席会议尽最大努力向瓜岛运送物资和人员。在总统的亲自过问下,美军除向瓜岛调派刚建成的最新式巡洋舰、驱逐舰和潜艇,还从夏威夷和澳大利亚抽调飞机、舰艇,加强南太平洋部队。

  10月26日,圣克鲁斯群岛海战结束后,美国海军在南太平洋上的主力军舰只剩下一艘受伤的航母和一艘战列舰,瓜岛亨德森机场上的“仙人掌”航空队也因为连日的战斗,飞机数量降低到29架,为开战以来的最低。但美军利用所罗门群岛上的岸基航空兵还掌握着瓜岛海域的制空权,这就保证美军能向瓜岛进行必要的增援和补给,哈尔西将一切可以动员起来的运输工具都用于瓜岛,全力运送弹药、燃料、食品。10月30日,被士兵们戏称为“长臂汤姆”的155毫米榴弹炮运上瓜岛,这是范德格里夫特急需的火炮,它无论是在射程上,还是在射击效果上都胜过日军的150毫米火炮。

  海战的胜利并没有改变瓜岛日军的艰难处境,瓜岛上的美军于10月26日发动反击,日军因为连日激战,伤亡惨重,而且补给缺乏,疾病缠身,无力抗击美军的攻势,被迫退入丛林。日军在丛林中饱受折磨,瓜岛的“瓜”日语读音有饥饿的意思,日军便将瓜岛称为“饥饿岛”,又由于瓜岛之战伤亡巨大,而且看不到结束的迹象,还有人把瓜岛叫做“无底洞”。东京的广播中则把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叫做“瓜岛屠夫”,从这些称呼中,可见日军的士气之低落,为鼓舞士气日军甚至向瓜岛派来了“慰安妇”。

  11月1日,反击的美军渡过了马塔尼科河,一路上遭到的抵抗微乎其微,一直到克鲁斯角,日军才凭借着复杂的地形,进行了顽强的防御,美军在强大炮火支援下,经过激战终于占领了日军阵地。  日军大本营认为圣克鲁斯海战后,战局正向有利于日军的方面发展,只需进一步加强瓜岛的力量,就可取得最后胜利。决定将驻东印度群岛的独立混成第21旅团调往拉包尔,归第17军建制,还抽调在中国战场的第51师团,投入南太平洋战场,并尽快运送瓜岛所需的作战物资。10月27日大本营陆军部作战科科长服部卓四郎和主任参谋近藤传八登上瓜岛,协助百武制定作战计划,组织第三次总攻。计划在11月上旬将第38师团主力送上瓜岛,12月上旬将第51师团送上瓜岛,再集中相当数量的重炮和充足的弹药,于12月中下旬发起第三次总攻,届时还将以第6师团一个最精锐的步兵团搭乘装甲运输舰实施敌前登陆,配合作战。

  尽管日军在圣克鲁斯海战中获胜,但两艘航母受伤,不得不回国修理,而且舰载机损失惨重,一时也无法补充,使得机动部队必须回国休整。而南太平洋地区的岸基航空兵也在战斗中受到了很大损失,加上缺乏前进基地,必须从拉包尔起飞,受航程限制只能在瓜岛上空停留十五分钟,因而不能对瓜岛美军机场实施有效的压制,根本无法取得瓜岛的制空权,也就无法组织大规模的运输,还是只能利用驱逐舰进行夜间运输。自11月2日至10日,日军先后出动驱逐舰65艘次、巡洋舰2艘次向瓜岛运送部队和给养,但军舰的载重量有限,运送的人员物资有限,而且无法运送重装备,难以组织第三次总攻。

  11月7日,“仙人掌”航空队攻击了停留在“槽海”里准备晚上进行运输的日军11艘驱逐舰,接着图拉吉岛的鱼雷艇也加入攻击,挫败了日军的运输。

  11月8日,哈尔西亲自飞抵瓜岛,作短暂视察,以鼓舞士气,在岛上进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他发表了著名的打赢战争的方案:“消灭日本鬼子!消灭日本鬼子!不断消灭日本鬼子!”这一方案立即就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当哈尔西刚回到努美阿的司令部,就得到了珍珠港海军特别情报小组的报告,他们成功破译了日军新密码,掌握了日军的作战计划:11月11日空袭瓜岛机场,12日晚水面舰艇炮击瓜岛机场,13日出动航母编队,掩护大批地面部队在瓜岛登陆。结合空中侦察和其他途径的侦察,也发现日军在特鲁克、拉包尔和肖特兰岛地区调动频繁,看来一场大战是迫在眉睫了。

  范德格里夫特知道了日军的计划,为了阻止日军可能的登陆,指挥部队继续推进,11月10日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对日军的滩头阵地发起钳形攻势,经过激战后,除小部日军逃入丛林外,大部被歼,美军夺取了对其具有较大威胁的利科滩头阵地,并将日军在滩头囤积的物资尽数摧毁。

  尽管驱逐舰运输的人员不多,但至10日日军在瓜岛上的部队已达3万,鉴于即将开始的总攻,迫切需要运送大批部队和重装备,单靠驱逐舰的夜间运输是远远不够的,日军决定组织一支大型运输船队,将第38师团的1.35万人和重装备送上瓜岛,这支船队由11艘快速运输舰和12艘驱逐舰组成,由经验丰富的田中赖三少将指挥,12日从肖特兰岛出发,计划14日抵达瓜岛。为确保这支船队的安全,联合舰队出动航母2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12艘和驱逐舰36艘组成的舰队,提供掩护与支援,并将于12日、13日夜间对瓜岛亨德森机场进行大规模炮击。

  美军也为了迎击日军的攻势,全力向瓜岛运送部队、装备和物资,哈尔西也组织了一支运输船队,运送约6000人的陆军和海军陆战队部队和重装备,这支船队分为两部分,A编队由斯科特少将指挥,编有3艘登陆运输舰,由1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护航,11月9日从圣埃斯皮里图岛出发,计划于11日到达瓜岛;B编队由卡拉汉少将指挥,编有4艘运输舰,由4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护航,11月8日从努美阿起航,计划于12日到达瓜岛。当哈尔西知道日军联合舰队大举出动,尽管“企业”号航母和“南达科他”号战列舰都还没有修好,哈尔西还是命令带伤出战,金凯德指挥第16特混编队,李率领第64特混编队全部开往瓜岛,并命令驻圣埃斯皮里图岛的岸基航空兵和在所罗门群岛活动的24艘潜艇,积极支援水面舰艇的行动。

  瓜岛以北海战

  (一)

  美军斯科特率领的A编队因为在航行途中被日军水上飞机发现,所以在11日到达瓜岛的隆格角后,就遭到了日机的空袭,日军飞行员的素质比开战初期下降很多,投下的炸弹没有一枚命中,只有一艘运输舰被近失弹炸伤,舱里有些进水,把所运载的部队和物资全部卸下后,就由一艘驱逐舰护卫,向圣埃斯皮里图岛返航,其余舰只则逗留在瓜岛海域。12日三时许,B编队到达隆格角,随即开始卸载,A、B两编队的护航舰只共同在附近海域警戒掩护。上午美军在布干维尔岛上的海岸监视哨报告有大批日机飞来,增援编队总指挥特纳少将命令暂停卸载,所有船只编成防空队形出海迎战。十二时许,日机临空,在美军的抗击下所投的鱼雷、炸弹无一命中,只有一架日机被击伤后故意撞击了“旧金山”号巡洋舰,撞坏了火控雷达,并造成了约五十人的伤亡。日机返航后,美舰又返回锚地,继续卸载。

  为了更准确掌握敌情,美军于12日派出多架飞机进行侦察,九时许一架侦察机报告在瓜岛以北335海里发现日军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后来又有侦察机报告在瓜岛以西发现5艘驱逐舰。十五时许,侦察机报告在瓜岛以西265海里有日军航母、驱逐舰各2艘。特纳根据这些报告,认为这还不是日军的全部舰只,因为还没发现日军增援编队,但是单凭这些兵力就足以对美军构成严重威胁,特纳判断日军这些军舰的目的是攻击美军的运输舰和炮击机场,下午,运输船所携带的物资90%都已卸下,运输船只随时都可撤离,但特纳考虑到这些卸下的物资还来不及运走,都堆积在滩头,如果日舰队到来那会是很好的目标,而且机场也极有可能遭到炮击,就决定运输船返航,护航军舰则留下来迎战。

  12日晚饭后,特纳率领4艘运输舰和2艘登陆运输舰在3艘驱逐舰和2艘扫雷舰护卫下,离开瓜岛向圣埃斯皮里图岛返航。斯科特和卡拉汉则指挥所有的护航军舰将特纳的运输舰护送到瓜岛以南的安全海域,然后返回铁底湾。由于留下的13艘军舰中主要是卡拉汉指挥的B编队的护航舰只,所以特纳指定由卡拉汉负责统一指挥,现在卡拉汉既来不及进行侦察,也来不及拟定作战计划,他只知道日军在数量上和火力上都占有优势,这必定是一场苦战。他仿效斯科特在埃斯佩兰斯角海战中采取的队形,以单纵列鱼贯而行,4艘驱逐舰为前卫,5艘巡洋舰居中,4艘驱逐舰殿后,沿瓜岛北海岸西行。美军最大的缺陷是卡拉汉的旗舰“旧金山”号和斯科特的旗舰“亚特兰大”号都没装备新型大功率雷达,使得他们只得借助装备新型雷达的友舰来获得情报,这给指挥上带来了很大的制约,也为即将开始的作战埋下了失败的伏笔。

  日军为压制美军的岸基航空兵,保障增援编队安全抵达瓜岛,计划先出动炮击编队炮击亨德森机场,这一任务由阿部弘毅中将指挥的第一炮击编队承担,共有2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14艘驱逐舰。12月9日和联合舰队主力一起从特鲁克出发,12日早上被美军侦察机发现,仍继续南进。晚二十三时,到达萨沃岛以西,准备经萨沃岛南水道进入铁底湾此时的航行队列是:“比睿”号、“雾岛”号战列舰以单纵列鱼贯而行,“长良”号巡洋舰和“雪风”、“天津风”、“照月”、“晓”、“电”、“雷”六艘驱逐舰在战列舰前方排成半圆形警戒圈,在警戒圈前方“朝云”、“时雨”、“五月雨”号驱逐舰为左前卫,“夕立”、“春雨”号驱逐舰为右前卫,以防备美军鱼雷艇可能的攻击。还有3艘驱逐舰则在萨沃岛以西巡逻警戒。虽然阿部知道白天在铁底湾有美舰活动,但他认为仍会像以往一样,日落后这些美舰就会撤走,根本没想到会在夜间遭遇美舰,所以采取了这样的航行序列。

  12日二十三时三十分,装备新型雷达的“海伦纳”号巡洋舰发现了远在14海里外的日军舰队,但卡拉汉没有利用这一先敌发现的机会先敌攻击,而是指挥美舰进行了两次右转,企图像在埃斯佩兰斯角海战那样,占据T字横头阵位。就在美舰机动过程中,最前面的“库欣”号驱逐舰突然发现日军舰队就在3000米外,一面报告,一面立即转舵以抢占发射鱼雷的有利位置,这样一来,后面的3艘驱逐舰为了避免碰撞,只好跟着急转,居中的巡洋舰则迅速左转以避开急转的驱逐舰,美军舰艇之间的距离迅速缩小,队形也紊乱起来。

  就在这时,日军也发现了美舰,因为没有料到会在夜间遭遇美舰,一时倒也把日军给弄了个措手不及,阿部立即下令将原准备射击机场的高爆弹和燃烧弹换成攻击军舰的穿甲弹,日军的运弹手动作极快,在短短十分钟里,完成了换弹工作,作好了攻击美舰的准备。

  卡拉汉因为旗舰雷达性能欠佳,要依靠装备新型雷达的友舰来报告敌情,这样听取报告和向各舰下达命令都使用同一部报话机,干扰很大,“库欣”号请求允许其实施鱼雷攻击,当“库欣”号收到同意攻击的答复时,已经找不到准备攻击的目标了。

  二十三时五十分,美军编队与日军编队混杂在一起,日舰“比睿”号打开了探照灯,正照在美军巡洋舰队列的第一艘“亚特兰大”号上,在“亚特兰大”号上的斯科特一见知道不妙,不等卡拉汉的命令就马上下令:“开火!反照射!”,说时迟那时快,日军的第一批炮弹已经准确地击中了“亚特兰大”号的舰桥,正在舰桥上指挥作战的斯科特和他的参谋人员,除一人外,全部丧生。随着“亚特兰大”号的开火,其余美舰也开始射击,一时间,炮声四起,双方你来我往,炮弹纷飞,鱼雷翻腾,火光硝烟弥漫,队形全被打乱,卡拉汉见左右都有敌舰,就下令:“奇数舰向右射击,偶数舰向左射击。”这个命令看上去既对付了左面之敌,又打击了右面之敌,实际上有的美舰在指定射击的一侧找不到目标,却遭到另一侧日舰的猛烈攻击,顿时陷入混乱。日军驱逐舰乘此时机,发动鱼雷攻击,已经受伤的“亚特兰大”连中两条鱼雷,很快沉没。“库欣”号上前救助,却被“比睿”号发现,随即就遭到了猛烈射击,“库欣”号连射六条鱼雷因日舰行动迅速无一命中,自己却被日舰重炮击中弹药舱,引起爆炸而沉没。“库欣”号后面的“拉菲”号驱逐舰几乎与“比睿”号相撞,“拉菲”号立即发射鱼雷,但因距离太近,保险装置还来不及打开,鱼雷击中了“比睿”号却没爆炸,“拉菲”号随即以20毫米机关炮扫射“比睿”号,“比睿”号还以颜色,用356毫米主炮猛轰,“拉菲”号连中两弹,上层建筑几乎被炸飞,后来又被两条鱼雷击中而沉没。美军第三艘驱逐舰“斯特雷特”号遵循卡拉汉的命令向右面射击,和“比睿”号展开炮战,连连中弹,舵机、雷达均被打坏,仍坚持战斗,冲到距“比睿”号2000米处发射四条鱼雷,可惜无一命中。第四艘驱逐舰“奥邦农”号正向1200米外的“比睿”号猛烈开炮,接到卡拉汉不要射击友舰的指示,还以为是在误击友舰,便停止了射击,等到分辨清楚,才恢复了射击同时发射两条鱼雷,也没命中。在混战中,卡拉汉的旗舰“旧金山”号曾向数艘军舰射击,也有多发命中,他认为其中可能有误击友舰,就下令不要射击友舰,并且要求瞄准大舰攻击,不久就遭到日军“雾岛”号战列舰的舰炮射击,被击成重伤,舵机失灵,无法控制,日军的一艘驱逐舰从其左舷擦过,就在两舰交错之际,日舰乘机以机关炮扫射其上层建筑,在舰桥指挥战斗的卡拉汉和舰长等军官全部被扫倒,无一幸免。在“旧金山”后面的“波特兰”号巡洋舰先同右侧的日舰炮战,互有损伤,后又转向北进与另一艘日舰对射,在混战中被鱼雷击中舰尾,舵机被毁,失去航行能力,在原地直打转,但仍在坚持战斗,向“比睿”号连连开炮,最后于次日被拖回图拉吉岛。“海伦纳”号装备新型雷达,对战场形势比较清楚,没有误击友舰,对日舰进行了猛烈射击,当日舰撤退时还以炮火延伸射击,进行火力追击。美军最后一艘巡洋舰“朱诺”号在战斗中被鱼雷击中锅炉舱,失去战斗力,只得退出战斗。美军殿后的四艘驱逐舰也迅速上前,投入战斗。“艾伦沃德”号向打开识别灯的日军“夕立”号驱逐舰猛烈开炮,双方展开激战,最终将“夕立”号击沉,自己也被击中数弹,受了轻伤。“巴顿”号向日舰连射四条鱼雷,自己被日军一条鱼雷击中舰体中部,几乎被炸成两半,很快下沉。“蒙森”号向右面的日舰一口气射出十条鱼雷,将日军“晓”号驱逐舰击沉,但他鲁莽地打开探照灯准备寻找其他目标,却反而暴露了自己,遭到日舰的密集射击,先后被三十七发炮弹击中,其中三发还是356毫米的重炮炮弹,燃起大火,于次日伤重沉没。“弗莱彻”号驱逐舰装备了新型雷达,能够清楚辨别目标,在战斗中先向日舰射击,当友舰也随之向该敌射击,它就向其他日舰转移火力,再为友舰指示目标,起到了引导作用。也是这场海战中美军唯一未有任何损伤的军舰。

  这次海战,是日美双方为争夺瓜岛而进行的第六次较大规模的海战,也是最后一次,美军兵力占有较大优势,以5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迎击日军的8艘驱逐舰,而且事先得到情报,专程前来截击,又装备有新型雷达,在战斗中也是先敌发现,可谓一切都占据上风,却在战斗中被击沉重巡洋舰1艘,重创重巡洋舰3艘,日军仅被击沉驱逐舰1艘,究其原因,主要是临战指挥上的失误,一方面战术呆板,发现日舰后,没有及时派出前卫驱逐舰实施鱼雷攻击,以打乱日军队形,巡洋舰再以舰炮火力予以支援,而是将驱逐舰束缚在巡洋舰队列中,没有能发挥驱逐舰应有的作用,也使巡洋舰遭到了巨大损失;另一方面指挥犹豫,当美军二十一时零六分发现日舰到二十一时二十分进行攻击,足足耽搁了十四分钟,把装备新型雷达所带来的优势在犹豫不决中丧失掉了,如果美军能派装备新型雷达的驱逐舰前出,进行早期警戒,就能更早发现日军,提供足够的预警时间,然后立即组织前卫驱逐舰实施鱼雷攻击,就可以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赖特的指挥上的多处错误,是造成海战失利的主要原因。  日军田中少将指挥果断,处置得当,取得了以劣胜优的战果,还顺利完成了铁桶运输的任务。但一次海战的胜利,仅仅是战术上的,局部的胜利,美军可以凭借其巨大的工业能力,迅速弥补损失的舰艇,而瓜岛上日军的被动局面,丝毫没有改变。

  日军的撤退

  (一)

  虽然日军取得了塔萨法隆格海战的胜利,但瓜岛上的日军由于补给匮乏处境越来越困难,12月3日,第8舰队司令三川又派10艘驱逐舰装载1500个铁桶,执行运输任务,这支驱逐舰编队在途中只遭到两次空袭,而且没有损失,于当天深夜将全部铁桶投放到塔萨法隆格附近海域,但瓜岛日军只得到310个,其余大多被美机在次日击沉。12月7日,日军再派出11艘驱逐舰进行铁桶运输,途中遭到美军飞机和鱼雷艇的阻击,未能到达瓜岛就被迫返航。12月11日,塔萨法隆格海战的胜利者田中再次率领10艘驱逐舰进行铁桶运输,投放了1200个铁桶后,在返航途中遭到美军鱼雷艇的攻击,旗舰“照月”号被一条鱼雷击中,弹药舱爆炸而沉没,田中负伤落水,和舰长等17名军官、139名水兵游上瓜岛。而瓜岛日军仅捞起220个铁桶。经过这些努力,日本海军感到对瓜岛陆军的支援已经是力不从心了,而陆军仍不愿正视现实,还想尽一切努力来挽回败局。今村决定在1943年1月将第6和第51师团投入瓜岛,2月中旬发起总攻,一举夺回瓜岛。

  此时美军由于基本控制了瓜岛的制海权和制空权,可以顺利地向瓜岛运送援军和物资。1942年12月初,美军海军陆战队第2师和陆军第25步兵师被运上瓜岛,接替了疲惫不堪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这支英勇顽强的部队,在四个月的激战中因伤病减员达7800人,范德格里夫特看着满身硝烟的部下,激动地说:“完全可以这么说,四个月前的今天开始的这场不大不小的战斗,通过你们的努力,已经成功地挫败了敌人在太平洋上的重要目标!”虽然瓜岛争夺的最后胜利是在其他部队手中完成的,但瓜岛的辉煌胜利首推陆战1师,所以战役结束后,陆战1师荣获由罗斯福总统颁发的“优异部队”称号,成为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一支部队。12月9日,帕奇少将从范德格里夫特手里接过了瓜岛地面部队的指挥权。——陆战1师带着瓜岛的赫赫威名撤回澳大利亚休整。从此后,陆战1师在其师徽上写下了 “GUADALCANAL”(即瓜达卡纳尔),以纪念血战瓜岛的辉煌战绩,陆战1师也因瓜岛之战而名垂青史。至1943年1月,美军在瓜岛的地面部队已达五万人,补给充足,士气旺盛。

  12月初,“仙人掌航空队”得到5个陆战队航空兵中队、4个海军航空兵中队和1个陆军航空兵中队的加强,飞机数量已达到200余架,不仅牢牢掌握着瓜岛地区的制空权,还在所罗门群岛其他岛屿岸基航空兵和航母舰载机的支援下,不断空袭日军“东京特快”的起点站——肖特兰岛,使得日军的舰船和物资损失越来越严重。自从12月11日田中的驱逐舰编队遭到美军鱼雷艇攻击后,日本海军有将近三周的时间没有组织水面舰艇向瓜岛运送补给,这期间,瓜岛日军仅靠潜艇运送的为数极少的粮食补给,根本不能满足需要,官兵多以野果、野菜和树皮充饥,痢疾、疟疾、疥癣等热带疾病流行,连生存都成了问题,那里还能奢谈下一步的总攻?日本陆军第8方面军和海军联合舰队多次讨论对策,始终没有找到能解决向瓜岛运送部队和补给的办法,12月23日,今村在此局面下拒绝了百武发动最后决死进攻的请求,尽管百武再三要求能允许他们体面地战死,而不是饿死在自己的掩体中。

  12月31日,日本大本营御前会议作出最后决定,终止瓜岛作战,撤退瓜岛的部队。

  (二)

  根据御前会议的精神,大本营于1943年1月4日向联合舰队司令山本和第8方面军司令今村下达撤离瓜岛的命令,撤退行动代号为“K号作战”。并制定了周密的计划:首先第17军收缩战线,在准备总攻的掩护下进行撤退的各项准备;其次直到撤退开始前,仍必须以各种方式全力继续对瓜岛的补给,以维持部队的战斗力,并在运送补给品的同时撤离行动不便的伤病员;接着迅速在中所罗门群岛修建航空基地,加强对瓜岛的空中作战;最后动员尽可能多的船只,在1月下旬至2月上旬以各种手段将瓜岛的部队撤出,这一切行动必须特别严格保守机密。

  鉴于瓜岛美军不断向日军发动进攻,如不增加新的生力军,岛上的部队是无力保持现有阵地的,因此日军从第38师团的第230联队中抽调了约700人,由矢野桂二中佐指挥,代号“矢野部队”,于1月14日送上瓜岛。对外宣称是作为第四次总攻的先锋,其实是保障瓜岛部队撤离的殿后部队。

  日军为保障瓜岛部队顺利撤出,分散美军的注意,于1943年1月15日组织了一次牵制行动,代号“东方牵制行动”,参加兵力有“利根”号重巡洋舰、“伊—8”号潜艇和第802航空队的部分飞机,由原忠一少将统一指挥。

  1月19日,原忠一率领“利根”号从特鲁克出发,22日到达马绍尔群岛的贾卢伊特岛,原忠一与各参战部队指挥员研究行动计划并稍事休整,于23日从贾卢伊特岛出发,前往坎顿岛西北400海里水域活动,并进行无线电佯动。2月2日又前往马绍尔群岛以东海域活动,同样进行了无线电佯动,然后于2月7日返回特鲁克。“伊—8”号潜艇则于1月23日和2月1日夜间两次对坎顿岛进行了炮击。第802航空队1月19日起,从马金岛出动水上飞机对豪兰岛和贝克岛进行侦察,并从1月21日起连续多日对这两个岛屿进行了空中监视。2月上旬,鉴于瓜岛撤退行动基本结束,“东方牵制行动”也告结束。

  1月27日,美军一批去瓜岛换防的部队由1艘运输船运载,从努美阿起航。哈尔西为保障其航行中的安全,派出了包括航母和战列舰在内的五支编队担任掩护,其中负责近距掩护的是由吉芬少将指挥的第18特混编队,有3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

  日军在瓜岛附近海域部署有大量潜艇,1月29日发现美军的第18特混编队正在伦内尔岛海域航行,就迅速通报基地,日军随即从蒙达机场起飞十多架鱼雷机前去攻击,日机临空时美军的航行队形是:3艘重巡洋舰在右,3艘轻巡洋舰在左,成双纵队;6艘驱逐舰则在前方呈伞形队形,这种队形的后方和两侧都未布置防御舰只,不适合防空作战,当天黄昏美舰雷达发现60海里外的日机后,吉芬既未改变队形,也未做任何防空准备。日机分成两队,先由2架飞机进行佯攻,随后退出战斗,吉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仍以原队形继续航行。天黑后,日机突然投下照明弹,接着发动攻击,美舰以猛烈炮火对空射击,有数架日机被击落,其中有一架在“芝加哥”号左前方中弹坠海,燃起的火焰将“芝加哥”号照得清清楚楚,立即引来, 日机的集中攻击,“芝加哥”号被两条鱼雷命中,机舱进水,主机停车。吉芬率领其余军舰向东转向,同时减低航速,以减少航行中的舰尾浪花,并命令禁止射击。日机失去目标,打开航行灯,还发射曳光弹,企图引诱美舰开火,但美舰不为所动,一炮不发,日机在黑夜中找不到目标,盘旋几圈后只得返航。

  次日,吉芬率4艘巡洋舰向埃法特返航,“路易斯维尔”号巡洋舰则拖带“芝加哥”号在6艘驱逐舰的保护下以4节航速驶往圣埃斯皮里图岛,并由“企业”号航母派出10架战斗机担任空中掩护。下午,日军12架鱼雷机前去攻击“企业”号航母,为“芝加哥”号进行空中掩护的战斗机有6架被调去拦截,并击落3架日机,但其余的9架日机高速摆脱了美机的拦截,转而攻击“芝加哥”号,“芝加哥”号因航速太慢,难以实施有效机动,被四条鱼雷命中,二十分钟后沉没,还有一艘驱逐舰被击伤,9架日机中则有7架被击落。——尼米兹对有着6艘驱逐舰和10架战斗机保护下的“芝加哥”号被击沉,感到痛心和不可理解。日机集中攻击第18特混编队,没有去攻击美军4艘满载部队的运输船,因此运输船顺利抵达瓜岛。这次海空战史称“伦内尔岛海空战”,美军1艘巡洋舰被击沉,1艘驱逐舰被击伤,日军损失飞机15架。

  这些上述行动,造成了日军即将发动大规模进攻的假象,甚至1月22日,哈尔西陪同海军作战部长诺克斯和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尼米兹视察瓜岛,三位久经沙场的高级将领都没有察觉日军即将撤退的迹象。

  为了压制美军的航空兵力,日军将东南太平洋地区的约100架陆军飞机和约200架海军飞机集结到拉包尔,从1月25日以后,对美军在瓜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的机场进行了多次空袭。日军原计划1月30日和31日两天,对瓜岛实施大规模空袭,然后乘美军航空力量遭到削弱之际组织撤退。但因天气不佳,空袭计划被迫延期,不料,31日晚,拉包尔反而遭到了美军的空袭,日军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宝贵的飞机,一下子就损失50架。这使得日军不敢再等待空袭计划的实施,就决定事不宜迟立即组织撤退。

  (三)

  桥本少将率领20艘驱逐舰于2月1日九时三十分从肖特兰岛出发,进行第一次撤退行动,桥本编队当天十三时许被美军的侦察机发现,美军判断这是日军为发动总攻而向瓜岛运送的增援部队,出动飞机进行阻击,36架轰炸机于十六时许临空轰炸,日军担任空中掩护的18架“零式”战斗机全力迎战,击落美机4架,将美机击退。桥本旗舰“卷波”号被近失弹炸伤,被迫返航。其余19艘驱逐舰于深夜到达瓜岛埃斯佩兰斯角附近海域,以8艘驱逐舰担任警戒,11艘靠岸,接运撤退人员。在撤退过程中,美军的鱼雷艇和飞机多次前来攻击,都被日军的警戒舰只击退,“卷云”号在规避鱼雷艇发射的鱼雷时被水雷炸伤,后因伤势太重由“夕立”号驱逐舰用鱼雷将其击沉。2月2日凌晨,桥本编队接下5414人开始返航,途中也曾遭到美机空袭,但无损失。中午安全回到肖特兰岛。

  2月4日九时三十分,由20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二次撤退编队从肖特兰岛起航,途中遭到美军31架战斗机和33架轰炸机、鱼雷机组成的大机群攻击,日军护航的战斗机和驱逐舰奋力抗击,击落美机10架,“舞风”号被炸伤,由“长风”号拖带返航,其余18艘驱逐舰到达瓜岛的埃斯佩兰斯角海域,8艘驱逐舰担任警戒,10艘驱逐舰在离岸500米处接运人员撤退,共接下5004人,于次日凌晨返航。在日军接运人员过程中,美军出动鱼雷艇前去攻击,但未发现日军编队无功而返。

  2月7日,日军由小柳少将指挥18艘驱逐舰进行第三次撤退,由于雷雨如注,美军只派出了15架轰炸机进行空袭,日军有一艘驱逐舰被击伤,在另一艘驱逐舰的护卫下返航,其余16艘驱逐舰驶抵瓜岛,这次撤退的人员中有百武和第17军军部人员,许多人因为极度虚弱,甚至连攀登驱逐舰上绳梯的力气都没有,只好由驱逐舰上的水兵连背带拽拉到舰上。海滩上还有数百名奄奄一息的重伤病员,无法接运上舰,只好给他们留下手榴弹,用以自尽。此次,日军又顺利接下2639人。此次撤退中,日军为确保撤退的顺利实施,还组织过一次夜袭。

  作战简评

  围绕着瓜岛的争夺,日美双方在六个月的时间里进行过大小海战三十余次,其中较大规模的海战就有六次,双方损失的驱逐舰以上的舰只各24艘,(舰艇损失详细情况见附表)美国海军阵亡约3300人,伤约2500人;日本海军的伤亡则高达2.5万人。

  在瓜岛的地面作战中,美军参战兵力最多时达到6万人,阵亡1592人,负伤4200余人,日军投入瓜岛的陆军兵力约3.6万,战斗中阵亡约1.4万人,因伤病致死或下落不明的有9000余人,合计死亡近2.38万人,还有1000余人被俘。

  为争夺瓜岛制空权而进行的空战中,美军仅驻瓜岛的“仙人掌航空队”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先后就有六个战斗机中队参战,涌现出十大著名的王牌飞行员,尤其第121战斗机中队的福斯上尉,在1942年8月至1943年1月间共击落日机26架,成为二战中美军战斗机飞行员第一个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军头号王牌瑞肯巴克的战绩,荣获国会勋章,并回到美国本土巡回演讲。他的26架战绩在所有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战斗机飞行员中排名第二。在六个月的空战中,日机被击落427架,美军损失仅118架。加上被高射炮火击落的,日军共损失飞机892架,飞行员2362人。美军共损失飞机约250架。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美军共阵亡约5000人,伤6700人,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3艘,飞机约250架。日军共有约5万人丧生,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16艘,飞机892架(也有资料说600架)。日军不仅海军、航空兵损失惨重,甚至开战以来从未失利的陆军,最精锐的第2师团等部也蒙受了巨大损失,特别是日军的大型军舰、飞机和技术熟练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的损失,更是日军所难以弥补的,战役结束时日军兵力上的优势已荡然无存,双方的战略态势也随之改变,——中途岛海战日军的失败是二战中太平洋战场的转折,战局开始向着不利于日本而有利于美国方面发展,日军战略主动权逐步丧失;而瓜岛战役,日军不仅没有实现重新夺回战略主动的作战企图,反而其军事实力进一步受到削弱,最终完全丧失了战略主动权,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从此后,日军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处处设防,步步被动,直至战败。而美国则通过瓜岛战役,逐步改善了不利的战略态势,赢得了动员人力、物力的时间,为太平洋战场上即将开始的战略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战役开始之初,日美双方在舰艇、飞机、兵力上相差无几,日军在航母、战列舰等大型军舰方面还稍占优势,但战役的最后结局,日军遭到了巨大失败,原因何在?

  第一在战略上,日军的作战企图大大超出了自己的作战能力。日本一直存有扩张野心,其基本国策就是侵略扩张,在军事上的表现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每当占领一地后,为了守住占领的地域,就要进一步去占领附近的其他要地,即使遭到了反击,也不愿主动放弃,这就违反了克劳塞维兹在《战争论》中所说的“进攻力量会逐步削弱”的规律,说得浅显一点,就是进攻方随着战线的推进,需要防御的占领地区和至关重要的后方交通线越来越多,所使用的兵力也就越来越多,而用于第一线的部队逐渐减少,相反防御方随着战线的缩短,兵力逐步集中,因而第一线的部队越来越多,于是随着双方前线兵力的对比转变,防御方一旦兵力大于进攻方就可以发动反击,从而使战局发生转变。也就是说,进攻方的攻击行动,如果超出己方力量的极限,就将遭受失败。

  日军在战争初期,战略进攻的第一阶段,日军占领了拉包尔和新几内亚东北部,企图在俾斯麦群岛建立起第一道防线,这一地区对于日军而言,已经是进攻力量的极限了,但是在战争初期所取得出乎意料的巨大胜利,使得日军利令智昏,忘乎所以,决定将战线继续向东南太平洋方向推进,因此在瓜岛修建机场。原本瓜岛被日军视为无足轻重的小岛,当美军在1942年8月7日在瓜岛登陆后,如果日军干脆撤出瓜岛,就不会开始一场对其不利的决战了,但日军认为不夺回瓜岛,美军使用瓜岛机场的话将对整个所罗门群岛形成巨大威胁,那么,日军在南太平洋上的重要海空基地拉包尔就将失去屏障,进而威胁到俾斯麦群岛一线,所以,决心全力夺回瓜岛。

  然而日军这种战略决策,与其军事实力、工业潜力是极不相称的,战争前,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就相当于日本的9倍,1940年美国钢铁产量为6076.5万吨,日本则仅为685.6万吨,只相当于美国的11%;开战后,美国全民动员,其工业能力的提升也比日本高得多,如果以1940年的工业产值指数为100,至1942年美国已达到136,而日本仅为102,差距进一步拉大。1942年底,美国的军事工业就相当于德、意、日三国的总和。在争夺瓜岛期间,美国的造舰能力是日本的3.7倍,飞机生产是日本的6倍,这就是瓜岛战役的后期,美军不断得到修复和新建舰艇、飞机的补充,军事力量不断增强,而日本在作战中损失的舰艇、飞机却无法及时补充,军事力量不断削弱的根本原因。

  美国运输船的数量由于大量新造船只的加入,不仅弥补了战争中的损失总数还上升了30%,日本却由于新造船只的数量还无法弥补在战争中的损失总数还有所下降。瓜岛是个海岛,需要大量的运输船来运送部队、装备和补给,日军瓜岛地面部队兵力、重装备的不足,补给的极度匮乏,和日本运输船舶的数量不足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在战役后期,日本军方强烈要求政府增加征用民船的数量,但这是关系到日本这个岛国的国力与战争全局的重大问题,日本政府企划院认为,民船的数量有限,如果军方扩大征用的数量,必将影响到日本国内生产原料的运输,进而影响到军事工业生产,也就必将对整个战局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在这个问题上,军方和政府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甚至负责民船征用调拨的政府代表陆军省军务局长佐藤贤了少将和军方代表大本营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新一中将,曾为此大打出手,最终仍未能满足军方的需求。

  瓜岛距离日本本土3000海里,无论是从舰艇部队和航空部队的作战能力,还是从后勤运输所需的船舶,都是日本力不从心的。自中途岛战役失利后,日军未及时收缩战线,转入战略防御,仍然继续向所罗门群岛发动进攻,显然是不自量力的蛮干,所以说,日军战略企图与军事实力之间的不可解决的矛盾,是导致日军瓜岛战役失败的最根本原因。

  第二思想准备上,日军狂妄自大,对美军的战略反攻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备,并因此主观武断地作出了错误判断,日军统帅部一直有着根深蒂固的想法,即美军的反攻是在1943年后,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日军才力图抢在美军反攻之前尽量将战线前推,而不愿过早转入战略防御。日军认为既然美军的战略反攻尚未准备就绪,那么继续向所罗门群岛的推进,就不会遇到什么阻挠,这才敢于一举越过数百海里,在瓜岛修建机场。这种做法,根本没有意识到所面临的威胁,从拉包尔到瓜岛数百海里间,没有可以居中策应的前进基地,在瓜岛上也只顾突击修建机场,忽视必要的防御准备,使岛上的日军对美军的突然进攻无论精神上还是物质都毫无准备,在美军的进攻下一触即溃。

  反观美军,早在1942年3月,就开始为此次战役进行准备,向南太平洋调集兵力兵器,建造舰艇、飞机,储备装备和补给品,在新喀里多尼亚和新赫布里底修建海空基地。因此,8月7日的瓜岛登陆,是美军一次预有准备,计划周密的战略反攻行动。日军完全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只是美军为破坏机场而发动的骚扰性质的行动,直到10月底,第2师团的总攻失败后,才逐渐认识到这是美军的反攻,并可能发展为双方的战略决战,但为时已晚,日军被迫在瓜岛与美军进行一场极为不利的决战。

  美军当得知日军进驻瓜岛后,就有人指出,这未曾不是好事,因为,从地理上讲,瓜岛远离日本本土,而靠近同盟国的澳大利亚等地,地理上对日本是极为不利的,孙子兵法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易、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既然地形不利,就应当避免不利形势下的决战。但被战争初期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日军统帅部,并未能从顺利中看到初露端倪的危机,更未能预见到战局可能出现的逆转,从而及时转入防御,当遭到美军的反击后,又未能果断撤出,直到战役后期,才在极其不利的局势下作出撤离瓜岛的决定,此时战役中的巨大消耗,使其舰艇部队和航空力量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与美军争夺战略主动权。

  第三作战指挥上,从1893年起,日本的陆军参谋本部和海军军令部就是两个完全独立平等的统帅机关,分别指挥陆军和海军。虽然后来设立了大本营,作为最高统帅机关,但因为陆、海军之间各种矛盾根深蒂固,所以还是难以实施统一指挥。最高统帅名义上是天皇,实际上天皇能够直接指挥的机会并不多,很难起到统一指挥的作用,而别人根本无法同时统帅陆海两军,当陆、海军对某个问题争执不下时,大本营只好采取协调双方妥协通过一个折衷方案,而即使是这种方案也并不能真正起作用,到了战役进行中,往往陆、海军各行其事。为了避免陆海军之间不必要的摩擦,大本营将某些地区分别指定陆军或海军负责,各司其责,但这样做的缺点使陆海军之间互不通气。如在瓜岛,是划归海军负责,最初就没有一名陆军,陆军对于海军在瓜岛建机场,就全然不知。后来为了协调陆海军的行动,大本营于8月13日制定了关于所罗门群岛作战的《陆海军中央协定》,但也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并不起作用。

  因此,在瓜岛争夺战中,陆军、海军都存在着严重的本位主义,各行其是,丝毫谈不上协同配合。陆军在岛上的总攻,未能与海军协调行动;而海军舰队的出击,也不与陆军的进攻相配合,也就发挥不出陆海军协同作战的威力。特别是在10月下旬的总攻中,陆军与美军地面部队相差无几,海军则占有几乎一倍的优势,如果陆海军密切配合,夺回机场不是没有可能,而实际上,陆军在岛上发动第二次总攻,海军则在海上组织圣克鲁斯海战,结果,由于力量分散,陆地上既未能夺回机场,海上也没有消灭美军的舰队。在整个瓜岛战役过程中,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陆海军之间的矛盾始终没有很好解决,因此说,日军没有统一的指挥,是瓜岛战役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四兵力使用上,日军麻痹轻敌,在战役之初,日军在南太平洋是攻占莫尔兹比港与夺回瓜岛双管齐下,甚至在最初的阶段,还将莫尔兹比港方向作为主要作战方向,以致于在瓜岛方向的日军缺乏足够的兵力、兵器与弹药,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突破美军的防线。

  而且对美军在瓜岛的兵力判断一直有误,最初认为美军人数不会超过2000人,实际上美军在瓜岛有1余万人,在附近的图拉吉岛有6000人,共16000人。因此日军认为夺回瓜岛易如反掌,第一次上岛仅一木支队的先头部队1000人,初战失利后,再增兵上岛,第二次上岛约1500人,再战失利之后,第三次增兵约3500人,形成逐次添兵的“加油”战术,以致兵力分散而攻击一再失利。到10月下旬,日军判断瓜岛美军约7500人,实际上美军高达23000人,虽然投入了第2师团主力2万人,但因兵力不占优势,火力则远远不及美军而失利。直到战役结束,日军仍未能正确查明美军的实力,这对日军的兵力使用有着极大的负面影响。

  反观美军一开始就投入了第1陆战师整师,共1.6万人,登陆一举奏效,并迅速占领机场,奠定了战役胜利的基础。随后又以优势海空军掩护组织了几次较大规模的增援,加强了瓜岛地面部队的实力,最高峰时达到6万人,又有重装备支援,充足的弹药与补给供应,既能守住至关重要的机场,又有足够的力量发动进攻。这与日军的兵力使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五战术上,日军只重视对美军军事目标的攻击,对美军的后勤补给运输工具和物资几乎是不屑一顾。要知道,瓜岛战役是一场登陆战,而登陆战中运输船队对作战的胜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失去运输船队的支援,即使部队登上岛屿也会因后援不继而失败,日军对这一点近乎无知,只注重对美军飞机、军舰的打击,最说明问题的是8月8日的萨沃岛海战中,日军沉重打击了美军的运输船队的护航兵力,却对运输船只和海滩上堆积如山的物资视而不见,就扬长而去。使这场战役发展成为对日军极为不利的消耗战,双方飞机对飞机,军舰对军舰拼消耗,日军这是以自己的短处与美军的长处相比拼,美军的损失凭借其巨大的工业能力能够迅速弥补,而日军几乎没有能力来补充损失,不仅失去了瓜岛,还对以后的作战产生了深远影响。

  就以航母为例,战役开始时,美军在太平洋上有4艘航母,日军有6艘航母。在战役中美军损失了2艘航母,日军虽无航母被击沉,但有4艘受到重创,也只剩下2艘可以作战。但到了1943年底,美军在太平洋上已经有十多艘航母,而日军直到1944年3月才有一艘航母服役,从航母的此消彼长的变化中就可看出日军拼消耗的战术是多么愚蠢!

  随着瓜岛战役的失败,日军损失的不仅仅是瓜岛,舰艇和飞机的惨重损失,大大削弱了日军的战略防御力量,对战争的发展进程有着巨大的影响。正如山本在日记中写得:“我们最初的作战是何其辉煌!自中途岛以来我们的作战是多么糟糕!”

附表一 瓜岛战役日美双方舰只、飞机损失情况

日军美军
艘数吨位艘数吨位
航空母舰18500234500
战列舰26200000
重巡洋舰326400656925
轻巡洋舰15700212000
驱逐舰11209301422815
潜艇61130000
军舰合计2413493024126240
运输船1685000312000
飞机835架约250架

附表二 瓜岛日美双方人员伤亡情况

日军美军
地面部队 死亡约23800人1592人
受伤(被俘约1000人)约4200人
海军 死亡约25000人约3300人
受伤约2500人
航空兵死亡2362人约300人
合计死亡近5万人约5000人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本站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