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酷刑之炼(虐)江雪兰篇(一)残酷的审讯B:二 5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陈小洁对着已围攻上来的那一帮宪兵,还拼命反抗着,又紧紧抱着自己那已被撕破了些的衣服,好象那样就能保护住自己般!宪兵们的嘴都要笑歪了!

    江雪兰竟那么镇定、又厌恶的推开了野田,随后,在这已是绝对没法逃过的时刻,她竟然自己脱起了衣服,那种举动和气度让宪兵们又都震呆了一下,他们真没法想象这个女人!

    并且,她还是用她那双已惨伤的手!她坚强的象是都不知那种巨痛!

    可随后野田就气忿起来的连这都不容她了,非要自己做的强行撕去了她的旗袍,当然,也连着那些旧伤上已和衣布粘着的血肉,再把内衣短裤全都扒%光了!

    江雪兰也确实经受到了可谓平生最重的心理考验和打击,她那从没在男人面前、何况还是这么一群敌寇面前赤%露过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本美丽光滑的皮肤上还起了层颗粒,象花上的露珠。可她全坚强的承受下来了,虽然情况是那么的羞辱,但她正色面对着他们,目光凛凛、气质坚贞!

    陈小洁叫闹如沸!她的一身学生装已被那些宪兵们撕成了碎片,他们也没耐性和她再玩慢的了,就如群狼扑食般侵向了她,把她全身的衣服七手八脚、哧啦哧啦的撕成了一片片,从包围圈中扔出,享受着那种暴力、欺弱的快感!完后陈小洁竟骤然安静,她自己都象被自己吓住了,矍瞪着自己那在一群敌寇野兽面前暴%露的身体!

    一时后,她暴发出了一声竟已如歇斯底里般的嚎叫!在无比的羞耻感中抱住了头脸痛哭,好象错的不是这些强%暴、无耻的野兽,倒是她自己犯了罪的都再见不得人了似的。她崩溃了!这才刚被扒光她就崩溃了!

    江雪兰竟都不敢再转顾她,她怕陈小洁崩溃,心疼,并且也忧虑她这就崩溃了,还要怎么坚持住他们下面那还多得是的事情,这一扒%光其实才只算个“预备工作”,可她又没办法帮到她什么。而且她自己也在遭受这种灭顶之灾、至大考验,只是她是坚挺着的,是正色的、不屈的!

    纵是最坚强的女革命者怕也难以这样的面对这些!龟本观察着她和陈小洁两边那鲜明的对比情况,再上下打量了一下已全%裸的她,那目光倒非有淫意,就是种针对女性的心理战术,后道:“江小姐的意志还真象是钢铁一样啊,心理素质也是异常的好,都被脱光了竟还能保持有这样的仪态,看来是轻易摧垮不了的,不过,这还只是个开始。”

    江雪兰一对视他,竟还射出了讥诮的利光,“你们这样对待我们,将来敢不敢对自己的母亲、姐妹、妻子、女儿讲述?她们会为你们这些国家的武士的英勇战斗行为感到骄傲吧?”

    龟本竟然充不住脸,显出了些难堪和羞恼之色,半晌方保持着平常的口气道:“江小姐,你的口才也确实很好,可惜你用错了地方,你们是和我们大日本帝国作对的敌人,我们怎样对待你们都是应该……”

    江雪兰突然声量就提高了,打断他:“无耻!并且,你们也是该这样对待一个平常、无辜的女学生的么?!”

    “嫌疑犯也是一样。江小姐,你不必还要顾她了,你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你还不要明智的么?看来,你并没听取我昨天的忠告,那就不是我们的错了,你要不要最后再考虑一下?”

    野田已耐不住了,“少将你不要再和她说这些了!对这个顽固的支%那女人是没道理可讲的,就得用行动、用武力!”

    龟本还象很惋惜、很不愿见到那种情景般的支额遮眼的对他轻挥了下手示意可以开始了,野田立刻就带人行动了起来,秀木那边的人一样,他们把江雪兰和陈小洁都拖了起来,换在了一个新的刑架上,那是个有专门性的台椅式的刑架,女犯绑在内可呈这样一种姿式:上身为坐姿的充分挺露出胸部双峰,两腿大分开,膝部架在两边的鞍子上,下%身充分暴露出来。

    双臂没有一定的捆法,可横捆也可背捆,现在他们是把她们反捆住了,似那样能显得那胸部双峰更突出。这么至极羞辱的姿式,陈小洁在那崩溃状态中又加深了一度的崩溃;江雪兰虽是坚强的,却也撇过了脸去,难堪于就这样面对着那一群禽兽,紧紧咬着牙。

    他们还把她们是面对面绑着的,让她们相互观看着,然后他们就亵玩起了她们那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部位,肆无忌惮的,极其羞辱的……

    陈小洁似已吓傻了,呆着嘴直勾勾的看着他们在自己身体那本该是一个女性最私密、最贞洁、最敏感的部位上任意侵犯、猥昵、污辱,这会她竟异常的安静,似连声都发不出了!他们玩弄着她的胸上鼓起的两个不大的半球形东东,一边调笑:“呦西……看着还真象就只是个纯洁的女学生呢,”“你发育的可没她好啊,还有些不够成熟……”

    陈小洁这会也明白了,任何的反抗挣扎都是没有用的,她只是疾烈颤抖了起来,在那道道捆束中瑟瑟打抖,两块如花蕾般未熟的东东无愿的耸动着,那样子都可怜的厉害!当然,对方没人同情她,而且他们更有力的把玩起了她那对东东,当然也包括最要紧的峰顶的两颗小珠珠……

    “笨姑娘,现在想要说实话了么?”

    ……

    由于她们没有说出他们想要听的话,所以他们的行动会不断升级,那只只罪恶的手又伸向了她们的下面,那一个女性至极私密的部位,先是抚玩,然后就……

    虽然并没强%奸,可她们那意味着一个女孩贞洁的薄膜被捅破了,终身都无法再弥补!

    陈小洁这下是又发出了声竟如惊讶般的惨叫,看着秀木从她底下伸出了已染着血的手指!他们这两边的人还要互相转顾着各自的战况,还要向长官兴致勃勃的禀报战况:“呦西,这两个小姐还真的都是处%女啊。”,“陈小姐倒是可想而知的,少将,而成熟的江女士看来真是还没和她的男朋友上过床啊,哈哈,他们共%匪还真是很纯洁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