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广告位
“仙人掌”奋战在瓜达尔卡纳尔的天空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发布时间:2008-5-15 9:43:46

“仙人掌”奋战在瓜达尔卡纳尔的天空


他们如此弱小,对手如此庞大,他们依旧赢得胜利——
瓜达尔卡纳尔的天空不会忘记“仙人掌”的奋战

277 VS. 900:殊死的制空权之战 
  1942年8月8日,一架A6M2零式战斗机快速掠过瓜达尔卡纳尔岛(简称瓜岛),飞行员正在寻找的是日本工兵部队三天前刚刚竣工的前进机场,日军已决定在这个新基地部署中程轰炸机,从东面切断澳大利亚的盟军抵抗力量。令日本飞行员大为震惊的是,机场跑道两侧跑动的都是美国人。原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前一天突然登陆,岛上日本工兵部队退入丛林待援,瓜岛机场完好无损地落入了美军之手。
◆ “仙人掌”飞行员
  8月9日夜,日本海军在瓜岛附近击沉盟军4艘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美海军被迫撤退,登岛美军部队陷入孤立。日军认为,瓜岛美军已不足为虑,他们可以随时全歼美军。但日本人想错了。8月20日,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23航空大队(由第223战斗机中队和第232侦察/轰炸机中队组成)12架道格拉斯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和19架格鲁曼F4F野猫战斗机增援瓜岛。谁也不会想到,这些被称为“仙人掌”飞行员(瓜达尔卡纳尔岛在盟军密码系统中被称为“仙人掌”,进驻该岛的飞行部队均被称为“仙人掌飞行部队”)的年轻人在此后6个月里将成为太平洋战场的焦点人物。
  海军陆战队瓜岛战地指挥官范德格里夫特少将回忆说,“当第一架SBD战机降落,那个英俊的飞行员跳下飞机时,我赶紧迎上去欢迎,‘上帝保佑,你们终于来了’。当时我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范德格里夫特少将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日本人已经决定对他们动手了。
  进驻后不到12小时,“仙人掌”部队就打垮了日军步兵的一次进攻。次日,“仙人掌”飞行员驾机轰炸了附近的拉包尔和新不列颠日军基地,美国飞行员希望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到来。在与日军战斗机的第一次交锋中,史密斯上尉指挥的4架F4F野猫式迎战13架零式。虽然初战没有取得战绩,但“仙人掌”飞行员由此树立了与零式交战的信心。此后几天里,卡尔上尉率先击落2架G4M轰炸机和1架零式。
  ◆ 瓜岛拉锯战
  尽管日本人对人数有限的登岛美军不屑一顾,但他们很快发现美军的防御能力越来越强,而支持美国人的核心力量就是那些“仙人掌”飞行员。对此,美军有着更深的体会,他们利用一切工具,进一步完善了日本人留下来的跑道,他们给这个机场起名叫亨德森机场,以纪念中途岛海战中的英雄飞行员——亨德森少校。至8月中旬,进驻瓜岛的“仙人掌”部队增加至14架贝尔P-400海蛇式战斗轰炸机(美陆军航空兵第67战斗机中队)和19架F4F野猫战斗机(盖勒少校指挥的陆战队第224战斗机中队)。盖勒少校在不到两周时间内连续击落4架敌机。他本人曾在激战中被击落,但他游上了岸,并继续将他的战绩上升到13架,为此他被授予荣誉勋章。
  激烈的战斗使仙人掌飞行部队的损失率异常之高。至9月10日,岛上美军战机仅剩下3架海蛇式、22架SBD俯冲轰炸机和11架野猫式。同日,日军向机场南端发动猛攻,疯狂的日军共出动了60架战斗机和72架中型轰炸机支援地面部队大举进攻,力图一举夺回机场。美国海军紧急派来24架增援战机,“仙人掌”亦紧急升空阻击日军。
  而面对疯狂进攻的日军步兵,仙人掌飞行员同样显示出英勇忘我的战斗精神。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军用于近距空中支援的主力机型P-400海蛇式其实是个无奈之选。该机是P-39的出口型号,因其性能欠佳,甚至连紧缺战斗机的英国皇家空军都不愿接收,美陆军航空兵只好勉强装备。该机机动性能较差,升限极为有限,由于没有为飞行员配备高压氧气系统(原本计划到英国再加装),该机仅能爬高至14000英尺(4267 米),再往上飞行员就会缺氧。几次较量下来,日军就摸到了它的命门。轻捷的零式战机经常在海蛇式面前好像故意炫耀似地突然快速拉起,然后从后半球猛扑下来。仅8月30日一天的空战,11架海蛇式中有4架当场被击落,5架勉强返回机场后报废。此后,它只作为对地攻击机型出战。没曾想这却是个明智的选择。P-400低空飞行性能优良且配有装甲防护板。该机火力强大:20毫米机炮1门,12.7 毫米机枪2挺,7.62 毫米机枪4挺,还可外挂1枚炸弹,可对付各种地面目标。在9月上旬的激战中,第67战斗机中队仅存的3架海蛇式(飞行员倒有13个)连续起飞,成为支援地面部队的中坚力量。9月14日,布朗中尉、戴维斯中尉和汤普森上尉驾机整日在战场低空盘旋,日军枪声密集处不时传来轰炸扫射的爆炸声,战至最后,2架海蛇式被击伤迫降,最后1架直到弹药耗尽才退出战斗。这天,海军陆战队在仙人掌飞行员的支援下夺回了日军刚刚攻占的山头。众多日军战死者尸体只能用推土机掩埋。为纪念这次战斗,美国人将之命名为“血桥”之战。
  ◆ 沉着应战
  激烈的战斗每天都在持续。至10月,“仙人掌”部队击落了224架日军战机,其中,海军陆战队战机打掉111架半,而史密斯上尉个人就击落19架,成为当时美军击落战机最多的王牌,华盛顿授予他海军十字勋章和荣誉奖章。对此,他的竞争对手卡尔上尉大为不满。卡尔上尉在一次战斗中被击落,当他5天后回到基地时发现史密斯的战绩刚刚超过他。卡尔上尉向指挥官盖格准将抱怨道:“真见鬼,将军,太不公平了,让他在地上呆五天,再看我的”。此后数日内,卡尔上尉的战绩迅速上升为18架半,为此,他也获得了1枚荣誉奖章。卡尔上尉和史密斯上尉的战友中共有7人成为王牌飞行员,但也有6人在战斗中阵亡,6人重伤,至10月12日换防时,曼格拉姆中校指挥的无畏式轰炸机中队只有他一个人是走着离开机场的,他的部下要不是躺在医院里,要不就已经光荣牺牲。
  接替第223中队的是福斯上尉所在的海军陆战队第121战斗机中队(指挥官为戴维斯少校)。福斯上尉整天烟不离嘴,人们习惯叫他“冒烟的乔”,日后他将成为“仙人掌”飞行员中的顶级王牌,他在回忆卡尔上尉和史密斯上尉时感慨道,“这些家伙真了不起,他们沉着地阻击了日本鬼子,现在轮到我们了。” 福斯上尉没有食言,进驻亨德森机场后仅4天,福斯上尉即首创战绩,5天后,他就成为王牌飞行员。仅在10月25日一天,他就在2次战斗中击落5架日军战机,成为海军陆战队第1位“单日王牌”。
  ◆ 瓜岛磨难
  日军的疯狂进攻并不是美军唯一的困难。亨德森机场名义上是个基地,但实际上它不过是在丛林间开辟出来的一条机场跑道。所有的“仙人掌”飞行员只能在蚊蝇聚集的泥地里支帐篷,壕沟就是厕所;圆木就是军床;近旁的小河就是浴室。疟疾、痢疾、脚气以及各种叫不上名字的热带病四处流行。登岛两个月来,美军医院里染病倒下的人就有2000多人。
  飞行员的工作条件也是异常艰苦。在最初阶段,所有的飞机燃料都需要飞行员自己抬着55加仑汽油桶手工加注,而在此之前,飞行员还必须仔细过滤每一桶油料,因为当地的土著搬运工特别喜欢把脚泡在油里面降温!后来总算有了加油车,但日本人留下的油库与美式油罐车还不匹配,还得辛苦地勤人员扛着油桶先把油车加满。轰炸机飞行员的麻烦更大,机场里有的是500磅航空炸弹,但没有装弹支架,所有的炸弹必须用人力挂载。再举一例,最初进驻时,谁也没有在意原本用于航母的SBD俯冲轰炸机尾轮不是充气轮胎,而是硬橡胶。于是,每次SBD起降都会象铁铲一样把泥泞的跑道铲出一道道深沟。无奈之下,地勤人员只好自造木制轮胎。
  10月间,日军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个小岛。美军军史中写道,“几乎每天中午,‘东京时间’,日军轰炸机就会光临瓜岛”。由于美国人在机场装上了SCR270远程雷达以及分布在所罗门群岛的盟军海岸观察员能及时报警,野猫式、无畏式和P-400在此之前总能紧急升空。每一次起飞本身就是一场磨难,所有的飞机都必须小心翼翼地避开跑道上的弹坑,野猫式战斗机飞行员需要自己转动手柄29圈收回起落架;然后是收拢队形,试射机枪(野猫式早期型号机枪在高空常因防潮机油冻结而卡壳)。所有这些准备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因为战斗机还必须爬高至25000至30000英尺占据有利位置。
  第112飞行中队的帕西中尉第一次参战就遇上了麻烦。他的任务是在24000英尺拦截日军轰炸机,但他的战斗机飞到14000英尺就出现了故障,帕西中尉坚持向上飞行,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帕西中尉抬头看去,日军轰炸机正好在他头顶3,000英尺处。突然间,轰炸机打开的投弹舱,“你猜怎么着?炸弹开始向我落下来,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蜷起身子祈祷老天保佑。谢天谢地,我总算是捱过去了”。帕西中尉的运气一直不错,1943年6月,他在罗塞尔群岛附近2000英尺空中被击中后跳伞,尽管降落伞出现了故障,但帕西中尉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 俯冲
  所有美国飞行员都了解零式战斗机的优异机动性。而美国人也发现,野猫式虽然略显笨重,但在危急时刻,只要向地面急速俯冲就能摆脱对手。不过,这一招也并不总能奏效。福斯上尉头一次遭遇零式就碰上了强敌。这一天,福斯上尉驾驶的战斗机突然遭到日本海军精英飞行员安井的偷袭,“日机突然冲了过去,着实吓了我一跳。但我很快就稳住了,我紧追上去,给了他一顿炮弹,我想是打中他了”。(事实上,安井坠海后被日军救起,此后他的个人战绩上升至11架,直到1944年6月,安井才在关岛被击毙。)福斯上尉的运气到此结束。安井的僚机在后面猛然开火,击中了福斯上尉的战机。福斯上尉回忆说,“当时我只能脱离战场,我压下机头,一下子从22000英尺俯冲而下。以前我听说零式根本就不会这样俯冲,因为它的机翼承受不了如此激烈的机动。但我看这肯定是有人杜撰的,后面这两个家伙紧追不舍,最后还是机场的防空火炮救了我的命”。福斯上尉的历险并不少见,“仙人掌”飞行员面对的是日本海军最精锐的“海鹰”飞行部队。大部分零式飞行员都是参加侵华战争的老兵,他们在美国参战之前的战斗飞行时间就超过了800小时。而大部分美国飞行员则都是刚刚从飞行学校里放出来的新手,帕西中尉的评价是,“有些飞行员的飞行时间仅仅够他们保证安全飞行而已”。
  事实上,“仙人掌”飞行员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才找到了与日军战机周旋的有效战术。由于总是处于数量上的劣势,他们总是将轰炸机和登陆舰只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尽力避免与零式纠缠。在包尔中校等人的教导下,他们都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攻击战术。在拦截日军大V字型(26架)轰炸机群时,野猫式总是采用上方攻击或侧上方俯冲攻击方式(可有效避开G4M轰炸机的20毫米尾炮),倒转滚向机群,这样,美机总能在零式赶来护航之前攻击1到2架轰炸机。
  当然,零式也不是想躲就躲得了的。“在激烈缠斗中,总是会有零式忽然窜起来咬住你的尾巴,这些家伙总是出现在那个该死的位置”,一位仙人掌飞行员评论说。无论是机动性能、爬升性能还是飞行速度,零式都优于美机。哈伯曼中尉(个人战绩7架)回忆起他的日本对手时不无敬佩,“零式用它那个二圈半战术进攻野猫式时,他们快捷灵巧的机动动作能让你看得目瞪口呆”。但美机也有它的优势,野猫式用的是防弹玻璃,俯冲加速快。因此当零式在耐心寻找咬尾战机时,“仙人掌”飞行员则是加大速度,径直向零式冲去,迎头开炮,然后趁势俯冲退出战斗。这种战术的首要秘诀是勇气。尽管零式在太平洋战争初期令美国人大跌眼镜,包尔中校却不以为然。他注意到,日机的20毫米机炮无论在射程还是威力都明显胜过美机的12.7毫米机枪。但战术呆板的日军驾驶员在咬住美机后总是先用7.7毫米机枪开火,待与美机取齐后再开炮。这种口径偏小的机枪很难造成严重损伤,而在这段时间美机完全有时间做出规避机动。在实战过程中,他们发现的另一个交战技巧是交替掩护。“如果2架格鲁门战机相互掩护,4到5架零式也奈何不了我们。”另一位参战“仙人掌”飞行员回忆说,战争期间,美机甚至还发展出了4架飞机一组绕飞的纯熟战术套路。根据默林和米利特所著的《赢者之师:二战史末》证实,通过这种战术,“只要不是在特技飞行中与零式一决高低,美国飞行员便可以与日机展开势均力敌的较量”。在战争的剩余时间里,美海军及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一直沿用此战术。
  此外,美国人最大的优势则是他们离基地的距离较近。只要能成功跳伞,大部分仙人掌飞行员都能被高效率的搜救队或当地友好土著找到并返回基地重新投入战斗。而日本飞行员远没有那么幸运。10月25日,第212战斗机中队的康格上尉(个人战绩10架半)在击落3架零式后耗尽弹药,但他又撞毁了第4架零式。康格上尉与这架零式战机驾驶员石川四郎二级军士几乎同时跳伞。美国海军陆战队搜救队首先找到了石川二级军士,但这位日本飞行员坚持让康格上尉先上船。或许是害怕被捕受辱,当康格上尉返身再来救石川二级军士时,后者忽然掏出南部式手枪扣动了扳机,没曾想子弹受潮未响,上尉只得随手操起一个汽油桶把石川二级军士打昏拖上船来。应该说石川二级军士是个幸运儿,因为受伤日机驾驶员很少有能再坚持飞行4到6个小时返回其基地的,这也是日军大量损失优秀飞行员的重要原因。
  ◆ 艰难时刻
  夜晚对于仙人掌飞行员而言是一种新的煎熬:电台里“东京玫瑰”的宣传让人心烦,绰号“洗衣机查理”的日军轰炸机夜间盲目轰炸使人神经紧张,然后日本海军舰队的炮击就来了。福斯中尉登岛第一天就遇上了日军夜间炮击。“日本人的军舰大半个晚上都在开炮,炮弹从两个方向飞来。听老兵讲,日本人的炮击只不过是给大家‘照个亮’,的确是够亮的。”
  10月13日,日军陆军的105毫米“手枪皮特”和150毫米“麦克”重炮也加入到夜间炮击当中来。日本人隐藏在周围的小山丘上打炮,而美国海军陆战队的105毫米榴弹炮却无能为力。次日中午,日军轰炸机炸中“亨德森”机场贮存的5000加仑汽油,当日夜,日本海军“金刚”号和“榛名”号战列舰又向机场倾泄了900发14英寸炮弹。一时间,机场几乎被夷为平地。四分之三的SBD和所有的TBF战机都被炸毁,41名飞行员被炸死,其中第141侦察/轰炸机中队包括中队长、作战官和行政官在内的五名指挥官被炸死在同一个帐篷。机场指挥塔被炸塌,钢板跑道被炸成一堆废铁。《瓜岛之战》的作者格利菲斯在书中感慨地写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这么一个小目标(指亨德森机场)遭受如此密集的大口径重炮轰击在二战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14日夜,以“鸟海”号和“衣笠”号重巡洋舰为核心的日海军舰队又打了750发203毫米炮弹。15日清晨,美军海岸观察哨发现,日海军增援运输舰队赫然出现在海面上,仅距海岸10英里。日军认为,此前的炮击已经把“仙人掌”扫除了。但他们又一次想错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极短的时间里又修出了一条应急跑道,所有幸存的“仙人掌”又一次起飞了。这次战斗的明星人物是盖格准将的副官——PBY-5A蓝鹅水上飞机驾驶员克拉姆少校。
  14日下午,克拉姆少校刚驾驶PBY-5A运回两枚鱼雷,因为该机过于笨拙,美军只将其用作运输,严禁它用。“14日夜,我们四处躲避弹片和爆炸,作战官乔·雷纳在一边喋喋不休地讲这次只有奇迹才能救大伙了。我忽然想到了关于奇迹的主意。第二天,我向将军申请用‘蓝鹅’去轰炸日军。这个主意听起来就象是个自杀行动,但当时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克拉姆少校事后回忆说,那些本应该使用这些鱼雷的飞机已经在前一夜报销了,“将军勉强同意,他祝我们好运并命令向我们提供最好的空中掩护。感谢神奇的地勤人员,他们硬是拼凑起6架F4F和P-39随队出发,另有12架SBD也及时赶了上来。上午10点,机组成员准备就绪。我刚刚从操作手册上学会了如何从PBY上发射鱼雷。我们在6000英尺向南靠近日军登陆部队。隔着很远,我就对准了2艘日海军登陆舰。因为太专心考虑下一步该如何操作,我忘了看飞机速度。PBY慢慢抖动起来,我下意识瞥了一眼仪表。天哪!飞机此时航速已下降到240节,比最低安全航速还低60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们这次死定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透过了日本海军驱逐舰的防空炮火,我投下了第1枚鱼雷,等了数秒,又投了1枚,然后我就向左拉起开始逃命了。在我们身后,1枚鱼雷直接命中,另1枚偏离目标。”事实上,克拉姆少校的麻烦才刚刚开始,闻迅赶来的零式从各个方向袭来,戴维斯少校及他的机队拼尽全力才使这架PBY奇迹般返回机场。眼看着PBY就要在机场降落,日军1架零式战机仍穷追不舍。危急之中,只见1架已放下起落架的F4F(由哈伯曼中尉驾驶,这也是他击落的第1架战机)掉转机头,愣是在最后时刻打掉了这架零式。为表彰这次堪称自杀行动的英勇攻击,克拉姆少校(战后一直干到将级军官退休)获得了海军十字勋章。在这天的行动中,仙人掌飞行员还炸伤日舰3艘(其中1艘后被B-17炸沉),日军增援行动再次受挫。
  16日拂晓,日军卷土重来。“妙高”号和“摩耶”号重型巡洋舰又向亨德森机场发射了1500发8英寸炮弹。美军损失23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6架野猫式战斗机、8架复仇者式轰炸机、4架海蛇式战斗机。勒格手中只剩下了34架飞机。日军9架D4Y1式轰炸机清晨向机场飞来,准备清除最后的“仙人掌”部队。在最后关头,包尔中校率领19架F4F和7架SBD赶来驱散了日机。包尔中校赶到时,他的战机几乎已耗尽汽油,但他仍击落4架D4Y1。
  经过这一番较量,双方都需要喘口气。海军陆战队终于修好了另一条跑道(战斗机2号),机场指挥官盖格准将也因疲劳过度被送回后方。这位57岁的老飞行员在战斗危机时也曾亲自驾驶SBD对日军舰队进行轰炸。
  11月13日以“比睿”号战列舰为核心的日海军舰队故伎重演,想再次轰击亨德森机场。但预有准备的美海军舰队在当日夜激烈的炮战中将之击伤。清晨时分,“仙人掌”飞行员发现该舰距亨德森机场仅40英里,报仇的时刻终于到了。在SBD和TBF的轮番轰炸扫射下,“比睿”号沉没。根据美军的战史,这也是二战期间美军击沉的第一艘战列舰。
  14日,宫崎见川中将指挥大型舰队再次炮击亨德森机场,与此同时,田中少将指挥着11艘登陆舰只扑向瓜岛。刚刚增援的“仙人掌”飞行员同样表现出色,包尔中校在击落了第11架日机后被击中落水,救援人员没能及时捞上这位英雄,海军追授他一枚荣誉奖章。是役,日军2艘重巡洋舰、7艘登陆舰被击沉,增援瓜岛的10000日军步兵大约损失了40%。更为重要的是,自此之后,日军已无力夺回瓜岛,盟军完全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
  ◆ 福斯归来
  1943年新年,已荣获优异飞行十字勋章的福斯上尉再次来到亨德森机场,这一次,他的身份已经是海军陆战队第121飞行中队指挥官。很快,他又击落了3架日军最新式的A6M3零战三二型,这使他的个人战绩上升至26架,这一纪录只有一战王牌飞行员艾迪·里肯贝克曾经创造过。所有的人都认为福斯上尉打破这个纪录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1月25日,福斯上尉的机会来了。大约30架日本轰炸机和战斗机从马来亚飞往拉包尔,福斯上尉仅率8架F4F战斗机和第339飞行中队的4架洛克希德P-38闪电式战斗机升空拦截。吃亏甚多的日本飞行员这一次出奇的小心,日军轰炸机机群竭力避开美军战斗机,而护航战斗机则不肯上前交战。福斯上尉的任务主要是保护机场,这一点他做到了,但他的个人战绩却没有创造新纪录。不过,鉴于福斯上尉在瓜岛的英勇战绩,海军陆战队又授予了他1枚荣誉奖章。福斯上尉此后一直干到准将,退休后他回到家乡南达科他州后还曾经当了州长。
  2月,日本帝国败像渐露。残留在瓜岛的日军约11000人偷偷溜走了。瓜达尔卡纳尔岛争夺战以盟军胜利宣告结束。但“亨德森”机场仍然在继续开创历史。4月18日,第339飞行中队16架P-38战斗机从海军陆战队工兵曾经日夜抢修的备用跑道上起飞,截击了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
  ◆ 历史地位
  在艰苦卓绝的6个月瓜岛争夺战中,“仙人掌”部队共损失了277架战机,94名飞行员阵亡。但他们与友军一起共击毁了900架日军飞机,击毙日军精锐飞行员2400名。此后,日本人再也没能弥补他们在人力资源上的惨重损失。而年轻的美国飞行员却在这里获得了必胜的信心。
  对于瓜岛战役和亨德森机场在二战中的历史地位,一位历史学家有这样一段精辟的论述:“对于亨德森机场的重要性,日军的疯狂进攻就是最好的注脚。由于丢掉了这个战略机场,他们丢掉了瓜达尔卡纳尔,接着就是所罗门和整个新几内亚和俾斯麦群岛和他们的北方基地。在人类战争史上还尚未有那么多军舰、战机和战士因为亨德森机场这样区区几平方英里的空地而送命。”
  “仙人掌”飞行部队一览
  海军陆战队第223战斗机(VMF-223)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8月20日至10月11日;
  海军陆战队第232侦察/轰炸机(VMSB-232)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8月20日至10月2日;
  空军第67驱逐机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8月22日至1943年2月8日;
  海军陆战队第224战斗机(VMF-224)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8月30日至10月16日;
  海军陆战队第231侦察/轰炸机(VMSB-231)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8月30日至10月16日;
  第2侦察机(VS-3)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9月6日至10月17日;
  第5战斗机(VF-5)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9月11日至10月16日;
  第8鱼雷机(VT-8)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9月13日至11月16日;
  海军陆战队第141侦察/轰炸机(VMSB-141)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9月23日至11月19日;
  第71侦察机(VS-71)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9月28日至11月7日;
  海军陆战队第121战斗机(VMF-121)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0月9日至12月;
  第6轰炸机中队(VB-6),参战时间1942年10月14日至11月3日;
  海军陆战队第212战斗机(VMF-212)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0月16日至1943年;
  海军陆战队第132侦察/轰炸机(VMSB-132)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1月1日至1943年;
  海军陆战队第112战斗机(VMF-112)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1月2日至1943年;
  海军陆战队第131侦察/轰炸机(VMSB-131)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1月12日至1943年;
  海军陆战队第142侦察/轰炸机(VMSB-142)中队,参战时间1942年11月12日至1943年;
  第1航母航空兵大队(企业号航母载机,1942年11月13日至16日进驻亨德森机场)
  第10战斗机中队(VF-10)
  第10轰炸机中队(VB-10)
  第10侦察机中队(VS-10)
  第10鱼雷机中队(VT-10)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本站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0分

内 容:

         (注“”为必填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