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章 营座,营座!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营座,你快醒醒……快醒醒啊!您再不醒来,弟兄们可就没有了活路了。www.FHZWW.COM。。”刘明初摇晃着陷入昏迷,一直未醒的营长李长青,声音中充满了焦急与急躁。

  一旁数名身穿土布军服的士兵也是围成一圈,急切的望着昏迷未醒的营长。

  晕乎迷糊之中,李长青感到有人正用力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脑中感觉就是一锅浆糊似地,眼睛好像是黏住了,始终无法睁开。

  就在这时,响起了带有浓重的山西口音的男声。

  “俺说刘连长,向你这样,恐怕很难叫醒你们营长的,还是让俺老李试试吧!”

  不远处,一个粗豪的汉子,像是看戏一般,出声打趣的说道。而在他身后分散着数十个名士兵,身上穿着与对面士兵明显不同的军服,显然并未一路人马。

  刘明初瞪着路上遇到同是败军的李强,嘴上生硬的问道:“李强,你他娘的少废话,你有本事叫醒我们营长,牛皮可不是吹的!”

  “俺说,刘连长你可别瞪俺,行不行也得等试过才知道啊!”李强满不在乎的说道,并没有将刘明初的告诫放在心上。

  刘明初看着昏迷的营长,犹豫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自己已经用尽了办法,还是没有唤醒营长,既然对方好像是有着很大的把握,那只能让他试试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这样才对嘛,刘连长你就瞧好吧!”

  只见那名名叫李强的粗豪军官,一挽袖子,走了过来,手臂抬了起来,对着李长青脸庞挥了下去。

  “老李,你要干.........”

  刘明初一看老李捋胳膊挽袖子的架势,顿时感到不好,可是话音未落,两个巴掌就狠狠的扇了下去。

  “啪”“啪”

  响亮的声音,顿时让昏迷的李长青脸上浮现出无比清晰的五指山。

  火辣辣的疼痛,刺激了昏昏迷迷的神经,李长青猛的睁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还想再扇几下的李强,动作为之一顿。随即,对着刘明初得意洋洋的吹嘘道。

  “刘连长,你看看,你们营长这不是醒了吗?怎么样,老子的方法.......哎呦.......”

  得意之时莫忘性!很明显,李强并未记住这句话,于是就悲剧了。

  李长青何等的灵敏,虽然还没清醒,但长时间养成的本能反应,他想都没想,直接一脚将面前那种陌生面孔的主人,踹了出去。

  “哎呦!”“咕噜噜...”

  猝不及防的李强,顿时变成了一个滚地葫芦,一股脑滚出老远,至撞到一块大石才停下来。www.syzww.net

  趴在地上‘唧唧歪歪’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可见这一脚的力量何等的大。

  对于趴在地上的李强,刘明初根本不在乎。即便是营长不踹,他也想狠狠揍那个老小子一顿,竟然敢扇营长的脸庞,根本就是找死。

  双眼急切的望着苏醒过来的营长,迫不及待的问道:“营长,你醒了,太好了,弟兄们这次可算是有了主心骨了!”

  而营长‘李长青’感觉自己身子乏力,脑袋一片的浆糊,茫然的望着周围,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躺在巴格达的宿舍中,正美美的大睡一觉,而并非身处荒山野岭之中。

  ‘李长青’,确切的说,现在变成了**营长那个灵魂的前世,乃是一名受雇佣于黑水安全咨询公司的雇佣兵。他所负责的任务,就是保护高官及政府要全,必要时,可以充当人肉盾牌的人。

  前一段时间,他所保护的目标,被忠实于前总统武装分子伏击,同伴全军覆没,只有他和雇主活了下来。

  面对人数众多的武装分子,他并不畏惧,一个人带着雇主逃入了茫茫的山林之中。

  凭借着他那可怕的身手与强大的野外生存的能力,不但保全雇主,坚持到美军以及黑水安全咨询公司的援军的到来,而且还干掉了不下于十多个武装分子。

  正是因为他英勇的表现,毫发无伤的雇主在获救以后,大大的赞扬了黑水公司的能力和他的表现,更让他高兴的是,雇主当场奖励他十万美刀,并将佣金提高三倍的,雇用他为贴身保镖。

  同时,黑水安全咨询公司也举行了盛大的酒会,欢迎他顺利完成任务,并将他本身的雇佣等级等级提升一级,代表着他每天得到的佣金也大幅提升。

  公司内部那些以前并不待见他的明眸皓齿小姐们,却抵挡他的庆功宴会上,大肆献殷勤,一直围在他身边转动....呃....应该是围着金钱,美刀转动....那些小姐们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更是穿的无比的性感,裙子短得几乎遮不住屁股,低胸兼大露背更是稀疏平常,一个金丝猫则是假借醉酒靠在他身上,露出了深深的乳沟。

  这让他的那些同伴,羡慕的口水差点落到了地上。

  他当然明白这些见钱眼开的女人真实想法,不过能让同伴们嫉妒,感觉却也是非常给力。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在同伴嫉妒的眼神中,他与周围的女伴谈笑风生,态度暧昧。

  在女色与酒精的刺激下,整个人都醉了,醉的不想醒来.....

  此刻‘李长青’茫然的望着,眼前一群风尘仆仆,好似难民的一群人,迷迷糊糊中他似乎感觉眼前的一切都是梦。www.syzww.net

  是梦,一定是在做梦。

  “好吧,我承认昨天喝的太多了,好好睡上一觉,一切都会变得正常起来。”

  正当他迷迷糊糊的想要闭眼,重新倒下的时候,耳边一声怒吼将让他猛然一震。

  “你竟然敢打我!”

  “轰!”

  刹那将,李长青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一下子炸开了,无神的双眼猛然瞪得溜圆。

  入眼之处,就是一张凶肉横飞的大脸,表情却显得无比的激动,眼睛中明显带着十足的惊喜,正怔怔的望着自己。

  扭头四望,数名高矮胖瘦的黄皮肤的汉子围在他的身边,同样面目满是激动的瞧着自己。

  ***,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他脑海中最后的记忆,应该是被嫉妒自己财色双收的同伴灌倒,送回房间的那一幕。

  本以为一觉睡醒,可以见到那些让人激动的美刀。

  结果一睁眼却看到了离奇的一幕。

  数名很像土匪一样的男人盯着,任谁都有不禁有种瘆人的感觉,更何况这些人那面带激动,无比热切的眼神,狂喜的表情,就好像面前是一个身形妖娆的女人。

  不过,李长青也是非常人也。从他们喜悦的神情能够看出,这些人似乎并不像是要伤害自己的。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些貌似土匪的男人,手中拿着老掉牙的枪械,作为玩枪的高手,根据上面特殊的外貌,他能够认出,应该是民国时期的汉阳造,老套筒,只是现在还用这些这些老古董,是不是太过时了。

  再往身上看,土匪装?!不对,应该是已经破烂不堪的土色粗布军服,现在也不可能有人穿了。

  扫视了一遍之后,他猛然得出了一个结论,怎么看这些人不太像和自己一个时代的人啊!

  即便是他所见过最落后的武装分子,使用的也是AK-47,M-16等等自动,半自动武器,比这些老古董要强的大多了。

  周围荒山杂草,无不提醒着他,这里并不是驻地!

  难道那些武装分子袭击了他的驻地,劫持了他?

  也不对啊!如果使用汉阳造,老套筒就能够攻破黑水安全咨询公司的驻地的话,那么外国驻军基地恐怕也早就被攻破了。因为黑水安全咨询公司的总部,就紧靠着驻军基地。

  目光扫过一圈,眼前看上去最为激动的壮汉,似乎是这群人的头。

  虽然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但制住了他,估计应该就能够知晓一切了。

  想到这里,身体就好像是一只下山猛虎般,直接将身前毫无准备的那名壮汉直接扑到。

  右手像是铁夹一般,死死的掐着对手的脖子,左手从对方身上抽了一柄刺刀,顶在那人的喉咙上。

  “快说,你们是不是来报仇的?这里是伊拉克那里?喀布尔?巴士拉?摩苏尔?还是....”

  他的脸上布满了杀机,作为一名雇佣兵,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心慈手软之辈。

  锋利的刀尖,已经刺破了皮肤,鲜红的血液,顺着脖子缓缓的流淌到了地上。

  “营.....营座,你.....你要...干啥?什么伊啥克,卡什么?我....我是老刘啊....老刘确实违反了你的命令,要杀要刮随您的便。。。就算是死,也要让俺老刘死在战场上,多杀几个小鬼子,给弟兄们报仇啊!营.....营座....”

  刘明初面对充满了杀气的营座,逐渐放弃了挣扎,双眼含着泪水,由于窒息脸色憋得通红,费力的说道。

  “营座,有话好说,你快放下刀啊...”

  “营长你不能杀刘连长,他可是救了你啊....”

  看到营长突如其来的动作,顿时周围乱成了一锅粥。一群穿着土色粗布军服的军人,大声的劝阻着,生怕营长一小不小心干掉刘连长。

  刚才大吼一声,或许准备找场子的李强,望着锋利的刺刀,已经留下来的鲜血,面露畏惧之色,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只是嘴上逞强的说道。

  “老刘,不是我说你。刚才他没醒,你就是最高长官,但你非要救醒他,现在好了,不但没有拍到马屁,还没刺刀顶在喉咙上,感觉是不是很惨........”

  “他娘的李强,你要是再敢编排我们营座,小心老子挑了你.....”

  虽然被营长用刺刀顶着喉咙,但刘明初对于李强不敬的言语还是无比恼怒,火气直冲大脑,愤怒的吼道。

  由于动作过于激烈,锋利的刺刀刺穿了皮肤,鲜血冒了出来。染红了整个脖子,看上去鲜血淋淋,非常吓人。

  “好,好......你们营长好,行了吧!老子不说了,等你们的营长一刀刺穿你的喉咙,也算你他娘的福气.....呸,我好心好意,竟然不领情,什么人真是,一群白痴......”李强继续口无遮拦的大声说着。

  找了一块石头坐住,指着围成一团的六十一军的士兵说道:“还说你们是正规军,老子呸!跑的比俺们保安团都快!好好的三千户岭不守,跑到这片荒山野岭当起了乌龟王八蛋,还来个窝里斗的戏子,老子真好没事,正好解解闷,你们说是不是啊!弟兄们!”

  “是啊!”

  “没错!正好看戏!”

  他身后的一群斜跨,怀抱长枪的士兵,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本就无比焦虑、急躁的长青营士兵们,顿时被羞辱的言语挑起了心中的愤怒了,火气直冲上了脑袋,双眼中燃烧起熊熊的怒火。

  一等兵机枪手乾弥猛的站起身来,枪口一抬,指向了李强,破口大骂大骂道。

  “他娘的,你啥子意思?我们营与小鬼子激战一天,阵亡了几百弟兄,你他娘的又做了什么?出口侮辱我们六十一军,找死是不是.....”

  “呦呦....老子真的好害怕啊!”李强装出一副害怕的神色,但目光闪烁着满是仇恨,脸色也变成狰狞了起来。

  突然间,一变,露出了冰冷的杀机:“小兔崽子,别看你们正规军平时吆五喝六,不把老子放在眼中,但是现在.....你看看....”

  指着身后的一帮部下,李强大声冷笑道:“现在老子人比你多,枪比你多,还想在老子头上拉屎,做你的大头梦去吧!你竟敢用枪指着老子,难道老子手中拿的是烧火棍,他娘的老子崩了你.....”

  说话间,李强也拉动了枪栓,抬起了枪口指了过去。

  “哗啦啦......”

  一阵枪栓拉动的声响,两群分属不同部分的军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指向了对方。

  刹那将,空气变得压抑般的死寂,每一个人都感呼吸不畅,急促了起来,紧张的气息开始弥漫。

  李强举着手中的长枪,眼睛一眨不眨的瞄准着对方,同是自己也被对方同样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滴汗滴正悄然在额头上形成。

  山沟中变得微妙与紧绷了起来。谁都不知道,哪个人敢开第一枪,哪个人会打出第一枪?

  虽然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愿,也不敢扣动扳机,打出第一发子弹,但是却举着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手,或许这样他们才能够感到一丝安心。

  刚刚还是同路人的众位士兵,这时却是毫不犹豫的兵戎相见。

  枪口对枪口!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失,空气愈发的凝重了起来。

  九月的天气,已是夏末,凉风习习,但李强的额头上汗滴已经凝聚成滴,缓缓的...缓缓地,掉落在地面上,呼吸也变得急促。

  他从来没有感觉时间流动的缓慢。

  黑洞洞的枪口像是无形的诅咒,每个人的手指都已经放在了扳机之上,却没有一个人感用力的扣下去,打出第一枪。

  因为,无论是谁都明白,只要一声枪响,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无法挽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