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
广告位
U型潜艇——季风舰艇战记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11-7 15:12:24

U型潜艇——季风舰艇战记


 

     “季风”艇群也许是战争中最特别的狼群了,他们的作战区域远离德国及其占领地区,即以日军占领的位于印度尼西亚的军港为基地,1943年至1945年期间在槟榔屿、雅加达和沙璜的外海猎杀盟军船只,并获得了若干战果。 

     季风行动开始的时候,情况跟“快乐时光”差不多,甚至更好,当时印度洋的航运跟和平时期没什么两样,但从1943年起,情况开始急转而下,甚至变得跟北大西洋一样危机重重。

    1. 前言

    早在1941年德国人就开始研究将U艇部署至远东地区的可能性,但在技术和后勤两方面发现有难以克服的难题。同时也被认为此作战对于当时作战的重点,北大西洋吨位战来说,是不必要的。
    1942年下半年,第一批前往开普敦地区的潜艇出发,这个作战后来持续的进行着,当时U艇都是返回位于欧洲的基地。
    1943年5月,一个复杂的联合作战计划摆上了台面,计划中包括了意大利商船、日军的行动和名为“季风”的U艇群。和以往不同,计划中的季风艇群是以日军提供的港口为U艇基地。后来行动的重点从作战行动逐渐转为运输行动。曾经到过远东的U艇一共有14艘,其中能够返回欧洲的只有4艘。 

    2. 季风行动之前的U艇行动
    2.1 最初的侦察 

    1942年4月,U-68和U-505带回了一些开普敦-弗里敦地区航运情况的情报,根据这些情报,德军决定派出几艘IXC型U艇前往开普顿地区,由一艘奶牛U艇进行支援。
    以前来过开普敦地区的德国舰船只有一些袭击舰和穿越封锁线前往亚州的商船,但1942年7月25日,德军决定派出潜艇,虽然之前日军对马达加斯加的作战行动已经引起了盟军的注意,但德国人仍然预期情况会和当初对美国东海岸船运的攻击行动差不多。
     2.2 北极熊(Eisbär)艇群——第一波IXC型U艇群
    组成:
    Carl Emmermann中尉
    42年8月19日自法国出发
    42年12月27日返回法国
    U-504
    Fritz Poske上尉
    42年8月19日自法国出发
    42年12月11日返回法国
    U-156
    Werner Hartenstein上尉
    42年8月20日自法国出发
    42年11月16日返回法国
    U-172
     Karl-Friedrich Merten上尉
     42年8月20日自法国出发
     42年12月6日返回法国
     艇群由奶牛U-459伴随支援。
     向南航行途中,U-156在1942年9月12日击沉了英国客轮拉哥尼亚号,这一事件导致著名的拉哥尼亚命令的发出。由于此一事件的耽搁,U-156为原本前往刚果三角洲U-159所取代,U-159接到命令后,与北极熊艇群其他U艇一起向南航行。
     U-159
     Helmut Witte中尉
     42年8月24日自法国出发
     43年1月5日返回法国
     途中艇群遇到了几艘单独航行的船只,但根据命令没有发动攻击。
     1942年9月23日前后,艇群在圣赫勒拿岛以南600英里处,由U-459进行了加油。
     1942年10月8日,艇群到达开普敦港,但发现港口锚地空空,由于之前日军对马达加斯加的行动,盟军采取了一些警戒措施,不过艇群仍然在附近地区找到了猎物。
     10月中U-172和U-68开始返航,天气恶劣和燃料短缺导致潜艇在鱼雷未用完之前就被迫返航。U-159和U-504继续在德班附近活动并取得一些战果,北极熊艇群逐渐为之后到达的远洋型U艇接替。
     U-172和U-159在返航途经巴西海岸地区时,于1942年12月7日前后由U-461进行了加油,稍后U-172在附近对一个船队进行了攻击,并在1942年12月12日获得战果。

     2.3 远洋型U艇的到来

     与此同时,第一波IXD2型U艇被派往开普敦地区。
     U-179
     Ernst Sobe中校
     42年8月15日自德国出发
     42年10月8日被击沉
     U-178
     Hans Ibbeken上校
     42年9月8日自德国出发
     43年1月9日返回法国
     U-181
     Wolfgang Lüth上尉
     42年9月12日自德国出发
     43年1月18日返回法国
     U-159
     Robert Gysae上尉
     42年9月12日自德国出发
     43年1月22日返回法国
     远洋型U艇的作战半径相当大,即使是前往开普敦和德班这样远的地区作战,也不需中途加油。这批U艇全部都是第一次执行作战任务,不过指挥这些潜艇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艇长。
     U-179于42年10月8日抵达预定作战地区,和北极熊艇群一起活动,但随即被击沉,之前只击沉了一艘船,这是这一地区在1943年夏以前损失的唯一一艘。其他U艇在10月中陆续到达,因此原先北极熊艇群的陆续返航并没有降低对当地航运的压力。
     北极熊艇群返航后,剩下的U-177、U-178和U-181继续留在当地,其活动区域甚至远达洛伦索-马贵斯港(又名马普托,莫桑比克首都),不过到了42年底,这几艘U艇也开始返航了。
     1943年1月初,返航中的U-181参加了对油船船队TM-1的攻击行动,不过没有取得战果。当时正前往开普敦地区的U-182也参与了攻击行动。由于IXD型高速引擎的机械问题,远洋型U艇直到1943年4月才再次参与行动(U-182除外)。

     2.4 海豹艇群--第二波IXC型艇的派出

     虽然北极熊艇群的经验表明IXC型艇群即使是在奶牛的支援下也不能够在当地活动足够的时间以用完艇上的鱼雷。但由于远洋型U艇遇到了技术问题,BdU仍然决定派出另一波IXC型艇,以对当地的航运施加持续的压力。
     U-506
     Erich Würdemann上尉
     42年12月14日离开法国
     43年5月8日返回法国
     U-509
     Werner Witte上尉
     42年12月23日离开法国
     43年5月11日返回法国
     U-516
     Gerhard Wiebe少校
     42年12月23日离开法国
     43年5月3日返回法国
     U-160
     Georg Lassen上尉
     43年1月16日离开法国
     43年5月10日返回法国
     艇群同样是由奶牛U-459提供支援,当时唯一可以出动的IXD2型U艇U-182也加入了艇群。
     U-182
     Nicolai Clausen上尉
     42年12月9日离开挪威
     43年5月16日被击沉
     海豹艇群在43年1月29日和2月4日期间圣赫勒那岛以南600英里进行了加油。和U-182一道自43年2月中开始在开普敦地区活动,虽然所有U艇最终都获得了战果,但当地情况已经完全改变,单船的航行方式变成了具有空中掩护和水面舰艇保护的船队航行方式。航线也更加靠近海岸,以便于陆基雷达发现U艇的踪迹。
     43年2月底之前,艇群东移至德班和洛伦索-马贵斯地区。43年3月3日,U-160在德班以南发现第一个船队并发起攻击,攻击非常成功。即使如此,其他海豹艇群的成员则没有这样的战果,并由于燃料不足而回到开普敦地区进行游猎。至43年4月初,海豹艇群的自持力已经到顶(U-182亦然)并开始返航,途中于43年4月23日至29日间由U-117进行了加油。
     海豹艇群的战果基本上是令人失望的,而且还在43年5月16日损失了U-182,所有61名乘员丧生。

     2.5 第二波远洋型U艇的到来

     在得知海豹艇群不利的情况之前,BdU派出了另一群远洋型U艇前往开普敦地区。
     U-180
     Werner Musenberg中校
     43年2月9日离开德国
     43年7月2日返回法国
     U-198
     Werner Hartmann中校
     43年3月9日离开德国
     43年9月25日返回法国
     U-196
     Eitel-Friedrich Kentrat少校
     43年3月13日离开德国
     43年10月28日返回法国
     U-195
     Heinz Buchholz上尉
     43年3月20日离开德国
     43年7月23日返回法国
     U-181
     Wolfgang Lüth少校
     43年3月23日离开法国
     43年10月14日返回法国
     U-178
     Wilhelm Dommes少校
     43年3月28日离开法国
     43年8月26日抵达槟城
     U-177
     Robert Gysae少校
     43年4月1日离开法国
     43年10月1日返回法国
     U-197
     Robert Bartels少校
     43年4月3日离开德国
     43年8月20日被击沉
     除U-180和U-195是IXD1型外,其他都是IXD2型。由于这些艇都能搭载大量的燃油,因此决定将这个艇群派往更远的地区,如马达加斯加,同时也肩负着探明当地航运情况的任务,原因是开普敦地区目标少,船运并不繁忙。
     U-180是第一艘担负东行运输任务的潜艇,艇上有两名乘客,是两位印度民族主义者,其中之一就是博斯。这次任务也是对新作战方向的一次尝试,43年4月26、27日间在马达加斯加东南180英里处和I-29会合。
     其他潜艇在43年5月间抵达预定作战区域(除迟至6月抵达的U-197),按原计划对距离非洲海岸600到700海里的区域的船运情况进行调查。U-177进行了对Bachstelze(一种小型直升机,由U艇牵引)的实验,飞行实验进行了30次,其间没有发现任何船只。对非洲东南海区的行动是相当糟糕的。
     U-195随即返航,剩下6艘则继续执行任务,其作战区域移至毛里求斯以南600英里,并于6月23日与自日本出发的Charlotte Schliemann号油船会合,进行了加油和物资补给,这一补给行动采取了特别的警戒措施。
     补给完成后,各艇分别在下列地区游猎:
     U-178和U-196在莫桑比克海峡
     U-181在毛里求斯附近
     U-197和U-198在莫桑比克海峡以南
     U-177在马达加斯加以南
     U-177再次进行了飞行试验,因为当地极少盟军飞机活动。直升机发现了希腊船Eithalia Mari号,根据这一发现U-177将这艘船击沉了。这也是Bachstelze唯一一次成功发现并击沉敌船的战例。
     令德国人惊喜的是,转移作战区域获致了一系列战果,主要在马达加斯加周边地区,43年8月中,最后一艘远洋型U艇踏上归途。8月20日,U-197被一架敌机击伤,并在救援的U-196和U-181能够到达之前沉没,没有幸存者(自42年10月8日以来的第一个损失)。
     U-178则离开艇群继续向东,并于43年8月末抵达槟城,Dommes艇长同时成为德国槟城海军基地的指挥官,同时在新加坡、雅加达、泗水和神户也设有子基地。这个基地将会为组建中的季风艇群服务,Dommes的任务则是为了基地的顺利运作获取经验。派往槟城的决定是在43年4月5日,即这艘艇离开法国以后作出的。
     虽然所有U艇都取得了战果,但总的成果只能算中等水平,这取决于时间和投入的人力物力资源。
     除了U-178外,这一章节中所有U艇都返回了欧洲,而不是驻留在印度洋地区。虽然U-178最终到达了槟城,但其原计划仍然是要返回欧洲,在季风行动之前,U艇并没有在印度洋遂行太多的任务。

     3. 季风艇群

     3.1 酝酿

     部署U艇到槟城或沙璜以便在印度洋展开行动的想法最初由日本人在1942年12月提出,由于没有办法解决补给的问题,提议被搁置了(虽然当时第一批远洋型U艇已经在开普敦附近游猎)。
     1943年春日本人再次提出请求,这一次还提出要两艘U艇进行仿制。虽然邓尼茨认为没有必要送U艇给日本人,但最终德国还是决定送一艘IXC型。
     只要大西洋仍然有可攻击的目标,邓尼茨就认定大规模派遣U艇到远东是不划算的。即使如此,1943年4月5日,BdU最终下令派出U-178到槟城以在当地建立海军基地。送给日本人的U-511随后也起行了,作为日本送来橡胶的回报。
     U-511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3年5月10日离开法国
     43年8月7日抵达吴港
U-511在1943年7月17日抵达槟城,也是第一艘进入这个基地的U艇(先于U-178)。
     U-511在前往日本的途中也获得了战果。时任三国同盟军事委员的野村直邦海军中将,也乘这艘艇回国。1943年9月,U-511改名为吕-500后编入日本海军。U-511的乘员则成为后备人员,以便将来替换使用日本基地的U艇人员。
     1943年5月(即所谓的“黑色五月”)危机发生之后,BdU决定从防卫较弱的地区着手,因此派遣U艇到远东地区的提案最终获得了通过。印度洋是当时仅剩的、在U艇活动范围之内的、而船运情况仍然跟和平时期没有两样的地区。
     随即BdU决定对仍然活动在开普敦地区的远洋型U艇群进行兵力补充,同时派出另一批U艇,前往阿拉伯海游猎。后者预定在1943年9月底展开行动,刚好在季风时期之后,因此这个U艇群被命名为季风艇群。第一艘的出发是在1943年6月。

     3.2 第一批季风艇群

     第一批季风艇群包括9艘IXC型和2艘IXD2型,预定袭击阿拉伯海的盟军航线。
     U-200
     Heinrich Schoder上尉
     43年6月11日离开挪威
     43年6月24日被击沉
     U-188
     Siegfried Ludden上尉
     43年6月30日离开法国
     43年10月31日抵达槟城
     U-168
     Helmuth Pich上尉
     43年7月3日离开法国
     43年11月11日抵达槟城
     U-509
     Werner Witte上尉
     43年7月3日离开法国
     43年7月15日被击沉
     U-514
     Hans-Jurgen Auffermann上尉
     43年7月3日离开法国
     43年7月8日被击沉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3年7月3日离开法国
     43年10月31日抵达槟城
     U-183
     Heinrich Schafer少校
     43年7月离开法国
     43年10月27日抵达槟城
     U-506
     Erich Wurdemann上尉
     43年7月6日离开法国
     43年7月12日被击沉
     U-533
     Helmut Hennig上尉
     43年7月6日离开法国
     43年10月16日被击沉
     U-516
     Hans-Rutger Tillessen上尉
     43年7月8日离开法国
     43年8月23日返回法国
     U-847
     Herbert Kuppish上尉
     43年7月29日离开挪威
     43年8月27日被击沉
     最初计划让U-462在圣保罗岛(巴西附近)以东300英里处为艇群加油,第二个补给点计划在毛里求斯以南,由一艘油船进行补给。不过U-462两次企图突破比斯开湾都由于盟军飞机的攻击而受创,被迫中止任务返航,修理工作持续了很长时间。为了给已经出发的季风艇群补给,BdU派出另一艘奶牛潜艇U-487,但却在7月13日,没有对季风艇群进行任何补给之前就被击沉。6月24日航行途中的U-200在冰岛东南被击沉,U-514在7月8日,U-506在7月12日,U-509在7月15日相继在航行途中被飞机击沉。
     1943年夏降临在奶牛潜艇头上的灾难,令大批需要在亚述尔群岛附近加油的潜艇无油可加,其中包括了前往远东的季风艇群。
     为了补给季风艇群,BdU另外派出了两艘IXC型艇:U-155和U-160,U-160首先接到的命令是为U-487加油,当时U-487由于多次为其他潜艇加油而令到自身的燃油短缺,但U-160在7月14日被击沉,而U-487则在前一天被击沉。为了替代U-160,最后BdU让U-516执行加油任务,加油行动于7月21日至7月27日间在佛得角群岛西北西600英里进行,分别由U-155为U-183、U-188、U-168加油,U-516为U-532和U-533加油。两艘艇于8月间返回法国。
     U-847在通过丹麦海峡的时候为流冰所损伤而转为驶向法国,中途接到了变更的命令,命令其充当油船为其他潜艇补充燃料,在43年8月12至24日间为U-66、U-415、U-230、U-653、U-257、U-172和U-508加油。U-847的艇员的经验相当不足,从挪威出发之前只经历过一次航行(43年7月6日至20日自德国驶至挪威),根据从U-847加过油的潜艇艇长报告,U-847使用无线电相当的频繁。U-847在8月27日为盟军飞机所击沉。
     季风艇群最初出发时的11艘U艇中,4艘在航渡途中被击沉,2艘转为执行加油任务(其中1艘被击沉),只有5艘成功突破封锁抵达印度洋。9月11至13日,艇群在毛里求斯以南450英里处进行了加油,为艇群加油的是自槟城出发的Brake号油轮。由于日本当时(1943年8月)也开始向阿拉伯海派出潜艇,因此为了避免误击,双方都下令不能够攻击任何潜艇。各潜艇的游猎位置如下:
     U-168在孟买附近(击沉1艘)
     U-183在塞舌尔群岛与非洲海岸之间
     U-188在阿曼湾(击沉3艘,同时攻击了护航船队)
     U-532在印度西部和南部海岸对开(击沉5艘)
     U-533在亚丁湾(被击沉)
     U-188遇上了鱼雷故障,原因是鱼雷的电池不适应炎热的天气。除了被击沉的U-533,剩下4艘潜艇于43年11月初陆续抵达槟城。U-168和U-183的艇长因为艰辛的长途旅程而累病了,其中U-183艇长一职稍后由U-511艇长Fritz Schneewind上尉接任。

     3.3 季风行动的进一步开展

     在第一批季风艇派出之后,BdU决定派出更多的U艇以补上第一波的损失:
     U-219
     Walter Burghagen少校
     43年10月22日离开挪威
     44年1月1日返回法国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3年11月3日离开法国
     44年4月5日抵达槟城
     U-848
     Wilhelm Rollman少校
     43年9月18日离开法国
     43年11月5日被击沉
     U-849
     Heinz-Otto Schultze上尉
     43年10月2日离开德国
     43年11月25日被击沉
     U-850
     Klaus Ewerth少校
     43年11月18日离开德国
     43年12月20日被击沉
     U-219原先的任务是在开普敦和科伦坡附近布雷,但中途改为执行加油任务。
     U-848和U-849先后在阿森松群岛附近被飞机击沉,而U-850在亚述尔群岛附近被飞机击沉。而U-510自U-219上接受燃油补给之后前往印度洋,并于44年2月和3月在印度洋海域获得战果。
     与此同时,自槟城出发的潜艇也开始活动,与U-510一起在印度洋上游猎,这些潜艇包括了:
     U-178
     Wilhelm Spahr上尉
     43年11月27日离开槟城
     44年5月24日返回法国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4年1月4日离开槟城
     44年4月19日返回槟城
     U-188
     Siegfried Ludden上尉
     44年1月9日离开槟城
     44年6月19日返回法国
     U-168
     Helmuth Pich上尉
     44年2月7日离开槟城
     44年3月24日返回雅加达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4年2月10日离开槟城
     44年3月21日返回槟城
     第1艘自槟城出发执行任务的U艇是U-178,之后其余4艘季风艇群的U艇也相继出发,与自法国出发的U-510共同行动。1944年1月28日,U-178和U-510在毛里求斯东南100英里处由油轮Charlotte Schliemann号进行了加油。U-510于44年2月23日在亚丁湾攻击了PA-69船队,并获得战果。
     驻槟城的艇群由于当地维护设施的缺乏而限制在5艘以内。同时由于缺乏鱼雷,U-532、U-188和U-183返回欧洲的同时担负了运送战略物资的任务。
     U-532本来也是预定和Charlotte Schliemann号会合以进行加油,但由于恶劣的天气,直到44年2月11日,两者才在马达加斯加以东950英里处会合,更糟的是加油途中为盟军舰艇所发现,油轮被迫自沉,41名生还者为英国驱逐舰Relentless号救起,其余的为U-532所救起。U-532之后接连三天不停遭到深水炸弹的攻击。
     U-178将一些燃料加给了U-532并开始向法国返航,之后于44年3月8日在好望角附近遭到盟军飞机的攻击,逃过一难后准备与正在驶向亚洲的运输潜艇UIT-22会合,但后者于3月11日被飞机击沉。U-178最终返回波尔多,进港的时候引擎已经近乎失调。
     剩余5艘U艇(四艘季风U艇和U-510)继续执行游猎任务,计划于44年3月由油轮Brake号进行加油,之前U-532、U-188和U-168在预定加油的地区巡逻了好几次以保证安全,3月12日,U-188和U-532完成了加油行动,但由于恶劣的天气,加油行动再一次被迫中断,而且同样被盟军舰艇所发现,油轮被迫自沉,船员由U-168救起。各U艇只好自行分配已有的油料,因此U-168、U-532和U-183被迫继续留在远东地区,只有U-188能够返回法国,她原先的出发地。

     3.4 更多U艇前往远东地区

     战果令人失望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鱼雷的质量和数量问题。槟城的鱼雷都是由辅助巡洋舰和突破封锁商船运送的,在通过热带地区的长时间运输过程中,很多鱼雷产生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德国人的对应方法是派出特殊的鱼雷运输潜艇——VIIF型,将鱼雷和零备件运往远东,同时,作战型U艇陆续有系统的派往远东:
     U-177
     Heinz Buchholz上尉
     44年1月2日离开法国
     44年2月6日被击沉
     U-1062
     Karl Albrecht中尉
     44年1月3日离开卑尔根
     44年4月19日抵达槟城
     U-852
     Heinz-Wilhelm Eck上尉
     44年1月18日离开基尔
     44年4月3日被击沉
U-1059
Güter Leupold中尉
44年2月12日离开挪威
     44年3月19日被击沉
     U-843
     Oskar Herwartz上尉
     44年2月19日离开法国
     44年6月11日抵达雅加达
     U-801
     Hans-Joachim Brans上尉
     44年2月26日离开法国
     44年3月16日被击沉
     U-851
     Hannes Weingärtner少校
     44年2月26日离开法国
     44年3月被击沉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3月16日离开法国
     44年8月8日抵达槟城
     U-196
     Eitel-Friedrich Kentrat少校
     44年3月16日离开法国
     44年8月10日抵达槟城
     U-537
     Peter Schrewe上尉
     44年3月25日离开法国
     44年8月2日抵达雅加达
     U-859
     Johann Jebsen上尉
     44年4月4日离开基尔
     44年9月23日被击沉
     U-860
     Paul Buchel中校
     44年4月11日离开基尔
     44年6月15日被击沉
     U-198
     Burkhard Heusinger von Waldegg中尉
     44年4月20日离开法国
     44年8月12日被击沉
     U-861
     Jürgen Oesten上尉
     44年4月20日离开基尔
     44年9月22日抵达槟城
     U-490
     Wilhelm Gerlach中尉
     44年5月6日离开挪威
     44年6月12日被击沉
     U-862
     Heinrich Timm上尉
     44年6月3日离开挪威
     44年9月9日抵达槟城
     U-863
     Dietrich von der Esch上尉
     44年7月26日离开挪威
     44年9月29日被击沉
     U-180
     Rolf Riesen中尉
     44年8月20日离开法国
     44年8月22日被击沉
     U-195
     Friedrich Steinfeldt中尉
     44年8月20日离开法国
     44年12月28日抵达雅加达
     U-219
     Walter Burghagen少校
     44年8月23日离开法国
     44年12月11日抵达雅加达
     U-871
     Erwin Ganzer上尉
     44年8月31日离开挪威
     44年9月26日被击沉
     U-864
     Ralf-Reimar Wolfram少校
     45年2月5日离开卑尔根
     45年2月9日被击沉
     U-234
    Johann-Heinrich Fehler上尉
    45年4月16日离开挪威
    45年5月16日抵达美国朴次茅斯港向盟军投降
    U-852于44年3月13日击沉了希腊船Peleus号,并用机枪向水中的幸存者扫射,艇长和其他2名艇上的军官战后被逮捕受审并被判处死刑,这是唯一一次得到证实的U艇用机枪射击幸存者的事件,艇长Heinz-Wilhelm Eck上尉也是唯一一名被证实犯下战争罪行的U艇艇长。U-852在5月3日在索马里海岸被飞机击沉。
    并非所有的U艇都有新的通气管设备,装备通气管的潜艇包括:U-180, U-195, U-219, U-863, U-864和U-234。
    U-198成功到达印度洋并获得战果,但于44年8月12日被盟军反潜舰艇击沉。U-859也成功到达印度洋并获得战果,不过在槟城附近被英国潜艇击沉。
    U-843在大西洋航行时被飞机击伤,但仍然成功抵达槟城。
    U-859在航行近6个月并获得战果之后在槟城附近被英国潜艇击沉。
    U-180和U-195是仅有的2艘装备实验性高速柴油引擎的IXD/1型潜艇,引擎的极度不可靠导致这两艘艇要更换新的引擎,同时改装成运输潜艇。这两艘艇和同样改装成运输潜艇的U-219(原布雷潜艇),和其他撤退的潜艇一起从即将失陷的法国港口出发。途中U-180被击沉(据信是在法国波尔多港附近触雷),其余两艘艇先后抵达雅加达。
    U-490是一艘奶牛潜艇,任务是为了填补由于印度洋补给船只不断损失而造成的空缺,6月12日在亚述尔群岛附近被击沉。
    U-861在接到前往远东的命令前的任务是在巴西海岸附近游猎。
    U-537在44年6月25日由U-183进行了加油。
    上面列出的潜艇中,U-852、U-198、U-181、U-537、U-196、U-862、U-861和U-859获得了战果,其间从44年4月1日获得第一个战果开始到44年9月(所有潜艇不是被击沉就是在港内)为止,7月和8月击沉的盟军舰船数量到达最高峰。
    但逐渐的,行动从作战任务为主逐渐转为以运输任务为主,其中一些潜艇,例如U-180、U-195、U-219、U-234等完全改装为运输潜艇。1945年春仍然有潜艇前往远东这一事实就可以看出德国人对运输任务的非常重视,其中一些潜艇事实上装有一些很有趣的货物,例如著名的U-234,而未出发的U-874和U-875的170吨货物中包括了水银、石墨和光学玻璃。
    3.5 自槟城出击的潜艇
    只有很少的季风潜艇自远东基地出发执行任务而又返回远东基地。U-168、U-183和U-532于1944年初各执行了一次巡逻,但实际上U-183和U-532原来是准备返回欧洲的: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4年5月17日离开槟城
    44年7月7日抵达槟城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10月19日离开槟城
    45年1月5日抵达雅加达
    U-862
    Heinrich Timm少校
    44年11月18日离开雅加达
    45年2月15日抵达雅加达
    U-183在印度洋南部海岸附近游猎,在44年6月25日为准备返回欧洲的U-537加油,U-183只击沉了一艘船。U-181同样只击沉了一艘船,并在接到发给远东U艇中队撤退命令之后返回了槟城.

    上图是U-862艇长Heinrich Timm上尉(RK,1944年9月17日),U-862在澳大利亚附近的太平洋洋面游猎,曾经成功潜入悉尼港内,1944年12月24日在离澳大利亚海岸160英里处击沉了7180吨的美国货轮Robert J. Walker号,U-862是唯一一艘曾经在太平洋游猎的U艇。
    4. 撤退
    印度洋对U艇来说,已经跟大西洋一样危机四伏。由于槟城的基地只能够为U艇提供有限的资源。而补给船只也不能够在远东海域行动,因此这意味着U艇要花更多的时间在来回的路途上,而减少了在作战区域游猎的时间。BdU命令槟城的基地指挥官Dommes中校将基地移至雅加达,方便进出印度洋和获得燃料。所有U艇都做好出海的准备,尽可能多的装上货物和鱼雷准备回家。由于法国的港口已经失陷,这意味着U艇回家的目的地变为更远的挪威,这样远的航程意味着在必要的时候需要由其他潜艇进行中途加油。
    从远东返回欧洲的困难程度可以看一下44年初第一批返航U艇的实际情况:在U-188返回欧洲的同时,U-183和U-532由于缺乏燃料被迫折返远东基地。U-178返航的时候遭到飞机的攻击而幸免。自这个时候起,返回欧洲航程的危险性急剧增大,之后启航的U艇中只有少数能够完成航程。其中一个原因是大部分季风艇群的U艇没有装备通气管,(U-862、U-195、U-532、U-510、U-861、U-843也是没有的)[注:原文如此]。另外,也缺乏先进的雷达和被动式雷达探测系统,防空火炮的装备也不足。
    U-1062
    Karl Albrecht中尉
    44年7月6日离开槟城
    44年10月5日被击沉
    U-168
    Helmeut Pich上尉
    44年10月4日离开雅加达
    44年10月6日被击沉
    U-181
    Kurt Freiwald中校
    44年10月19日离开雅加达
    45年1月5日返回雅加达
    U-537 Peter Schrewe上尉
    44年11月8日离开雅加达
    44年11月9日被击沉
    U-196
    Werner Striegler中尉
    44年11月11日离开雅加达
    44年11月30日被击沉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4年11月26日离开雅加达
    44年12月3日返回雅加达
    U-843 
    Oskar Herwartz上尉 
    44年12月10日离开雅加达 
    45年4月3日抵达卑尔根
    U-510
    Alfred Eick上尉
    45年1月11日离开雅加达
    45年4月24日抵达法国
    U-532
    Ottoheinrich Junker中校
    45年1月13日离开雅加达
    45年5月10抵达利物浦向盟军投降
    U-861
    Jürgen Oesten上尉
    45年1月14日离开雅加达
    45年4月18日抵达挪威
    U-195
    Friedrich Steinfeldt中尉
    45年1月17日离开雅加达
    45年3月3日返回雅加达
    U-183
    Fritz Schneewind上尉
    45年4月22日离开雅加达
    45年4月24日被击沉
    U-181在途中由于机件故障被迫返回,虽然已经到达南非附近,航行途中还击沉了一艘船。U-510由于引擎故障,返回欧洲的第一次航行被迫中止而返回雅加达。这两个例子说明了远东基地维护能力的恶劣和燃料质量的低下。第二次航行由于燃料的缺乏,U-510只能够航行到圣纳泽尔,并在那里迎来了战争的结束(圣纳泽尔一直为德军所坚守,直到德国投降)。U-510同时也获得了德国潜艇在印度洋击沉的最后一艘船只的荣誉:45年2月23日击沉了加拿大商船Point Pleasant Park(7136吨)。
    U-843返航的途中,于44年12月20日自正在前往雅加达的U-195上获得燃油补给,U-843虽然成功抵达挪威,但在返回德国途中在卡特加特海峡被击沉。
    U-532返航途中获得了战果,但在投降命令发出后也向盟军投降了,抵达利物浦后潜艇上的货物被卸了下来,包括了:110吨锡锭,8吨钨,4吨钼,少量硒、奎宁和水晶,以及8吨装在管状容器的橡胶。U-532在45年2月20日由U-195进行了加油,当时U-195原准备返回欧洲,但途中引擎被认为不适宜长途航行而被迫返回原出发地雅加达。
许多返航的U艇被基地外巡逻的盟军潜艇所击沉,包括了:U-168(被荷兰潜艇Zwaardrish号击沉),U-537(被美国潜艇Flounder号击沉)和U-183(被美国潜艇Besugo号击沉)。其中U-168被击沉的原因是低质量的燃料导致引擎噪音过大。季风艇群的潜艇缺乏通气管和先进的雷达设备,因此在面对装备有雷达的盟军潜艇时显得非常易受攻击(虽然U-168也装备有通气管)。
    1944年只有两艘装有货物的潜艇自远东返, 回:U-178和U-188(还有一艘日本潜艇),而原计划是14艘。1945年同样只有两艘:U-843和U-861,每一艘都搭载了100吨锌,其中U-843自挪威返回德国途中被击沉。U-510和U-532则最终返回欧洲并向盟军投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本站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