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六十五章 电文与开战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一百六十五章电文与开战

  第一张电文是国民**军军事委员会下发的关于长青团的晋升令以及部队编制。www.FHZWW.COM

  李长青看着脸色笑容顿时浓烈了很多。

  这一次,蒋委员长并不抠门,直接给了一个甲种师的编制,二旅六团。说起来,长青团的编制,直接从团,越过旅编制,乙种师的编制,连跳三极,成为了甲种师。

  如此的跳跃在国民**军得序列中,还是非常的少见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不但如此上还说,鉴于长青团战损之严重,特批抽出两个补充团充实进长青师。这个决定让李长青尤为的高兴,这两个补充团可不是一般抓壮丁的凑出来的部队,而是正经接受过军事训练的队伍,虽然时间不长,但终究也是预备役军人,而不是连枪都不会放的老百姓。

  实际上,这也是李长青赶得比较巧,如果等到南京战役爆发的话,恐怕这两个补充团就根本轮不上他了。

  同时上还说,给长青团补充一个旅团的武器装备。看上去蒋委员长比较抠门,二旅六团只给补充了一个旅的装备,可就当是情况来说,蒋委员长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哪怕是他麾下的中央军战损,估计补充的武器、兵员也不见得多过长青团。这还是蒋委员长看到李长青如此能够打仗,才破例拉拢李长青的一个手段,一般的部队能够晋升编制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对于这张电文上的内容,李长青除了满意,就是非常满意。

  长青团全歼第九旅团主力,除去一定程度上的上的幸运之外,那三天三夜的阻击战也打的确实艰苦。战斗结束的时候,一统计,原本小三千人的队伍,竟然只剩下不到八百人,不少人身上还带着或轻或重的伤痕。

  这战之后,长青团真的伤筋动骨了,被强行编入长青团的溃兵,几乎全军覆灭,剩下的不到一成,而一直跟随他南征北战的老兵,也是伤亡惨重,活下来的也不到三成。

  战后看着那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士兵,李长青的眼中也留下了心痛的泪水。www.FHZWW.COM不仅仅是他,王永泽、刘明初,李强等一众军官也不禁的落下了泪水,至于周欣已经小声的哭泣了起来。

  谁说铁血战士无柔情,无感情?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战场上后背交给战友的感情,是任何的感情都不能比拟的,因为它是将生死都交给了战友,乃是一种生死与共的撼天动地的感情。

  第二则是阎锡山阎长官所授予长青师的一百万大洋的奖励。

  虽然之前在敌占区缴获颇丰,但是抚恤伤残军人,战死勇士之后,所剩也是不多。何况以后,长青团晋升为长青师之后,家大业大,所要花费的地方也增加了。仅仅一个师,六个团的一个月的军饷支出也不再少数。

  李长青可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士兵流血牺牲,他们家人却是度日如年,无法活下去。

  让烈士有血有泪的事情,他万万干部出来。

  这一百万,李长青欣然接受了。

  而第三张却是让李长青有些大感意外,摸不到头脑。

  按照电文上的意思,就是命令,李长青带着他手下的部队,前往南京,戍卫首都,保卫领袖之安全。

  电文下面署名,却是第二战区长官部。

  李长青放下暗暗的思索了起来。

  既然上面签署的是第二战区长官部的命令,肯定是通过了阎锡山的首肯。虽然中央军第十四集团军也在山西太原,可是山西终究是晋绥军的地盘,而阎锡山也是名义上的最高统帅,想要调动他麾下最近战绩颇丰的部队,肯定要得到他的同意。

  只是不晓得,蒋委员长用了什么条件,换取了阎锡山的同意。

  不过,李长青对于**内部的党派之争,可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对于将自己调往南京,李长青却是双手赞成。

  历史上,南京成为了中华儿女永久的痛苦,而这一世李长青一定不会让这个悲剧再次发生。www.FHZWW.COM

  就在李长青静静思索的时候,一旁的周欣也在痴痴的望着他,修长而清澈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丝的波纹,像是沉浸在美好的事物中一般。

  自从上次,李长青在指挥部内,当着那么多人拥抱她,亲了她之后,周欣胆子似乎一下子变大了不少,似乎见到了战场上太多的生死,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如果放弃了机会,很有可能成为终生的遗憾。

  都说静静思考的男子,最有味道。周欣也发现,平时意气奋发,指挥若定的长青,在思索的时候,更有一种让人着迷的男人味道。

  这种感觉,不禁让周欣有些痴了。甚至连李长青抬头看她时,她都没有反应。

  放下了三张李长青抬起头,正好看到周欣迷离的眼神,心中也是不由的一荡。

  以李长青敢爱敢恨的性格,自然明白,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妹妹芳心已经沦陷了,顿时脸上一笑,轻轻伸出她的视线上摇了摇。

  “犯花痴了,大白天的,也该醒醒了”

  “啊”

  李长青的动作,真的吓了周欣一跳,犹如受惊的小兔一般,身体向后一跳,双手抱胸,目光机警的望着坐在位子上的李长青,很像是遇到了色狼一般。

  周欣的叫声,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看到这边的状况,顿时眼中露出了暧昧的目光,随即转过头去,该干啥干啥。

  “哎,我说周欣周大小姐,你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吧”李长青调笑的说道。

  战斗岁月中,调笑一下美女,也是一件让人心悦的事情。

  “哼”

  周欣也不还口,她明白自己哪里会是师座的对手,秀鼻一哼,转身迈着修长的双腿,就要离开。

  “去把参谋长,各营主官全部找来,让他们去指挥部开会”李长青面容一正,说道。

  调笑归调笑,军事政务可不能儿戏。

  “是”周欣连忙一转身,双腿并拢,英姿飒爽的立正道。

  “不错,有长进,周欣上尉”

  却不想,李长青望着周欣敬礼的姿势,念念有词的说道。

  “呸”周欣脸色顿时一红,轻?一口,转身向着门外跑去。

  “哈哈……”看到红着脸,落荒而逃的周欣,李长青大笑了起来。

  …………

  “砰哗啦”

  阎府的大厅中,阎锡山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水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浓重的山西口音大骂了起来。

  “蒋某人,不地道,真的不地道看到咱老汉手下出了一个善战的将军,竟然伸手就抢,太土匪了”

  一旁的参谋长楚溪春,看着怒不可竭的阎锡山,心中虽是纷纷不平,却也紧紧闭着嘴巴。

  蒋某人可是当当国民政府的委员长,阎长官可以大骂,而他一个参谋长就不得不噤危慎言,防止把柄落在戴长官的手中,不然可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然,刚才陈上将的一番话,让他也非常清楚,李长青这个中央军校九期毕业的军官,前往南京已经成为了必然,根本不容改变了。

  泄一通脾气之后,阎锡山无奈的坐回了藤椅上,沉默半晌,道:“参谋长,李长青出发前,你待我前去,送别李长青,告诉他,山西永远都是他的家”

  “是”楚溪春连声答应道。

  …………

  这边阎锡山不爽,而远在南京的蒋委员长拿着王世和送来的电报,却是笑了起来,抬头对着王世和说道。

  “这一次,阎老西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还是委座手段高明不然阎锡山也不可能就范”王世和不留痕迹的拍了一个马屁。

  果然,蒋委员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道:“这次调李长青来南京,告诉军政处那些人,将奖励如数的发下,如有克扣,定惩不饶”

  “是委座,我会注意的”王世和连忙回应道。

  “世和啊你说南京能否保住?”蒋委员长突然问道。

  “此乃军事大事,属下不敢多言”王世和小声的回答道,他并未因为跟随委员长多年,而胡言乱语,他当然清楚委座只是故做一问而已。

  蒋委员长似乎又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远处的走廊中,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蒋委员长眉头未皱,对着王世和道:“去出了什么事”

  王世和连忙走出了书房,在走廊上与来人小声的嘀咕几声,结果一张挥了挥手,让来人离开。才推门走回了书房中。

  而这一次,王世和脸色变得无比凝重,快步走到蒋委员长的身边,急促的说道:“委座,日军动手了”

  “什么?”蒋委员长脸色一变,抬起头,手中批阅文件的笔掉落,摔在地上似乎都没有察觉到,不可思议的说道:“你说日军动手了?”

  “据前线指挥部报告,日军在下午二时,突然发起攻击守军仓促不防,向后败退,此时已败退到……”

  “嗡嗡……”

  话音未落,窗外突然响起了防空警报嘹亮的响声。

  王世和脸色一变,连忙扶起还未反应过来的蒋委员长,向着防空掩体走去。

  …………………………………………………………………………………

  南京战役已经打响,大家也要给火烈补充些弹药那帮乌龟王八蛋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