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四十章 官复原职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战落幕,新的篇章

  上海,日租界。www.FHZWW.COM

  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在大东亚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

  松井石根正对着人头涌动的各路记者,慷慨激昂的大声说着:“……大日本皇军攻占支那之政府南京,预示着支那非法之政府的灭亡,接下来,大日本皇军将会用半年的时间,消灭支那顽抗之敌,协助中国之人民建立新的政府,以促成大东亚共荣之繁荣。”

  大厅中声音嗡嗡作响,一片窃窃私语的模样。

  “在此,我规劝支那之领袖,放弃无为之反抗,向大日本皇军投诚,才是中国人民所愿意看到的结果”松井石根最后大声的说道。

  …………

  当日,武汉国民政府就紧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对日军言论反驳。

  “……日军虽然占领了南京,却不能称之为成功。前任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已被我方击毙,南京守军浴血奋战,重创日军,日军占领的不过只是一座空城……”蒋委员长冷冷的说道。

  当下,就有西方记者询问道:“蒋先生,松井石根扬言半年之内,消灭国民政府,占领整个中国,对此你有何感想?”

  “一场黄粱美梦而已”蒋委员长冷声道:“日军扬言‘三个月灭我中华’,然而事实呢?别说半年,就算一年,十年,中国也不会沦陷的。www.syzww.net中华民族不会被打败,更不可能被征服”

  …………

  结束了记者招待会,蒋委员长回到了武汉行营,总参谋部作战室,脸色着实的不好,阴沉着脸上,如同暴风骤雨的前奏,随时都可能爆发。

  果然,还未坐下,蒋委员长就拍了桌子,摔了杯子,大发雷霆起来。

  南京会战虽然结束,但**十多个精锐师,伤亡惨重,减员超过八成,更加让蒋委员长不满的是,剩下的部队,还被那个目无法纪的李长青拉走了两个团,至于那个两个补充团的指挥官,则被五花大绑的送还回来,这不是摆明是打了南京政府的脸面吗?

  除此之外,第五战区司令官李宗仁从徐州前线发回电报,由第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保安司令韩复榘不战而逃,日军第五师团不费吹灰之力攻占山东首府,使我军失去了黄河天险,将济南、泰安等地拱手让敌。一路为矶谷的第10师团,该师团沿津浦路南下,直取台儿庄。

  韩复榘这一撤退,其后果之恶劣,实难形容,使得整个徐州会战的形势急转直下。

  在山西战场幸运逃过一劫的板垣征四郎、在得到补充之后,与矶谷廉介率2个师团企图会师台儿庄。日军一旦在台儿庄得手,便可策应津浦路南端日军攻势,一举拿下徐州。

  板垣、矶谷两师团,是日军精锐之师,此次进攻,来势相当凶猛,大有一举围歼中**队之势。

  且**各部队并未布置完毕,仅凭现有兵力,根本不可能抵挡日剧两大主力师团的围攻,一旦台儿庄沦陷,势必徐州会战局势也会更加恶化,日军华北方面军就将会与华中方面军实现回事,徐州会战不但会失败,而且大量**精锐部队也会随之被日军分割消灭。

  与李宗仁同属桂系的白崇禧,低垂着头,心中却是怨恨不已。

  造成这个局面,还不是你蒋委员长私心所至,将好装备调给嫡系师,韩复榘连胆都没了,当然溃逃了,否则如何会出现这种局面?

  蒋某人自以为南京战役,日军损失不小,至少要休整一段时间,从而补充兵员恢复士气,却未曾料到,南京战役还未结束,日军两大师团就从南北方向夹击而来,毫无阻碍的越过了黄河屏障,出现在江北对岸。

  皖省门户洞开,反而无兵可调

  蒋委员长养气的功夫还是非常好的,片刻之后,压下了心中的火气,抬头四顾,望着在座的国服高级将领,道:“胶济路,津浦路南北两线战局糜烂,诸位可有良策”

  作战室内,众多国府高级军官或低头不语,或沉默顾他,却没有一个出声。

  对于这个喜欢瞎指挥,而且是一个外行的委员长,他们不敢多言。蒋委员长拥有过人的政治手腕以及人格魅力,但在军事上却是一窍不通,然而他却非常喜欢指挥作战,结果送沪会战大败而归,南京会战,若非李长青拼死搬转,大屠杀的厄运绝对会再次降临。

  经历了两次失误之后,蒋委员长并未丝毫收敛,反而指挥起徐州会战来。

  结果,还未开战,南北大门已然打开,如让日军华中派遣军和华北方面军会师徐州的话,以**之战斗力,根本不可能吃下去。

  如此一来,战前制定的歼灭日军板垣师团和矶谷师团,消灭日军机动兵力,使得华北方面军主动技工的能力,然后集中集结在长江一带的重兵集团,全力对付华中方面军的日军主力。这一构想,被蒋委员长的私心一下子破产了。

  不得已,蒋委员长的目光放在了白崇禧的身上。

  白崇禧也知道自己这个副参谋长躲不过,只好开口说道:“北路,邓锡侯二十二集团军,装备较差,但战斗力还是有的,不过,南路就不好说了,无兵可调,合肥军队无法挡住日军第五师团的攻击的。”

  蒋委员长脸色也是一暗。南京保卫战十多个精锐师填了进去,再加上淞沪会战顿时的德械师和中央军,如果徐州会战,在拼光了汤恩伯集团,他屁股下的位置就难说了。

  “唉,委员长,为今之计,只能把南京撤下来的长青师派上去了。”白崇禧小声嘀咕道。

  蒋委员长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心中更是非常不舒服。

  这个李长青目无法纪,在蒋委员长的眼中,根本就是阎锡山一般的土著军阀,唯一不同是,这个李长青非常会打仗,而且能打仗,几乎每次看上去危急的战局,在他的手中一转,总是能够创造奇迹。

  “命令”蒋委员长直接对白崇禧道:“命令长青师,不惜代价阻击胶济路北路之敌”

  完话,蒋委员长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了。

  顿时,作战室内高级军官,相互看了看,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而白崇禧似乎觉察出一些什么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