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再战忻口(三)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第一百零五章再战忻口(三

  当火红色的太阳跃上了天空最高点,爆发出万丈光芒的时候。www.FHZWW.COM第五师团第九旅团的所有部队全部移动到了南怀化外围,同时到达的还有第五师团下属的第五野战炮联队。

  虽然第五师团在长达数周的攻防战中,伤亡不小,损失了几乎一个联队的兵力,但是第九旅团却并未受到重创,主要的战斗力得以保存了下来。然而,担任南怀化外围阵地守卫的第五十四师七十一团虽然也到补充,但却没有时间休整补充,难以形成强悍的战斗力。

  无论兵力还是气势距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都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在先前的阻击第十一联队第一大队的战斗中,虽然击溃的日军一个大队的兵力,但是二营自身伤亡也几乎达到了一半。那些鬼子老兵却是不赖,枪法相当的老辣,一枪直击要害,不少士兵就这样倒在了阵地上。

  日军一个大队,就给七十一团造成如此大的伤亡,要知道,配属给七十一团的炮兵营在第一时刻,就几乎摧毁日军的重火力。而现在到来的不仅是日军的一个精锐野战旅团,而且还有一个野战炮联队,由此可想而知,七十一团防守阵地的压力会有多大……

  南怀化与蔡家岗、灵山、阳明堡等一线阵地组成了中央方向与右翼防线黑峪村迄阳方口一线一样,都是支撑忻口外围防线的节点。一旦南怀化失守的话,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将直插第二战区的腹地。到时候,第十四集团军与晋绥军构成的防线,将为名存实亡,毫无作用,就如同二战中法军构筑的马奇诺防线一样成为了摆设。到时候,日军完全可以长驱直入,配合左路的第二十师团,第第109师团长驱直入攻占太原。

  因此,李长青得到日军猛攻南怀化阵地的消息后,才会如此急匆匆集合部队,向着这边赶去。

  如果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攻破南怀化阵地的话,国崎登完全可能以一部攻向太原,而另外一部突袭**的右翼防线,到时候数十万**士兵将变得处境艰难,很可能再次出现淞沪会战中大溃败的情况。www.syzww.net

  “参谋长,防守南怀化的还是第九军郝梦龄将军的部队?”李长青从作战地图上收回目光,向着身旁的参谋长问道。

  “是的,团座不过第二战区长官部派出第九军、第二十一师等部约 5个旅兵力从正面反击。不过,攻击南怀化的是日军第五师团第九旅团,外加一个野战炮联队,刚才李欣截获了日军召唤航空兵的消息。南怀化随时会有失守的的可能”一脸疲倦的王永泽周围眉头说道。

  李欣就是李长青在那个山村中救出的小女孩,已经改名叫做李欣了。

  听到是第九军的时候,李长青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了,脸色也稍微好看了很多。

  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乃是一代抗日名将,虽然后世讲诉关于他的事迹的作品鲜有,但是每一个知道他的人,却不禁为之感动。

  郝梦龄军长原率部驻扎贵阳,国难当头,请缨北上。出发前他对妻子说:“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日寇侵占东北,人民无不义愤填膺。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我们国家已到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应该去抗战,应该与敌人拼。”

  当他率部途经武汉与家人告别时,对儿女们说:“我爱你们,但是更爱我们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出征前就悄悄的留下了遗书,可见他铮铮的报国必死之心。

  上阵前,郝梦龄告诉士兵们:“先前我们一个团守这一阵地,现在我们剩下一百多人,编成一个连,还是守这个阵地。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这个阵地。我们一天不死,抗日的责任就不算完。我出发前,已在家里写下遗嘱,不打败日寇决不生还。现在同你们一起坚守这块阵地,决不先退。我若先退,你们不论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论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大家敢陪我在此坚守阵地吗?”

  挥笔疾书,留下了“站在哪里,死在哪里”八个字,晓谕全军将土。

  郝梦龄急于赶到前沿阵地指挥作战,但路途被敌人火力封锁十分危险,劝他写书面命令派人送去,郝军长说:“瓦罐不离井口碎,大将难免阵前亡。”说罢毅然向前沿阵地奔去,在穿过离敌仅二百米的阵地时,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年仅39岁。

  郝梦龄以身殉国,实现了他为国家、民族而战的夙愿。

  郝梦龄牺牲后,国民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追赠他为陆军上将,以示褒扬。1938年 3月12日同志在延安追悼抗敌阵亡将土大会上称赞郝梦龄等是中国人民“崇高伟大的模范”,证明“中华民族决不是一群绵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心的伟大民族”。

  对于这样一个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不惜奉献生命的将军,李长青心中只有深深地敬意。

  “设法给郝梦龄将军发报:为国为民请将军保护好身体,李长青奉上”

  沉默片刻之后,李长青向参谋长交代道。

  身为后世之人的李长青,不希望这个为国为民献上生命的将军就此倒下。

  “刘明初,刘明初……”李长青忽然高声大喊了道。

  “到”很快从队伍前段,刘明初骑着马跑了过来,“请团座训示”

  “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必须天黑之前,感到南怀化阵地……”

  得到命令的刘明初,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军礼,一带缰绳,拨转马头,向着队伍前端跑去。

  “团座,以我们独立一团千人的兵力,即便是感到了南怀化阵地,恐怕……”参谋长王永泽说道这里,微微迟疑,并未将话语说完。

  但是,李长青还是明白参谋长的意思。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表情无比严肃的道:“就是死,也必须钉在那里……”

  随着李长青的蝴蝶效应,山西战局与历史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炸毁了第五师团军火库,让日军处于弹尽粮绝的地步。给第二战区创造了非常好的战机,同时让板垣那个老鬼变得比历史上更加的疯狂。

  已经没有后路的他当然明白,如果不能极短的时间内,突破支那守军的防线,那么第五师团就将遭受灭顶之灾。

  于是,板垣征四郎直接命令下属的第九旅团出动,攻击南怀化阵地。要知道,历史上,攻击南怀化的只是一个联队而已,现在兵力提升一倍,而且板垣视为宝贝的野战炮联队也一起拉了上去,很显然日军要拼命了。

  “团座,以现在的敌我态势,日军以一个师团,三个旅团兵力,强攻我军忻口防线。尤其是中路以及右翼面临日军的极大压力。右翼迄阳方口的外围阵地已被突破,第十五军已经退守城内。而南怀化主阵地能否挡住日军一个旅团,以我个人的观点,并不乐观”

  李长青心中暗自点了点头。历史上,第九军虽然成功的挡住了日军一个联队的攻击,但伤亡也非常惨重。而如今面对日军整整一个旅团攻击,其结果难以预测。

  不过,李长青不会改变增援南怀化的想法,必须挡住第九旅团,不能让日军突破中央防线。

  “报告,刚接受到五十四师七十一团的电文:七十一团在南怀化外围阵地,击溃日军第九旅团线头部队,毙敌三百多人”

  补充一团在团山阵地击溃了日军第一一四师团的先头部队,毙敌四百余。”这时,李欣拿来了电文赶了过来,大声的说道。

  数月的部队生活,让李欣从一个农村小女孩,变成了一个精干的军人。

  穿着明显大一号的军装,有种英姿飒爽,让人为之眼前一亮。

  “打得好”参谋长王永泽不由的大吼了一声。但是李欣接下来的话,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不过,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南怀化外围阵地已经失守,日军第九旅团正向南怀化主阵地发动猛攻”

  似乎整个过程都在他的预料之中,李长青脸色始终保持着平静,只是眉头紧皱了起来。

  远处南怀化方向的枪炮声隐隐的传来,李长青望着远处,喃喃的说道:“希望溃败不再出现……”

  ……

  南怀化主阵地后方千米的距离上,第九军得司令部就坐落一处隐蔽的战壕中。

  “报告军座,日军已经突破七十一团的外围阵地,正向主阵地冲来”通讯参谋小心的说道。

  “恩”郝梦龄将军点了点头,脸色并未范怒,显得很是平静。因为他也明白,以一个团的兵力怎么可能挡住日军一个旅团的攻击。

  “七十一团伤亡怎么样?”

  “阵亡达到九成,只剩下不到一个连了……连级以上军官全部阵亡,团长秦立山也以身殉国……”通讯参谋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下来。

  闻言,郝梦龄沉默了片刻,道:“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兵即无存,哪有长官?此谓我死国活,国活我死。为国牺牲,死得其所”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