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四十八章

[字数:5462 更新时间:2015-11-30 0:58:00]




  要不是刘易刚刚与黄舞蝶来了一次,此刻美人在怀,刘易还当真的忍不住要举兵挥弋。

  也还好,可能不顾女儿家的娇羞钻进刘易的被窝已经是吕婵现在可以做得到的最大地步了,钻进被窝之后,她便再没有太多的动作,就只是像一只小懒猫一般伏在刘易的身边,也似不敢说话的样子。

  嗯,她害羞了,身子微微的颤动出卖了她。

  此时此刻,刘易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也总不可能把吕婵赶走,而黄舞蝶,也刚刚被刘易弄得浑身发软,也懒得说话。

  就如此,三人在小床上互相拥着,谁都没有说话,默默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仿似无声胜有声。

  一夜,静悄悄的过去。

  当刘易醒来的时候,发现帐外已经大白,外面的将士,已经起来准备折除军营,准备着离去的事儿了。

  身旁的两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了。

  刘易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拿起在床边小案上叠放整齐衣服。

  唰的一声,吕婵掀开帐门走了进来。

  她的手里,端着一盘散发着热气的热水,可能是刚好看到刘易要穿衣的样子,看到了刘易的**,神色愣了一下,一股红云爬上了她的俏脸。

  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匆匆的把木盘放到了一旁,快步走到了刘易的身边,柔声道:“我、我来侍候你穿衣吧……”

  “哦?”刘易伸手想掩一下自己的小弟弟,但是又想到吕婵贴着它睡了一宿,也用不着矫情了,所以,便忍住手,略有点奇怪的望着吕婵。

  “我、我们都睡在一起了。人家也是你的女人。舞蝶姐姐说,侍候自己的男人是应该的……”

  吕婵似有点难为情的低头说着,忽又抬头,大眼睛闪闪的认真的道:“人家说过,只要你救了人家的爹爹,人家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你不会嫌弃人家吧?”

  “啊?呵……怎么会呢?”刘易见吕婵如此,自然不会拒绝美人。

  但说着,刘易的眉头皱了皱,试探的说道:“嗯,婵儿……我、我是想说。之前,我们都不知道你就是吕婵,不知道你就是吕布的女儿,所以……哈,你是知道的。现在,我和你娘亲……”

  吕婵自然明白刘易现在想说什么。她小手一抬。掩住了刘易的嘴,贝齿轻咬了一下樱唇,侧头想了想道:“你和别人的事人家不管,我说过的话就一定算数的……”

  “可、可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怎么办?这次跟我回到曲阿,你就能见到娘亲了……”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娘亲归娘亲,人家是人家。”吕婵盯着刘易,斩钉截铁的道:“不管如何,以后。人家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不要人家。”

  “哈,你觉得无所谓,那就好办了。”刘易没有想到吕婵居然能这么快可以想通这个让人有点纠结的问题,心里不禁一乐,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日后与严氏与吕婵一起的快活时刻。

  当然,现在吕婵想通了是一会事,刘易又想到了严氏的问题,不禁又似有点为难的道:“嗯,婵儿你能垂青于我,这是我刘易前世修来的福分。不过呢,我、我也不想你娘亲伤心,所以……我们之间的事,我觉得,还是要先经过你娘亲同意才可以,要不然……”

  “嗯,你说的对,等到了曲阿,见到了娘亲,咱们就跟娘亲说清楚。好么?”

  “好,这是自然的。”刘易伸手捏了吕婵的小鼻子一下,怜爱的道:“只要你跟着我刘易不觉得委屈,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不委屈,这辈子,除了你,人家谁也不会嫁了。”吕婵坚定的道。

  “嗯……那、那就这样说吧,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去看看你爹,准备要出发了。”刘易见吕婵现在的确似深深的喜欢上了自己,心里高兴之余,又觉自己幸运,又得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芳心……

  吕婵还是坚持为刘易穿好衣服,她才离去。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大伙都把能带走的东西都打好名背上了,一声令下,将士便踏上归程。

  徐州大局已定,所以,徐非曹操派军来追寻刘易,要不然,还真的没人敢打刘易的主意。

  所以,一路无事。

  沿着骆马湖岸往东走,到了战船藏匿之处,上了船,直接返回曲阿。

  沿途,还领略一下沿路的风光。

  三天后,刘易终于回到了曲阿。

  因为远洋出征的水军早已经回到,所以,刘易这一行人返回曲阿城倒没引起太大的骚动。

  进了曲阿城刘易才知道,之前大军返回来的时候,孙策与周瑜分别将在富春的娘亲送回曲阿与刘易相见,不过,刘易没有随大军返回,而是去了徐州,他们等不及刘易返回来,便已经返回富春去了。

  刘易离开的这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在富春一带开展得有声有色,军事、民生等等各方面的建设都有不少建树。现在,孙策正准备攻打会稽,与及准备好了向山越人进攻。

  本来,会稽早便可以攻打下来了,但是,会稽太守王朗却与山越人达成了联盟,为了求存,请来了一些山越人相助。

  尤其是在秋收其间,山越人大举出山掠夺,给富春、乌程一带的百姓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所以,孙策才不得不放弃夺取会稽,转而与山越人交战。

  不过,王朗选择与山越人联手,这本身就是一件错误的事,使得他在当地的威望大减,大汉百姓对其失去了信任,与贼为伍的人,也不值得百姓去拥护。所以,王郎的败亡,已经指日可待了。

  至于吴郡地区。孙策本想早夺下控制在手里,但是,周瑜等一众谋士,都认为,现在吴郡地区,实际已经处于曲阿与他们势力的夹缝当中,要夺取下来,不一定要动用武力。现在,吴郡地区还算稳定,尤其是严白虎被灭之后。已经极少有贼人作害了。所以,他们都觉得,还是等将来时机到了,他们公开归顺新汉朝的时候,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将其和平纳为新汉朝的领地为好。

  一旦开战,受苦的还是当地的百姓。

  曲阿太守周尚。他见曲阿没甚大事。又有郭嘉在此,他亦到了富春,前去助孙策、周瑜处理政事,将他从新汉朝学到的,如何管治百姓,如果搞好百姓生产的经营带了过去。

  对外宣称。他现在是孙策帐下之臣。

  如此,也就是说,现在的曲阿,已经交由郭嘉来主持日常事务了。

  刘易与郭嘉见了面。将曲阿的情况了解了一下。想了想,交待郭嘉,将曲阿的事务,交托给下面的官员,准备一起返回洛阳。

  同时,刘易也派人去请孙策及周瑜,让他们亲自或者是派人跟随刘易一起返回洛阳,到时候一起议定统一大汉的大计。就算孙策、周瑜不能放手离去,也务必要让鲁肃或张昭等人去一趟洛阳。

  嗯,新汉朝正式起兵争霸天下,可不是一件小事,那些有才华的人才,刘易都想请他们一起去商议,人多力量大,通过从多谋士一起划策,总能制定一个更容易统一大汉的计略来。

  此处,暂时也没有什么事,天下诸势虽然混战不休,可是,却不会有人敢惹与新汉朝有关的势力地盘。毕竟,新汉军的实力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不是他们那些虾兵蟹将可以对抗的。

  最关键的,刘易还是把目光放在曹操与袁绍的身上,只要解决了这两个势力,那么,统一大汉就容易得多了。

  之所以没有早早攻打那些小势力什么的,就是为免刺激到曹操、袁绍等一些实力强大的诸侯,免得让他们提前察觉到来自新汉朝的威胁。

  当然,郭嘉对于刘易在徐州又冒险的事,也颇有微词的,不过,被刘易蒙混了过去。

  嗯,要知道,刘易现在也是郭嘉的继父,心里痛惜娘亲的郭嘉,自然要比谁在乎刘易的安危,因为他知道,刘易牵扯着他娘亲的心,万一刘易有什么的意外,他的娘亲一定会伤心欲绝。还有,出于私心来说,郭嘉也希望刘易可以多宠爱自己的娘亲一些,不想刘易毫无节制的娶纳太多的女人。

  离开了曲阿官衙,刘易才匆匆的返回在曲阿的住处。

  吴氏三姐妹,大小乔姐妹,蔡氏、董三妹等等,她们都在眼巴巴的等着刘易回来。何况,还有思女成疾而病了的严氏。

  本来,刘易一进城便打算先见严氏的,可是,一起正事还是得要先处理,如此,只能让黄舞蝶带吕婵先去见严氏。

  刘易一返回住处,除了相当较矜持的吴氏姐妹及郭嘉娘亲杜氏之外,别的一股脑扑过来,几乎让刘易忙不过来,哄了这个哄那个。

  嗯,蔡氏要比谁都彪悍,她倒没有哭,可是,却是一眼想要马上吃了刘易的样子,眼内的幽怨,当真的让刘易觉得有点头痛。当着众女的面,非要刘易与她亲吻一翻,而她,把刘易下面的家伙都捏得有点痛,就似恨不能马上拉出来,塞进她身体去的样子。

  蔡氏如此,弄得刘易的心里居然真的有点怕了她。嗯,太过饥渴了。刘易怀疑,如果自己敢长时间不宠幸她的话,她恐怕都会受不住而给刘易弄一顶帽子戴戴。

  唉,不知道刘表那家伙是如果满足她的,反正,刘易觉得蔡氏的热情几乎能与放荡划上等号了。

  还好,她现在,并不再热衷于权力利益,就仅只是对刘易太过痴缠罢了,如果她当真的还是以前那般,为了权益而谋算于人的话,刘易都要考虑自己收她是否是正确的事。

  难得的是,她似乎与一众女人相处还算不错,与刘易浅尝辄止,稍解了一下对刘易的思念之情后,她主动的劝解起那些与刘易相聚而泣的女人,让刘易可以腾得出来,回后堂去见严氏。

  出乎刘易的意料,或者,可能当真的是心病还须心药医的关系。

  刘易到了后堂,却刚好看到了严氏在吕婵及红月的搀扶之下走到了后院的花园当中。

  黄舞蝶与青莲也在一旁看着。

  严氏一见到刘易,稍稍挣开了挽扶,像一只小鸟一般,飞扑进刘易的怀抱。

  “呜呜……”严氏不顾女儿在场,像一个小女孩一般,呜呜的哭了起来。

  刘易头疼,最怕就是女人的眼泪了。

  他赶紧哄道:“好夫人,见到夫君怎么哭了?嗯,是为夫不好,不应该离开你们太久,现在好了,回来了。别哭,看你,都瘦了,脸色白得吓人,如果再哭,就不美了。”

  拥着严氏,刘易发现她真的轻了许多,原本还算是丰胰的严氏,拥着她让刘易感觉到有点骨感。她的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要不是刘易趁这输了一道真气察看了她的身子一下,发现她可能只是思女成疾,平时茶饭不思,忧心忡忡之下,才会病倒的,缺乏营养也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并非是真正的得了什么不可医治的大病。

  “人家是心里高兴才哭的,夫君,谢谢你……”严氏哽咽着,神色的确是似高兴的样子,似笑还哭的道:“呜呜,人家以为,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又不能去徐州找她,心里真的很担心很担心,你又不在身边,人家几乎夜夜作恶梦……”

  “娘……”

  吕婵走过来,从一旁拥着严氏。

  这丫头,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现在严氏与刘易在一起有什么的不对,甚至连奇怪的神色都没有,就似理所当然的样子,神色没有一点异常。

  她帮着劝慰严氏道:“娘,现在不是没事了么?都是娘你想多了。不过,还真的亏了刘易大哥他,若不是他救了我们,恐怕……好了,娘,以后女儿就跟着娘亲,再也不分开了。”

  “嗯嗯,以后再也不分开了。”严氏腾出一手,将吕婵拥入怀里,神色有点愧疚的样子道:“婵儿,娘对不起你,娘不应该自私的丢下你不管,以后,娘再也不会了,请原谅娘亲好么?”

  “娘,你说什么呢,人家从来都没有怪过娘亲,只是心里也担心娘亲而已。”

  两女相拥在在刘易的怀里互吐思念之情。

  听着她们的说话,刘易弄明白了,严氏之所以会病倒,估计主要的还是她自己的心魔作崇。

  这个,说起来,估计任何的一个女人可能都会如此。

  严氏的性子风风火火,直率又果断,想到做什么,她便做什么。

  在长安,与刘易相好之后,她当时满脑子都是刘易,觉得一刻都离不过刘易。她那时候,已经深深的陷入了一种能让人失去冷静,连智商都会下降的热恋当中。

  所以,她当时毅然的决定,不随吕布一起走,留下来等刘易,那时候,她的心里,的确没有过多的去考虑别的事,也没有想过自己离开了吕婵之后,将来会如何。

  这样,等到她终于与刘易在一起,生活安稳了下来之后,自然就难免会想起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她自然而然的会认为,自己如样的行为,似的确有抛夫弃女的行为,似乎,的确有点不应该,是她自己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