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十六章 暴怒的熊本一隆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大同城,第二旅团司令部!

  第1联队联队长十川次郎大佐,第3联队联队长汤浅正雄大佐,及以下各个大队的主官,参谋长,都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目不斜视的分列两侧。www.FHZWW.COM

  庄重的会议室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所有人表情异常的严肃,就好像是石头一般。整个会议室中,飘荡着一种压抑的气息,凝重的让人无法呼吸。

  实际上,每个人心中都是无比的忐忑,尤其是第一联队联队长十川次郎,心中就好像是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原本大大的功绩就放在面前,似乎伸手就能够抓到,却与他失之交臂,不仅如此,他之前曾经向旅团长阁下下了军令状,保证首先将‘日之丸’旗帜插在大同的城墙之上。

  但是,事实可是无比残酷的!第一个站在大同城墙上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对头第一联队。

  他的同学独立步兵第一大队大队长谷川美代次大佐,没少拿这件事在他的面前好好的炫耀!最让他揪心的,旅团长会不会拿军令状说事,让他遵从武士道精神,剖腹以谢天皇!

  其他在座的各位也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忧虑,担心自己成为失败的替罪羊,那样的话,即便是不死,他们的军旅生涯恐怕也就完了,这比让他们战死,还要更加的痛苦。

  “立正!”

  突然,会议室大门打开了,一声响亮的命令乍响。

  在座的高级军官瞬间笔直的站立起来,低头垂首,向着到来的司令官阁下以示尊敬。

  “嗒……嗒……”

  军用皮靴敲击地板,发出清脆的声音。这声音就好像是精确的鼓点一般,不断的敲击在他们的心头,似乎在考验着他们。

  “咔咔!”

  穿着笔挺日军少将军服,戴着腰挎武士刀,手上戴着一双雪白的手套,嘴上流着一对八字胡,一双罗圈腿,典型的小日本中年人的模样,此人就是现任混成第二旅团旅团长本多政材少将(之前由派遣军司令官阿部规秀中将兼任)。www.FHZWW.COM

  摘掉了手上戴着雪白手套,从腰间摘下了武士刀,重重的放在会议桌上。

  “咚!”

  好似晴天炸雷一般,响彻在两侧混成第二旅团军官的心中,每个人都重重的低下了头颅,脸上难掩害怕的表情。

  整个会议室,陷入了沉默之中,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压抑得让这些平时双眼顶天的大队长,联队长大气都不敢呼吸!

  “八嘎!你们一群饭桶!”突然间,本多政材少将右手重重的拍在会议桌上,大声的咆哮了起来。

  “哈伊!”

  根本不用演习,所有人几乎同时深深的低下了头,此刻他们就好像是温顺的绵羊一般,早已没有了嚣张与跋扈。

  “前任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阁下,对你们大大的失望!”

  如果说刚才一句话只是晴天炸雷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句话,就好像是几十吨炸药,在十川次郎的脑袋中爆炸了,顿时脑中变成了浆糊一片,整个人晕晕沉沉,竭力的控制了身体,才没有摔倒。

  阿部规秀中将可是派遣军总司令官,要是让他老人家惦记了,恐怕他的军旅生涯也就到了末路了。

  “通通都是饭桶,都是饭桶……阿部规秀中将阁下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你们竟然会被第一旅团赶在前面,率先占领了大同……”

  本多政材少将的咆哮声,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席卷整个会议室,让人心中升起畏惧。

  半个小时之后,站立着的混成第二旅团高级军官都被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尤其是第一联队联队长十川次郎更是变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司令官阁下,决定再给在座各位一个机会,如果这一次在懈怠,完不成任务,全部剖腹以谢天皇!”

  “哈伊!”

  走出会议室之后,所有混成第二旅团的高级军官都不由的喘了一口气,刚才实在是太过压抑了。www.syzww.net

  十川次郎大佐与汤浅正雄大佐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情形,幸好司令官阁下并未那般的绝情,让他们剖腹以谢天皇!

  熊本一隆以及其他两位第一联队的大队长,跟着顶头上司,坐上了配置的汽车,向着驻地开去。

  回到驻地之后,他们赶不上用餐,直接前往了作战室,希望尽早做出一套作战计划,执行司令官的作战意图,不出分毫的差错。

  联队长十川次郎,在军用地图上,标注出了凉城,左云、右玉、平鲁。联队下属的大队长,参谋长,则在低声的讨论着作战机会。

  作战参谋按照标记的方位,做出了平滑的行军曲线,以方便军事主官能够清晰的找到各个地方。

  最后,十川次郎大佐宣布了作战计划。

  “命令:第一大队右线攻击凉城,第三大队坐线攻击平鲁,第二大队沿中间攻击左云,右玉!”

  “哈伊!”三个大队长郑重的作战计划书。

  离开前,十川次郎大佐脸色严峻的说道:“诸君谨记,这次我们联队,不能再让司令官阁下失望了。”

  所有人心中都清楚,这一次在完不成任务,恐怕他们就要拍屁股走人了,等待军事法庭的审批了。

  每个人离开联队作战室的时候,心中都是沉甸甸的,表情也异常的严峻。他们心中只剩下,尽力将这次作战任务完成,不出任何纰漏。

  “吱吱……”

  第一大队驻地外,响起了汽车紧急刹车声音,勤务兵快速的跑了过来,拉开了车门。

  身穿少佐军服的熊本一隆,挺着招牌式的大肚子从车里走了出来。

  “敬礼!”“咔咔!”

  门口执勤的军官连忙大声命令,来往的日军都站定了身体,向匆匆而过的大队长敬礼。

  心情不好的熊本根本没有理会敬礼的众人,直直的向着办公室走去。

  “喀嚓!”“八嘎!”“啊!”

  骤然响起嘈杂声,怒骂声以及惨叫声,让忙碌的众人,不禁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的望着大队长办公室,隐隐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很快两名宪兵拖着勤务兵的尸体走过了长廊,娟娟流动的鲜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实际上,脾气暴躁的熊本大队长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每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有人遭殃,而他身边的勤务兵则是最大的受害者。

  据好事之人统计,他成为大队长的两年间,已经活劈了十二名勤务兵。

  套用那样一句话,伴君如伴虎!伴熊活不长!

  看着死去的勤务兵渐渐拖远,众人都升起了一股寒意,也明白了一件事!

  大队长心情不好!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往来穿行的人群有意识的远离大队长的办公室,害怕厄运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第一大队参谋长饭泽明少佐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身为帝**校出身的高才生,对于熊本暴躁的脾气很是看不惯,但是却无能为力。

  让人将走廊上的血迹擦干净,他整了整军服,敲了敲房门,推门走了进去。

  十川次郎斜坐在椅子上,衣服上扣子全部解开,坦胸露乳,小酌清酒,眯着眼睛,嘴里哼着歌谣,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仿佛心中的怨气,都通过杀人发泄出去了,果然是喜怒无常,让常人无法琢磨。

  饭泽明走进来,一眼看到熊本这副浪荡的模样,眼神中闪过一丝鄙视。不过,转瞬就消失不见。毕竟眼前这个浪人出身的大队长,也是他的顶头上司,而且深受联队长阁下青睐,不是他所能够得罪的。

  感觉有人进来,熊本斜眼一扫,似乎并未在意,几乎哼着那歌谣。

  一曲终罢!

  这才放下了双脚,开口,道:“参谋长,有事吗?”

  “报告!本木小队发来电报!”

  熊本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要知道,这关系到他的一件大功!

  “念!”

  “本木小队昨日遭支那人偷袭,阵亡五人……”

  “抓到支那指挥官了吗?”熊本不耐烦的打断了话,焦躁的问道!似乎士兵的阵亡与他并没有关系,他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功劳!

  “……这……还在追踪中,择人便可……”饭泽明有些迟疑的说道。

  “八嘎!本木在干什么,命令他必须消灭那伙支那军人,带着他们的头颅回来,我给他中队长,要是抓不到支那指挥官,他也不要回来了……”熊本脸色难看的说道。

  “哈伊!”饭泽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前脚刚刚踏出门口,后脚还未跟上,就听到房间内响起了清脆的碎裂声。

  “喀嚓!”

  明清时期的精美瓷器,就这样被熊本一隆一刀劈成了碎片。

  &&&&&&&&&&&&&&&&&&&&&&&&&&&&&&&&&&&&&&&&

  我们这里停电了,发晚了,不好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