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一十五章 “如果他们愿意和死人理论,那就来找我吧!”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一十五章“如果他们愿意和死人理论,那就来找我吧!”

  “委员长,这……这,这不妥吧”何上将闻言连忙开口道。www.FHZWW.COM

  “有何不妥,他李长青还是国府的部队,我还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统帅,难道我还没有资格命令李长青了?”蒋委员长脸色几乎快阴出水来了。

  “难道南京军事委员会还调动不了一个师长吗?”一旁,白副总长振振有词的说道。

  “委员长,李长青和他的长青师可不是一般部队,完全就是全国抗日的一面旗帜,如果直接如此强硬的措辞,会让李长青心中升起不满的,到时候……”何上将狠狠瞪了一眼捣乱的白副总长,小声的说道。

  虽然他的话语没有说完,但是在场都是老狐狸一级的老家伙,如何会不明白,意外之语是什么。

  “怎么,他还敢反了不成?”闻言,蒋委员长脸色一虎,冷冷的说道。

  “李长青肯定不会有这个胆子的”何上将连忙解释道,“我害怕强加这个命令给长青师的话,会引起国府内部和其他党派的攻击,恐怕西方媒体一会加以关注的。毕竟,现在李长青和他的长青师可谓是家喻户习,又有几人不知呢”

  实际上,蒋委员长心中如何不明白,这样的事实呢

  随着长青师风头不断,消灭日军人数的屡创新高,创造出一个有一个的奇迹,长青师在百姓的心中分量越来越重,越来越强。同时,蒋委员长感觉对于这个长青师的掌控也越来越弱,当年他费劲从阎锡山手中抢过来,只是为了手下多出一只能征善战之师,却没有想到,不但没有掌握住这个李长青,反而变成了现在这样的烫手山芋。

  长青师就好像一个渐渐展开翅膀飞翔的雄鹰,差不多就要脱离了蒋委员长的手中,这种感觉让蒋光头可是非常的不爽,非常讨厌这种不再掌控的感觉。

  可是,事已至此,蒋介石想要重新抓回李长青这支雄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是心有不甘啊

  白副总长素来不喜李长青,自从上次大战让他丢尽面子之后,心中对于李长青似乎就有不小的怨恨,当下阴测测的说道;“委座,这里李长青桀骜不驯,恐怕难以控制,我们还是应该早坐准备啊南京城中数万精锐将士,可不能白白牺牲才是”

  “白副总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陈诚上将冷声,道:“难道南京数十万百姓的生命,白副总长就不看在眼中看吗?”

  “百姓当然也很重要”白副总长毫不客气的回应道;“可是相比来说,那些精锐的士兵,在对日战争中,更加的有作用。请问陈上将,你难道要让这些老百姓上战场吗?”

  “战争是全国的战争抗日也是全国人民的抗战真到了那样的时刻,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军人,就是你我都要上战场”陈诚上将冷笑的说道。

  “两位都少说吧”何上将出来当上了和事佬。

  顿时,陈诚上将和白副总长也闭上了嘴巴。www.syzww.net当然,并非因为何上将的劝解,而是看到了蒋委员长阴冷的脸色。

  何上将犹豫片刻,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委座,李长青虽然桀骜不驯,却也并非不顾民族大义之辈,更非贪生怕死之徒,否则他也不会带着长青师与第九旅团死扛,也不会与日军江北主力硬撼我相信,李长青民族气节还是有的”

  “何上将,听你这话,似乎有些别的意思?”一旁白副总长阴声说道。

  “何上将,说的乃是事实,白副总长何必如此挑拨呢”陈诚上将不禁反驳,道。

  “我的意思非常简单”何上将一咬牙,力挺李长青到底,道;“我认为李长青乃是一名有血有肉的中**人,正值民族危难之际,他决不会至江南岸,南京城中数十万无辜的百姓的安危于不顾,也绝对不会置军委会之命令于不顾,长青师肯定会前往南京,直至将所有的百姓全部救出来为之,但是……”

  何上将慷慨激昂的话语,让整个作战室顿时变得肃穆了起来,所有人目光都望着何上将,哪怕屡次找茬的白副总长也闭上了嘴巴,无言驳斥

  “但是什么?”面对何上将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蒋委员长也终于动容的问道;“敬之,有什么你就说吧”

  何上将脸色一正,满脸肃穆的说道:“委座,我希望武汉军事军事委员会,能够抚恤长青师之阵亡士兵,不能让那些为国家流血的勇士们流泪啊”

  不能让为国捐躯的英烈既流血又流泪?

  这一句话,当初那些真正忧国忧民的将士的心声。面对外敌时,中华大地上从来不缺少奋勇向前的勇士,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毫不犹豫。

  但是,历来统治者又是怎么做的。

  ‘精忠报国’岳飞,一天被一十八道金牌催回京城,最后惨死在风波亭

  这就是那些勇敢的抗击侵略者的英雄们得到的回报真的是悲哀和讽刺。

  “不能让为国捐躯的英烈既流血又流泪!?”

  蒋委员长品嚼着这句话,脸上阴沉扫去,变得动容起来,宁死片刻,道:“敬之,命令军委会立即分出两个补充团,前往扬州,另外拨出二十万法币,有专人护送,这是专款,谁也不许截留,违者军法处置”

  “我累了”

  吩咐完一切之后,蒋委员长轻叹了一口气,迈出走出了作战室。

  实话,如果说蒋委员长心中没有装着人民,那也是虚假之言,只是有时候,他将人民远远比不上他看待坐下的位置。

  不然,六七十年代,越南那群猴子在南海上蹿下跳,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已经退回台湾的蒋委员长放开了通道,允许军舰通过,甚至提供补给。如果他心中没有装着国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

  江北岸浦口。www.FHZWW.COM

  长青师指挥部,李长青正在察看地图,参谋长王永泽在旁边语气凝重地说道:“师座,我们消灭了日军江北岸所有的主力,日军南京战略已经不可能视线了,我觉得日军肯定不会善罢干休,不出意外的话,日军肯定会排出精锐部队前来江北岸”

  “那是肯定的,以日军的狂妄的性格,我们这次是把他打疼了”李长青抬起头,一脸严肃的道:“都说兔子急了会咬人,日军这群疯狗,咬起人来肯定会更凶残的。我觉得日军至少要排两个旅团,甚至师团前来的。毕竟,我们这一巴掌扇的裕仁够狠,日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恩,日本天皇肯定是受辱不小,听说外面闹得很凶的”王永泽一脸得意的说道:“啧啧日本天皇吃瘪的时候可是不多啊听说松井石根都被召回了,据说是因为伤病,老子呸几乎就是废话,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日本天皇看松井石根那个老小子不爽了的听说派来的那个中将,还是裕仁的亲叔叔,叫啥子朝香,朝香宫鸠彦什么的”

  “恩朝香宫鸠彦”李长青说道这里,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冰冷的杀气顿时涌动。

  这个王八蛋就是下令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不然恐怕这样的耻辱拥有都不会出现。

  李长青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如果有机会,已经要干掉这个王八蛋祭奠上世那些无辜死去的南京和军人。

  老美也不是个东西,占领日本后,竟然放过了这个首席战俘,他娘的敢情屠杀的不是你们国家的。

  “可是,师座,我们长青师经过连番作战,自身伤亡也是不小,虽然不时能够补充一些兵员,但是想要与日军两个旅团,甚至一个师团作战,还是没有可能的。”刘明初神色阴郁的说道。

  “打不过也得打,难道真的放弃南京城里的那些老百姓吗?老子肯定做不到”李长青叹了一口气,道:“战争打到这个份上,我们已经不是为了自己打仗,而是为了全国人民打仗,为了民族打仗。”

  “或许我们长青师有可能打光了,我李长青也不再了,但是明天还能有王长青,张长青站出来。”李长青猛然站起身来,望着远处人潮汹涌的江面,道:“那些都是我们的同胞,难道真的忍心他们落入小鬼子的手中,那些凶残野兽一般的人皮饿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的。”

  “是啊那些都是我们的同胞”王永泽也叹息的说道。

  “所以”李长青声音中透出了几分坚定,道:“所以,我们必须将江北岸浦口牢牢控制在手中,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是在所不惜”

  道这里,李长青话语一顿,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李长青可不会傻到在这里等着小鬼子到来的,与其等待,不如主动出击”

  “咦?”李长青有些疑惑的问道:“主动出击,师座的意思,难道是去那边?”

  “恩恩”李长青点了点头,说道:“在好的防御,也不是进攻能够代替的。与其被动的等待着日军的到来,我们不如主动出击,狠狠打在日军软肋之处”

  “江南岸南京城,日军也只剩下四个师团而已。兵力也已经非常不足,如果我们找寻机会,对着日军的软肋狠狠的打一下,肯定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到时候我们还用害怕日军的到来吗?”

  “听师座如此的确有几分道理”王永泽沉默片刻,消化了李长青的话语,抬头说道。

  “不是有道理而是必须这样做这也是目前唯一化被动为主动的方法。”李长青又是轻叹了一口气,道;“**的弟兄们都是好样,热血、英勇绝对没得说,只是那些指挥官却是有些业余了,缺少必要的战场敏锐力和觉察力。很多时候,都是等到日军做出了动作,他们才能够反应过来。从而错过了战斗的最佳时候。”

  “那里”李长青指着滚滚长江对岸,说道:“那里还有数万英勇的士兵,他们都经历了残酷的大战,意志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是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士兵。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现在招来的士兵都是扛枪的农民,根本不可能与那些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士兵相比。如果能够找来那些士兵,我们长青师的战斗力将会大大的提升”

  “这个我信”王永泽点了点头,道:“教导总队之类可都是委员长的心头肉,御林军啊招收之严格,我以前就有耳闻,他们都已经经历了与小鬼子的血战,意志力也是大大的提升,肯定都已经是精锐的士兵。如果他们能够来到师座的麾下,或许斩杀小鬼子的数量又能够提升好几倍了。”

  参谋长王永泽这句话,完全就是肺腑之言,虽有拍马屁之嫌,但是终究所说的都是正确的。

  “师座,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王永泽小声的问道。

  “不是我们,而是我”李长青目光直直望着跟随自己一路走来的参谋长,道:“长青师要一分为二,一半你来带领驻守江北岸,而我带着剩下的部队前往南京。”

  “不行,师座让我去南京,你留在这里”王永泽顿时一急说道。

  虽然之前诉说南京之行的必要行,但是毕竟南京遭到了日军四个主力师团围攻,却是非常的危险,进入南京,就是将自己置于险地。参谋长王永泽如何能不心急呢?毕竟长青师是李长青一手拉出来,不客气的说,他就是整个长青师主心骨,只要他在,部队甚至能够发挥百分之一百二的战斗力,而他不在的话,恐怕部队连百分之百的战斗力都难以发挥。

  “长青师,还是老子做主,我的话不是询问,还是命令听明白了没”李长青虎目一睁,大声的说道。

  “是”王永泽只好苦涩的答应了。

  …………

  南京,卫戊司令部。

  整个作战室之中流动着一股兴奋的气氛,每个人脸上虽然还是与以往一样的严肃,但是工作的态度确实非常的端正,能够看到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

  长青师将日军江北岸主力一举歼灭,至此江北岸浦口附近再也没有日军的踪影。

  事实上,由不得他们不高兴。毕竟浦口关系到他们完成任务之后,撤退的命令。毕竟,一个人如果有生的希望,自然不愿意死亡。一个人也只有一次生命,谁不好好的珍惜。

  现在,浦口渡口已经不住,他们后撤之路无忧,当然让他们感到非常的高兴和兴奋了。

  只是在里面的办公室内,唐深智上将望着摆在桌子上的除了哭笑,也就是无奈了。

  电文上写着:长青师调至南京司令部麾下,有唐深智上将指挥,将其掉入南京城中,保护国府之首都。

  唐深智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不知道到底是军委会那些吃白饭的家伙搞错了,还是故意为之。

  是人都知道,南京城肯定保不住了这个时候,与其让长青师进入南京,还不如固守南京北岸浦口渡口,这样还能够保证后的生命通道。

  这时将长青师调入南京城,完全就是添油战术根本就是给日军找到攻击的目标。

  长青师的强悍,唐深智上将当然非常清楚,不论山西歼灭日军第九旅团旅部,就算到达长江岸边,这个长青师屡战屡胜,已经消灭了日军两个重兵军团了,消灭的小鬼子也足足两万人之多。如此恐怖的战斗力,即便是南京城中所有部队加起来,也恐怕比不上长青师的战绩。

  除去彪悍、恐怖之外,唐深智上将已经找不到语言来叙述了。

  这样的部队,完全对付日军的一把利刃,只要捅出一刀,就能够让小鬼子痛苦非常长的时候。同样,长青师也成为了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一次性将其通通消灭。

  不过,这个李长青的确非常厉害,只要他出手,日军几乎找不出破绽。日军围攻部队,不但占不到丝毫的便宜,甚至能够把自己扔进去。

  江北战役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日军以一个支队,一个精锐联队围攻长青师,结果到头来,却是日军全军覆没。

  唐深智上将如何也想不出,军委会为何会想到将长青师调到南京的想法,这根本就是乱弹琴。完全是将长青师推向无尽的深渊。

  面对日军四个师团,李长青再有军事才能,被挤压到一个狭窄的范围内,哪怕是孙悟空也翻不出去。

  突然,唐深智上将抬起头,眼中露出一丝决然,道:“参谋长”

  “是”走进办公室,参谋长双腿一并道。

  “给长青师发报,命令李长青在江北岸固守浦口渡口不得有误”唐深智上将句的说道。

  “这……司令,你”参谋长大惊,道,“可是军委命令却是……”

  “军委命令?哼?一群没见识的白痴”唐深智上将,道:“反正我就没想过离开南京,如果他们想要和一个死人理论,就让他们来找我吧”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