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广告位
碧海逐狼——“瓜岛”号护航航空母舰战记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11-7 15:12:10

碧海逐狼——“瓜岛”号护航航空母舰战记


    美国海军“瓜达尔卡纳尔”号(CVE—60,以下简称“瓜岛”号)是卡萨布兰卡级的第6艘,由华盛顿州的凯泽尔(Kaiser)船厂建造。该舰于1943年1月5日开工,6月15日下水。“瓜岛”号是为纪念美国海军1942年在太平洋瓜达尔卡纳尔岛的胜利而命名的。该舰满载排水量11000吨,双轴推进,装有2座5缸斯金纳单流式蒸汽发动机,可产生9000马力,速度达到19—20节,燃料储备2279吨,能够在海上执行3—4周的反潜和巡逻任务不用加油。它的飞行甲板长477英尺,宽80英尺。有2个升降机,前后各一。着舰阻拦装置包括9条阻拦索和3套阻拦网,飞行甲板下面成对的布置着用来控制阻拦索的液压装置,每套液压装置控制2根阻拦索或者2个阻拦网,剩下的第9根阻拦索和1个阻拦网由一套阻拦索控制。大部分情况下,飞机都是降落在第二、三条阻拦索的位置。位于左侧甲板的前部有唯一的一个蒸汽弹射器,用于舰载机的起飞。

     “瓜岛”号的武备包括1门位于舰尾的38倍口径MK12型127毫米炮,16门双联装40毫米博福斯高炮,布置在飞行甲板的四角的舷台上。20门20毫米单管厄利孔高炮位于舷台两侧,每边10门。127毫米炮初速729米/秒,射速15—22发/分,最大射程15.8公里,射高11.4公里,俯仰范围-15度到+85度,左右旋转各150度。1943年后该炮配用新型无线电近炸引信高射炮弹,极大的提高了命中率。按照1940年以后美国海军的经验,近程防空采用了40毫米和20毫米高炮搭配的方式。40毫米高炮初速881米/秒,炮弹发射后在大约5000米距离上爆炸以增大命中率,最大射速120发/分,最大射程10.2公里,射高6.8公里,俯仰范围-15度到+90度,旋转360度,炮管寿命9500发,每门炮备弹2000发。每组40毫米炮可以通过10英尺外的火控系统进行射击,也可以换由在炮塔中的炮手通过机械瞄准具来瞄准射击。20毫米厄利孔高炮性能也十分出色,它初速844米/秒,理论射速450发/分,战斗射速250—320发/分,最大射程5700米,射高3公里,能够360度旋转,俯仰范围-5度到+87度。虽然这种高炮口径小,但是射速快,命中率高,使用、维修保养和拆卸非常方便。它由圆形弹鼓供弹,除常用的环行瞄准器外还有一套光电瞄准器。炮手调整提前量后,只要将瞄准器中的黄色光圈套住目标后进行射击,几乎能做到弹无虚发。

    舰上搭载了1个混合舰载机中队,约23架飞机(不同中队的情况略有变动),包括野猫式战斗机和经过反潜改装的复仇者式攻击机。野猫式的主要任务是压制U艇上的高射炮火,掩护复仇者式进入近距离向U艇投放鱼雷和深水炸弹。由于野猫式的航程比复仇者要短一些,因此,为了增加滞空时间,野猫式通常要在右翼挂架上挂载一个副油箱。“瓜岛”号上所有的空舰勤人员,都曾是训练有素的海军飞行员。作为飞行员,他们要保持飞行的熟练性,每年一次,这些军官要上岸进行训练,他们需要驾驶飞机在港口停靠的护航航母上着舰,要成功地完成8次才达到要求。飞行员的水平测试被水兵们看作是一场运动会,所有手头没有活的水兵都挤在舷台观看飞行表演,各空勤部门的人员互相打赌看哪个飞行部门有最优秀的飞行员。

    护航航母搭载的舰载机中队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护航航母在每次行动开始时会分配到一个正在待命的舰载机中队,而当护航航母完成了任务返航后,这个中队又重新待命,准备被分配到其它即将出航的护航航母上。这样一来,各护航航母和各飞行中队之间大都有过合作经历(为航母伴航的护航驱逐舰也是如此)。这样的好处是可以灵活地分配任务,便于舰只的调度,但是笔者认为这也给各舰各部门的默契配合带来一定影响。

    1943年9月25日,“瓜岛”号在俄勒冈的阿斯托里亚注册服役。在那里,舰员上舰。每个人报到的时候都拿到了一份来自舰长加勒里的通告。加勒里在1942年任海军的航空兵基地指挥官,在打击U艇的行动中功勋卓著,获得了铜星勋章。船员着制服于飞行甲板上集中,舰长宣读船员守则。随军牧师做了简短的祷告,舰上升起彩旗。接下来,供给品被运到舰上,设备进行了测试,准备完毕后,舰船出海。“瓜岛”号80%的舰员没有出过海,平均年龄18岁,很多人刚从学校毕业就直接加入海军。在“瓜岛”号成为一个有效战斗单位之前的很短时间里,有很多工作等着去做。但舰上的一些士官来自战沉的“列克星敦”号和“大黄蜂”号航母,他们经验比较丰富,训练新手和操纵舰艇的重担就落在了他们身上。

    ▲战前训练

    服役后,“瓜岛”号前往普吉特湾(Puget Sound)海军船厂,装载了弹药,进行了消磁工作和速度测试。高速行驶的它在船体猛烈震动的情况下,速度勉强超过了20节。之后,“瓜岛”号又到阿拉米达(Alameda)海军航空兵基地加油和装载飞机。最后抵达圣地亚哥(San Diego)进行训练。

    加勒里舰长决定亲自进行第一次舰载机起降的训练,当他在飞行甲板上开始滑行的时候,船员们多少感到有些紧张。舰长驾驶SNJ教练机冲下飞行甲板,升上了天空。飞行了几圈之后,在着舰指挥官的指挥下,钩住了一根阻拦索,并停了下来。成功降落!甲板上的人们欢呼起来。随着这次顺利的起降,“瓜岛”号真正成为了具有战斗力的护航航母,舰长给新兵们起了个很好的带头作用。

    接下来的日子里,进行了舰载机飞行训练和火炮的射击。飞行甲板舰员学习并且熟悉了复杂的起降时甲板操作规则。火炮对海面浮动目标和复仇者式飞机拖拽的靶机进行了射击。操作20毫米炮的一名炮手慌乱之中把拖拽靶机的复仇者式当作目标射击,所幸的是没有打中目标未造成人员伤亡。此外,还学习并演练了弃船的规则。

    一切就绪之后,“瓜岛”号驶往诺福克港。1943年11月该舰通过巴拿马运河时,撞上船闸室墙受损,花了3周的时间在巴拿马科隆的工厂修理。12月3日,才抵达目的地。

    1943年中,随着战局的发展,德国U型潜艇被重新布置到大西洋中部以避开盟军的空中打击。在当年5月初,英格索尔(Ingersoll)将军发布了命令,让护航航母自由攻击U艇,于是,“瓜岛”号参加了对U艇的猎杀,由第10舰队为其提供情报支援和补给。

    ▲击沉U—544

    在诺福克经过一些修理和改装后,“瓜岛”号正式加入21.12反潜编队担任旗舰,与“惠普尔”(Whipple)号和“约翰·D·福特”号(John D Ford)驱逐舰离开汉普顿罗德港,在1944年1月5日抵达佛得角群岛。经验丰富的VC—13舰载机中队由安德列·派瑞少校(Adrian Perry)指挥,包括9架FM—1野猫式战斗机和12架TBF—1C复仇者式攻击机。第10舰队发现了一艘U艇在亚速尔群岛以西500海里处补充燃料,21.12反潜编队立即开往该区域。

    航母一出海就遇上大风浪,出发当晚20点13分,一名舰员被扫到海里,搜救失败。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舰载机的起降也十分困难,2架野猫严重受损。1月10日,詹姆斯·史格比上尉(James Schoby)驾驶的复仇者飞机试图降落的时候撞在了舰身一侧。只有球状炮塔内的炮手获救。2小时后,一架复仇者又撞上了航母的舷台,飞行甲板被弄的一团糟,此时另一架复仇者还在空中,无法降落,只好迫降在水中。

     16日下午,海军少尉波特·哈德森(Bert Hudson)和威廉姆·麦克伦(William Mclane)驾驶复仇者式发现海面上有3艘潜艇。这是U—544正在为U—516和U—129加油。U—129发现飞机后立即下潜到海中,不见踪影。U—544和U—516仍然停留在海面上,艇员正在拼命解开输油管线。哈德森在距离500码和800码处从舰尾方向用火箭弹齐射2次。第一次齐射未能命中U—516,但是第二次射击却命中U—544。哈德森继续发射了剩下的火箭弹,并投放了两枚MK—47型深水炸弹。U—544再次被火箭弹击中,1枚深水炸弹也在距U—516五十米的近处爆炸,另一枚则在两艘U艇中间爆炸。U—516艇尾缓缓下沉,艇首翘起。U—544的艇员开始弃艇逃生。麦克伦紧随哈德森发射了3次火箭弹,并投下2枚深水炸弹。一枚偏的太远,另一枚在U—544旁边爆炸。U—516虽然身负重伤但是恢复了控制,下潜逃脱。U—544则头朝下沉了下去,当飞机离去后,海面上只剩下大片的油迹和U—544号的艇员在海面上挣扎。等到两艘美军驱逐舰赶来救援时,已经没有幸存者了。

    天色渐晚,燃料不足的舰载机返航。其中1架复仇者在降落时2个轮子都卡在右舷的舷台里,机尾部挡在了飞行甲板中间。之后的10—15分钟里,舰员努力工作,但是既无法把飞机拉回甲板也无法把它推开,导致后来的飞机无法降落。天黑时,返航的飞机报告称又发现一艘潜艇在附近。但是舰长还是决定冒险打开甲板灯照明。剩下的3架飞机几次试图降落都没有成功。最后一架复仇者式在着舰时撞上甲板,又弹起来坠落水中,好在3名飞行员都被救起。最后,只好由驱逐舰用探照灯照亮了水面,最后2架飞机才迫降在水中。

    反潜编队随后开往卡萨布兰卡补给,在那里卡在舷台里的复仇者式最终被拉上了飞行甲板。针对这次教训,接下来的日子里,舰上进行了一系列的训练以便以后能快速的把舷台上的飞机拉上来。舰员们反复的把飞机推到舷台里又把它拉回来。一次次的训练之后,舰员们能在3分钟之内把双轮都卡在舷台的飞机拉上来了。此外,舰上允许甲板舰员把受损严重无法修复的飞机推入海中。

    该舰出师后一直不太走运。几天后,汪顿上尉(Wanton)的战斗机就因副油箱无法供油和抛弃,降落时副油箱碰撞引发爆炸,半个甲板燃起大火。护航军舰立即赶来准备搭救舰员。好在舰员利用舰上的灭火设备扑灭了大火,真是虚惊一场。大火造成的主要损失是飞行甲板损坏,失去了几架飞机。值得庆幸的是没人严重受伤,即便是那个飞行员也居然逃离飞机,只是轻微烧伤。1月20日,海军中尉波特·比蒂(Bert Beattie)又在巡逻任务中失踪。他驾驶的复仇者在飞往亚速尔岛时和航母失去了联系。弗罗里斯岛(Flores)上的人报告说看见一架飞机在离岸很近的海面迫降,3人落水。机上的无线电员的尸体不久后被发现,而飞行员和火炮操纵员失踪。

    29日,该舰在卡萨布兰卡补给修整了几天后驶回诺福克港。途中恶劣的天气又导致几起事故。2月17日终于抵达诺福克,当时舰上只剩3架复仇者和3架野猫式可以起飞了。

    “瓜岛”号的这次出航使年轻的军舰和年轻的水兵们经历了各种考验。他们遇到了一艘在大西洋作战航行的护航航母所能面临的各种问题,虽然击沉了1艘U艇,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舰员、飞行员、飞机,都有损失。可是“Can Do”的舰员们现在成熟了,生成了可以战胜一切困难的团结精神和相互信任。俗话说,“宝剑锋从磨砺出”,这些经历让“瓜岛”号在以后的行动中受益匪浅。

    ▲再次出击

    “瓜岛”号于1944年3月7日第二次踏上了征途。21.12反潜编队包括了“弗瑞斯特”号驱逐舰(Forrest)和4艘护航驱逐舰:美国海军“皮尔斯贝瑞”号(Pillsbury)、“查特林”号(Chatelain)、“波普”号(Pope)和“弗拉哈迪”号(Flaherty)。VC—58舰载机中队由理查德·古尔德少校(Richard Gould)指挥。搜寻地点位于亚速尔群岛和直布罗陀(Gibraltar)之间的水道。U艇经这里从比斯开湾出来。第10舰队多次探测到多艘U艇的踪迹。但是因为“瓜岛”号的舰载机基本上只在昼间出航,所以搜寻了一个月也没有结果。

    U艇在昼间很少浮出海面,而借助夜幕的掩护来浮起充电,通风。虽然曾有护航航母的指挥官提出过延长飞行的时间段,但是没有真正的进行过夜间起降。加勒里舰长在同飞行员讨论之后,决定在下次出航时尝试性地进行夜间飞行。这次飞行的时间定在月圆和月缺之间的时间里,以决定飞行是否能在全黑的条件下进行。3月30日,反潜编队离开卡萨布兰卡开始返航诺福克。4月初,在太阳落山时就有满月,这为夜间飞行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所有的复仇者飞机均装备了雷达,能够发现水面的U艇并确定位置。但是最终飞抵目标和展开攻击还是要靠飞行员的目视来完成的。

    但在夜间,目视是相当困难的。飞行员们试过使用照明弹来照亮目标,但是往往自己也被耀眼的光芒照得无法有效的实施打击。虽然在战争后期,一些复仇者式装备了探照灯,但是现在还没有。因此只能期待有明亮的月光来照明了。飞行员们要先靠雷达来判断潜艇的大概位置。然后飞过去借助月光找到水面的目标展开攻击。当光线条件和海况都具备的时候,加勒里舰长的夜间飞行计划就开始了。经过一周的训练,飞行员们已经熟悉了夜间飞行并很快迎来战斗。

    4月8日早晨,第10舰队发送一份特别电报给“瓜岛”号,提供了一艘U艇的位置,在马德拉群岛(Madeira)西北200海里处。它就是U—515,由维尔纳·亨克(Werner Henke)艇长指挥。“瓜岛”号改变航向驶到距该地点40海里附近。黄昏时分,4架复仇者式起飞,在航母前侧方形成了一个60海里宽的搜索扇面。21点15分,4架复仇者返航。在回收舰载机时,2号和4号阻拦索发生故障,无法使用。这些阻拦索对于降落十分重要,因此舰长决定在它们修好前停止飞行。这个决定随后就被改变。因为在搜索过程中其中一名飞行员看见一艘U艇,但在准备攻击时该艇已经下潜,当时他向航母报告了情况可惜航母没能收到。加勒里舰长决定不顾故障继续飞行,并决定1小时后再起飞以等待U艇再次浮出水面。

    22点15分,2架复仇者式起飞,还有2架在飞行甲板上随时待命。15分钟后,月光下,U—515的身影在海面上显露出来,一架复仇者式立即发起攻击,投下2枚深水炸弹,可惜没给潜艇造成损伤,U—515紧急下潜,并以猛烈的防空炮火还击。1点16分,“瓜岛”号上又一架舰载机起飞加入搜索。2点,“瓜岛”号发现前方5海里处有信号,“查特林”号和“波普”号驱逐舰脱离编队前往该区域查看。“波普”号确定了目标并发射了刺猬弹,到清晨时候,飞机在该区域发现了油迹,声纳也探测到潜艇的螺旋桨噪音。

    6点30分,“皮尔斯贝瑞”和“弗拉哈迪”号离开编队前来支援。10分钟后,1架复仇者发现U—515浮在海面上,扔下深水炸弹。潜艇受到猛烈的震动但没受损。艇长亨克下令下潜,可是他大势已去。“皮尔斯贝瑞”和“弗拉哈迪”号也赶来投下深水炸弹。10点30分,“波普”号收到700码外的声纳讯号,之后的4个小时中,驱逐舰不断探测到声纳信号,并据此发起攻击。

     12点50分,大量的浮油出现在海面。U—515已经遭到重创,艇身伤痕累累,多处进水,艇尾下沉30度,艇尾的鱼雷舱进水。14点05分,由于潜艇在深海已经不堪操纵,亨克命令排空水柜上浮。U—515在“查特林”一侧75码处浮出水面,艇首45度下倾。U艇艇员冲上甲板用甲板炮抢先向“查特林”号和“弗拉哈迪”号开火。后者立即还以更加猛烈的炮火。一架复仇者式和2架野猫俯冲下来向潜艇发射了火箭弹。14点13分,U—515发生大爆炸,浓烟滚滚,在四五海里外的“瓜岛”号上都能看见。艇员开始弃艇逃生。4分钟后,饱受打击的U—515终于头朝下沉入海底。

    之后的报告显示,U—515并不是该区域唯一的一艘U艇,这个海区竟然是U艇集结加油的地区。U—488号供油潜艇在这儿给U—124、U—129、U—66、U—537和U—68号潜艇加油。只是U—214号潜艇报告发现护航航母的时候,U—488才改变集结地点。

    10日4点20分,1架复仇者式报告,它攻击了1艘浮在水面的潜艇,飞机投下的深水炸弹击中了指挥塔,并造成燃料的泄漏,野猫式也俯冲下来发射了火箭弹并投掷1枚深弹。5点10分,“查特林”号离开编队前往相关区域。6点55分,护航航母接到报告称潜艇已经沉没,这艘潜艇是U—68号。“查特林”号从残骸中救起唯一一名生还者。

     到当天傍晚为止,U—515潜艇上的所有生还者包括艇长和42名艇员都转移到了“瓜岛”号上。救援行动过后,反潜编队驶往亚速尔群岛的法依尔岛(Fayal Island)加油,然后安全返回诺福克。舰长加勒里在报告中记到:“最让人感叹的是,这次航行中2100小时的昼间搜寻一无所获,而200小时的夜间舰载机飞行却带来2个战果。”从此,夜间舰载机飞行也成为了护航航母的必修课。

    接下来,加勒里舰长开始考虑如何活捉U艇。他亲眼目睹多次U艇浮在水面上艇员弃艇逃生的情景。他甚至认为当时有机会登上U—515的甲板,当然,这也是个冒险,因为即使登上船也无法预测下一步会怎么样。甲板上的人要随时准备战斗,潜艇可能被炸毁,甚至潜艇本身就快要沉没了。然而,一旦成功,战果当然是非常诱人的:密码本,密码机,通讯日志,设备和先进的音响鱼雷都到手了。舰长和军官们商议之后,决定在有机会的时候试一试。航母和护航舰只上都组成专门的登艇小组,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在准备离开诺福克前的会议上,即第三次出航前,加勒里舰长向可能会产生置疑的听众们宣布了他的计划。出人意料的是,没有人反对,于是舰长就放手按计划去做了。

    ▲第三次出航

    1944年3月,情报显示有2艘潜艇正通过比斯开湾,信号时现时消。第10舰队诺尔斯(Knowles)中校在分析一系列数据后得出结论:只有一艘U艇。高频定向仪HF/DF确定了潜艇的航迹是从非洲海岸到弗里敦然后到棕榈海角(Cape Palms)。诺尔斯判断这是种老式潜艇,海上自持力在90天左右,因此推断这艘潜艇必然在5月底要返回基地修整。

    5月15日,22.3反潜编队离开诺福克开往佛得角执行搜索任务。编队由“瓜岛”号和VC—8舰载机中队为核心,仍由“查特林”号、“弗拉哈迪”、“皮尔斯贝瑞”、“波普”号这些老搭档以及“扬克斯”号(Jenks)驱逐舰伴随。24日,搜索到U—505,潜艇果然转向北方返回基地,诺尔斯真是料事如神啊。27日,高频定向仪显示了U—505正位于距离在上次发现地棕榈角以北约750海里的比撒格斯群岛(Bissagos Islands)附近。28日,U—505又被第10舰队发现在达喀尔附近仍向北行驶。30日,U—505转向东面驶往非洲海岸,第10舰队立即通知英格索尔将军,后者命令“瓜岛”号向这个方向追踪而去。此时,反潜编队在上次定位地点以南300海里处。31日,U—505继续向东,此后又向北行驶。把“瓜岛”号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但是在第10舰队的指挥下,距离渐渐拉近。作战指挥中心估计6月2日能接近潜艇。

    6月2日,“瓜岛”号收到潜艇的HF/DF讯号,当天夜里又收到雷达信号,声纳中也听到潜艇螺旋桨的噪声。猎杀行动开始了,水面空中展开了不间断搜索,但是一直没能得到潜艇确切的位置。3日,反潜编队分析距离U艇150—200海里。黄昏时分,反潜编队又折回去,再次搜索已经搜索过的海区。4日,情报显示潜艇讯号还比较远,而此时燃料已经不足无法再继续搜索潜艇了,于是清晨时分,“瓜岛”号转向北方驶往卡萨布兰卡加油。

    10点30分,“瓜岛”号收到从“查特林”号上发来的无线电讯号:“我收到一个可能是潜艇的声纳讯号。”反潜编队正在潜艇的上方!潜艇的位置就在“瓜岛”号和其右舷的护航舰艇之间的海面下。“皮尔斯贝瑞”号上的护航舰队的指挥官霍尔(Hall)命令2艘护航驱逐舰增援“查特林”号,“瓜岛”号则向西转向,进一步探测U艇同时给右舷舰艇腾出空间。“皮尔斯贝瑞”和“扬克斯”号加入战斗,“瓜岛”号上,2架复仇者式起飞,它们被令不得在U艇浮起时投下炸弹。

    “查特林”号推测了一下潜艇的大概位置,齐射20枚刺猬弹。10秒钟后,没有听见爆炸声,“查特林”号又驶回来准备投下深水炸弹。就在这时,一直盘旋在战区上空的野猫式战斗机飞行员发现了水下的U—505号,他立即用机枪扫射,溅起的水花标定了潜艇的位置。

    11点21分,“查特林”号投下了14枚600磅的深水炸弹,设定在较浅的深度爆炸。爆炸的震动在附近的“瓜岛”号航母上都能感觉的到,“查特林”号也被自己投下的炸弹猛烈的撼动着。U—505艇壳当即被炸出一个洞,灯光电力全部熄灭,方向舵炸坏,海水立刻灌了进来。艇长兰格中尉(Lange)下令潜艇上浮。U—505在距离“查特林”号700码处浮出了水面。各护航驱逐舰向其开火。野猫式战机也俯冲扫射。U—505也用艇上的火炮进行还击。兰格中尉一上潜艇舰桥就被弹片击伤,其副手也被击伤,倒地昏迷不醒。兰格只好决定凿沉潜艇,弃艇逃生。命令刚下达,他就被爆炸的气浪掀出老远,后被艇员抢救上了救生筏。

    11点27分,U—505弃艇,美军舰队停火。此时U—505靠电动机以6节的速度向右打转,11分钟后,指挥官霍尔在“皮尔斯贝瑞”号上发出命令:“登艇!”登艇小组由戴维中尉率领。一开始,小艇的速度太慢,追不上打转的潜艇艇尾,于是舵手掉转船头,迎着打转的潜艇撞上去,才靠上了潜艇。登艇小组一上潜艇就直奔指挥塔,这时候潜艇又下沉了一些,后甲板已经没入水中,船头10度上扬。戴维跟着乌铎威亚克(Wdowiak)和肯斯佩尔(Knispel)下到舱室准备近战,但是舱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应急灯微弱的灯光,他们还听见海水涌入的声音但是此刻没时间去详查。戴维从甲板上多叫了几个人下到舱中,把能拿走的文件都拿走。肯斯佩尔和乌铎威亚克进入电台室找到了密码本。水兵路克(Luke)发现海水从一个6英尺宽的洞口涌入,他设法堵上了破口。U—505此时已经接近沉没,海水不断涌入舱室,戴维命令甲板上的人关上舱盖时,发动机还在工作。

    同时,“瓜岛”号放下一艘小艇到海中,机械军官厄尔·托希诺(Earl Trosino)赶到现场指挥。并考虑如何使潜艇浮起。情报显示有14枚5磅的炸弹分布在潜艇的各处,并可能和定时器相连,以便在弃艇的时候炸沉潜艇。登艇小组的成员到处搜寻定时炸弹,最终找到了13个炸弹,并成功拆除。第14个炸弹一直没有找到,直到几周后返回百慕大时才找到,这让反潜编队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

    托希诺发现如果减慢船速,艇尾就下沉,指挥塔舱盖就没入水中。便携式的水泵运抵潜艇进行排水,同时,决定拖曳潜艇以保持其不沉,直到潜艇恢复平衡。“皮尔斯贝瑞”号准备靠近的时候,舰侧撞上了潜艇艇首,淹没了2个舱室,不得不自救。

    拖曳任务由“瓜岛”号来完成。船员赶制出一条11/4英寸粗的缆绳,航母开始拖曳,当达到一定的速度后,潜艇渐渐浮出水面,舱盖也可以打开了。不过,潜艇的舵还是卡死了,这造成拖拽十分困难,无法达到较高速度。

    此时空中还有4架飞机尚未返航,“瓜岛”号吃力的拖动着U艇,虽然顺风行驶也才达到了6节的速度,终于使飞机得以降落。之后的几天里面,航母也是在拖曳潜艇的情况下顺利地让飞机起降以执行必要的防御性巡逻任务。当晚,拖绳脱落,U—505号在海面自行漂游。反潜编队花了一夜时间寻找,也没找到。就在大家都非常失望的时候,次日天亮时终于发现U艇还在海上漂浮着。一条更粗的2.25英寸的缆绳又赶制好了,这时候,托希诺也报告了一个喜讯,就是潜艇的方向舵已经通过指挥塔的控制系统调正了。“瓜岛”号又继续拖曳潜艇,却发现依然十分吃力。原来,潜艇的方向舵还是歪的,潜艇的调节系统已经失效,仅仅是仪表显示方向舵已经复位而已。

    为能更快的拖动潜艇,有必要对方向舵进行调整。由于控制系统已经形同虚设,就要直接调整位于后部鱼雷舱的齿轮组。但是如果鱼雷舱已经淹没了,贸然打开舱门就会淹没潜艇,导致沉没。水兵们发现,鱼雷舱门上有裂口,却没水溢出,说明鱼雷舱还没有完全淹没。这样,打开鱼雷舱,调整好方向舵的位置,“瓜岛”号的航行变得轻松许多了。在托希诺的指挥下,潜艇的电池组充电,利用压舱物保持了潜艇的平衡。“瓜岛”号速度达到8节,同舰队拖船“阿布纳基”号(Abnaki)和供油舰“肯尼贝克”号(Kennebeck)会合。当时“瓜岛”号还完成了美国海军史上的一个前所未有的动作:一边拖曳着潜艇,一边加油,一边起降飞机。9日,“阿布纳基”号接替了拖曳任务,在反潜编队的簇拥下,驶往百慕大。到了百慕大以后,托希诺请求利用潜艇自身的柴油机航行,为保险起见,加勒里没有同意,不过,在他的日记上对这个决定挺后悔的,因为他认为托希诺应该可以成功的。

    “瓜岛”号俘获包括U—505艇长在内的59名成员(有一人阵亡)。这些U艇艇员在百慕大囚禁了数周后被送到位于路易斯安那州洛斯顿的一个集中营。在那儿他们一直关押到1945年战争结束被遣送回国。

    由于获得了重要的密码本,情报资料和仪器设备,这个行动需要高度保密。但是,舰队的3000多名官兵都目睹了这次行动。因此,加勒里舰长在到达百慕大后集中了所有人员,要求务必严格保密不得泄漏,所获得的一切战利品也悉数上交。

    这么多人知道的秘密还能称得上“秘密”?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直到战争结束,德国人和美国公众也不知道U—505被捕获的消息。U—505的音响鱼雷被送交哈佛水下声音研究室进行研究,密码本和密码机被用于破译U艇和总部之间的联络。

    ▲结束生涯

    此后,“瓜岛”号又执行了2次反潜任务,都没有遇到潜艇。这期间U艇在大西洋中部已经差不多销声匿迹了。护航航母也都大部分转用于执行其它任务。12月1日,“瓜岛”号驶离诺福克,作为训练舰,用于反潜训练。1945年全年,它都在杰克逊维尔和彭萨科拉用于训练舰载机飞行员。期间在1945年春出海2次,到古巴关塔那摩湾模拟登陆日本的作战。

    1946年2月9日,航母上的舰载机进行了最后一次飞行。日志中这样记录到:“速度加至16节,10点17分开始起飞F4U战斗机,训练11名飞行员,起降64次。速度增到17节,返回诺福克的海军航空基地。”4月5日,她被拖到诺福克的除役船坞。7月15日10点15分,“瓜岛”号除役。由于在大西洋作战中的出色表现,她获得总统集体嘉奖勋章和两枚战斗之星勋章。

    “瓜岛”号基本数据一览

    标准排水量     7800吨

    满载排水量     10200吨

    长度           156.2米

    宽             19.9米(水线)
                     32.9米(最大)

    吃水           6.9米

    最大速度       19—20节

    续航力         11200海里/15节

    武器           单管127毫米L/55炮×1
                       双联装炮40毫米炮×8
                      20毫米高炮×20

    载机数量       约28架

    人员           860名

    “瓜岛”号的登舰通告

    1.这艘舰的座右铭是“can do”,这表明了我们能够接受任何艰巨的任务并且完成它,任务越艰难,我们的斗志越高昂。

    2.在达到我们的最大目标即击沉敌舰之前,许许多多的小任务也要我们来完成并且做好。一个人在一件小事上的失误往往会导致全舰行动的失败。因此,在舰上服役之初,你将学好你的本职工作。否则在真正的战斗开始时,就为时已晚了。

    注意:这艘舰会面临各种艰难险阻,我们不是击沉敌舰就是自己被击沉,这取决于我们现在之所学和以后之所做。

    想换更安全的工作请来找我,我会将你调离。
                                              美国海军舰长D·V·加勒里(D·V·Gallery)

    这份通告表明了该舰任务之艰巨和舰长的要求。事实上,该舰没有出现有人请求调换岗位的情况,这艘舰也的确成为了舰队当中的“Can Do”。

    德国U—505号艇长的自述

    6月4日12点,我们正在按照预定航线在水下航行。这时候,收到声纳讯号,我下令上浮到潜望镜深度进行观察,当时由于风浪特别大,观察比较吃力,我看见一艘驱逐舰在西面行驶,一艘在西南面,还有一艘在160度位置,而在140度方向,我看见远处有一艘较大的舰艇,可能是护航航空母舰。驱逐舰(也就是西面的那艘)离我们最近,只有半海里。远处有一架飞机正朝我们飞过来,我无暇再看,潜艇赶紧下潜。

    2枚深水炸弹在远处爆炸,之后,又有2枚在离我们不远处爆炸,潜艇受到巨大冲击。海水灌了进来,电力中断,舵也失灵。也不清楚潜艇伤势到底如何,以及他们为何能不断的攻击到我们。我指挥下令排空水柜,潜艇浮起。

    当潜艇一浮出水面,我就第一个冲上舰桥,周围有4艘美军驱逐舰,正用机关炮和机枪向我们扫射。最近的一艘,在110度方向,一发榴弹击中潜艇指挥台,我被碎片击伤多处,倒在地上,我立即下令弃船,同时凿沉潜艇。大副跟在我后面上到甲板,也已经中弹倒地,血流满面。我下令潜艇转向,使得指挥台后部背对驱逐舰的方向,以掩护艇员安全逃生。我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甲板上已经有好多人,我挣扎着向艇尾爬去。接下来的爆炸又把我从高炮甲板抛到了主甲板上。

    主甲板上人们都在奔跑,有的正放下救生筏。2名艇员把我救上了一只小船,我的救生衣被弹片击破,没有用了,我看不清楚东西,刚才木甲板上爆炸产生的碎片击中了我的眼睛。

    我坐在救生筏里面看着潜艇的最后时刻,一些人仍然在艇上往下扔救生筏,我让我周围的人向正在沉没的潜艇致敬3次。

    后来,我被救到美军驱逐舰上,并接受了紧急抢救。当天晚些时候,我又被送到护航航母上的医院,在那里我得知我的潜艇被捕获了。

    “瓜岛”号的战果一览

    ⊙U—515号潜艇

    1941年5月8日在汉堡的德意志船厂开始建造,1942年2月21日服役。艇长维尔纳·亨克是王牌艇长,首次出航作战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从1943年的8月12日到10月14日,亨克在加勒比海东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海域共击沉了10艘共52807吨的船只。最终战绩为:击沉25艘各类舰船共计157064吨,击伤2艘共计7954吨。在德国U艇战绩榜上位列第18位。被击沉后,亨克艇长被俘,之后亨克在企图逃跑时被杀。

    ⊙U—68号潜艇

    这艘潜艇堪称U艇中的佼佼者,共进行10次战斗巡逻任务,击沉32艘商船共计197453吨和1艘辅助作战舰艇545吨。在U艇战绩榜上排名第9位。该艇于1940年4月20日在德国不莱梅的威悉船厂建成下水。次年2月11日服役。该艇共有5任艇长,首任艇长为卡尔·弗雷德里希·梅尔腾(Karl—Friedrich Merten),他指挥该艇击沉27艘船,共计170106吨,获橡叶骑士勋章。

    ⊙U—544号潜艇

    1942年7月8日下水,1943年5月5日服役。经历相当平淡,没有取得任何战绩,同时也比较幸运,一直没发生过事故造成人员伤亡。

    ⊙U—505号潜艇

    1940年6月12日在位于德国汉堡的沃尔伏特造船厂下水,1941年8月26日正式服役。在其首次为期6个月的巡航作战期间,就一举击沉了7艘盟军舰船,总吨位共计37789吨的骄人战绩。但是此后一直到该艇被捕获,由于指挥不当以及战争形势的发展,U—505只击沉1艘商船,战绩提升到44962吨。战后,美国芝加哥的市民捐助25万美元修复了该艇,并将其安装在该市的科学与工业博物馆内。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本站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