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蒋委员长的忌惮加深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一十四章蒋委员长的忌惮加深

  蒋委员长言论一出,不仅在中国引起了一片轰动,让国民政府的形象大大的提升,而蒋委员长的位子,变得更加的稳固了起来,原本已显颓势的国内局势也为之一振。

  当然,有高兴就有不爽的。

  这则消息传到国际上,更是引起了一片喧哗。

  让西方政府不得不重新正视起中国人的抵抗外敌的战争,对于国民政府的援助也提到议事日程。同时,这次大战的胜利,再次引发了海外侨胞华侨的捐款的热情,一笔笔带着爱国之心的捐款,飞到了祖国的怀抱。

  这让蒋委员长感到无比庆幸,庆幸自己的表演的成功,对于这些捐款蒋委员长自然是来者不拒,一部分流入他为首的四大家族等买办资本家的口袋,剩下的钱则变成了武器装备充实到了手下的中央军部队里。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强化了**的战斗力,最为重要的是,他扩充了手下中央军队战斗力,这也稳固了他的统治。

  日军惨败的消息,在西方媒体上传动。

  尤其是日军方面军直属联队和重藤支队先后被全歼,更是让日本陆军在国际上丢尽了面子,几乎成为嘲讽的对象。

  西方媒体再次将日本军队成为世界三流的部队,而红色苏联媒体更是将日军描述为不堪一击的弱者组成的部队,同时警告日军关东军,如果敢有异动,英勇的苏联红军将会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日军几十万的关东军通通消灭。

  而此刻,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弥漫在整个世界上,日军此刻已经加入了轴心国组织,与德国关系紧张的英法等西方国家,也开始对日军冷嘲热讽了起来,嘲笑着日军的不自量力,完全就是弱小的不堪一击,这让日本皇室,日本政府还有日军大本营备受打击,盛誉一落千丈,几乎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据说,再次引起了日军天皇裕仁的愤怒,当时就着急了日军外相及其他日军高层开会,要求严惩战败者。

  上海,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部。

  就在蒋委员长在武汉召开会议新闻发布会之后两天,日本亲王朝香宫鸠彦的专机已经到了上海,正走向松井石根的办公室中。

  朝香宫鸠彦也是日本裕仁天皇的叔叔,在日本‘二.二九’少壮派军官发动时,他请求裕仁天皇放过那些参加事变的日军少壮派军官,因而被裕仁天皇外放。

  而这次华中方面军再次惨败,让日本天皇对于松井石根可谓是失望透顶,于是召回他的亲叔叔,前往上海指挥华中方面军主力围攻南京。

  “亲王殿下,你好”松井石根正衣冠,笔直的站立在办公桌前,低着头,向着朝香宫鸠彦亲王行礼。

  他的后面跟着日军华中方面军主力四大师团的师团长,正一字排开恭敬的行礼着。

  “松井君”朝香宫鸠彦亲王看着松井石根大将,脸上无悲无喜道:“天皇陛下,对你非常失望”

  “哈伊”松井石根头用力一低,道:“重藤支队和藤木联队的灭亡,属下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天皇陛下,亲王殿下惩罚”

  话音未落,松井石根双手将天皇御赐的大将宝刀,举过头顶,身体成七十度弯曲,等待着朝香宫鸠彦亲王的惩罚。www.FHZWW.COM

  “数万帝国优秀的军人,就这样葬送在支那人的手中,却是让人感到失望和叹息”朝香宫鸠彦亲王站起身来,一边说,一边走到松井石根面前,伸手接过了他高举过头顶的指挥刀。

  “锵”

  把刀之声响彻整个办公室,一股寒气在空气中传荡。

  松井石根大将紧闭着双眼,跪坐在地面上,双手撑着双腿,头高高的扬起,脸上一片平静。

  实际上,自从得到重藤支队和藤木联队数万日军士兵阵亡的消息,尤其是那七千日本现役军人的玉碎,他就已经知晓了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

  部队阵亡是小事,最多停职调入预备役,更为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南京国民政府拿着这件事情大肆的宣传,尤其是西方媒体不断的传送,在世界范围内,西方国家中,流传着日军羸弱的消息,令天皇陛下,日本政府,还有大本营通通蒙受了耻辱。

  因此,这个事情必须找出一个替罪羊,消除日本民众心中的愤怒,而他作为华中方面军,上海派遣军总司令,却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所以,得到朝香宫鸠彦亲王将要到来的消息的时候,松井石根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命运,那就是他将会成为这个战败的替罪羊,成为全体日本国民人人唾弃的可怜虫。

  已经明白了死亡已经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松井石根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与其哭喊的死亡,不如平静的死去,那样他的家族还能够保存下来。不然,他的后代都会随他前去面见天照大神。

  因此,当朝香宫鸠彦亲王将那柄冰冷的刀锋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的眼睛紧紧的闭上了,除了微微抖动的眼皮之外,几乎看不到害怕的表情。

  ‘嗖’

  一道寒光扫过,松井石根心中叹息一声,自己已经离开了人间。

  不过,很快松井石根就意识到不对,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到丝毫的痛苦,哪怕刀锋再快,人在死之前,还是能够感到一种伤口带来的痛楚的。

  不对不对我还没死

  松井石根猛然睁开了双眼,朝香宫鸠彦亲王正看在他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松井君,果然是为了帝国愿意奉献一切的军人,这样的军人,天皇陛下如何可能错杀忠臣呢”

  “亲王殿下,这个……这个,我可是葬送了数万帝国勇士的罪人,我……”

  朝香宫鸠彦亲王脸色一正,从身上掏出一个黄色的布头,目光望着满屋子的日军华中方面军高级将领,开口道。

  “天皇手谕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劳累成疾,肺结核病发作,卧床不起不能主持军务,特批朝香宫鸠彦以陆军中将军衔接替松井石根之职务。”

  “哈伊”“哈伊”……

  宣读完,话音刚落,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部办公室中,响起了一阵低头应声。

  “天皇陛下,我松井石根对不起您啊”

  “梆梆梆”

  松井石根的额头在地上狠狠撞击了几下,鲜血瞬着额头缓缓滴落了下来,似哭似笑的大声的说道。

  “好了,松井君,你还是回去好好养伤吧等你养伤好了,还会是一位为帝国征战,扩张疆域,打开东亚共荣圈的虎将”

  朝香宫鸠彦一把将松井石根拉了起来,轻声细语的安慰道。

  “哈伊我一定会好好给帝国尽忠的”松井石根大将脚步颤颤的在冢田攻的搀扶下向外走去,忽然,他停下了脚步,对着朝香宫鸠彦,道,“亲王殿下,桌子上是我整理的支那长青师师长李长青的消息,请您过目,希望对您消灭这个帝国心腹大患,能有帮助,也算是我为天皇陛下,为了帝国尽力了。”

  “呦西,松井君,你果然是帝国最优秀的军人,你一定要好好休息,天皇陛下还等待着你康复,重整军队的雄威呢”朝香宫鸠彦点头,道。

  只是,让松井石根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离开之后,朝香宫鸠彦就推翻了之前关于不能残杀中国百姓与中国战俘的命令,在听取了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等人的战况报告,尤其听到中岛今朝吾谈到中**队经过最初接触谈判后没有投降意愿,遂兽性大发,责令部下尽快攻陷南京。即发出一连串由他本人亲自盖章签署的命令,上面均标有“机密.阅后销毁”字样,但命令的内容却简单而明了:“杀掉全部俘虏”由于有朝香宫十分明确的命令,日军在南京大开杀戒。

  这也是历史上南京大屠杀发生的诱因之一,这件这个日本亲王,也就是一个身披人皮的饿狼禽兽。

  当然这只是后话而已。

  目前,朝香宫鸠彦中将更为要紧的事情,就是对付愈发危急的战局形势,以期扭转日军之颓势,尽快占领国民党政府首府南京,达到从意志上消弱**抵抗的目的。只是,这个以前制定的战略意图,现在在执行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山西战场,日军第五师团惨白,麾下主力之一的第九旅团全军覆没,国崎登少将战死。而后,南京战场,江北岸日军重藤支队以及藤木联队全军覆没,藤木大佐阵亡,重藤少将下落不明。

  再加上以前阿部规秀和笠原幸雄两位将军阵亡。

  日军在长青师的手中已经玉碎了超高数万日军,以及四位将军,近十位大佐,至于中佐、少佐根本就数不胜数。

  因此,**的抗日意志已经大大提升,与历史相比,**南京抵抗的时候,还未有日军整建制的部队覆灭的消息,全国之内,一片阴云愁雾,到处都是**溃败,丢失国土的消息,和此时完全不能同日而语。所以,哪怕日军占领了南京,完成了之前的战略目标,却还是难有很大的收获。

  不过,朝香宫鸠彦中将也不是只会混日子的贵族子弟,却是有些真才实学。他也明白,日军刚刚经历了一场惨败,如果不能迅速的做出反应的话,并扭转战局,南京战场的日军重兵集团将会寸步难行,局势真要是演变成那个地步的话,**得到喘息机会,完全能够从后方调回部队,一举夺回南京,甚至有可能全歼日军一至两个师团。

  当然,这也只是最坏的臆想罢了,出现这种可能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

  要知道,南京战场上日军四个师团可都是精锐至极的野战部队,在日军战斗序列之中也都是顶尖的存在,即便是日军撤退,**哪怕出动几十个中央师也绝对没有留下来的可能。而且日军占据着绝对的空中优势,**的大规模部队调动,肯定逃不过日军的侦查。

  当然,南京战役正处于关键的时候,日军四大师团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因此,日军完全没有主动撤退的可能。

  而此时,日军四大师团必须尽快的占领南京,将南京城中**诸如中央教导总队之精锐通通消灭,才能够算是报仇一箭之仇,当然如果能够顺带消灭支那长青师,那就更好的了,可以迅速挽回日本帝国和皇军的盛誉。

  …………

  在电台和报纸上大大露上一脸的蒋委员长,可谓是春风得意。不但名声大好,而且得到了不少海外华侨,侨胞的捐款,同时正在美国游说的财政部长宋子文,还告诉他,美国国会那些强硬反对给国府支持的议员有些松口,同意分批支援抗日战争。

  这个消息,让蒋介石显得非常兴奋,毕竟几亿美金到账,能够大大缓解国府的财政压力,还能够训练处一批精锐军人,还用来弥补在战场上阵亡的士兵,这样他手中的部队不但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加,而且还能提升中央军的装备和战斗力。

  不过,当蒋委员长在何上将的陪同下,武汉总参作战室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而在作战室内,陈诚上将,白白副总长等国府高级将领,正围拢在沙盘的周围热烈讨论着当前的局势,看到蒋委员长走了进来,一众高级军官都连忙立正敬礼。

  “情况怎么样?”蒋委员长摆了摆手,显得非常急切的说道:“南京城中的情况如何,唐深智下令撤退了没?”

  陈诚上将,白副总长等国府的高级军官都不禁面面相觑,这个委座也太过善变了。

  两天前,还大言不惭的说,为了南京城中百姓撤退制定了一个巨大的机会,而现在却丝毫不关心南京城中那些难民了,反而更加关心中央军的安危起来。

  很显然,在蒋委员长的眼中,那些难民怎么可能比得上,他手中的精锐部队,或者说,他更加关心屁股下的位置。只要他又足够的军队,那谁都不能将他赶下台去。

  当然,这些都是心中所言,不会说出来的。

  白副总长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抬头脸色一正,道:“日军四大师团已经将南京城区团团包围了起来,虽然长青师在江北岸消灭了日军两个重兵部队,但是江南岸,南京城中他们还承受着日军四个主力师团的围攻。南京城守军已经损失过半,按照这样的情况,除非长青师从江北渡江,进入南京,或许情况能够好些,以李长青的本事,或许还能干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从江北突进南京城?

  在场的国府高级将领都不禁撇了撇嘴,看着白副总长的目光带着几分的复杂。

  这不是摆明让长青师送死吗?李长青虽然很能打仗,长青师战斗力确实跟强,但是有一点,日军突入南京的可是整整四个主力师团,以半师残余之兵,对抗日军四个师团,哪怕李长青有通天之能,也是难逃日军围攻。

  因此,在众人看来,白副总长这个注意,确实非常的阴损。

  “让长青师进入南京,那不是将抗日英雄军队送上虎口吗?我请问白副总长,如果是你愿意带着部队前往南京吗?”陈诚上将冷笑的问道。

  “国家危难关头,身为军人,当以保卫国家,抵抗日军为己任,不能因为日军势大,而退缩不前”白副总长义正言辞的说道,好像他会毫不犹豫的前往南京。

  “要不,让分出一个师,不,不,一个团,以白副总长的能力,一个团就能够将日军四个师团打败”陈诚上将颇为不屑的说道。

  “你……”白副总长脸色一变,正待发作。

  “好了,这里是总参作战室,不是菜市场”蒋委员长充满怒气的声音响起。

  陈诚上将和白副总长相互不爽瞪了一眼,然后扭过头去。

  这两人一位是黄埔军校土木系的领头人,另外一个则是桂系军队的巨头,以前两人就是不和。

  蒋委员长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向着一旁的何上将,道:“敬之,给李长青发过了电报了没?”

  何上将忙到:“五个小时前,就已经发过去了。”

  “李长青怎么回答的?有没有前往南京?”蒋委员长为了保住他手下的中央军,已经有了让长青师前去送死的念头。

  “没有”何上将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长青师根本联系不上。”

  蒋委员长眉头顿时皱紧了,上次教育长就讲了这个李长青桀骜不驯,竟然敢不回复最高长官部的电文,看来确实如此,战场抗命恐怕已成定局,恐怕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不受控制的一个家伙,而且他如此精通打仗,很有可能成为一大军阀势力。

  想到这里,蒋委员长脸上表情变得一片阴沉,沉默片刻,道:“继续发报,命令李长青带领长青师前往南京,不得有误,否则,否则军法从事”

  …………………………………………………………………………………

  感谢guderiand的打赏感谢zheyijia投了 1张月票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