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五百六十一章 准备渡过汉江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崇祯九年十月八日,汉江庙滩。

  “难道这些就是总督大人派来的援军?”秦翼明身边的一名千总说道。

  “这些人都靠不住!”襄阳总兵秦翼明摇摇头道,“说是派来五千,跑到襄阳的就三千,来这里作战的就八百。看他们的样子,大概这辈子就摸过锄头!”

  这次马守应的两次冲刺跑,立刻把明军拉出了一个大空档。再加上现在是秋高足食,马守应就联合罗汝才、张献忠等营共二十万人马合攻襄阳。而马守应也被推举为盟主、总掌盘子。

  一掌大军,马守应立刻就抓紧部署,组合兵力,兵分三路,合围襄阳。

  一路由张献忠率领从西北的均州出发,一路由老回回马守应率领自襄阳以北的新野出发,一路由蝎子块率领由襄阳以东的唐县出发,同时向襄阳逼近。

  见此危局,湖广总督王家祯派兵五千增援襄阳,在牌楼阁进行狙击,而襄阳总兵秦翼明也率两千骑兵配合。秦翼明就将设防重点放在汉江水浅处的庙滩,企图阻止曹cāo罗汝才、闯塌天刘国能在这里偷渡与在北岸的张献忠部会师。

  可是湖广总督王家祯因为无战兵可用,派遣的都是本地军户。那些军户本来逃亡就多,许多兵员也只是存在的花名册上,再加上行军时的逃亡,赶到襄阳就只变成三千人了。而为了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襄阳城内的文武又把其中最精壮的留在城中,使得支援秦翼明的变成最赢弱的八百人了。

  “要不!我们也撤到襄阳城中去!”旁边的一名将领建议道。

  “进了城就变成死地了。我们的骑兵就根本发挥不了作用。怎么防住贼军几十万人的攻打啊?如果城中都是我们白杆兵,那倒也能够守住,可是那些歪瓜裂枣的,说实话我真不放心。还不如在这里据江而战呢。”秦翼明拒绝道。

  “可我们要防的河段太长了。根本不知道贼军从哪里过河。万一我们判断错了,那襄阳城内没有了我们,那陷落就是铁板钉钉的。连我们都可能被贼军前后夹击。”另一位将领说道。

  “辣块妈妈的!老子早就告诫过张贼包具祸心,巡抚大人还是要养虎为患。就是把张贼从襄阳赶跑也比现在好啊!搞得现在贼军就盯着我们襄阳城了。”秦翼明愤愤地骂道,“你们都机灵点,沿着汉江上下多派些探子。一见贼军大队人马过河,我们就立刻跑。记住!跑向汝宁府的方向,好坏我表弟在那里呢。”

  秦翼明是秦良玉的亲侄儿,所以与吴世恭也是有着亲戚关系的。所以在万一战局不利的时候,秦翼明就决定利用骑兵的高速机动性逃往汝宁。接受汝宁军的保护。

  “那二少将军的援军什么时候来啊?”一位将领又问道。

  “派去的人连表弟的面都没见着,说他身染重病呢。不过接待的人倒挺客气,说是在二十日前,一定会派遣一万大军支援襄阳。所以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让别人帮忙。怎么样我们都要支撑住这十天!”秦翼明答道。

  其实秦翼明的心中很明白,汝宁军那种坐山观虎斗的想法又不难猜。在几个月前。汝宁军就在襄阳、武昌之间的湖广地区进行了一次平靖军事行动。现在的汝宁军又没有其他方向的作战,所以怎么样也不会无兵可派的。

  但这些秦翼明又不能够向部下坦白,这不是打自家的脸吗?所以他只能够期盼着现在挡住农民军近十天,并且汝宁军信守承诺,按计划出兵了。

  “老大!你就搞到这么些船啊?”罗汝才问道。

  “没办法,干爹!”杨承祖回答道:“附近的船都给官狗烧了。这些船还是附近的渔民藏起来的呢。”

  “那我们这么多人要多长时间过河呢?”罗汝才明显地烦躁起来,“这一晚上能够渡过多少人呢?”

  “满打满算一万!”杨承祖是实话实说。

  “一万顶个屁用啊?”罗汝才立刻骂出声来。

  罗汝才和刘国能的大部队一直在秦翼明的对岸晃悠着,就是要吸引住秦翼明部的注意。在十月十三日晚,这两营农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运动到汉江水深处的罗汉滩。准备在这里渡江。

  可是在这里搜罗船只的杨承祖却没有找到几条船,所以让罗汝才是大发雷霆。

  “承祖做的不错了!”在一旁的闯塌天刘国能劝说道,“官狗确实狡猾,也怪不得他。反正对岸的八大王他们已经靠近了,让他们吸引住官狗的主力,我们意思意思派些人过去得了。”

  “这怎么行?好不容易能够打下一个大城,我们去的人少了,还能够分得什么好处呢?”罗汝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我看曹cāo你是舍不得城里襄王家的女儿!”朱国能开起了罗汝才的玩笑。

  “谁说不是呢!”罗汝才顿时乐出声来,“那八大王在凤阳玩爽快了,都不知道给兄弟我留几个,这次老子怎么样也要玩几个公主!”

  一说荤段子,罗汝才就与刘国能的话题多了。俩人说笑了一番,罗汝才就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想法:“那汝宁、归德的吴屠夫没有动,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如果我们渡河的动作慢了,怕吴屠夫杀过来啊!襄阳离那里太近了。所以我要全军尽快渡河,都聚在一起,是打是逃都方便啊!”

  刘国能点点头道:“曹cāo你的想法也对。这样,我军中再抽出三千老营给承祖,让他尽快过河,再多搜罗些官狗拖到对岸的船,加快我们过河的速度。”

  罗汝才想了一会儿,说道:“还是这样。先渡过去五千人,再拉过去一些马和火炮,怎么样也先把襄阳给打下。之后没了襄阳官狗的威胁,我们怎么样也不会怕吴屠夫的。老子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营的义军,还打不过一支官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