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章 梦醒!烽火年代!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都他娘的长本事了,学会拿枪指着自己的战友了,妈的,都把枪给老子放下!”

  就在空气几乎要凝固的时候,充满威严的怒斥声响起。

  所有人都不禁扭头,将目光投了过去,却发现不知何时,营长李长青已经放开了刘连长,正指着众人大声的怒吼着,暴怒的眼神像是一匹受伤的孤狼,对视之下,心中升起一股畏惧。

  众人下意识的压低了枪口,同时众人的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压抑的气氛也渐渐消散,紧扣扳机的手指也微微松了下来。

  这里最高长官站了出来,一场流血冲突就此避免了。

  看到众人并未立刻放下黑洞洞的枪口,营长李长青顿时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骂声陡然高了几分。

  “老子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反了你们!一个个是不是想被军法处置!”

  “你们没有听到营座的话吗?都放下枪!”不知何时,刘明初站到营长的身后,也大声吼着。

  “可是他们太欺负人了.......”机枪手乾弥似乎并不放心对面的李强,想要辩解一下。

  “啪!”

  营长李长青不在废话,大步走到跟前,一脚踹了过去。

  “你没听到老子的命令,是吧!”

  乾弥一个翻身,爬了起来,立正,道。

  “报告,听到了!”

  “你听清楚,这是最后一次,如果有下次,军法从事!”营长李长青冷漠的说道。

  “是!”

  乾弥顿时被营长骇人的眼光,吓得一个激灵,大声回答道。www.FHZWW.COM

  身后一群士兵也在刘明初的命令下,压低了枪口,而他们压在心口的巨石也放了下来。

  外部日寇环视,内部竟然不是一条心,这样的队伍怎么带?又如何让李长青不感到愤怒呢?尤其他们面对小鬼子溃败而逃,而面对自己人却如此的硬气,相互拿枪对指,大有不死不结的架势。

  这更加让李长青感到无法容忍。

  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军队就不乏派系斗争,结果被日军乘虚而入,导致最后全军覆没。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就在他命令手下士兵放低枪口的时候,对面李强却依然举着步枪,身后以他为首领的士兵们,也没有压低枪口,依然举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面。

  “要不要干掉他们?!”

  望着对方压下了枪口,李强压在心头的大石,总算是放了下来。随即,一个诱人的想法再次冒了出来,下意识的扣着扳机的手指力量大了几分。

  就在他这个想法刚刚冒出的时候,就猛然感到对面射来一股恐怖的杀机,刚才还无比燥热的心里,随即被一股刺骨的凉气从头倾斜而下,瞬间冷到了脚底。

  传说中,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真切的降临在他的身上,整个人不由得哆嗦了几下。

  李长青.....不,应该说是现在的李长青,他何等的人物。

  雇佣兵,刀山血海中走过的雇佣兵!

  经历了无数次枪林弹雨,养成了对于杀气的自然反应。

  就在刚才,他清晰的感觉到对面领头的军官刚刚就动了杀心。

  李长青双眼微眯,数十年养成的气势,在这一刻展示的淋漓精致,空气就好像瞬间降低了几度,让人感到一股寒意。www.syzww.net

  “怎么,你似乎对老子的话有着异议,是吗?”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李强一震,那个诱人的想法瞬间消散,取而代之是一种畏惧的感觉。

  整个人也反应了过来,他都对于自己的刚才危险的想法,感到一阵的后怕。

  顿时手上的步枪变成了烫手的山芋,手一哆嗦,扔在了地上。

  军规中明确有着,用枪口指向长官者,军法严惩不贷。

  那可是枪毙的罪过,李强如何能不怕呢!

  李强毕竟是吃粮扛枪的军人,虽然是不入流的保安团,但是军队严格的等级制度已经深深映入了他的头脑中,所以才会有这样下意识的举动。

  “姓名,职务,所属部队....小子,你难道不知道用枪口指着长官是大不敬的罪过吗?”李长青冷森的问道。

  李强心中本来就惧怕这个,闻言哪还敢犹豫,一溜烟跑了过去,双腿一并,立正,大声回答道。

  “姓名李强,职务连长,隶属巨乐乡保安团......”

  李长青并没有说话,冰冷的目光上下审视着。

  此刻李强那还有刚才的凶狠装,大气都不敢喘,虽然尽力保持立正的姿势,但小腿肚子有种抽搐的感觉,额头上的冷汗也滑落了下来。

  听完后,李长青并未理会吓得提心吊胆的李强,而是陷入了思索。

  对于从不相信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李长青来说,所面对出现的一切,真的很是匪夷所思,像是幻觉,飘渺无痕,却又真实存在,明明白白的展示在眼前。

  穿越?!对于这个时下最为魔幻流行词语,李长青从来都是嗤之以鼻,但谁又能想到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李长青心中反复嘀咕着,似乎在找寻着事情的真相。

  虽然心中还是不愿承认,自己无缘无故的从喀布尔的驻地,来到了半个多世纪之前的抗日战场上,但是事实已经确确实实的发生了,非常清晰的摆在了眼前,不容他有任何的反驳。

  这些士兵身上穿着的土色军法,手中提着的汉阳造,老套筒,捷克式,尤其帽子上那无比清晰的十二角徽章,无意不证明这一点。

  十二角徽章,这可是国民党的党徽啊!难道这里是台湾?

  不可能?!眼前被他制服的那人,浓重的山西口音,李长青不可能听错。与台湾人满嘴的闽南口音可是千差万别。

  大陆?!也是不对!

  1949年蒋介石退居台湾,国民党党徽也早该消失在大陆,此刻却突兀的出现,如何不让他感到震惊,更加不可思议的,而这些佩戴者国民党党徽的士兵,很显然,是隶属于国民党的军人。

  刚才那名被他制服的士兵的话语,还清晰的在耳边响着。

  “报告营座,您叫李长青,国民革命军六十一军第一零一师二一三旅三团二营营长,奉军长李服膺令,于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一号驻守大南凹,掩护主力撤退,激战一日,全营大部阵亡,寡不敌众,被迫撤退转移........”

  “李长青.....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一号......”

  这貌似并无直接联系的几个词语在李长青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却在历史的引导下,发生了某种必然的联系。

  民国二十六年,小日本发动“七·七”卢沟桥事变,全面进攻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那么。。。民国二十六年,也就是1937年..........

  六十一军.....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

  此人好像是因为丢掉了山西的门户阳高至三千户岭防线,仓狂撤退,结果被阎锡山当做替罪羊枪毙了!

  “阎锡山?!”

  刘长青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这个名字。

  山西土皇帝阎锡山。

  那个长相像是山西土财主模样的阎老细,正经八百的山西土皇帝,据说当年为了防止老蒋插手山西,竟然特意将铁路的轨道缩窄,让中央军的军列难以进入境内。

  既然这里是山西,那么也就是当时的第二战区!

  难道是太原会战?

  这边李长青陷入了苦苦的思索,而立正军姿站在他面前的李强,确实陷入了无比的恐惧之中。

  望着半天没有说话的长官,李强脸上的汗滴不断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的密集,不断的流淌了下来。九月中旬的天气,已经不太炎热了,李强的衣服却好像是从水里刚刚拎出来一般,可见他此刻有多么的紧张。

  或许在他看来,眼前这位长官,正在琢磨怎么折磨他才好!

  等待的感觉让他无比痛苦,此刻他甚至希望,直接给他一枪,什么都解脱了.......

  ——————————————————————————

  感谢天天TianTian588伯纳乌的神话1000雪漂漂588丑到灵魂深处100谢谢各位打赏。新年新书,火烈争取写出你心中的那段烽火岁月,谢谢各位大大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