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十五章 军心所指!所向披靡!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毁灭在烈火中的鸦儿崖村,村口空地上竖起了一座座新坟。沾染着泥土的士兵们,默默的站立在坟前,就这样沉默着...

  沉睡在一座座坟墓中的村民,他们并不认识,也无从考证,但是深入了华夏儿女血脉中的那种紧密的联系,却让他们一个个心中充斥着悲伤与痛心。

  一抔黄土,一个木碑,一座坟堆,能够入土未按,在日军大肆侵华的动乱年代,也算是对死者的一种安慰了。

  除去士兵们心中的悲伤,他们眼中还隐藏着一种刻骨的仇恨。世代良善的村民,却这样躺在了一个个冰凉的坟墓之中,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日军,小鬼子。如果不是他们毫无同情心的举起屠刀,这些村民或许正在家中享受着天伦之乐,合家之福!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们只能在屈辱与迷茫中死去!因为他们不明白,为何那些姑且还能被称为‘人’的小鬼子,为何是比野兽还要残忍的禽兽!面对手无寸铁的他们,毫不犹豫举起了屠刀。难道他们就是披着人皮的禽兽吗?

  坟地的一角,小女孩站立在家人父母的墓前,清澈的眼神此刻充满了滚动的泪花,肩膀不住的抽泣着,大颗的泪珠从她脸颊上不住的滚落,月光照射之下,晶莹剔透。

  半晌沉默之后,李长青轻轻拍了小女孩的肩膀。

  “我们走吧,走吧,离开这里.....”

  小女孩默默咬着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拉着李长青的衣角,跟随着他的步伐,一步三回头的望着这片她曾经生活的地方。

  旧的过去,新的开始!一切都会发生变化,痛苦与悲伤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渐渐远处,但是仇恨却像是陈年的老酒愈发的浓郁!

  杀鬼子报仇!能够冲每一个士兵的眼中看到,同根同脉的仇恨,永远都不会消失!

  离开破败的山村之后,士兵们穿行在山间小路之上,艰难跋涉着。

  实际上,李长青也想走那些宽敞平坦的大路,但是按照历史时间表,日军很快就会占领大同,接着就会沿着铁路线向山西的省会太原进攻,从而达到了最终窥视华东平原的目的。

  可以说,此时此刻,小鬼子遍地都是,不但有察哈尔第一、第二混成旅团,很快号称‘钢军’的板垣第五师团也会到来。要是沿着交通线上前进,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由于害怕小鬼子发现,队伍并未点上火把,黑夜中只能借助淡淡的月光缓缓的前进,本就崎岖的山路,更加的难走了。

  小女孩紧紧的攥着李长青的衣角,跟随着他的步伐。为了照顾这个新收的妹妹,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就是这样小女孩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挂满了汗水,脸上也是疲惫的神色。不过,她并未喊一声累,一步不拉的跟上了队伍。

  对于小女孩的坚持,李长青心中暗自称赞。要是他前世这麽大的女孩,恐怕早就吵闹着不愿意前行了。

  沿着山路,队伍前进着。

  可能是之前山村惨案,使得每一名士兵心中有些堵得慌,没有一个人说话,整只队伍就好像是融入了黑夜之中,默默的前行着。

  经历了煎熬的士兵们,心中早已充斥满了仇恨。www.syzww.net

  没人掉队,没人想要开小差,甚至连喊累的都没有。就像李长青所想的那样,他们已经将化仇恨为力量,身上隐隐的散发出一种杀气。现在再有人看到他们,肯定不会想到,这群士兵是打了败仗的败兵。

  气势已成,只要经历过战场的考验,他们都将成为一位铁血雄兵,一名让小鬼子闻风丧胆的‘杀神’。

  前进了差不多六七里的路程,队伍中的士兵疲态竞现,高强度的训练是成长所必须的,但透支般的训练,就有些不妥了。

  小女孩也是连喘吁吁,香汗顺着脸颊流淌着,这段长长艰难的山路对她来说有些困难了。中途,李长青几次想要背她走一段,不过都她拒绝了。显然,这是一名倔强的小女孩。

  休息的命令一下,士兵们神色一松,坐到在地上,连连喘气,累得不行!不过,士兵们明显比以前有了纪律,没有人随意的躺倒,最多靠在石头上,体力有余的士兵则是端坐在地上保持的军姿。

  军人讲究金科三律:军容,军纪,战斗力。

  而这群士兵已经具备了其中最重要的两条,而战斗力在拥有前两律的情况下,一定能够快速的提升。

  手下士兵总算有些军人的摸样,让李长青不由的暗自点头。

  军心所指!所向睥睨!

  随后,目光放在了坐在一旁的小女孩身上,即便累坏了,小女孩的手依然紧紧的捏着他的衣角,生怕他悄悄离开一般。

  如此的动作,让李长青的心中再次一痛。

  下意识的行为,更能表现出一个人的真实想法!全家惨死的悲剧,对于一个才小女孩来说,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太难以接受了!

  “营长,你喝点水!”刘明初拿着水壶,递了过来。

  “弟兄们喝过水了吗?”李长青并未直接接过,而是开口问道。

  虽然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细微之处见真情,刘明初心中一热,好像是大冷天吃火锅——舒坦。

  “营长,你放心,弟兄们那里还有水壶,每个人都能够喝上!”

  目光扫过人群,确实发现了有几个水壶,正在传递,接到者喝上几口,接着传给下一位。

  “恩!”李长青这才接了过来,随口说道:“以后我的一切都不要搞特殊化,和兄弟们一样就成!”

  话语虽然平淡无奇,但是却让士兵们心中微微一震,再次看向他的目光带着一种不可思议,但更多的则是敬佩的眼神。

  历朝历代,从来都是‘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世间从来讲究一个地位等级。军队中更是如此,尤其是**中,等级制度极其的严格。战乱年代,军官惩罚士兵太过于普遍了,哪怕处以极刑,当官也不会有事。更别说地位平等了。

  **当中,克扣军饷都成为人所共知的事情。军官大鱼大肉,逍遥自在,而当兵只有打仗的时候,才会有一天三餐,却也是一干两稀!早上,晚上都是稀汤挂水,只有中午才会有一顿干的,至于油水可是想都别想。这也是之前,李强不愿服从李长青指挥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兵的打仗,当官的领赏!这样的军队怎么能有顽强的战斗力呢!

  国民党统治,直接从根上烂掉,不塌在怪,想要有垂不朽,简直就是做梦!

  刚才的话,让刘明初愣住了,他看着眼前的长官,眼中带着一丝的疑惑,这还是自己的营长吗?以前的营长虽然也很关心手下的士兵,但绝对做不到与士兵们同吃同睡的地步。如果不是他亲手将营长背下来,他肯定会以为,营长换了一个人。

  自从营长苏醒过来之后,好像是完完全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与他所熟悉的营长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不过,相对于以前的营长,他自然更加喜欢现在这个让人爱戴的营长了。

  事实上,他所想的并没有错,营长确实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只是这个‘换’是替换了‘灵魂’,而非普通意义上所说的替换。因此,他如何能够知道呢!

  可能由于陌生人接近,小女孩缩起了身子,藏身在‘哥哥’的身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一副害怕的摸样。

  “还有事吗?”看着小女孩慌乱的表情,李长青哪能不明白。

  “呃,呃,没了.....”刘明初反应了过来,敬了一个军礼,才转身离开。脑中却还在想着营长之前所说的话。

  “派人巡查一下,晚上要留有哨兵!”身后传来的话,让刘明初一惊,连连点头。

  这里可是荒山野岭,四周可都是小鬼子,要是半夜被那帮畜生摸上来,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