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百六十五章 生杀我做主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血泊之中,诛杀过百的李广,用手中剑最后支撑住身体。(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战了。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依靠的是与生俱来的铮铮傲骨。

  当最后的时刻来临,眼睁睁看着无数锋刃交织成的刀山劈头盖脸砍下来的时候,他没有悲伤和恐惧,更没有闭上眼睛。那双愤怒的眼眸中迸射出的不屈之气,便是他对这个世界最顽强的抗争!

  死,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来说,早已经不足为惧。在他身经百战,壮怀激烈的一生中,面临过许多死亡的时刻。

  “人之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元召,我今日死则死尔,只恨最终也没能救得皇帝脱离危险。一切身后之名,便再无意义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死亡的血滴从那些刀锋落到苍白的须髯和眉间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而精神有些恍惚的李广,忽然就想起了那个年轻人说起过的话,还有他淡然而笑的那张脸。

  无数刀锋与血腥,带着死神的狰狞狂笑而来。英雄一生,最后也免不了失败!但老将已无能为力,荣耀与功勋皆成过往……那就这样吧!

  也就在这样的时候,云开乍破,缺月如钩,杀机忽然横贯天地而来。电光火石之间,人潮翻滚,刀剑断折,惊呼惨叫声响成一片。

  李广蓦然睁大了双眼,他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似乎是天上的连勾月落到了地面,有一人拖着这轮月光,然后幻化成了纵横无极的万千刀光!方圆几十丈内,挡者披靡,摧折满地。

  老将背靠着厅堂入口,悲壮的脸上忽然浮现出笑意。虽然没有感觉到乱刀砍斫之痛,难道这就是死了吗?如果不是,为什么会在恍惚中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呢?

  “老将军,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青石台阶儿上,光华消失,长刀如水,敛没了月光。也许唯有锋芒之间的血迹,才能让人真切的知道,刚刚发生的不是幻觉,而是一场残酷的杀戮。

  风穿过远处的山林,灯火的光亮摇曳间,所有被突然发生的变故惊得连连后退的人,都清楚无比的看到,有一个身穿青衫的背影,出现在了刚刚他们想要杀人的地方。在他周围,无一活口。

  “这是谁……?!”

  骇然的疑问浮现在每个人的心头。刚才的那一幕,有很多人并没有看清楚。但那些冲过去的人都死了,却是无比真切的现实。

  激烈杀戮之后的死寂,格外令人压抑。而听到刚才那句话的李广,却心中大震,眼睛里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神采。因为,他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神智混乱,心中所念的人,就站在面前!

  “元召……你回来了?呵呵!”

  手中的剑,不用再紧握不放了。强撑的那口气,也不用再耗费心神坚持。只要此子在,一切无碍!

  被血染红的宝剑跌落石阶,发出铮鸣之音。轻声而笑的李广倚着厅门坐到

  地上。好像一个耕种回来的老农夫,疲劳的不想再动一动,笑容却很轻松。

  千里征尘,满目寒霜。连续几天不眠不休自玉门关一刻不停赶回来的元召,把手中杀人的刀插入石阶。他俯身用自己的胳膊托住老将的半边身体,看到那一处处触目惊心的伤口,脸上满含悲伤与铁血,再也没有往日的从容之色。

  “老将军……发生这样的事,都是我考虑不周造成的!我……。”

  元召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嘶哑而干涩。这一路上,他听到了太多令人悲伤的消息。虽然他已经尽力的赶了回来,但有些错误和遗憾,因为生命的逝去,将再也无法挽回了。

  “这不是你的错……元召,你不是神,只是一个凡人!”

  好似已经感受到他心底的万千愧疚,李广用力喘了几口气,尽量的平缓情绪。他并不希望这个背负国家重任的年轻人再有任何的包袱。

  可是,元召却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能够释怀呢?他为这个国家所付出的那么多努力,差点儿就将毁于一旦。而曾经肝胆相照的朋友和同行者,已经阴阳两隔,再也不能相见。这样巨大的代价,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

  只不过,他想要伸出去替李广查看伤情的手,却被对方推开了。随后,耳边听到老将严厉的声音说道。

  “现在是做这些事的时候吗?你的责任是去战斗!陛下就在里面,他的安危都交给你了。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是弑君作乱的叛逆者,罪孽深重,无需留情。”

  “可是,老将军!你身上的伤若不赶快医治,就再也来不及了……!”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想我李广征战一生,杀人无数。今日才死,已经是赚了……小子又何必作儿女之态!拔刀去战吧,老将就在这里替你观战。凡叛逆者,当尽诛之!”

  李广盘膝而坐,直视着元召,眼中放射出信任和期待的光芒。自古英雄最相知!元召读懂了他目光中的含义。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再相劝。也许,相比起生死,去完成对方未曾完成的遗愿,才是更重要的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山林中的风停了,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这个杀戮之夜最黑暗的时刻即将过去,而有些人,却注定不会再看到第二天的朝阳。

  “啊、啊!他、他是……元召!”

  围攻这间山间别院的宗室势力豢养的数百死士,万万没有想到,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他们最意想不到的人会出现在了面前。当有人终于惊恐地喊出了这个名字,好像有一道无形的闪电划过头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感觉到了身体的颤栗。

  刘左车也大吃了一惊。他虽然担任殿前将军并没有多长时间,但当然认识元召。自从他刚才突然现身,把想要置李广于死地的围攻者全部杀光之后,他就已经心中惊疑不定。不过,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看不太清对方

  的样貌,他一直不敢确定。而现在,却已经再无怀疑。因为,那个淡淡的青衫背影站直了身子,慢慢的转过头来,只冷冷的说了一句话。

  “我本来已经决定封刀了……可是今日,却不得不再次以刀饮血,维护社稷。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话音未落,长刀如雪,身形如幻。万丈光芒,吹开刹那的莲花!黎明之前的最后一场杀戮,就是这一个人的主战场!

  身为宗室子弟的刘左车,从很早的时候就听说过元召的威名。如果不是巨大的利益诱惑,没有人会想和这个人作对。即便是高傲自大的他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的计划既然是整个宗室亲贵势力的策划,他却也不能置身事外。

  更何况,他心底深处始终认为,如果在没有拥护者的帮助下,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厉害,会能厉害到怎样的程度呢?只要长安大局已定,即便是元召回来了,他恐怕也已经无能为力。这样的想法,不能说没有道理。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厉害人物,最后还不是也都屈从了大势所趋?

  但很可惜,刘左车和他阵营中的很多人从来不知道,这世间总是有些例外的存在。就如同他们根本预料不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元召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了回来。也根本无法想象,这一个人和一把刀,会搅动起怎样的血海深渊!

  而等一心想要砍下皇帝头颅的刘左车明白这一点儿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后悔都来不及。因为,那把刀的光芒是如此耀眼夺目,又是如此锋利无匹!杀气一旦笼罩四野,那种纵横八方的气势,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到的一种境界。可谓是“横扫千军,力劈山河”!

  几百名精心挑选出来的死士,都是虎狼之众,如果组织起来,完全可以进行一场小型的战争。可是,在元召的刀下,他们都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几乎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不过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站立者。

  就连曾经不可一世的刘左车,也和其他人一样,很快就倒在了血泊中。只不过,他比别人幸运,或者说是,比其他当场死去的人更不幸。因为,只剩半边身体的苟延残喘,还不如被一刀毙命呢!

  “元召……你好狠毒啊!”

  爬在地上的刘左车,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拼命的想用胳膊支撑起半边身体。可是这根本就只是徒劳。他的眼中所见一片血红,断肢残体流淌出来的鲜血,把青石铺成的院子和台阶儿都浸泡在了血泊中。

  刚刚经历过一场屠杀的长刀被重新插入地面,那上面的斑斑血迹记录了无数痛苦灵魂的挣扎和死亡呐喊。只不过,它的主人脸上无悲无喜。听到脚下的怨毒诅咒声音,逐渐收敛杀气的元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踏着满地鲜血走向厅堂门口。

  阴谋阳谋,杀场朝堂,二十年纵横无敌,他杀的,都是该死的!身后血莲花开,如火如荼,从来也不曾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