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十三章 生命的奇迹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不可能,不可能,不会都死得,不会都死得.....”

  低沉、压抑的如悲如泣的声音,在破败的山村中传荡,李强像是发疯一般,搜索着一间一间垮塌的房屋,似乎想要找出还活着的人。www.FHZWW.COM

  他的身影在破败毁灭的村庄中,显得无比的悲哀与苍凉。尤其是村口空地上,整齐成排的一百三十七座坟墓的背景中,更加显得悲壮与哀伤。

  不远处,正在雕刻着亡者牌位的李长青,望着好似疯癫的李强,干涸的嘴巴微微张了几张,最终没有发出声音。他心中明白,李强这是在寻找心中的慰藉。作为土生土长的山西人,他的父母,妻儿,家庭都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眼前‘屠村’的惨剧,或许就是他的家乡即将面临的.....

  如果父母、妻儿没有了,‘家’都没有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此时李强心中如同被千刀万剐一般的痛苦,上天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或许他不会选择仓狂而逃,哪怕战死在沙场之上,也好过良心的煎熬。

  早已痛苦不能自已的李强,用着这种希望渺茫的方式,麻痹着自己。

  冲入一间间破损的房屋,疯狂的翻找着可能藏人的地方,一次次充满希望的寻找,却又一次次在失望与痛苦中归来。

  脚下的路需要自己走,自己曾经所犯下的错误,造成的苦果,也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外人根本帮不上忙。www.FHZWW.COM

  “唉!”李长青长叹了一口气,低下头,继续着还未完成的工作。

  锋利的刺刀在夜晚泛起青色的寒意,一点一点的在粗糙木头的表面划下深深的痕迹。

  “鸦儿崖村村民一百三十七人于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三日惨死日军屠刀下,愿死者安息,愿生者永记”

  李长青终于刻完了最后一个字,望着木碑上的字迹,心中有种说出来的难受。

  薄薄的木碑虽然很轻,但此刻却重如山峦,它是鸦儿崖村惨死的一百三十七名村民的死亡证据,李长青双手几乎都无法捧起,那种沉重的感觉,仿佛要将他压垮一般。

  “把它竖起来吧!”

  郑重将刻好的木碑交给了刘明初,李长青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将压在心头的那种沉痛缓缓的散去。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鸦儿崖村一百三十七位村民惨死已成事实,无法改变,悲痛与愤怒也不能让他们复生,作为生者李长青他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村民的大仇不能不报,千千万万的同胞兄弟姐妹正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日军残酷的统治之下,还等着他们解救。

  只有将悲痛与仇恨化作动力,干死那帮***小鬼子,才能让死于屠刀之下的村民安息,才能血债血偿,才能挽救千千万万的同胞脱离苦海,才能让中华恢复安宁与希望.....

  好似疯癫的李强翻找着一间间垮塌、破败的房屋,希望发现生存的希望。嘴里不断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的李强,机械的迈着脚步,踉跄着从一间倒塌的房屋中走出来,正要冲向下一间房屋的时候,胳膊猛然被一个有力的手掌死死的抓住。

  “李强,李大个子,你不要这样,不要再欺骗自己好不好。村民的惨死,我们也心痛,也愤怒,但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了,你还是看清事实吧!村民的仇还等你去报呢?你要是在这样,老子……老子他娘的就替那些村民揍醒你了.....”刘明初从后面一把抓住李强的手臂,大声的咆哮着,希望能够唤醒悲痛欲绝的李大个子。

  “不可能,不可能,你说的不是真的,你说的都是骗我,骗我的.....”李强突然奋力的挣扎了起来,如疯似颠的咆哮着。

  一下子挣脱了刘明初的束缚,整个人踉跄的向后倒退,脚下一滑,整个人趴坐在地上。咆哮声变成了痛苦的哭泣,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在地面上,即便是被锋利的石头划破了表皮

  “啊!啊!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看着悲痛欲绝的李强,每一个人内心都不是滋味,很多士兵不经意间再次流下了眼泪,但眼中仇恨愈发坚韧,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难道真的没有人活下来吗?”每一个人心中都不禁有着一丝的期盼与希望。

  人悲痛的时候儿,都在期盼着希望!希望奇迹的发生!

  村子里头突然传来几声打破了残砖烂瓦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面,传得老远。

  李长青一下站起来,直接冲向了发出响声的地方,目光中射出一道喜悦的精光。

  “有人,还有人.....”

  瘫坐在地上的李强微微一愣,随即爬起身来,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其他的士兵也都反应过来,悲痛的表情中绽放出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纷纷跑了过去。

  李长青一马当先冲到了村中最里面的一栋房屋前,房屋的主梁已经到了下来,瓦片、泥土、砖墙、乱七八糟的杂物几乎将整座房屋掩埋了起来。

  “喀嚓!”“喀嚓!”.....

  残砖烂瓦丢落的声音再次响起,亲耳细听还有低沉的哭泣声。

  没错,就是这里。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动手将覆盖在上面的瓦片、断砖、木头清理掉。李强、刘明初,所有的士兵都加入了整理废墟的行动中。很多人手都被锋利的瓦片、砖块划破了,鲜血直流,但没有一个人停下手中的动作,都在争分夺秒的挖掘着。

  众人同心,其利断金!

  乱七八糟的杂物被快速清理掉,搬开压在上面的横梁的粗木,露出了一面倒塌的土墙,整个压在上面,将出口堵住严严实实。

  众人尝试了几次也无法整体搬开,当时就有人想要砸烂,分块搬走,却被李长青阻止了。

  农村的土墙都是用泥土粘接的,远没有水泥粘接的砖墙结实,所以非常容易破坏,但是考虑到有人压在下面,如果随意的破坏土墙,掉落的泥块很可能砸到下面的人,造成二次伤害,这种冒失的方法自然不可取。

  可能是被外面的声响惊吓了,压在下面的声音一下子停止了,只能偶尔听到了几声低低的抽泣。

  …………………………………………………………………………………

  今天,看到有书友留言,说**战斗力有没有那么差!关于这点想说一二,**英勇抗日,流血牺牲不能抹杀,正面抗击日军,但是伤亡惨重这一点也不能抹杀。以61军一个营,根本抵挡不住关东军十川支队的攻击。感谢书友的意见,希望多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