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二十六章 “压过去,压过去,压过去……”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二十六章 “压过去,压过去,压过去……”

  “咔咔”

  伴随着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那个日军中佐直接化作了一片肉泥。如此强烈的视觉和声音的冲击,让以残杀百姓为乐的这些小鬼子畜生们也感到胃里像是江海澎湃一般,滚动了起来。

  杀人的时候,这些小鬼子并未意识死亡竟然如此的可怕,但是当死亡降临的时候,尤其是如此可怕的而死亡降临的时候,他们感到一股死亡的寒意从心底升起,瞬间充斥全身。

  哪怕是从小接受军国主义的小鬼子,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也是屁滚尿流,一样心生恐惧。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的日军军官,将官,还有皇室成员,眼前具有冲击力的一幕,也让他们感到了无比的恐惧。

  “哒哒哒哒……”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清脆的枪声如同连珠炮一般,从装甲车的射击口**出来,一串串的火花,迸射出最为绚丽的复仇焰火。

  “小鬼子们,爷爷复仇来了……哈哈……”

  撞击车内,李长洪死死的扣在扳机之上,一条条弹道就好像是像是死亡长鞭一般,划出一道道的死亡的弧线,狠狠的抽在小鬼子身上。

  “噗噗噗”

  “啊啊啊”

  金属入肉的声音,便随着一声声的惨叫响彻天空,刹那间,包裹着日军亲王朝香宫鸠彦和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中将的人群,好似被长刀切黄油一般,很快的将周围一层层的保护片开了。www.syzww.net

  临死前的惨叫,让被突然袭击的而有些呆滞的谷寿夫反应了过来,撕心裂肺般吼了起来。*

  “迎敌,迎敌”

  谷寿夫抽出了指挥刀挥舞了几下,只是他并不知道,就在这时候,装甲车中炮口已经对准了他。

  “开炮”李长青面色严肃到极点,充满杀机的冰冷声音响起。

  “轰”

  火光闪动,炮弹倾斜而出,笔直的撞到南京大屠杀中,制造了‘下关惨案’的第六师团日军中将谷寿夫,在火焰爆炸中,化作了一团支离破碎的零件。

  在中华大地上犯下滔天罪行的大罪人,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保护亲王殿下,杀给给……”

  鬼子中不乏忠心之人,一位少将挥动着手中的指挥刀,带着一群恶狗一般的小鬼子,向着装甲车扑了过来。

  而朝香宫鸠彦则在几名贴身随从的保护下,向着远处仓狂而逃,一路上跌跌撞撞,无比的狼狈。

  鬼子虽然勇猛,虽然无畏,向着装甲车发起了一轮轮的自杀的袭击,但是肉身如果能与钢铁碰撞,枪声打在装甲车之上,只是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却难以对装甲车造成任何的伤害,更难以对其中的李长青他们造成伤害了。www.syzww.net

  “哒哒……”

  装甲车射击口上,一串串的死亡的火焰喷涌着。

  一个个小鬼子被掀翻在地面上,旋即被疾驰而过的装甲车压成了肉泥,那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此起彼伏,像是死亡的哀嚎一般,响彻天地之间,告慰那些惨死在日军铁蹄之下的亡灵。

  沾满了鲜血的链带,依然向前行驶着,碎肉残渣与地下的泥土混合在一起,变成了血肉模糊的混合物。

  所过之处,留下的则是一群群小鬼子的尸体,全部都是复仇,全部都是中华儿女对于日军的爆发。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失去了勇气

  杀人者人恒杀之

  鬼子既然毫不犹豫的踏上中华的土地,留下一个个罄竹难书的恶行,那么他们就必须给他们犯下的罪行买单,用鲜血洗刷他们犯下的罪孽。

  哒哒哒枪声还在咆哮

  轰轰轰炮火还在蔓延

  国人身为死血未冷

  这些向着难民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的王八蛋小鬼子,必须血债血偿。

  人在做,天

  一件件的恶行,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被忘记,反而它们会因为时间的沉淀,变得更加的清晰,一件一件的刻在每一个人国人的心中

  死亡的钟声正在敲响,装甲车带着死亡的诅咒正向着朝香宫鸠彦这个曾签发了不留平民的日军亲王迫近。

  “……”

  狼狈而逃的朝香宫鸠彦,此刻哪还有皇室的威严,头上军帽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那头的乱发掺杂着泥土,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疯子。雪白的手套只剩下一只,鞋也跑掉了,双脚并用向着远处逃去。

  “轰隆”

  一枚炮弹准确的命中了朝香宫鸠彦的附近,爆炸的气流瞬间将他们掀起,抛向了半空。

  砰

  朝香宫鸠彦直接撞在了旁边的一面墙壁上,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喷出,整个人像是一个虾子般扭曲着,哀嚎着。

  “轰”“轰”

  两声爆炸声让李长青脸上仇恨的目光为之一定,透过?望口,远处两辆日军装甲车正全速的冲了过来,很显然,日军战车卫队也发现了这处的异动,前往增援。

  “师座,怎么办?”李长洪小声的询问道。

  面对危急的形势,李长青脑筋转动了起来。按照常理,日军已经反应了过来,现在再继续追杀朝香宫鸠彦势必会落入日军的围攻之中,那样的话,肯定会更加的危险。

  但是,这般的好机会恐怕只有一次而已,如果这一次不干掉这个日本亲王的话,以后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李长青眼中寒光一愣,冷声道:“压过去”

  “是”

  装甲车发出强劲的轰鸣声,向着朝香宫鸠彦的方向直直的压了过去。

  “轰”一声爆炸,在装甲车数米之外响起,装甲车被气浪掀动,一阵的晃动。

  李长青像是没有丝毫反应的一般,目光直直的望着前方,眼神中涌动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啊啊”

  朝香宫鸠彦也从刚才的痛苦中,反应了过来,望着一步步逼近的装甲车,发出了一声声惊恐的哀嚎之声,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扭曲,双眼中带着难以掩盖的恐惧。

  “压过去,压过去,压过去……”

  在李长青声嘶力竭的怒吼中,装甲车笔直的撞向了朝香宫鸠彦。

  “啊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