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零七 真相党爆料


        推荐: 军事小说网 jsnovel.com

(  “苍溪事件”已经过去近四个月,但是它影响却仍然没有消除,特别是随着岑碧青拍摄的电影资料片在南北各大院线上映后引起的轰动效应,使得这场中等规模的战役成为了南北各大城市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11月的某一天,天津卫的各大报馆突然接到天津张园打来的电话,说是张园的主人张彪将要召开记者招待会,有三位来自川军的友人将有关于“苍溪事件”的真相要披露,这三位友人的名字是陈洪范、刘斌、陈国栋。

  真相!国民党中央社天津分社的记者白斯文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就是“嗡”的一声,心道一定国民党的阴谋要败露了!白斯文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其真实身份是军事情报局天津站站长,所以他了解的内幕也不少,知道“苍溪事件”背后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辛。不过现在要阻止他们爆料也来不及了,只好先去听听他们说些什么,然后再见机行事吧。在将此事电告北京总站的完颜豪以后,白斯文便穿上长衫,戴上礼帽,提着公文包,一副斯斯文文的记者模样。离开报社,叫了辆洋车坐了赶去日租界宫岛街的张彪公馆参加记者招待会了。

  历史上此时的天津张园应该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居所。不过在这个时空,冯玉祥倒是没有将他赶出紫禁城,而是将他直接交给了GCD监管,现在已经下落不明了。所以张园仍然是张彪的居所。

  张园门口内外,已经遍布卫兵。都是穿着土黄色军服的日本宪兵,他们是由日本“天津驻屯军”派来保护张园里三个川军将领的安全,以免他们被刺客暗杀。白斯文下了洋车,看了看那些矮矮小小但又趾高气扬的日本兵,心里微微摇摇头。现在南方的情况还好一些,但是北方完全是老样子,帝国主义照样是高高在上的主子,特别是日本人,现在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干涉北方事务,处处以太上皇自居。

  不过这些讨厌的“蝗虫”倒是没有刁难白斯文这个公开的国民党,门口立着一个中日本中尉很客气的将他请了进去,还特意为他安排了第一排的位置。看来今天的记者招待会还真是为了国民党而召开的。

  不一会儿,一个肥胖地连走路都有些喘的老头儿,带着三个身穿着土灰色川军将军服的中年军官步入了会场,坐到一排摆放着几个话筒的长桌后面,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了。

  首先发言的是那名肥胖的老者,他挤了挤堆满肥肉的圆脸,露出一丝微笑:“各位报界的友人,非常欢迎大家能抽空到这里来听一些关于苍溪事件的真相,我的三位友人都是这次事件的亲身经历着,从这次事件开始前的策划到结束以后的善后他们都有参与其中,所以知道很多外人所不知的内幕。现在就先请川军的刘师长发言。”

  刘师长就是刘斌,四川保定三巨头之一,在杨森被罗耀国打败以后,他也参加了邓锡侯的“援陕国民军”,不过现在他正拉长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坐在肥胖的张彪身边。

  “鄙人就是原驻防绵阳的川二十八师师长刘斌,后来又经邓锡侯介绍加入了国民党,同时也参加了他的援陕国民军。此次的苍溪事件的前因后果我都知道,因为我也是参与者之一。”说到这里刘斌深深吸了口气,稍稍停顿了一会儿,用两只布满了血丝眼睛打量了一下在坐的记者,似乎在下一个很难下的决心。良久,他才长长叹了一声:“也罢,这次我要是说出来了,可就把他们得罪到家了,可是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恨了!利用我们去当炮灰,事后又翻脸不认账,把我们丢出来做替罪羊。现在我就要向全天下揭露他们,此次苍溪事件幕后的始作俑者就是GCD和苏联!”

  什么!是GCD和苏联!台下顿时一片哗然,众记者原本多以为刘斌这些人是要反咬国民党一口,没想到却牵扯出了GCD,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

  白斯文心中也是一惊,GCD和苏联参与了苍溪事件?这个事情他是真不知道。他本来以为是国民党步步紧逼逼反了邓锡侯等人,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人在参与!

  “这件事情最早要从6月2日的武胜战役说起,国民党在那场战役中一天就消灭了杨子惠的五万军队。我们就知道打不过了,都在想办法找出路。大概在6月10日,邓锡侯派来了他的副官黄慕颜,带来了他的亲笔信和中G四川省军委秘书郑佑之,邀请我们加入所谓的国民党左派,也就是杨虎臣控制的汉中党部,并且要我们挂上援陕国民军的牌子,说是这样国民党就不会来攻打我的地盘了。我当时也正是走投无路,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我加入国民党以后没有几天,退到成都的杨子惠又挂上了青年党的招牌,做了什么青年军总司令,说是要带兵出川去西北打天下,找我们借道。本来我们都不想和杨子惠为难的,结果到了六月下旬,邓锡侯就要我们去广元府开会,说是有重要事情相商。在广元邓锡侯的司令部里我们就见到了中G四川省委书记杨A公还有GC国际驻中G总顾问鲍罗廷、苏俄军事顾问巴甫洛夫将军和加伦将军。他们给我们带来了一大笔军费,还有一个秘密的四川革命计划。要求我们秘密加入GCD,并且设法割据川北,同和国民党的四川省主席熊克武、川边督办刘文辉结成联盟,等待孙中山先生病故之后一起举事,驱逐国民党右派,控制整个四川,然后再进兵云贵,赤化全西南。

  我们当时看到苏俄的大笔军费援助,还有杨A公为我们描绘的前景就都动心了,于是便同意加入了中G。然后没几日,GCD和苏俄顾问又给我们指示,说是要阻止杨子惠出川,让我们集中兵力堵住绵阳到广元的大道。我们也就都照办了。可是没想到国民党右派就趁着邓锡侯和田颂尧集中兵力的当口,挤进了他们地盘,还拿下了广元府的门户苍溪县。于是GCD方面的黄慕颜就提出要集中兵力和他们打一场,吃掉他们一个团,让他们知道一下厉害。邓锡侯被他一说也就同意了,当时我也在场,这次战役动用了两个师,以黄隐为总指挥,还有苏俄军事顾问巴甫洛夫、加伦两人跟随协助作战。以后的事情就和大家在电影里看到的一样,我们被人家打败了,最后邓锡侯还有点实力跑到汉中去和杨虎臣联手,田颂尧去了延安。而我们三个后来想想这事也不对头,于是就决定向报界揭露他们的阴谋,让国人提高警惕,不要上了他们的当!”

  刘斌的一番话自然是有人在后面操作,七分真三分假,混在一起叫人真假难辨,不由得不相信。他一番话说完,台下的记者们个个目瞪口呆,一时间谁都忘了提问,也不知道该如何提问了。

  白斯文的心中更加是翻江倒海,两撇眉毛也紧紧拧在了一起,今天的所谓记者招待会恐怕是日本人在背后操纵的,看大门口的日本宪兵就知道了。不过刘斌的话怕是有七八分真实,两三分夸大。其实有些事情国民党上层也知道,同样的小动作国民党对GCD也没有少做。但是被揭露出来以后,性质就不一样了,这下两党的关系还能维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