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奔袭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奔袭

  南京城郊,日军第六师团指挥部。www.FHZWW.COM

  师团长谷寿夫乃是中国人无比痛恨的日军战犯之一,也是令人无比愤怒的刽子手之一。

  谷寿夫,第第第三军11师团一名下士,因在日俄战争中作战凶悍,第六师团长,1937年七七事变后派往中国,在华北他就纵容部队烧杀劫掠。

  淞沪会战期间,他担任侵华日军上海派遣军第6师团长率领部队绕道杭州湾登陆,攻击上海守军后方。

  1937年12月12日率所部由中华门侵入南京,并伙同第16师团、18师团、114师团制造了南京大屠杀。

  战后由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引渡回中国审判,关押至上海小南门看守所。他的部下河野满少佐、冈田次郎上尉和韩裔女特务李长美收买副所长毕尚清,给谷寿夫服药假死,被送往医院太平间。但被国防部军法司特勤组验出转往南京,劫狱没有成功。

  河野满等人去南京绑架特勤组成员邢剑,抢走监狱证件,在李长美预备活埋邢剑时,被邢剑挣脱绳索,打死李长美,并电话报告监狱,监狱戒备擒住准备劫狱的河野满,击毙冈田次郎。河野满在狱中咬碎牙中毒药身亡。

  1947年2月6日南京军事法庭公审,谷寿夫拒不认罪,声称南京大屠杀是高丽兵干的,他的部队是“有文化教养的军人”。在法庭传讯近百受害未死的证人,金陵大学美国籍教授史密斯和贝德斯作证,尤其是美国新闻处提供的当时影片,有谷寿夫亲自指挥杀人的场景,他才认罪。

  3月10日法庭宣判处死刑,谷寿夫不服上诉,4月25日蒋中正批示:“既据讯证明确,原判依法从重处以死刑,尚无不当,应予照准……遵照执行。”

  4月26日被枪毙于南京雨花台。www.FHZWW.COM聚集的群众连绵数里,斥责怒骂声不绝。

  不过,相对于后世枪毙在雨花台的时候。此刻,谷寿夫可谓是春风得意,统领着日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第六师团,正在对南京城区发动猛烈攻击,麾下部队几乎就要突破**防线。

  作为围攻南京城的四大主力师团之一,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正处于一种亢奋之中。

  要知道,朝香宫鸠彦亲王殿下已经颁布了密令,哪个师团最先攻入南京城区,就将得到面见天皇陛下的机会,并且将获得天皇陛下的亲自授衔。

  这对于日军指挥官来说,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从小就主义下成长起来的日军,对于天皇有着无上的敬意和崇拜,似乎他们就是为了天皇而活着,随时都可以替天皇陛下尽忠。

  师团指挥部的办公室内,第六师团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正在向师团长谷寿夫中将,讲述部队推进情况。

  “师团长阁下,步兵第第14联队正与支那军队激战,估计今晚之前就能够攻破支那西线防御阵地”

  “呦西”听完参谋长的话谷寿夫中将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微微思索了片刻之后,谷寿夫中将开口说道:“命令第11旅团旅团长坂井德太郎少将加快攻击进度,已经要在明日凌晨之前,突破支那人的防线”

  “哈伊”参谋长下野一霍大佐双腿一并道,旋即转身离开。

  正在幻想着天皇陛下给自己授衔的谷寿夫,却没有想到,一队杀神正悄悄的摸了过来。

  …………

  上岸之后,李长青考虑到南京城中情况,决定并不直接进入**防线,而是运动到日军后方,给日军指挥系统以打击。

  毕竟,日军可是四个主力师团,李长青战斗不弱,但是也不能同时面对日军四大主力师团。因为那样i几乎就是找死。

  一路向前,李长青部队遇到了不少小鬼子兵的盘查,不过在熊本一隆等小鬼子士兵的回答之下,还是穿过了重重的关卡,接近了日军的后方。

  为了这一次能够顺利的摸进日军后方,李长青特意来上了数百名最早加入长青师特战队的小鬼子,他们作为随军,应付日军的盘问。这一招确实管用,让长青师众人顺利的进来了。

  实际上,这段时间,日军四大师团遭到了**的分离抵抗,部队伤亡很大,经常会有伤员会被送往后方医院接受治疗,却也没有引起哨兵的注意。更为重要的时,没有一个日本兵相信,这个时候还会有**偷袭他们的后方。现已经自身难保,根本无力发起攻击,更不要说偷袭了。

  在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之中,可以看到隐隐约约晃动的身影。

  “师座,已经查明,前面是第六师团指挥部”侦查营长侯路穿着日军上尉军服,正向着李长青汇报着。

  “第六师团?谷寿夫”听闻‘第六师团’的名字,李长青眼中迸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

  南京大屠杀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日军师团,在南京城中屠杀了数十万中华民族,将那些战俘和难民赶到了长江边上,用机枪扫射,用屠刀砍杀,用刺刀直刺,将中华同胞送入了死亡的地狱。鲜血染红了滚滚长江,尸体则覆盖了整个河段。

  万里浮尸,千里血流

  他们就是完全泯灭人性的畜生,披着人皮的畜生,完全不能称做人的畜生……这群披着人皮的小鬼子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砍杀了无数的华夏儿女,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凶残、最为残酷、最让人发指的屠杀。

  “没错,师座,就是那个谷寿夫”穿着日军上尉军服的侯路显得无比别扭的扭动这身体,仿佛身上的这身狗皮让他浑身不自在。

  实际上,并不是他,所有的长青师的士兵都非常厌恶身上穿着的这身狗皮,这可是小鬼子那帮孙子才会穿的东西,黄不拉吉,跟狗屎差不多。

  不过,在李长青的命令之下,他们不得不穿上了这样的军服,他们现在可是在日军后方运动,四周全部都是小鬼子,如果穿上其他的衣服,完全就是告诉小鬼子,老子就是来开枪吧

  那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看上去非常英勇,实则却是无比的愚蠢。

  他们痛痛快快的杀敌,看似风光,但对于南京城中的**和难民起不到半点的作用。他们来到南京,可是肩负着将所有难民救走,招纳**精锐军队的职责。

  为了还有数万没有转移的难民以及数万正在浴血奋战的**士兵,他们必须做出最有意义的事情,才能够完成自己的使命。

  因此,那些士兵虽然不满身上的狗皮,却也没有多言,军人以服从为天职。

  听完了侯路讲诉了前方的详细情况之后,李长青陷入了沉思。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日军车队向着后方一路驶来,卡车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如果仔细你会发现,那些士兵手中的枪栓已经拉开,子弹已经推上了枪膛,右手有意无意的放在扳机之上。而车顶的轻重机枪也打开了保险,一副临战的样子。

  凭心而论,李长青并不愿意大白天硬闯日军第六师团司令部,可是没办法,现在日军四大师团对南京城守军发动猛烈的攻击,日军各部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供穿插的空隙,李长青想要给**减少压力,就只能硬闯。

  很快,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就开始映入了眼帘,还有纵横交错的战壕以及大量沙包垒起的火力掩体,日军的确是训练有素,既便是处于进攻态势,也绝不会忘记构筑防御工事,他们的士兵基本上就没有闲的时候,除了作战就是挖工事。

  比起松懈的前方来,日军司令部的警戒就要森严得多了,不但岗哨林立,而且还有不少巡逻队在来回巡视,而且朱坝相信,某些看不见的角落肯定也潜伏着大量的日军暗哨,如果没有装甲车和汽车做掩护,要想闯过去还真是不太可能。

  还没接近第一道防线,一名鬼子少尉带着十多名鬼子兵从大门边的岗亭里闪身走了出来,几乎是同时,附近十几座环形掩体和雕堡里的九二式重机枪以及歪把子轻机枪全都调整了射角,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准了李长青他们。

  没等装甲车停稳,那鬼子军官已经迎了上来,喝道:“口令”

  “武运长久回令”李长青从车窗里探出了半个脑袋,冲那鬼子军官点了点头。

  “东亚共荣”借着雪白的探照灯光,那鬼子军官一眼就看到了李长青衣领上缀着的领章,赫然竟中佐这套中佐军装却是在搞到这车队时候的战利品,它的原主人已经稀里糊涂地当了冤死鬼了。

  李长青走下卡车,来到了少尉的面前。

  现李长青居然是陆军中佐,那个小鬼子少尉双腿一并,赶紧挺直了身体,‘啪’的敬了一记军礼,肃然道:“长官,打扰您了,请原谅”

  “例行检查,这是必须的”李长青赞赏的拍了拍那鬼子中尉的肩膀,又道:“少尉,我们可以过去了吧”

  “哈伊当然可以”少尉猛低头,向后挥了挥手,十几名鬼子兵赶紧搬开了路障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