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伏击战(续)组建骑兵营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短短五分钟后,阻击阵地上的枪炮声,渐渐的停歇了下来。

  三百多名日军骑兵连带之前已经阵亡的一个中队,日军第五师团独立骑兵联队下属的整整一个大队的骑兵,全部倒在了这里。

  不时响起的枪声下,那些未死了的小鬼子发出了最后的哀号声。

  独立一团的士兵们,搜索着战场。对于那些小鬼子不论生死,都要补上一枪。至于那些无主的战马则都被牵了回来。虽然之前没有刻意照顾那些战马,反而优先射击目标更大的战马,但战斗一结束,还是收拢了近百匹战马。

  “他娘的,别看小鬼子长的矮,几乎对比起他们的父母,还别鬼子的战马却是生的身高马大,让俺老李就眼馋不已”李强拉着一匹,通体黝黑,眼上则是一片雪白。

  尤其是,马匹身上的皮毛锃光瓦亮,像是擦上了一层油光一般,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这匹马是属于那个贵族出身的小泉一狼,作为有着大背景的子弟,胯下的战马自然也是千挑万选的,比身为大队长的尤前名寺还要好。

  一旁的刘明初,看着李强拉着缰绳的战马,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羡慕的光芒,嘴里妒忌的说道:“我说老李,你姥姥的,运气真好就是一匹好马”

  “嘿嘿那是,俺的运气一向都是很好”李强在同伴的羡慕中,脸上几乎乐成了一朵花,脸上的皱纹都笑了起来。

  “周永武,周永武……”刘明初对着远处大喊了起来,随即对着身边的李强道:“老李,我让懂马的人,给你看看”

  “那感情好”

  “刘营长,你叫我?”很快,已经成为了警卫排排长的周永武快步跑了过来,敬礼道。

  “来,来,来……”不等周永武分说,刘明初直接将其拉到李强的身前,说道:“老李,这位就是行家,世代牧马的传人”

  “李营……”周永武还未来得及的行礼,就被李强一把拉了过去。

  “行家,来行家,帮俺看看这匹马咋样”

  实际上,周永武之前已经注意道这匹通体黝黑,只有双眼雪白的战马。

  周永武没有推辞,像是绕着这匹战马走了几圈,随即翻看了战马的耳朵,眼睛,随即开口说道。

  “古传相马之法:先相头耳:耳如撇竹。”

  “再相眼,眼如鸟目。上鹿下章脊、麟腹、虎胸,尾如垂帚。”

  “次相头骨:棱角成就,前看、后看、侧看,但见骨侧狭,见皮薄露,鼻衡柱侧,高低额欲伏,台骨分明,分段俱起,视盼欲远,精神体气高爽。”

  “立蹄攒聚,行止循良,走骤轻躁,毛鬣轻润,喘息均细,擎头如鹰,龙头高举而远望,yin视而远听,前看如鸡鸣,后看如蹲虎,立如狮子,辟兵万里,颔鼻中欲得受人拳,名曰:太仓。”

  “太仓宽易饲,胸臆欲阔,胸前三台骨欲起,分段分明,鬣欲高,头欲方,目欲大,而光脊欲强壮有力,腹胁欲张,四下欲长。耳欲紧即耐劳。目大胆,大胆则不惊。鼻欲大,鼻大则肺大,肺大则能走。”

  “臆间欲广一尺以上,能久走,头欲高,如剥兔龙颅,穴目平脊,大腹月?肉多者,行千里;眼中紫缕贯瞳子者,五百里;上下彻者,千里。”

  “凡马不问大小肥瘦,数肋有十二、十三,四百里;十四、十五,五百里。旋毛起腕膝上者,六百里;腹脊上者,五百里;项辕大者,三百里;目中有童人如并立并坐者,千里;羊须中生距如鸡者,五百里耳。”

  周永武洋洋洒洒将这匹战马评头论足一番,而周围人则是一团云雾,晕晕乎乎。

  中,尤其是低层士兵,还有不少下级军官,很多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人,面对这样之乎者也,一通文言之语,思维早就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

  李强急的有些抓耳挠腮了起来,道:“周永武,你别欺负俺老李是个大老粗,你这一段之乎者也,俺是一个字都没听懂俺就想知道,这匹战马到底好不好,别尽说些没用的东西”

  “李营长,这匹那是日行八百,夜行五百的宝驹啊”周永武可是晓得李营长的暴脾气,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宝驹,好,好……周小子,有时间俺老李请你喝酒”李强一听这话,高兴的鼻涕泡都快冒了出来,用力的拍了拍周永武的肩膀,大声的说道。

  “啪啪……”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巴掌声,众人回头连忙立正行礼道:“团座”

  “团座,团座,你看看俺老李搞到的战马怎么样?”李强自信满满的拽着那匹战马,跑了过来,大声的说道。

  虽然李长青不懂什么相马之术,但也能看出此匹战马的不凡,点了点头,道:“马却是很是好马?只是……”

  忽然,他好像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是什么……团座你说话,你可是想急死俺老李……”李强急急忙忙的问道。

  “只是,不晓得你配不配得上这片战马……哈哈……”刚才好似无奈的李长青,大笑了起来。

  闻言,周围的众人也都大笑了起来。

  而李强也反应了过来,原来并非是真的出了问题,而是团座的调侃之意罢了。

  “团座,不待这样欺负人的”李强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潮,随即对着周围人,大吼道:“笑什么笑,你们不要幸灾乐祸,这匹战马就是俺老李的,你们可不要眼馋啊”

  李强的吼声引起了周围更大的嬉笑声,对于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士兵来说,这样额笑容可是非常少见的。

  没有理会,周围打闹嬉笑的声音,李长青走到周永武身边,说道:“刚才一通相马之术,果然不凡,你似乎对马匹的习性很熟悉”

  “团座,刚才我那只是献丑之言。我不敢说精通相马之术,不过略知一二”面对团座的问话,周永武小声的说道。

  “略知一二,那也属不易了”李长青轻声说道。

  实际上,乱世之中,人命是最不值钱的,很多有着一技之长的人,不晓得什么时候,就将面临死亡。而在当时的环境下,各地军阀,哪怕高高在上的蒋委员长,从来都是重视他的买办资本以及手中握有的军队,从而缺少对于人才收罗。

  很多时候,有着有着一技之长的人,几乎能够瞬间改变被动的局面,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比如上次,如果不是周永武有一手套马的功夫,他们不但很难干掉日军第五师团的物资储备军火库,而且很有可能陷入其中,当时,板垣征四郎老鬼已经发现他们的行踪。

  思索片刻,李长青表情严肃,用下达命令的语气道:“周永武”

  闻言,周永武一个激灵,双腿一并,大声的回答。

  “到”

  “周永武,我把缴获的马匹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训练出一支不弱于日军的骑兵”

  “有”虽然有些意外团座的决定,但是周永武还不迟疑的怒吼道。

  “好我把缴获的所有战马都交给你,希望你训练处一支精锐的骑兵”李长青对于周永武的回答非常满意,眼中露出了欣赏的目光。

  “是一定完成任务”周永武郑重的说道。

  “恩你有没有什么要求”下达完命令之后,李长青询问道。

  “团座,我确实有些要求”面对团座,周永武也不隐瞒,大声的说道:“我要一匹与战马配套的马刀与骑枪”

  “这个你放心,你即便是不说,我也会让人准备好的”

  “我还有一个要求”周永武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的长官,小声的说道:“团座,我们团的士兵能不能随我挑”

  周永武的话语一出,顿时引起周围营长,连长的不满。

  “我说,周小子,你这可不地道啊刚刚升官,就惦记起我们手下的精兵,是不是太霸道了”

  “没错团座,我们手下的士兵刚刚磨合完毕,可不能拆散啊”

  “是啊,团座,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乱哄哄的声音,让李长青脸色一沉,冷声道:“叫什么叫……看看你们这点出息,挖几个人就让你们吓成这样,将来当上团长,还不得窝里横呀”

  话语一出,周围营连长都不由的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就连李强也向后退了几步,不愿当出头鸟。

  “士兵你可以直接选,军官嘛……先让我过目。”

  “谢谢团座”周永武连忙感谢道。

  “团长,团长……”远处传来一阵呼喊,李长青转头却见是参谋长王永泽,正拿着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边跑还大声呼喊着。

  “团长,紧急电文”王永泽小跑到李长青的面前,表情严峻的说道。

  李长青拿起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对着身旁的军官下达了命令。

  “集合部队立即出发”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