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一十八章 撤与不撤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一十八章撤与不撤

  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八号,距离新年也只有短短两天的时间。www.FHZWW.COM

  但是,随着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全国陷入了一片。前方杀敌报国,后方积极生存,支援前线,全国人民全部投入对日军作战的狂潮之中。

  南京城中,已然是炮火连天,日军最高统帅朝香宫鸠彦中将下达了所谓‘元旦军令’,号召日军发扬不畏牺牲,不畏困难的决心,争取在两天之内将南京城攻陷,用这个礼物给帝国新年添彩。

  面对天皇陛下的叔叔,华中方面军最高司令的命令。于是乎,四大主力联队纷纷下达了总攻的命令。集中了一切火力,对着阵线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火力之强悍,几乎超高了以往。同时日军航空兵也前来凑热闹,派出了大量的飞机助战。

  像是蝗虫一般的日军飞机,一片一片的飞跃了南京城的上空,落下了一长串漆黑色的炸弹,从天而降,在南京城中掀起了一个个巨大的火球。隐隐能够看到,火球乍现之中,人体碎肢飞舞,跃上了天空。

  面对日军突然发起的强大的攻击,南京守军一时间为察觉,被日军连连突破防线,最后还是依靠人堆和坚固的防御阻止了日军的脚步。

  仅仅一天,就阵亡四千人,负伤的接近万人。

  而日军的攻击线,向前推进了足足五公里。要知道日军前几天推进的距离也没有这麽远。并且南京守军的纵深防御也只有不少二十公里,如此一来,日军重型榴弹炮,野炮等各种大口径战略武器,几乎覆盖了南京守军所有的防区之中。

  这一刻,南京城已经没有了前线和后方之分,唯一不同的是,前方面对面与日军对抗,而后方也要承受日军的炮火袭击。为此,卫戊司令部也遭到了几次炮击,损失了十多名参谋,幸好唐深智上将没事,不然南京守军或许真的要乱了。

  当然,参谋长及以下的军官都要求唐深智上将将指挥部搬到地下室,如此一来,可以躲过日军炮火攻击以及日军空中轰炸。但是,唐深智上将在得知落入指挥部的炮弹,不过只是误炸而已,坚决不愿意搬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是南京城中最高长官,如果连我都躲起来了,那么士兵该如何指着我的脊梁大骂我啊只要我在,南京士兵的勇气就不会失,所以哪怕战死,我也要死在指挥部里。”

  而总司令的话语,确实让前线的部队鼓舞不已,在这样的长官麾下打仗不怕,哪怕是死,也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应该称得上英烈。

  基层的士兵鼓舞万分,但是守军中那些精锐部队,却在得到了蒋委员长的命令之后,变得犹豫了起来。

  适当的时候,允许你们撤离南京

  这句话,让不少军官心思活动了起来。。

  虽然抗击日寇,乃是军人之根本,但是战争打到了这个程度,哪怕撤退,也不会有人吹毛求疵了。毕竟,从十二月初开始只要十二月末,南京的八万守军,就挡住了日军四个主力师团数周的强攻,依然保持南京屹立不倒。

  很多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无愧于心,无愧于民族了。毕竟,却又几人真正视死如归,如果能够活下来,很多人还是愿意活下去的。毕竟,死了一切都没有了,而活着不但能够成为英雄,还能够让人敬仰。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手中抓着军委会下达的命令,即便以后有人查起,他们也是理直气壮,无愧于内心。

  国民军教导总队,这可是包围蒋介石的御林军,拥有着中最高素质的士兵,而军官中也都是在中国近代历史留下身影的大人物。

  比如参谋长邱清泉上校,第五军军长。邱清泉性格狂妄,作战指挥风格大胆,别号“邱疯子”。1948年春,参加围攻鲁西解放区,遭受沉重打击。1948年参与淮海战役,11月驻守徐州,12月弃城西逃,在河南东部徐州萧县被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包围。隔年1月10日在陈官庄突围不成,兵败自杀。

  比如参谋主任廖耀湘中校,曾任蒋介石“五大王牌军”之一的第六军军长。黄埔学校第六期毕业,后留学法国,回国后参加南京保卫战,1940年同杜聿明率领中国远征军赴缅甸抗日,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1948年10月辽西大会战后,廖耀湘战败被俘。

  淞沪会战中,教导总队奉命在苏州河畔八号桥阵地接替第一军阵地,桂永清与参谋长邱清泉均濒临一线巡查。而教导总队也死守阵地,日军以橡皮艇强度,遭到了守军的猛烈还击,只杀的血染河水,振奋国人心。直到金山卫被日军突破的消息传来,教导总队才奉命撤退。

  在南京会战开始之前,教导总队奉军政部命令扩充成为三旅六团制甲种师。而且还是拥有三个团全部德械装备和编壮的,步兵团有三个步兵营以及第十连(步榴炮连。编有ig18-75轻步兵炮,三排六炮,射程第11连战放炮连(第第12连输送连。

  步兵营则下辖三个步兵连,重机枪连,82炮排及通讯排。原本以教导总队仓库存储的大量装备,完全可以扩充成为六团的甲种师,只是有三团在后方整训,仅有三团参战。

  其中一、三、五三个团即为德械步兵团,而第二、四、六团也赶在南京战役时参战,损失甚大。

  当时教导总队原本奉命前往湖南整编,结果唐深智上将找到何应钦,要求教导总队留下。何大管家哪能不晓得蒋委员长的心思,作为他的御林军如何肯留在南京。于是,何应钦咬死不送口,最后吵到了蒋委员长那里,不知唐深智上将如何说服蒋委员长,硬是将教导总队留在了南京。

  面对日军强攻,教导总队却也不是花拳绣腿,而是亮出了真家伙与日军顽强抗战。桂永清上将要求第二团学习岳家军之经森,不为日寇酣战。www.syzww.net至于教导总队的主阵地紫金山,守军营长一共阵亡五员,部队也损失殆尽。

  要知道,能够加入教导总队的军官可都是从黄埔军校和中央军校调来的精英人物,一届也只出现数名而已,这样的军人将来可都是师军级干部,却都倒在了南京的土地上,让蒋委员长心痛不已啊。

  南京教导总队指挥部内,总队长桂永清,副总队长周振强,参谋长邱清泉,参谋处万成渠以及其他高级军官都列席会议。

  外面炮声隆隆,而指挥部内却是一片的死寂,在这一刻,能够感受到外面的炮火声正在无限的扩张着,想想战场上,正与小鬼子拼命的士兵们,让他们眼中闪过了羞愧。不过,相对于活下来的诱惑,他们心中的羞愧很快就消失了。

  “咳咳”总队长桂永清轻咳了两声,对着在座的各级军官,道:“各位都是教导总队的栋梁,也是教导总队的主心骨。南京城分账二十天,我们的部队伤亡了足足一半以上,击毙日军却也达到了一比一的程度,各位都没有丢我们教导总队的名号。”

  总队长桂永清顿了顿接着说道:“经历了南京一战之后,我们教导总队的威风完全打了出来,让那些眼红我们待遇的王八蛋明白,老子们拿了那么多军饷,装备那么的先进,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老子们能打,能够与日军主力师团对抗。”

  “说起来,在一百八十个师中,除了那个妖孽李长青之外,那支部队能够比得上我们教导总队,就算是那几个德械师,恐怕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总队长桂永清慷慨激昂的话语,让在座的众多脸上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冒出了红光,整个人似乎处于某种亢奋的状态中。

  面红耳赤,一脸的激动。

  总队长所说的却是没错。在首位南京的二十天中,教导总队一共消灭了日军绝对超过两个大队。要知道这可不是日军那些守备军团,更加不是二鬼子部队,而是小鬼子十七个常设师团中的主力大队。在日军占据着绝对的炮火优势和空中优势的情况下,他们依然与日军纠缠了二十多天,这种战绩在中央军中都是独一份。(长青师虽然被蒋委员长调到了南京,但是长青师的编制序列依然是晋绥军。)

  “今天,就是今天,蒋委员长发来了电文,要求我们在适当的时候撤离南京,我们防守南京的任务已经完成。”总队长桂永清话语一转,道:“不禁有电文,我这里还有委座留下来的手谕。”

  “这是蒋委员长的手谕,大家都传看一下”

  话罢,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旁边的副总大队长周振强,然后依次传递了下去。

  教导总队桂永清做事可谓是滴水不漏,严谨之际,手中居然拥有蒋委员长的手谕密令,还能如此长时间的保持着,不被外人知晓,当真厉害。

  那蒋委员长的手谕在各旅、各团主官的手中传递开来,最后回到总队长的手中。

  总队长桂永清点着了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笑眯眯的望着在做的众人,道:“对于委座得手谕可有怀疑?”

  众人心中一惊,连说‘没有’‘没有’……开玩笑,敢于怀疑蒋委员长的手谕,完全就是跳入火坑之中,自寻死路,如此的怀疑何人敢有。而且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在座各位都有好处,就是保命离开的护身符,更加不会有人质疑了。

  整个会议室,顿时处于一种欣喜亢奋的气氛中,能够活命离开南京这片死亡地狱,却也是他们的福气。

  不过,有个声音响了起来,却让会议室内惊喜的气氛消弱了很多,变得有些压抑与沉重起来。

  ”总队长,我并非怀疑委座手谕的真实,也不是怀疑总队长的好意,我却有些话语不知该讲不该讲“副总队长周振强少将张了几次嘴,最后终于开口说动。

  “振强,你也是教导总队的主官之一,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我保证不去委座那高密”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难得开了一句玩笑话。

  “哈哈”

  顿时会议室内的气氛平息了很多,平静了很多。

  “南京保卫战,我们教导总队出了大力,一半左右的弟兄或躺在了这里,或是受伤,我们也给南京流出了不少的鲜血。”说道这里,周振强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总队长,各位弟兄们,你们想过没有,只要我们的部队一撤下来,几乎就是给日军打开了攻击的通道。那些禽兽日军肯定会像狗一样的追在我们的部队,突入我们后面的防御纵深。”

  “一点破,则全局完日军只要在我们的防线上打开一道口子,那么我以前全部的努力几乎就全成为了泡影,那么多弟兄的血难道就白流了吗?或许他们正在上面看着,希望我们替他们报仇。如果我们就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以我的看法,南京城将会彻底的完了。”

  副总大队长周振强明锐的目光扫过在做的众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这还不是更坏的,按照的估计,只要日剧突破了防线,前卫部队很可能就是直插我们南京渡口,我们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日军反应过来之前,将所有的士兵都运输到江北岸,那几乎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各位兄弟,你们想想,如果弟兄们都拥挤在南京渡口,日军大炮一架,飞机以来,我们完全就是给小鬼子当成了活靶子。到时候,日军炮声一响,人血飞扬,残肢乱溅,机枪一响,我们的兄弟将完全成为日军的发泄品”

  “兵败如山倒啊总队长,还是请三思吧”副总队长周振强默默的说道。

  果然,此言一出,那些乐观的军官脸上都露出了愁容。他们都不是傻蛋,都是指挥数千人队伍的指挥官,全部来自正规的军校。

  之前完全被撤退的命令惊呆了,几乎损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现在想来,副总队长周振强所说的并非不无道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惨剧的话,他们都无法原谅自己。

  军人讲究‘信任’二字,乃是可以将后背托付别人的关系。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

  这乃是男人三种最铁的关系,其中一起扛过枪,在一起战斗过,生死相托之人,并非一般的关系能够相比拟的。

  对于军人来说,哪怕胸口揣着一块石头,揣久了也有捂热的时候,更何况活生生的人,自己的战友,自己的下属,自己的学弟,自己的士兵。

  和他们呆久了一样产生了非常浓厚的感情,这样将士兵推向死亡的深渊,让他们的死亡换取自己的生存,这样的事情恐怕没有几人能够干得出来。恐怕只有那些真正丧心病狂的王八蛋才会如此的无耻,完全就是丧失了最基础的lun理道德,或许他们也就成了小鬼子那样的禽兽。

  整个指挥部,笼罩在浓烈的愁云之下,教导总队领导,各旅、各团的主官们,脸上都带着一种无比的凝重。似乎可能很可怕,但是如果要在生的之上,加上‘懦夫’这两个的话,肯定几乎没有人愿意。

  军人乃是不同于其他社会团体,乃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是以一种命令与战友情相互串联起来的。在军人的眼中荣誉比什么都重要。就好像是南京卫戊司令唐深智上将,为了不被钉在耻辱柱上,宁愿用八万将士去换七十万百姓。当然,这笔买卖还是非常划算的。至蒋委员长命令与不顾的唐深智上将,早已想好,将不会活着离开南京。

  死后他将成为烈士,而或者他或许就会被蒋委员长搞臭。他算定蒋委员长不会与一个死人计较的,才敢如此大胆,当然如果蒋委员长连这点肚量都没有话,恐怕也坐不上委员长的宝座。

  总队长桂永清严肃的目光扫过整个指挥部内,在每个主官的脸上都停留几秒,才缓缓移开。

  要说,桂永清不抗日,只会逃跑的话,完全就是污蔑。无论苏州河畔,还是南京城中,国民军教导总队每次都是奋勇杀敌,而身为总队长的桂永清也数次驾临前线,只会作战。毕竟历史上,教导总队坚守最后阵地天堡城,桂总队长亲到天堡城督战,宣称与阵地共存亡,总有解劝桂将军撤退,但都被鉴坚决不肯。

  如果不是拿到了蒋委员长的手谕,他也不会撤出南京的,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听从命令的军官而已。

  就在教导总队正在犹豫不决,不知是否撤离南京的时候。

  差不多一个日军两个大队兵力的部队,正向着日军后方插去,而且他们身上也穿着日军军服,队伍的伤员却是不少。

  不过,细细观察,却会发现某种怪异,有周围日军不同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