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四十四章 拜谒毕懋康(一)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8+)

  “不错!”
  毕登辅沉声道:“大人,毕懋康正是家叔父,由于年迈,如今已经致仕在家颐养天年了,不过,这些年来身体不太好,是以很少跑头露面……”
  毕懋康!
  朱杰自然是听说过这个人物了,明末大明在军事领域真正顶尖的人物无非三个人:孙元化、茅元仪再加上毕懋康了,其中孙元化早已经作古了,茅元仪更是远在福建,自己一直没有毕懋康的消息,没有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在南京遇到了毕懋康的侄子!
  “哈哈,你想进入火器局?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就是想不进入火器局都不行了,毕登辅,从明日开始,你就是南京工部郎中了,兼任火器局主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原来领叔父在朝中也是兵部侍郎吧,如果能够将他请出来的话,兵部侍郎、甚至工部尚书,本督都给他要下来!”
  朱杰大笑道。
  毕登辅苦笑道:“大人,这是不可能的了,我叔父如今年近七旬,精力不济,想要让他出仕,那是不可能的了……”
  朱杰心头一痛,孙元化死了,这个毕懋康也不行了,都是顶尖的人才啊,时不假年!姥姥的,如果崇祯皇帝能够善用这些人才,何至于落到今天的地步?
  “毕登辅,那如今毕先生在什么地方?”
  朱杰问道。
  “就在南京,玄武湖畔,隐居于林泉之下……”
  既然在南京就好说了,朱杰心头兴奋不已,沉声道:“就这几日,我将手中的公务处置一番,你引我亲自去拜谒老先生,这可是大明朝不世出的奇才了,哪怕是不能出仕,也要将它请到吏部衙门,为本督参赞军务,可惜了,茅元仪远在福建,不然的话,有他们两个坐镇南京,本督何愁南京十四卫无法重振雄威!”
  毕登辅笑道:“大人,您是说石民公?巧的很,如今石民公就在敝叔父家中做客,不过,他的身体也不太乐观,朝廷排斥异己,因为一点小小的过犯,石民公就不得不远离朝堂,正当壮年之时啊,满身的学问,就这样暴殄天物了……”
  朱杰震惊道:“什么?茅元仪不在福建?而在南京?”
  毕登辅点头道:“十日之前,卑职曾经前往玄武湖探望叔父,恰巧石民公就在一旁,已经在南京城住了半月了,他跟我说要在这里与叔父相聚一个月,想来还没有离去,不过,再等几日的话,那就说不好了,如今石民公如同闲云野鹤一般,来去无踪,想要找到他,可是没有那么容易……”
  “毕登辅,我改变主意了!”
  朱杰狠声道:“今日,你就在吏部衙门过夜,明日一早,我们就前往玄武湖畔,拜谒毕老先生与茅先生,哪怕是给他们磕头下跪,也得把他们请到军中来!”
  毕登辅满脸的愕然,嗫嚅道:“大人,您不必如此心急吧?”
  “你懂什么?”
  朱杰喝道:“现在南京十四卫都烂成什么样子了?你难道不清楚?我现在只恨手头能够用上的人才太少,像毕老先生与茅先生这样的人物,有多少我要多少!不然的话,如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南京十四卫改头换面?”
  毕登辅脸色一红,答道:“既然如此,大人,我向大人推荐两位人才,我的师兄,家叔父门下的两位弟子——原山东布政使司参议张继孟,还有舍弟毕登翰,我们几个人都是久随叔父学习军械火器制作之学,他们两个人的才学远胜卑职。”
  朱杰心头大喜,笑道:“好,不管你推荐哪一位,只要是有真才实学,特别是攻城、天文、历法、算学等领域有建树者,你举荐一位,我收下一位!”
  一旁的秦牧风笑道:“大人,恭喜你了,一下子得到了数位人才,这下子,您不怕了吧?”
  朱杰点头道:“当然,有了这几位在,我们的火器局就可以即刻撑起来了,汤若望一人身兼数职,想要兼顾过来,可是难得很,这下子,未来火器领域,就有了当家人了!”
  心急火燎的朱杰,几乎一夜未睡,第二天,天色还没有放亮,就早早地洗漱了一番,换了一身崭新的儒衫,带着秦牧风以及两个随从,让毕登辅头前带路,直奔玄武湖畔!
  毕登辅现在都有些发蒙了,他面见朱杰也不过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在金吾右卫,他一个指挥佥事被指挥使跟指挥同知压制的抬不起头来,自己身后没有丝毫的背景跟靠山,也没有军功傍身,自然是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没有想到,仅仅将以及自己的家世亮出来,总督大人竟然就直接让自己成为了正五品的工部郎中!
  这如果是叔父跟茅公那样名动天下的人物毛遂自荐的话,那还不得被总督大人捧上天?
  这不,现在就已经捧上天了,总督大人带着总兵亲自拜谒啊,看看后面的礼品,黄金百两,白银千两,绸缎两百匹,一式两份,叔父一份,茅公一份,单单是这些东西,就已经是价值不菲了,即便是叔父在南京兵部侍郎任上的时候,一年俸禄也不过一两千两白银吧?这些东西比之一年的俸禄都要多了!
  这还仅仅是拜谒之礼,谁知道后面总督大人还准备着什么呢?看看总督大人背后,可是还背着两个木匣呢!
  玄武湖距离吏部衙门本来就没有多远,不过十余里地的距离,很快,一行人就已经能够望到碧波浩渺的玄武湖了!
  来到了一处茅舍旁边,毕登辅带住马匹,回过头来说道:“总督大人,我们到了,待我前去敲门!”
  朱杰将自己的命刺递给毕登辅,说道:“登辅兄,有劳了!”
  毕登辅轻轻地叩打门环。
  院落之中传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谁啊!”
  毕登辅连忙答道:“叔父,是我,登辅,今日带客人前来探望叔父!”
  说话间,一位老家人打开了柴门,笑道:“少爷,您可有些日子没有来了!”
  毕登辅沉声道:“郭叔,今日与以往不同,镇国公、吏部尚书、总督南直隶军政事务朱杰大人前来拜访叔父,还请代为通禀!”
  老人家吓了一跳,镇国公,部堂、督师,哪一个名号拿出来都足够吓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