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乃堂堂中国军人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二十九章我乃堂堂中**人

  “轰隆隆”

  “哒哒……”

  枪声,爆炸声,连成一片,喊杀声、惨叫声,响彻云霄。www.syzww.net

  与小鬼子张开了殊死的搏斗,奋不顾身的冲向了小鬼子,一时城门内外,杀声震天,弹雨横飞士兵和敌人厮杀在一起,肉搏在一起,演出了南京保卫战中最悲壮激烈、惊心动魄的一幕。

  将士勇猛无比,以一当十,将入侵中华门的小鬼子第六师团第47长谷川联队打的节节败退,小鬼子只能凭借着占领的房屋节节抵抗,已然无法止住后退的趋势。

  然而,就在这时,日军第六师团第47联队联队长长谷川大佐,带着联队主力进入了城门。

  迎面第一大队大队长粟垣真少佐一路小跑冲了过来,看到联队长连忙双腿一并,猛低头,还未开口,就被耳边响起的长谷川大佐的咆哮声打断了。

  “八嘎,栗垣真少佐,你为什么还未打败对面的支那人?”联队长长谷川大佐一脸冰霜的怒吼道,喷溅的吐沫直接砸在栗垣真少佐的脸上。

  “报告联队长阁下,支那人太过顽强,请联队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将支那人通通消灭的。”栗垣真双腿一并,低头恭敬的说道。

  “八嘎,支那人顽强?难道能够比得上帝国士兵的勇猛吗?亲王殿下和师团长阁下都在等待着我们胜利的消息”长谷川的声音愈发的严厉起来,脸上怒气喷涌,大声的怒斥着:“我命令你,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消灭对面的支那人,否则军法从事”

  “哈伊属下一定会完成任务的”栗垣真少佐收腿一正,大声的回应道。旋即,转身向着阵地跑去。

  实际上,长谷川之所以发如此大的火,一方面是因为师团长谷寿夫中将死命令,而另外一方面则是有着很大的私心。

  因为朝香宫鸠彦亲王殿下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凡是第一个攻破南京的日军部队的指挥官,将会有机会面见天皇陛下,并有天皇陛下亲自颁发奖章。www.FHZWW.COM正如长谷川所想,如果第第一个攻破中华门,占领南京的话,他就将有机会接受天皇陛下的授勋。对于一个狂热的军国主义者来说,这将是无上的荣誉,他将成为帝国的英雄,收到帝国民众的崇拜。

  受到严厉训斥的日军第一大队大队长栗垣真少佐,回到指挥部后,整个脸完全黑了下来,所有的中队长每个人都被赏了一顿巴掌,然后命令他们必须半个小时之内消灭对面的支那军人,否则全部破腹自杀。

  而中队长的怒火也发现在小队长的身上,这般一层一层的传递下去,日军小鬼子心中的火气也被调了起来。

  “杀给给”在额头上绑着日本太阳绷带,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中挥舞着指挥刀的日军军官的指挥下,小鬼子像是发了疯的一般,向着刚刚夺下的防线冲了过去。

  “板载,板载”

  “板载,板载”

  端着三八大盖,高喊着冲锋口号的第六师团的小鬼子,毫不犹豫的迎着密集的子弹冲了上去。

  一瞬间防线承受的压力倍增,而且这群第六师团的小鬼子之前被**悍不畏死的气势打懵了,此刻也都恢复了过来。要知道最为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一流师团,其中很大部分小鬼子都是老兵,枪法老辣,意志坚定,战斗力堪称可怕。

  当双方军队处于相持阶段的时候,小鬼子那可怕的枪法显示了出来防线上,不时有人被爆头、一枪毙命,摔倒在阵地之上。

  二六一旅旅长陈颐鼎所率领的两个加强营的士兵,刚刚激战就已经阵亡了一部分,而随着日军恢复元气,小鬼子援兵不断从中华门突击进来,伤亡数字急速的增加,阵地上的士兵快速的见扫着。

  “旅座,小鬼子火力太猛了,我们部队伤亡很大,请求增援,请求增援”

  “增援个屁?老子手里一个兵也没有,我告诉你老余,你必须给老子夺回中华门,听到没有”

  “啪”的一声,陈颐鼎将电话狠狠的摁了座机上,脸上露出一种哀伤的神色,那神色转瞬即逝,当他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坚定。www.FHZWW.COM

  “问下,二五九旅情况怎么样?”陈颐鼎转头向着一旁的参谋长询问道。

  “旅座,我已经询问过了,他们那边形势不容乐观,易旅长也负伤了。”

  另外一侧,二五九旅防线上,喊杀声同样惨烈,阵地前沿已经布满了堆满了小鬼子的尸体,而**将士也伤亡惨重。

  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二五九旅旅长易安华左臂被一颗子弹穿过,血流如注,看护兵迅速给他做了包扎。

  鲜血已然向外渗出,将纱布都染成了鲜艳的红色。然后,受伤不下火线,易安华旅长依旧带着伤势,指挥着部队与小鬼子进行着殊死的搏斗。

  激动的战斗中,他数次亲自上阵,与小鬼子战斗,他身旁的警卫员已经换了第八个了,前面七个全部倒在了阵地之上,可以想象,战斗达到了何种激烈的程度。

  打退了一次小鬼子冲锋之后,易安华旅长带着满身的硝烟,回到了指挥部,来不及喘口气直接对着参谋道:“给我接二六一旅,我要与二六一旅旅长陈颐鼎说话”

  “旅长,接通了。”

  二五九旅旅长易安华结果电话,大声的鼓励道:“陈旅长吗?我是易安华,你们二六一旅打的实在是太漂亮了打得好,就这样揍那帮狗日地小鬼子我们两个旅前后夹击,务必将侵入的小鬼子全部消灭,守住南京”

  “易旅长,你要注意安全啊”

  对面电话的问候还未说话,易安华就放下了电话。

  因为外面一名军官冲了进来,大声的报告道:“旅长,小鬼子又上来了。”

  抓起放在旁边的花机关,易安华旅长猛的站起身来,向外跑去。

  “他**的,这些***小鬼子,真他娘的会挑时候”

  当易安华旅长赶到前沿阵地的时候,日军部队已经冲了上来,二五九旅官兵们正与小鬼子爆发最为惨烈的白刃战。

  阵地上,喊杀声直冲云霄,响彻整个天地。

  当然,冲上阵地的小鬼子只是少数,但是如果不能快速的将小鬼子消灭,反而被他们缠上的话,等到后面的日军冲上阵地的时候,那么这个防线真的会有失守的危险。

  易安华旅长直接下令道:“所有人跟我冲上去,必须把小鬼子赶下去”

  很快,阵地上仅有的几十名参谋、文职人员、后勤的马夫、炊事班的士兵,二五九旅还剩下**士兵,全部集中到了这里。

  “跟老子上,杀光这群王八蛋”

  易安华旅长拉开花机关的保险,第一个冲了上去。

  “杀啊杀光这群王八蛋”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所有人爆发出一阵怒吼,端着武器全部冲上了阵地。

  “哒哒……”

  喷吐的火舌成半圆形,向鬼子射击了过去,一颗颗复仇的子弹,穿透了小鬼子的身体,结束了他们罪恶的生命。

  阵地上形势,随着这群毫不畏死的**士兵加入,开始想着二五九旅倾斜,但是日军后援已经相聚不远了,如果不能快速的消灭阵地上的小鬼子,那么对于二五九旅将会是一场灾难。

  “小鬼子,爷爷**仙人”

  一条大汉猛然一跃而起冲向了日军的人群中。

  “轰”

  这条汉子冲入日军人群的同时,身上绑满的手雷就爆炸了,顿时小鬼子人群中爆出一股浓烈的血花,瞬间结束了了十几个小鬼子性命。

  似乎这个壮汉起了榜样的作用,接下来数名士兵也一跃而起,向着小鬼子人群冲了过去。

  “轰”“轰”“轰”……

  每一声爆炸都会结束小鬼子的性命,他们的精神也终于在这种自杀式攻击之下崩溃了,向后退却了。

  “构筑防线,构筑防线……”

  就在易安华旅长下达命令的时候,一声爆炸在不远处响起,一枚飞舞的弹片炸伤了他的腰部,一阵剧烈钻心的痛苦让人无法忍受。

  “旅长,你受伤了,快扶旅长下去”

  易安华捂着伤口,强忍着痛苦,用一种坚定的语气说道:“我乃堂堂中**人,岂能负国负民弟兄们都在这里浴血苦战,作为一旅之长,我怎能苟且偷生?”

  “可是您的伤?”

  “轻伤不下火线,我哪怕死也要与阵地同在。你如能够回去,就将这个交给我的妻儿”易安华旅长从身上取下了一个纸条,交给了副官。

  副官心情沉重的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副官含泪读罢,泪水顺着眼眶向外流淌:“易旅长……”

  易安华摇了摇手,艰难地说:“宋朝陆放翁临死前写了一首《示儿》诗,这也是我的《示儿》诗……”说着,伤口一阵巨痛,他痛苦地用手紧紧按住腰部。

  前后夹击的部队终于消灭了侵入的日军,喜讯传来,易安华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艰难地点了点头,随后慢慢地闭上了他的眼睛。寒风阵阵,像在为这位中华民族的忠勇志士呜咽哭泣;云幔低垂,像在为这位抗日捐躯的年轻将军低首致敬。38岁的年轻旅长易安华,终于为国捐躯在南京城中。

  这一仗除易安华旅长牺牲外,还牺牲了二六一旅参谋主任倪国鼎,两位营长和30多名连、排长,战斗之惨烈可见一斑。

  南京形势危机的时候,李长青也处于危险当中,小鬼子像是般,紧紧的咬着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