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决胜太平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序 导弹旅长

[字数:8939 更新时间:2014/12/14 14:02:00]





  序 导弹旅长

   暮春季节,华北某军用机场,一架运10飞机由远及近,稳稳的停了下来。林淮身着陆军上校常服,走下飞机。

  职为二炮导弹旅长的林淮,还是第一次享受专机的待遇。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前来接机的竟是总参谋部的徐总长。

   作为一名基层指挥官,就是跟二炮首长见一面都是不容易的事,何况是全军统帅。站在徐总长秘书为他打开的车门前,林淮不安的扭动一下身躯。徐总长看出了他的心思,拍拍身旁的座位告诉林淮:“我奉命带你去见一位首长,为了节省时间,才亲自赶来机场的。”

  是谁要见自己,比参谋总长的职位还高?林淮的疑惑越加的深重。多年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首长不说,他不敢也不能询问。

  “大红旗”转上了西长安街,很快进入到那座为世人景仰,略显神秘的宏伟建筑内。

  徐总长亲自推开一间小型会客厅的门,刚经历一段光线暗淡的长廊,林淮还一下适应不了会客厅内的灯光,仅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对门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林旅长,我整等了你两个小时,一个会议都不得不推迟了。见你一面还真不容易!”

  林淮逐渐适应了室内的灯光,当他看清说话者的容貌,惊得差点坐到地上。他就是那位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最高领袖。

  “主……主席……”林淮语无伦次,如果不是徐总长示范在先,他连敬礼都差点忘了。

  落座喝了一杯茶,林淮的心绪才慢慢平静。主席亲自召见一位导弹旅长,在全军虽说不是绝无仅有,但也极为罕见。

  林淮目不转睛看着一号首长。主席并没有马上说话,从茶几上拿起一本装订不是很厚的书递到他的面前。

   这是一本没有名目,只能在军内高层才可以传阅的文件汇编。

  将书接到手中,林淮还是不明就里。主席笑了,替他翻开扉页:“这篇文章你不会不熟悉吧?”

  《太平洋战略》,粗大的标题显现在林淮眼前。他记起这还是年初二炮首长视察导弹旅给拿了去的,现在竟然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去年年底,M国已将举国60%以上的海空军力量,包括六个航母战斗群、二十个空军航空兵联队完成在西太平洋的部署,林淮一时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字,竟受到最高层的如此重视。

   主席看着林淮,意味深长说:“中国四十年无战事,你能有如此见地实属难得。”

  一号首长当面赞扬,林淮激动的站立起来。

  “由于M国的军事部署,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又开始蠢蠢欲动。树欲静风不止啊,该是让他们清醒一下的时候了。”主席向总长点了点头。

   总长笑着说:“兵法云‘有备胜无备’,人家磨刀霍霍,我们也不能静等着挨打。南海现在弄得最凶,昨天军委召开了扩大会议,全票通过首先在南海建立战区,战区司令就由你来担任。”

   为了谋取发展空间,中国韬光养晦四十年,有那么一些家伙,真的将老虎当成了病猫。现在终于要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作为当代军人,林淮无法抑制的激动。但他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上校,能担当得起如此重任吗。

  “主席,总长,我……”

  总长说:“当年韩信被刘邦任命为汉军最高统帅,也不过是一名小小的校尉。军委让你担任南海战区司令,并不仅仅因为你的这篇文章,据军委掌握的情况,你对太平洋战略的研究总有近二十年了吧。位卑未敢忘忧国,我相信军委没有看走眼。”

  “南海战区暂定为军级,你不会是嫌官小了吧?”主席哈哈一笑,起身和林淮握了握手,“中国的军事原则,向来是不打第一枪,这个第一枪包含一切非法入境的行为,你就放手大胆的去干吧。”

  “是!保证歼灭一切来犯之敌。”林淮将手举到帽檐,庄重的敬了一个军礼。

  第一章 孤岛一小兵

  M国太平洋海军副司令麦克尔,站在军舰的前甲板上,手执望远镜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难得的好天气,瓦灰色的天幕下,浩瀚的大海像一位沉睡的少女,水波不惊。数只海鸥伴飞在军舰两侧。

  这艘“海盗号”导弹护卫舰,是亚太级的第一艘,排水量2800吨,和以巨舰重炮著称的M国海军相比,只能算得上是个小弟弟。

  M国海军序列并没有“亚太”级,该型军舰是M国为亚洲盟友菲国量身打造的,经过这次航试后,就将正式列装菲国海军。以“亚太”命名新式军舰,正是昭显了M国重返亚洲的决心。

  “海盗”号军舰牵扯32个主项目,139个小项,此次航试,军舰上除携带了M国、菲国为数众多的技术人员,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还有大量严重超出编制的菲国现役海军官兵。

  望远镜目力所及之处,一个红色斑点慢慢扩展,麦克尔可以清晰看到,那是一片红色珊瑚堆积的岛礁。如果从空中鸟瞰,极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蜂鸟。

  “将军。”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他的副官杰西从指挥舱内出来了。麦克尔微微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回身。

  “将军!前方快到赤蜂礁了,那片海域是属于中国的,舰长向您请示,我们是不是该回头了?”

   “这里是中国的领海吗?那是中国人自己划定的吧。”麦克尔放下望远镜,傲慢的摇了一下硕大的脑袋,“杰西,你要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我们M国人说的才算数,其他人说的都不算。”

  麦克尔绝对算得上M国鹰派中的鹰派,M国近几十年发动的每一场战争,无不留下过他的身影。此次前来菲国,是受菲国参谋总长奥卡特邀。为一艘已经卖给他国的军舰试航,并不是麦克尔的职权范围,三天前与奥卡总长的一席密谈,让他没有跟M国直属或者不直属的任何一位上司请示,就随“海盗”号出航了,并得到奥卡承诺,“海盗”号由他全权指挥。

  “让舰长下令,军舰继续前进,目标赤蜂礁。我们的导弹试验将在那里举行。”

  中将至中校的军阶差别,杰西本不敢违背麦克尔的意志,但赤蜂礁附近是中、菲 两国最为敏感的海域,数年前,因为赤蜂礁的归属问题,两国差点兵戎相见。M国对中、菲两国都有承诺,绝不偏袒任何一方。此时麦克尔却指挥着菲国即将列装的军舰驶入这一海域,会造成什么的后果,谁都不敢预料。

  事关重大,杰西在经历一番犹豫后,鼓足勇气:“将军,前方的赤蜂礁实际控制权在中国手中,如果我们贸然闯入,势必引起纷争,国务卿向总统告上一状,您会吃不消的。”

  “你是说斯尼亚那个biao子养的,她除了在总统面前卖骚,还会做什么。”提起国务卿斯尼亚,麦克尔就恨得牙根痒。当年,斯尼亚还是助理国务卿,如果不是她在赤蜂礁之争上,坚持M国不选边站,中国趁势派兵占领了这片岛礁,这片海域怎会成为他们的领海。

  “将军……”

  麦克尔忍无可忍,回头瞪了杰西一眼。杰西的意思他岂能不明白,指着赤蜂礁的方向:“ 整整八年了,该是教训一下他们的时候了。”

  麦克尔要动真格的。这样做的后果比非法驶入中国领海,可怕程度何止千百倍。

  “将……将军,您……您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杰西语无伦次。

  这位西点军校的高材生被吓成这般模样,麦克尔轻蔑的冷笑一声,随后安慰他:“不就是试射一枚导弹吗,到时我们就说是导弹不听指挥,偏离了航向。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M国现在已将海军舰艇的60%部署到了西太平洋,就凭中国那几条破船,除了派几位发言人义愤填膺的咋呼一番,不会有实质性的行动。我征战半生,只信奉一个真理,实力——这个世界是靠实力决定你的行至的。”

  他回头指着高悬的菲国国旗:“中国真的要闹,就让他跟菲国人闹去吧。跟我们有屁的相干。”

  杰西似乎没有被麦克尔的情绪感染,仍然犹犹豫豫不愿动步。麦克尔的目光阴鸷起来,坚定的语气下着命令:“‘海盗号’下一个科目是导弹试射,回去告诉舰长,舰上装备的导弹,不管是防空、舰舰还是反潜,必须保证全部落到赤蜂礁上。 ”

  海盗号此次试航确实有导弹试射科目,但要在公海上进行,在中国的实际控制海域发射导弹已经违规,还要直接瞄准他们的岛礁。这老家伙,肯定是疯了。

  杰西摇摇头,转身向指挥舱走去。

  按麦克尔的思维,为维护M国的世界霸权地位,跟中国早晚会有兵戎相见的时候,现在M国海空军已对中国形成围堵之势,最佳时机到来了。

  既然M国的那些大佬那么怕直接跟中国见仗,就让菲国先跟他们较量一番吧。奥卡总长不是说,只要M国愿意当他们的坚强后盾,打前锋的事情由他们来做吗。

  麦克尔身后传来导弹舱盖打开的声响,两枚猎犬-A型舰舰导弹从发射舱内露出半个脑袋。

  “海盗”号菲国舰长左诺,曾留学于M国海军学院,当时麦克尔正是那所学校的校长,这一层师生关系让左诺对麦克尔言听计从,尤其是,左诺的胆大妄为在菲国是出了名的。

  有着良好军人素养的麦克尔,不用抬腕看表也清楚,从杰西走进指挥舱,不会超过五分钟。左诺行动果断,这一点非常像自己。

   美丽的岛礁即将变成一片火海,麦克尔举起望远镜,想再望上一眼。

  杰西走到他身后。导弹进入二分钟发射倒计时,他请麦克尔进船舱。

  猎犬-A导弹采用的是传统的热发射系统,喷出的火焰足以将甲板上的人烧成灰烬。麦克尔遗憾的习惯性晃动一下脑袋,紧随杰西走人指挥舱。

  指挥台前的屏幕上,一枚猎犬导弹带着啸声垂直上升,在二十米不到的高度,一扭头,超过音速六倍的时速飞了出去,在赤蜂礁上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后,准确无误落在岛礁正中。

  导弹落地了,麦克尔下意识紧闭一下眼睛,等他睁开眼睛,却没有见到导弹爆炸时发出的光芒。

  导弹并没有爆炸。怎么回事?在场的人都懵了。猎犬导弹是专门为亚太级军舰设计的,据说在全世界,超前同级别导弹近二十年。

  如此先进的导弹会是哑弹,还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麦克尔扭过头,盯着舰长左诺。

  左诺是典型的亡命徒似的海军军官,要不,他也不会甘冒上军事法庭的危险,不折不扣执行麦克尔的命令。

  “将军,这事与我没关系。”乔治脑袋上冒出细汗。

  “猎犬”是世界上顶级的战术导弹,为了提高菲国对抗中国的信心,M国本国海军都没有装备,就提供给了菲国海军。导弹现在完整的落到了赤蜂礁上, 要不了多少时候,同等于甚至更为优越的导弹就会列装中国海军。

   麦克尔更怕再次出现哑弹,不敢下令继续发射。脑门上的汗珠比左诺更大更多,他顾不及去擦,气急败坏到了极致:“夺回来,一定要将导弹夺回来……”

  赤蜂礁上有中国驻军,夺回导弹,必定要跟他们发生面对面的军事冲突。对一个主权国家发动战争,左诺有些胆怯了。

   “将军,还是向国内请示一下吧。”左诺盯视麦克尔。

  亡命徒失去了本色,现在变得小心翼翼了。麦克尔失望的摇摇头:“你们的奥卡总长跟我有秘密约定,你不会上军事法庭的。放心大胆的干吧。”他疑惑的再次看看左诺:“你不会是怕了中国人吧?赤蜂礁弹丸之地,驻军估计最多一个班,而你手下有几百人,一百比一,你今日赢定了。”

  他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发布命令,军舰靠过去,除掉M国的技术人员,其他人准备冲锋。

  赤蜂礁的全貌很快呈现在眼前。

  麦克尔对赤蜂礁研究多年,赤蜂礁西部陡峭如壁,军舰很容易贴上去。

  海盗号慢慢靠近岛礁,中国南海警备区装备着一个团的J-10B战机,在空中加油机的帮助下,能够对赤蜂礁提供全天候的支援。为了迟滞他们的救援,一架无人干扰机从“海盗”号飞升而起。礁盘上伸出几块突兀的大石头,阻挡了军舰直接靠上去,菲国海军士兵开始准备搭跳板。

  

  麦克尔高估了赤蜂礁的守军力量,此时的礁上只有一名中国守军。

  赤蜂礁守卫部队建制原本是三个人。最高指挥官副班长黄劲,一个月前回老家结婚前去了;一期士官王胜利,三天前因贪口舌之福,生吃海鲜,上吐下泻,被送给养的运输船接回了警备区医院。

  礁上剩下参军不到一年的列兵海天阔,陪伴他的还有一只鸽子,是他上礁之前,在海军航空兵当飞行员的哥哥海天舒送他的。

  海天阔出门看海,进门向灯,寂寞难耐,发报给连长林海,最近总是有可疑船只在赤蜂礁附近出没,能不能向赤蜂礁再派些人来。林海回答,中国四十年无战事,哪个胆大妄为的家伙敢老虎头上挠痒。再说真有敌人来袭,你海天阔岂不是成了孤胆英雄,全军上下都会以你为荣的。

  海天阔认为,林海这家伙总喜欢跟他过不去。还是在新兵连的时候,林海就是海天阔的连长,正步科目练习,海天阔总是不能跟其他人保持步调一致,林海兜屁股给了他一脚。海天阔自小练武,反应十分机敏,林海踢出的脚还未放下,他已经转身一脚踹出,正中林海下档。这一脚林海差点就被宫了。

  林海打人在先,此事只能不了了之。冤家路窄,新兵下连,海天阔竟然又分到了林海的连队。这支以守岛为主的海军连队,全连七零八落,分驻在大大小小十多个岛礁上,海天阔被一艘登陆艇送到了离连队部最远的赤蜂礁。

  出生于海军世家的海天阔,当兵之初的愿望就是能驾驭着战舰,驰骋在浩瀚的大海上。

  上军舰成了奢望,海天阔下意识认为,这都是林海给带来的晦气。

  悬挂菲国国旗的“海盗”号靠向赤蜂礁,趁着清晨的徐徐海风,海天阔还在沉沉睡着。瞭望哨顶端的电子报警器发出刺耳的蜂鸣声。

  肯定又是菲国的渔船非法越境捕鱼了。海天阔抱着95式步枪,懒洋洋出了铝合金骨架帆布顶棚的营房。

  利用瞭望哨内高倍望远镜,海天阔看到了“海盗”号模糊的身影。他懵懵懂懂的思维立刻警醒起来,调整一下焦距,菲国国旗看得越来越清晰。

  三年前,中国官兵登上赤蜂礁,原本心虚的菲国曾发出过警告,很快就没了下文,今天胆敢派军舰搞一次偷袭?

  军舰直奔赤蜂礁而来。海天阔此刻最该做的是赶紧向后方报告。电子发报机在营房内,他刚要转身,一发导弹带着呼啸飞临赤蜂礁上空。

  菲国人发动进攻了,这时出去一定会被导弹撕成碎片。 海天阔抱着脑袋蹲了下去。耳畔并没有传来导弹爆炸的声响。

  导弹的战斗部一定是被拆掉了,菲国到底还是不敢跟中国动真格的啊!海天阔再次观察,打完导弹的军舰并没有马上撤离,绕着岛礁向西驶去。

  海天阔经过短暂的思索,马上明白,他们是在寻找登陆地点。

  直接的军事冲突是不可避免了。海天阔奔回到营房,打开发报机,里面一片轰鸣声。受到强磁干扰的发报机,没法将信息发往后方。

  林海的一张乌鸦嘴,自己真的要成孤胆英雄了。

  海天阔看看挂在顶棚骨架上的鸽笼,这是唯一的希望,虽然这希望非常的渺茫。海天阔打开小窗抚抚鸽子的翅膀:“流浪汉,能不能保住赤蜂礁,就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