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六十章 孙策周瑜投效

[字数:5788 更新时间:2015-11-30 0:54:00]




  刘易的设想当中的朝廷,的确是打算架空皇室的权力,定下一个规矩,将来,皇室只享名誉不掌权。

  由皇室之下的内阁机构处理政事。

  当然,皇室也并非没有一点作用的,因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这个世上最高的权势存在。不必要再额外的再掌管实际的权力。

  所谓的内阁,以及朝廷百官,地方官员,在名义上,全都要归于这个皇室的掌控。

  因为,皇帝就是皇帝,如果下面官员办事不力,依然还有权将其撤换。

  刘易如此,其实也是有点私心的。因为,这样的一个朝廷,皇帝表面不掌权,只享名誉,那么,不管将来如何乱,在大汉百姓的心目中,他们还有一个标杆,还有一个对大汉的归属感。有人作乱,大汉百姓也不会直接把矛头对准皇室,而是对准那些作乱的人。

  这样一来,不管何时,大汉百姓都会认同他们是大汉子民的身份,会拥护大汉皇室。徐非,大汉皇室的子弟,的确是有如扶不壁的阿斗,否则,大汉皇室,就可以永久传承,哪怕换代也不会换朝换皇。

  很明显的,人家皇室只享名誉,根本不管事的,如果大汉朝廷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下面的人的问题,也牵连不到皇室的人。

  并且,刘易将来,还会制定许多规矩,让后人去遵守的。

  反正,做皇帝也好,做内阁大臣也好,都不会是一件轻易的事,不仅仅只是享有荣誉权力,还要肩负着许多的责任。不管是谁坐上那样的位置,都不会是一件轻松的事。这样一来,就慢慢的削弱了世人对于称王称霸的热衷,不会人人都想着登九五为尊。

  刘易要解决的,就是世人为了争权夺利而互相倾辄的问题。到时候,权力的巅峰,代表着更大的责任,如此,刘易相信,到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太过热衷于这个所谓的权力巅峰了。

  让世人知道。没有能力的人,就算是坐上了那个位置,都是坐不稳的。何况,这个,也不是什么终生制的问题。是有任期限期的。

  所以,到时候。所有的朝廷官员。他们只能在他们有限的任期之内,做好他们的份内之事,为大汉的发展尽他们的努力。

  虽然,刘易也知道,哪怕是如此,也难以完全杜绝许多的社会问题的。但是,刘易也不得不说,后现代的许多例子,的确是要比这古时代的要先进许多。值得刘易借鉴的。不敢保证,如果照搬后世的机构到这个时代来是否可以长久运转下去,但刘易相信,在自己的主持之下,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刘易这样的想法,其实与后世的华夏官府差不多了,只是多了一个享着名誉的皇室罢了。

  这些事儿,说起来三天三夜都难以说得明白,刘易也只是跟孙策与周瑜两个小子提一提,让他们明白,他们如果还想打着称雄一方的念头,那么就趁早打消。因为,别说他们现在才归顺新汉朝的了,就算是一开始就追随着刘易,已经为新汉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战功赫赫的许多大将大臣,他们都没有被封王的可能,他们,就更加不要想了。

  再者,这么一说,也会让这两个小子找到一些心理的平衡,让他们知道,与刘易现在的手下众多大将谋士来相比,他们现在投效刘易还真的不算什么。论武,他们能及得上赵云、黄忠、典韦等人?起码,孙策现在,他也不敢轻易的说可以比得上这些大将,说到文方面,周瑜也不敢说比戏志才、荀文若、贾诩、郭嘉这些人更厉害。看看郭嘉在曲阿,办事做得滴水不漏,别说江东的这些诸侯不敢轻易的招惹曲阿了,就算他们敢来,怕怎么败了也不知道。

  孙策与周瑜,见识过郭嘉的调兵遣将,那是在刘易远征大漠的时候,江东各个势力蠢蠢欲动。曲阿的军马亦有所调动。孙策与周瑜探知,曲阿的军马调整,让江东的所有势力都非常受制,随时都有可能落入曲阿新汉军的陷阱当中。如果他们谁敢打曲阿的主意,怕还没有去到,他们就已经遭受到新汉朝的迎头痛击,直接败亡也说不准。

  所以,孙策与周瑜,当机立断的放弃往江东的西北方向发展,也就是这个原因,因为有新汉军在,有着郭嘉这个似可以洞悉一切的谋士在,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夺取曲阿,而曲阿夺不下来的话,那又谈何发展?万一曲阿的新汉军突然对某地感兴趣,要出兵夺之的话,他们谁能与新汉朝相敌?

  反正,现在孙策与周瑜,已经为刘易所打动,觉得,凭他们自己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有太大的发展,如果新汉朝当真的兵出中原的话,那么,统一天下就是大势所趋,他们再如何争扎也没有用。

  所以,与其将来才归顺新汉朝,还不如趁早归顺刘易,争取可以多立一些功劳,争取将来可以进入新汉朝的权力中心。这样,方是正理。

  孙策猛然的有了决定,他咬了咬唇,一横心道:“太傅,请原谅小子以前目兴浅薄,自今以后,我孙策愿率部归顺新汉朝,从此,小子为太傅鞍前马后,为太傅效力。”

  他说着,单膝跪下,对刘易拜首道:“主公在上,请受孙策一拜!”

  周瑜此刻,也没有了太多的想法,许多事情,在现在已经成了定局,无论他怎么想,似乎都难以改变了。如果因为他娘亲的事,还对刘易有怨言的话,可是如今,明眼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他娘亲跟着刘易,似乎还真的过得很欢愉,整个人都不同于以往的郁郁寡欢,如果他还执意于这事而对刘易有所怨恨,那么就显得他太过幼稚,思想也太过不成熟了。

  特别是,刘易之前,因为夺了他们的二乔的事。现在,道理也罢在他们的现前,他们也无比恨起。反倒因为他们也娶得了两个让他们觉得满意的妻子,所以,所有的问题,在此刻都变得不成问题。

  何况,周瑜和孙策相交莫逆,已经是孙策的属下,现在,孙策决定归顺刘易。那么,他还有何可说?

  周瑜见孙策已经作出了决定,他也没有过多犹豫,跪下道:“太傅,周瑜亦从此追随太傅。但希望太傅将来不要将周瑜与表兄长调离,让我们留在一起。共同统军。共治一地,因为,周瑜觉得,与表兄长在一起,互信互任,才可以让某有一展所长的可能。”

  “哈哈。好好,起来,不过,这话你说的可不对了。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难道我刘易就不能容人?不能让你有一展所长的空间?不过,既然你有此意愿,我又岂会为顺了你的心愿?倒希望,你将来不要改变主意,要求自领一方就算不错了。”刘易上前,把两个小子扶了起来,笑着打量着这两个日益成熟的小子道:“瑜儿可能还不太清楚,但是策儿你不可能不知道,天下之大,岂是你们可以想象的?将来,有你们发展的时候,所以,不要太过在意江东这一城一地的得失,今天,你们失一江东,将来,还你们一个不比大汉小的地方,让你们去开发治理。”

  “呃,太傅,这、这都是以后的事,咱们还是先说说,我军整编换了装之后,又要如何行动呢?”孙策有点心急的样子道。

  “这个……”刘易的心里,其实早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现在,也正好与这两个小子说说。

  想了想,刘易道:“我们新汉朝水军,虽然已经掌控了整个长江的航道,但是,新汉朝的根基,离江东也实在是太远,让世人认为,新汉朝对江东有点鞭长莫及的感觉。如果你们现在就公然的称归顺新汉朝,必会引起天下诸侯的震动,他们担心,新汉朝会出兵攻打他们,所以,怕他们必会有所行动。为了让新汉朝争取一年半载的休养生息的时间,你们暂时也不用正式公开已经归顺了新汉朝的事,只等将来我们新汉朝大军兵出中原,卷席天下之时,你们再公开这个消息,这样,才可以对那些不愿意归顺新汉朝,阻碍大汉统一的势力惊惧,产生不可匹敌战胜的心态,从而归顺我们新汉朝。让我们大汉少打内战。所以,你们经过整编换装,再正式训练之后,应该也要一年半载的时间,你们,也先利用这段时间休整一下。待你们的军队,形成了真正的战斗力之后,马上出兵,把江东所有的地盘势力清洗一遍,对江东形成统一的局面。”

  两个小子一听,眼睛都贼亮贼亮的,他们,早就想统一江东了,但是,因为曲阿有着十多万新汉军在,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罢了。现在,有了刘易的首肯,他们就等于是奉旨妞,那还不满心欢喜?

  如果他们平安江东,那么,就等于是为新汉朝打下了一个若大的基业,将来,新汉朝论功行赏的话,自然不会少了他们。

  “太好了,太傅,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江东所有的地盘都掌控在手里。”孙策摩拳擦掌的道。

  “呵呵,夺取江东,只是小事一桩,你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江东,你们,利用练军这半年的时间,好好的派人来学习,嗯,最好你们自己也要来学习。向你们伯父周尚学习新汉朝是如何治理地方的,对了,我把祖茂将军派回给你们,让他负责你们的练兵事宜。如果郭嘉军师还留在曲阿的话,你们无论大事小事,都可以找他商议。”刘易笑道:“你们啊,要尽快拿下岭南,山越人对我们大汉的祸害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你们可以借鉴新汉朝如何对待异族人的办法,要尽快解决这些异族人。”

  “是,请主公放心,我们一定会让主公刮目相看的。”

  刘易看着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的两个小子,哑然一笑,拍拍他们的肩膀道:“只要你们的心里不要恨我娶了你们娘亲的事,一切都好说,不管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们都是我心目中的义子。不管如何,我都会拿你们当作是亲子来看待。尤其是孙策你,我与你父亲孙文台,亦算是知交好友,我刘易,代他照顾妻儿是天经地义的,嗯,别以为我这样说有点无耻,是占据了你娘亲,会让你感到耻辱。可是,如果你们能把心胸放开阔一些,你们就能知道,能看到,这个人生。也不过如此,什么的贪嗔怨恨。在生活的面前。屁都不是。人生一世,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还是要勇敢坚强的活下去,人生苦短,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那有什么错?所以,你们大可以把这些事看得开化一些,不要再记恨我刘易,更不要记恨于你们娘亲。”

  “师父……策儿知道了。”孙策这次。倒能坦然的面对这些事儿了。

  “太傅……义父,瑜儿当年主要是受过太多风言闲语,当时,不管外人怎么说娘亲,但是瑜儿也知道,确信娘亲是清白的。但是,娘亲却从了你,那么,不这她以前是否清白,但从了你,这就成了落人口实,印证了外人的闲话。瑜儿就是因此而心怀怨念,不过,现在,也想通了,外人说什么,就随他们去,我周瑜堂堂正正,而我娘亲,她现在也生活得很好,不用再因为外人的风言闲语而郁积了。所以,请义父放心,瑜儿懂得如何了。回去后,瑜儿好好的与娘亲谈谈。”

  “不过,请义父不要冷落了娘亲,这是作为人子的唯一要求。”周瑜最后一面认真的道。

  “额,这个你们放心好了,我刘易什么都不好,但是,绝对不会冷落了自己的女儿,若我刘易辜负了自己的女人,莫说是你们了,连许多人都不会答应。你们也应该知道,郭嘉娘亲现在也是我刘易的女人,我何曾冷落过郭嘉的娘亲?所以,这些事,你们不用担心了。”

  刘易说完,把酒袋扔给了孙策道:“回去,这酒送给你了,若还想要此酒,可去找你史阿师父,他定然私下藏有。”

  “真的?那、那我们先走了,公谨,走!”

  这事儿,到此已经告一段落,孙策与周瑜两个小子,也已经解开了他们的心事,对于他们的前途,也已经作出了决择,所以,他们似一下子回复了少年不经事的时候的轻松,不再为许多让他们感到不开怀的事而多想了。

  在这一刻,他们忽然觉得,自己的头上还有一个义父可以倚仗,身子也一下子似轻松了许多,身上没有太多的重压,不再为今后的发展而烦恼。

  两个小子,也不得刘易了,争先恐后的飞身上马,冲刘易一抱拳,分别策马向曲阿飞奔,远远的,传来他们拼马的笑声。

  “主公,恭喜收得孙策与周瑜这两个小子,新汉朝有了他们之助,将来收服天下的时候,也会顺利得多了。”

  这个时候,从一旁冒出了一个黑影,却是史阿走了出来,他现在是刘易身边的第一贴身高手侍卫,岂可当真的让刘易独自离开?他让蒋钦负责把乔家村的人护送回曲阿城,他自己则悄悄的摸了来,正好看到了刘易与孙策与周瑜的谈话。

  “呵呵,史大哥,我刘易哪里会那么容易被人偷袭?你就不会怨魂不散的跟着了。”刘易有点无奈的对史阿道。

  经过刘易好几次被伏击的事,史阿可能被家里的夫人一再叮嘱,让他一定要无时无刻的保护着自己,所以,刘易独自行动的时候,史阿就算不让跟着,他都会偷偷的跟着。

  虽然,刚到这三国的时候,刘易真心的很希望自己的身边能够有多一些这样的高手保护着自己,当时还想到如果自己偷香的时候,会有这些高手为自己把风。可是。现在呢,却不太想有他们跟着了,因为,自己偷香的时候,让他们也同时偷看着,那多不好,多不方便啊?

  “主公,如果史阿不跟着,都不知道主公出卖了咱,咱不太喜酒,但偏偏对这猴儿酒有点喜欢,你却让孙策那小子去找咱要酒?”史阿笑言道。

  “呵呵,我这是提醒那小子去跟你道歉,今天他如此无礼的与你对持……”

  “其实这也不算是对持了,我这是为了免得主公你难做,才故意不让他见乔公的。错不在他,道歉也就算了,我史阿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主公你……你也知道,我史阿不懂说慌,你可知道我让吴夫人他逼着没有办法,只好把你在乔家后山亭与二乔的事告诉了她们,你、你可千万别怪咱就行了。”史阿似老实的道。

  “啊?原来你一直在暗中盯着?”刘易的心里汗了一把,有点无语的看着史阿。

  “嘿嘿,职责所在……职责所在。”史阿抓抓头,却又有点神秘的对刘易道:“主公,有一件事,你可得要帮帮忙,刘易兄弟,这事你必须得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