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围追堵截(上)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二百一十一章 围追堵截(上)

  “轰隆隆……”

  巨大的爆炸声中,日军吉武大队驻守的山丘完全炮火的硝烟以及无尽的烟雾笼罩了起来。而凶猛的中**队从三面围拢了上来,向着日军发动了潮水般的冲锋。

  “少佐阁下,少佐阁下,防线已经被攻破”脸上被硝烟染成了黑色的日军大尉,一路小跑来到了破烂不堪的日军临时指挥部,对着躺在地上的吉武大队长报告道。

  刚才的炮击中,一枚炮弹准确的命中了指挥部,指挥部内参谋阵亡大半,就连吉武少佐也是身负重伤,鲜血从包扎的伤口缓缓的向外流淌着。

  “向,向重藤将军发报,吉武大队遭到支那人猛烈攻击……消,消亡殆尽”吉武少佐断断续续的将口中的话说完。

  越来越近的枪声,喊杀声,让他明白,吉武大队已经是在劫难逃了。

  艰难的抬头对着面前的大尉,道:“你,你带着,带着剩下的士兵撤退吧”

  “不少佐阁下,我请求带领士兵挡住支那攻击,掩护您撤退”大尉‘啪’的收腿立正,猛然低头道。

  “八嘎”吉武少佐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大力的咆哮一声,怒斥道:“你敢违抗军令吗?”

  “哈伊”日军大尉脸色一变,眼中闪过流出液体,向着吉武大队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一转身,跑出了指挥部。

  “你也离开吧”吉武少佐对着电报员说道。

  “哈伊”那个明显只有二十岁的年轻日军,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大声回答道。防线耳麦,转身向着大门跑去。

  当他的前脚刚踏出指挥部,后脚还未来得及迈出去,背后传来了“啪”一声枪响,那名日军电报员身影一抖,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摔倒在地面上。或许他到底都不明白,为何允许他离开的大队长,为何会在背后开枪。

  “你知道帝国密码电文,所以你必须死”

  吉武少佐望着倒下的年轻身影,脸上没有一丝沉痛,反而带着一种理所应该的神色。

  或许在他这个帝国主义的信徒看来,每一个帝国士兵都只是扩张的工具罢了甚至连他自己也是如此。

  艰难的从身上摸出了一枚手雷,拉开了线绳,嗤嗤的白烟在寂静的指挥部中响起。

  “大日本万岁,天皇陛下万岁……”

  在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中,一团火光将临时指挥部掀飞,或许不会有人知道,一个在中华大地犯下罪行的日军少佐就死在这片山丘之上。

  “撤退,撤退……”

  那名接到撤退命令的大尉,正带着一队残余的士兵沿着唯一没有攻击的一面,向着远处溃逃,而攻占了山丘的长青师的士兵却并未追赶,反而是用一种看待死人的目光冷冷望着那群狼狈逃窜的日军士兵。

  “好了,都别看了,留下一个连打扫阵地,剩下的士兵搬开石块,清理道路,给汽车开出一条通道。”独二旅旅长李强一声令下。

  顿时整个部队活动了起来,不断清理着道路上的石块,遇到还未死透的日军,直接对着心脏一枪,也算是赐予他们的恩典了。www.syzww.net

  而至于日军狼狈而退的日军残兵,发现中**队并未追赶,大尉脸上露出怪异的神色,他不明白为何中**队,会如此轻易的放他们离开。

  但是能够活下来终究是一件好事,一群人更加卖力的沿着公路向着重藤联队的方向靠了过去。

  不过,很快噩梦就如同乌云一般的降临了。

  “咚咚咚……”

  地面上响起一阵如同打雷般的震动声,当日军大尉抬起头,看到远处疾驰而来的中国骑兵的时候,脸上露出无法抑制的恐惧,失魂落魄般声嘶力竭的大吼了起来:“骑兵,中国骑兵……”

  反应快速的日军,转身向着旁边的密林冲了进去。但更多的日军却是呆愣的站立在,感受到呼啸而来的中国骑兵那可怕的声势。

  “噗噗……”

  “噗噗……”

  一声声马刀入肉的声音,高压的鲜血向外喷溅的景象,让幽静的山林变成了小鬼子死亡的地狱。[() 疯子手打]

  除去几个窜入树林的小鬼子,其余小鬼子全部倒在了屠刀之上。

  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也是小鬼子报应。

  “连长,跑了几个小鬼子,还用追吗?”有人开口问道。

  “不用管了,几条吓破胆的小鬼子,已经掀不起风浪了。我们的任务是,支援独一旅,紧跟我走”骑兵连连长一抖缰绳,带着骑兵连,沿着公路向着远处枪炮声密集的地方冲了过去。

  而确实如他所料的那样,这几个逃跑的日军,最终活了下来,但却是惊吓过度疯了,日军战败,他们回到了日本。

  几十年之后,当其中一个已是白发苍苍,也解开了心中的惊恐,对家人说起往事,只说了一句话:当中国人在沉默中爆发的时候,他们就会变成让人恐惧的猛兽。

  …………

  南京司令部。

  参谋长拿着一纸电文匆匆走进了作战室,向正在研究作战地图的唐深智上将道:“司令,据江北报告,从扬州以西一带。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恩?”唐深智上将脸色一变,放下了铅笔,抬起头道:“肯定是李长青又在制造什么大动作向长青师发报,询问一下。”

  “司令,我已经联系过长青师了”参谋长连忙小声的回答道。

  “他们怎么说的?李长青是不是又准备干掉日军几个将军啊哈哈……”唐深智上将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于他来说,在南京城不断时候的时候,只有李长青才能给他带来一些振奋的消息。

  “不是,司令,长青师电台处于静默的状态,根本联系不上。”参谋长表情严肃的说道。

  “静默?”唐深智唐上将眼中随即寒光一闪,表情一肃,道:“果然不出我的预料,这个李长青肯定是在搞什么大动作。”

  “参谋长,日军在江北有那几只部队?”唐上将忽然问道。

  “在江北岸,一共有着两支日军部队,一支是重藤支队,另外一支是藤木联队,这支部队是日军华中方面军直属联队,拥有六个大队步兵大队以及炮兵、战车、辎重各一个大队。www.syzww.net”参谋长连忙将简要的情况说了一遍,缓了一口气接着道:“不过,日军重藤支队已经被长青师干掉了足足一半的兵力,至于藤木联队也在长青师手下损失不小。”

  “联队?我看日军精锐旅团也不过如此。”闻言,唐上将脸色一变,道:“看样子,长青师面临的危机不小啊,可是李长青搞出如此大的动静,难道是想……”

  忽然,脑海中划过了一道闪电,唐上将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明悟,显得有些错愕的说道。

  “不可能?”参谋长也已经领悟了司令的想法,当下大声道:“虽然日军损失不小,但还是足足七八个大队那么多,以长青师的胃口,应该不会真的那么大吧?”

  参谋长开头的坚决否定,但是当他想起了李长青那可怕的战绩之后,语气也变得不太坚定起来,似乎隐隐感觉司令官话语的意思真的会是真的。

  这个李长青就是战争天才,同时也是一个战争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光环下,李长青或许真的敢这么干。

  “好了,参谋长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如果这个疯子是小鬼子那边的,恐怕你就要苦恼了”唐上将拍了拍参谋长的肩膀,接着又问道:“还有别的情况吗?”

  从思索中反应过来的参谋长,连忙道:“据江北回报,似乎有山塌了,烟雾很大,远处无法看清楚,不过之前似乎有部队沿着那条路向着扬州前进?”

  “山塌?有日军?沿着公路?”

  一个一个的词语在唐深智上将的脑海中串联起来,仿佛形成了一副画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精彩起来。

  “这个李长青或许真的能够再干一件什么惊天大事也不一定。”唐上将心中如是的想着。

  ………………

  日军藤木联队主力覆灭地点,以西十多公里之外,激战正酣。

  刘明初都已经亲自上阵,正架着一挺九二式重机枪向着山下猛烈的扫视着,呈扇形辐射出去的弹幕将仰攻上来的鬼子兵一茬茬地扫倒在地。而小鬼子也已经发了狠,毫不顾忌伤亡,蜂拥的冲击着独一旅的阵地。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后面更多的小鬼子‘嗷嗷’叫的直冲了上去。

  因为重藤少将已经下达了决死令,向后退一步着杀无赦。日军冲锋部队的后面,宪兵队正用着黑漆漆的枪口指着他们,谁敢后退一步,立马就会有一个子弹将他们打倒。

  “杀给给,冲上去,冲上去……”

  已经没有退路的小鬼子,在一个个小队长的军官带领下,‘板载’‘板载’端着三八大盖,疯狂冲锋着,将杀气发泄到阵地上的独一旅一团的身上。

  “哒哒哒……咔咔咔……”

  刘明初死死的扣在射击扳机上,一链子弹打完,撞针不停的撞击着空壳,**的火舌也停止了。刘明初才反应过来,可见战斗的激烈程度。

  “弹药兵,弹药兵都死到哪里去了……”

  怒吼声在空气中回荡,而被压制的日军也反应了过来,刚才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的日军轻重机枪也顿时咆哮了起来,密集的子弹打的刘明初防御阵地上尘土飞扬,土屑乱溅。

  刹那间,形势逆转,刘明初反被日军飞舞的子弹死死的压制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掷弹筒,掷弹筒快上,快上来”刘明初独特的大吼声再次响起,“给老子敲掉日军的机枪,快点敲掉”

  很快, 防御阵地后方两人掷弹筒小组以‘之’线,冲到了一处防御点后面。

  在日军那些掷弹筒兵的传送秘笈之后,长青师也仿照日军组建了两人一组的灵活小组,在战场上给前线部队提供炮火支援。

  经历了几场战斗之后,长青团的掷弹筒小组虽然还不比上日军精锐野战部队的掷弹筒兵,却也相差不远了。

  冲上来的掷弹筒小组速度很快,勾着身体,快速的冲到防御点下面,丝毫不敢抬起头,小鬼子老兵枪法可是不赖,只要稍微露出一点脑袋,就会被小鬼子一枪爆头。

  一直和小鬼子打仗的长青师老兵,一个个非常精明,根本不给小鬼子留下任何的射击机会。

  几十米的道路,两名老兵只用了仅仅十几秒中,就冲到了掩体之下。

  “快,快,装弹”刘明初满脸狰狞的对着掷弹筒兵咆哮着,“给老子敲掉小鬼子重机枪,快点敲掉重机枪”

  刚刚几十米的时间内,日军重机枪就击倒了数十米长青团的士兵,对于防御阵地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手持掷弹筒老兵,快速的抬头看了下面的小鬼子重机枪方位,迅速架设起来支架,掷弹筒的炮口指向了天空。微微调整了射击角度,脸上肃穆的说道:“弹药,弹药……”

  话音未落,旁边那名老兵立马放下了身上的弹药箱,从里面迅速拿出了一枚递了过去。

  “咚”

  一声沉闷的响声中,榴弹从黑洞洞的炮口**而出,直直的飞了下去。

  “轰隆”

  一声巨响,山下的重机枪停止了咆哮。

  “打掉了?”刘明初脸色一喜,正要爬起身来。突然间,心底猛然传来一阵预警。身体连忙低下。

  而就在这一瞬间,刚才刘明初探出头去的地方,被一梭子子弹打的尘土飞扬,山下刚才哑了火的重机枪再次咆哮了起来。

  至于刘明初脸上沾满了泥土,显得异常狼狈,不过,幸好他反应的过,否则他恐怕就被一枪爆头了。

  “他娘的,再给老子轰,敲掉日军的重机枪”

  操纵掷弹筒的老兵面色凝重,调整了一下炮口的方向,一枚榴弹也递了过来。

  “咚”

  几秒钟一声“轰”爆炸声,日军重机枪随即被掀上了半空,撕成了碎片。

  而那两名掷弹筒小组,迅速转移了阵地,向着远处跑去。

  刚刚离开,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刚才两位老兵待在的地方,就升起了几团火球。

  “嗡嗡……”

  如同昆虫高速闪动翅膀的声音在刘明初的耳边响起,他急忙扭头望去,远处出现了数个黑点,正向着这边疾驰而来。

  “放弃第一道防线,放弃第一道防线,撤退到第二道防线上,快点,快点……”

  刘明初怒吼在阵地上空飞扬,阵地上炮火猛然咆哮了起来,火力陡然增加了几倍,日军攻势为之一停滞。借助如此短暂的时间,一线防御阵地大的士兵,纷纷退回了第二道防线上。

  而日军也冲了上来,双方相距不过百米的距离。

  随即飞来的日军飞机,看着地面上激烈的战斗,几乎搅在一起的双方士兵,在天空盘旋了几圈,无奈的选择较远的地方投弹。

  当然,日军飞行兵此时还是非常精锐的,都是参加过空战的士兵,既然无法投掷炸弹,还是调转了枪口,向着阵地上俯冲而下,两条火舌从腹下伸出,在地面上留下了两条笔直的火线。

  数名士兵躲闪不及,顿时就被大口径机炮打成了碎块。不远处,两名扛着弹药箱士兵,也被拦腰炸成了四截。

  “机枪,高射机枪,给老子射击,射击”

  “咻……”又一阵凄厉的尖啸掠空而至。

  又是一架日军俯冲而下,还未来得及射击,地面上一处隐蔽角落,一挺露出狰狞表情的高射机枪,喷出了一条火舌。

  日军飞机突然起火,像是折翼的飞鸟,直接从天空冒着浓烟载了下去,化作了一团火球。

  刘明初赞叹声,大声吼出:“打得好,打得好”

  “哒哒……”

  日军另外一架俯冲而下的飞机,带着两条长长的火舌,直接碎裂了那挺高射机枪,几个来不及反应的士兵被打成了一团血雾,再也分辨不出丝毫的样子。

  “**你姥姥……”

  刘明初的怒吼,化作了手中捷克式轻机枪的咆哮,对着日军那飞机射去。

  ………………

  日军重藤支队司令部。

  重藤大佐正在暴怒,担任前卫攻击的两位大队长,正在承受着‘啪啪’巴掌声,两个人脸庞都肿的像是猪头一般。

  一个半小时,整整一个半小时,步兵五个大队轮番上阵,炮兵大队提供炮火支援,已经发起了数十次中队以上的冲锋,但是山顶上支那部队,却像是一个顽石,丝毫不动。

  “八嘎八嘎”重藤少将对着两位大队长,几乎是破口大骂起来:“你们都是饭桶,都是白痴,对面根本没有防御阵地,拿不下对面的阵地,你们都是帝国的罪人,都是罪人”

  嘴里的骂声似乎并不过瘾,抬腿一脚将对方踹到在地,还不解恨的踩了几脚。

  “哈伊”

  被踹到的大队长,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忍着身上痛哭,猛低头道。

  就在这时,参谋长宫本彦一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电文,满脸的惨然的说道:“将军阁下,吉武大队发力诀别电文”

  “八嘎怎么可能?”重藤少将一把抢过参谋长递过来的电文,表情由狰狞,迅速化作了死灰。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说道:“撤退,命令部队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