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五百五十五章 未来行动(上)

[字数:5722 更新时间:2015-11-30 0:49:00]




  西凉的情况要比上党或关中复杂得多了,东汉未年的混乱就是最先从西凉开始的。比黄巾大暴乱更早一些。

  最著名的就是羌族义从胡,也就是小月氏部族的首领北宫伯玉率先背叛,后又有多个小数民族附从,他们分别拥护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为首领,一度闹得沸沸扬扬。

  他们挟持当时汉朝官府的官员边章、韩遂,逼反他们,一起杀死当时金城太守陈懿。一度与大汉派出的汉军激战,并略占上风。黄巾起义失败之后,他们还依然顽强的与新汉军对持。

  直到本不太甘心为北宫伯玉、李文侯等人所制的韩遂,看到强大如黄巾军都被汉军镇压,他得便私下与董卓私通,得到了董卓的暗中支持,夺取了这支叛军的兵权,杀了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他归顺于董卓,并助董卓在表面上统一控制了西凉。

  董卓率大军离开西凉入京,韩遂那时,拥兵十万,与马腾交好,趁董卓不在西凉之机,亦已经自立。

  可以说,现在韩遂的军队,就是当初北宫伯玉等人叛乱起义的军队。有着丰富的战斗精艳,又桀骜不驯,与他交战,也不轻松。

  更何况,他与马腾交好,马超现在还称他为叔父,刘易在没有明确马腾、马超父子的态度之前,的确不好没打招呼就挥军西凉。除了韩遂、马腾的凉州势力之外,无数的小数部族势力,使得西凉乱成一窝粥。

  新汉军现在入西凉,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按李儒之前跟刘易所说的,放董卓的这些旧部逃回关中,让他们把本已经混乱的关中再乱一些。让他们这些势力互相攻伐,待到他们两败俱伤之时,新汉军再入关中,那时才是最好的时机。

  刘易也认真的考虑过,西凉的各个势力,他们之所以背叛大汉,这主要是大汉旧朝官府对当地的百姓压迫剥削得太狠了,让他们根本就难以生存下去,如此,他们不得不反。有一点。这些叛军,一开始,他们反的只是官府,他们造反的时候,甚至汉人都会加入他们的叛军。只是后来慢慢的变质。成为真正的贼军。

  眼下,许多小数民族部落势力。他们其实也只是想自保。并不是真的想拥兵自立。如果让因为董卓被杀,已经失去了控制的董卓旧部进入西凉,那肯定会对西凉的各个小数部族造成很大的冲击,原本西凉的势力,也肯定会与董卓的这些旧部军队发生冲突。

  先让董卓旧部与西凉的贼兵打得你死我活,让那些各部族深受其害之后。新汉军再进西凉,助当地的人击败消灭董卓的旧部及西凉的贼军,这样,也有利于得到那些当地部族的支持。有利于今后对他们的掌控管治。

  所以,对待西凉的问题,刘易不想操之过急。新汉军现在进西凉,只会添乱,只有在那些人没有活路了,新汉军再去解救,这样方能让他们看到谁是他们的救星。

  到时候,新汉朝统治其地,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若再给予西凉百姓一定的资助,让他们看得见在新汉朝统治之下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相信西凉的百姓,不会再对新汉朝官府有太多的抵触。

  特别是给予西凉当地的小数民族一定的自治权力,他们就会更乐于归还新汉朝的统治。

  西凉的民风,要比上党地区的民风更彪悍,也更具叛逆性,他们就是因为仇视大汉官府才造反的。只有让他们自治,让他们的部族族长参与治理他们,他们才会真正的放心归顺新汉朝。

  要不然,说什么都是虚的,他们永远都不会有什么的归属感。如果他们没有对先朝的统治失去了希望,他们会反汉么?

  实际上,西凉的百姓,小数民族的百姓,他们已经汉化严重的,就是掌权者逼得他们造反罢了。只要小心处理好西凉百姓的民生政事,西凉才有可能真正的归顺新汉朝。还有,让他们都清楚的认识到新汉朝的基本国法,让他们相信,新汉朝的政令,是不会朝令暮改,具有保证他们生活生存的长久法律效用的,他们才会真正的对大汉归心。

  刘易摇头否定戏志才的提议道:“不,新汉军不会过早收复西凉的,文若大可以放心。你所顾虑的是有道理的。我们新汉朝,一贯来都是,有多大的头才戴多大的帽,只要我们有把握把一个地方治理好,才会再收复一个地方,要不然,我们与一般的只着眼于打地盘,却不顾百姓死活的诸侯有什么的分别?”

  “呼……既然主公没有准备这么快收复西凉,我就安心了。嗯,再给我们一年时间吧,等我们的施政人才培养出来,又或者招募到大量的人才后,不管主公你打下哪里,我都有信心很快就治理好。对了,也是时候把田丰大人召回来了吧?他的内政能力,比荀某更具有卓见,有他一起帮忙,相信工作开展得更快。”荀彧长呼一口气道。

  “田丰大人得要看情况。”刘易抿了抿嘴唇道:“从天下大势的全局考虑来看,如果田丰在袁绍那里,可以起到作用的话,可能比召回来更好一些。”

  “哦?主公这话又怎么说?”几人都望着刘易问。

  “其实,这个我打算回洛阳与众臣一起商议的,就是未来几年之内,我们新汉朝该如何发展,或者说要如何面对天下大势。”刘易道:“不过,现在我家的这些夫人,她们似乎比较喜欢长安这里了,没有一点打算要回洛阳的意思,所以,我们可以现在先作商议。”

  “也好,现在我们各条战线报捷,大事已定,现在也有时间,主公可以先跟我们说说。我们也好有时间考虑。”戏志才等人垂首道。

  “好吧。那就说说看。”刘易摸着下巴,却没有摸到络手的胡子。方想起被自家的女人强烈要求刘易剃了,放下手,用手指敲击着桌面道:“大家想想,我们营救献帝失败,被曹操抢了去,估计不用多久,曹操便会挟献帝成立汉廷了。他这个汉廷一成立,马上就又恢复大汉两个朝廷的格局。”

  “嗯,这事戏某也想过,我们是不是要趁曹操还没有成立汉廷。要他成立汉廷之前,派军去征讨他呢?本来,早些时间,便想通过新汉朝新民报向天下发起声讨曹操不臣之心的公布,向天下说明他处心积虑谋夺献帝的事。可是。又一想,现在献帝在曹操的手上已经成了事实。不管我们怎么说。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们就算把曹操说得如董贼一样是奸贼,可天下的百姓,也未必会相信,反而会让人以为我们新汉朝怕了,担心曹操会与我们打对台。”戏志才道。

  “没错。幸好你没有发出这样的公告。”刘易愕然的看了看戏志才,道:“曹操是最先发出檄文征讨董卓的,他的形象名望,在民间已经树立了起来。不是我们三言两语就可以让那些已经认为曹操是一个大忠臣的人改变对曹操的观感的。”

  “说实在的。听说曹操现在招募了不少人才,那些人,大部份都是被曹操的所作所为迷惑,以为曹操就是一个可以匡扶汉室的真正英雄。”刘易无不惋惜的道:“可惜了,曹操所据之地,都是多出人才的颖川之地,那些地方的人才,他们很多都不愿意举家搬来洛阳,只有效忠于曹操了。”

  本来,要说人才之多,作为京城的洛阳要更加多才是,只可惜,被董卓如此一闹,真正有才学的人才,早已经离开了洛阳,没有离开的,都是怀着某种目的,又或被董卓挟迫到了长安。而一些真正的忠臣义士,他们在董卓当政的其间,因为看不过董卓的所作所为,要不是反对董卓而被害,就是已经暗暗逃离长安,不知所踪。眼下关在大牢里,还有旧朝的满朝文武,可是,那些人,能起用么?

  “不说这个,我们就说这天下诸侯,从董贼迁都长安,过去快两年了。当时,天下诸侯,他们解散了联盟之后,就各自据地自立,经过发展,眼已经都已经成了气候。如果说,曹操挟献帝恢复成立了汉廷。大家说,这天下诸侯将会如何?”刘易凝神望着这几人道:“到时候,这些诸侯,又会面临着一个选择。”

  戏志才、荀彧他们都若有所思的凝目沉思。

  戏志才道:“主公说的没错。到时候,这天下诸侯,会面临着一个是归顺我们新汉朝好呢?还是归顺曹操的这个汉廷好呢?又或者,又是向以往的这样,zuoyou逢源,哪个也不归顺?”

  “主公,李儒到有一些看法。”李儒一直都比较沉默,他才投效刘易不久,所以,很多时候都只是在听,很少发表意见。

  “李先生请说。”刘易客气的冲他点点头道。

  “李某觉得,事情,应该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可以让那些诸侯自己来选择了。”李儒掳着下额的一撮胡子道:“当初,董卓迁都长安,主公你据洛阳,可不管是董卓的长安或者是主公的洛阳,都处于一种动荡的局势当中,董卓的朝廷,李某当时就在他身边,他是采取一种强制的手段,把朝廷搞起来的,实际上,就是他董卓的一言堂。称之为朝廷,只是对外的晃子罢了。而那时,他被主公的新汉军逼在关中,他对天下各地,已经不能形成一点的wēixié。所以,天下诸侯,是不可能认同董卓的这个朝廷,也不可能真正归顺的。”

  “嗯,这个我们当然都清楚,就算有个别的说归顺董贼,也不可能公开承认董贼这个朝廷的合法性的。不过,董贼给天下各地诸侯的任命,这是白白给他们的好处,他们不要白不要,所以,才会默认了这个朝廷的存在。而因为有这个朝廷的存在,他们才可以zuoyou逢源,不用向新汉朝公开表示归顺。”刘易说着,又冲李儒笑了笑,道:“给天下诸侯的任命,估计也是李先生你的计策吧?这样,就可以让天下诸侯暗里明里与新汉朝对抗。对吧?”

  “呃……是的……”

  李儒尴尬的老脸一红。喏喏的点头承认,他道:“正、正因为如此,我倒可以把握得准天下诸侯的想法。那时,主公也是刚成立一个新的朝廷,百废待兴,能够在洛阳站得稳脚跟就相当不错了。所以,对天下诸侯,也没有实质性的wēixié。不过,因为成立新汉朝之时,及时的挫败袁绍、袁术欲攻击新汉朝的大军。也算是立了威,让天下诸候都不敢轻举妄动。加上,那时候,天下诸侯普遍较弱,也没有谁敢向主公叫板。可是。如今却不同了。”

  “嗯,接着说。李先生的话。还是比较有见地的。”刘易道。

  “如今,我们新汉朝,声势如日中天,我们据司隶州、并州、关中,另外,还有一南一北。现再加整个长江流域及江东的曲阿,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我们掌控在手里的实力。我们大军陈境,无形中。就对天下诸侯形成一种压迫性的压力,让他们不敢再轻易招惹我们。”李儒道。

  “没错,我们南可从宛城出兵,与洞庭湖的基地连成一片,荆州虽然不是我们属地,可是,要夺取荆州,也只是在我们翻手之间的事。江东的众多势力,因为他们互相牵制,现在的实力也很有限,他们亦不敢公然的与我们新汉朝对抗的。”刘易接话道:“东逼曹操、从上党、并州白马可进入冀州,从长城亦可兵出幽州代郡等地。”

  “主公所说的,是客观存在的因素,因此,曹操成立汉廷,实质对我们新汉朝并无太大的wēixié,除非是曹操直接给予我们的wēixié。他指望挟天子令诸侯,联合天下诸侯来与我们对抗,也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先不管天下诸侯是否会顺服于曹操,他们也不可能会公然的与我们新汉朝为敌。”李儒道:“这一些,都要得益于主公在成立新汉朝之后,并没有对天下诸侯咄咄逼人,甚至没有给他们发出过什么的命令,这一切,都证明主公似乎没有挟天子令诸侯的心思。相反,主公还帮袁绍灭了黑山张燕,助袁绍强大。如此,在天下诸侯的眼中,新汉朝很强大,但是,却又没有号令他们的行为动作,并没有主动要求他们归顺新汉朝。这样一来,李某觉得,如果曹操成立汉廷,怕就会引起各路诸侯的争战。”

  “正解!”刘易赞赏的望着李儒拍掌道:“一语道尽我想说的。没有错,曹操的汉廷成立,就意味着天下诸侯的争战。”

  “主公,各位大人,李某认为,天下诸侯讨伐董卓至今,经过近两年的发展,他们的羽翼已丰。他们谁都有着问鼎天下的野心,特别是曹操,他的野心不在董卓之下,甚至要比董卓更加的有远见才能。”李儒道:“天下诸侯不敢招惹我们新汉朝,这一点,曹操肯定非常清楚的。他经过上次发出伪皇学血召声讨主公不成,他也会意识到,想联合天下诸侯对付我们新汉朝是不太可能的。因此,他只能是拼命的壮大自己。”

  戏志才等人,静静的听着,示意李儒继续。

  “夺得献帝,就有了让曹操加速快展的诸多便利。现在,他所据的势力地盘,在整体看来,并不太利于曹操发展,因为他四面受敌。所以,我认为他要做的,就是尽快扩张势力。”李儒道。

  戏志才听得暗暗点头,道:“据李先生所说的,天下诸侯,他们不敢招惹我们新汉朝,而曹操同样也不敢,可是,他们谁都心怀野心,在潜意识里,也肯定是拿我们新汉朝作为他们最大的潜在wēixié。因此,不管是谁,他们都要拼命的加快护张自己的实力,希望有一天有可以赶超我们新汉朝的实力,如果,他们才不用惧怕我们新汉朝。”

  “没错,这样一来,在他们现在羽翼已丰的情况之下,互相争战,就已经成了一种趋势。”李儒似肯定的道:“但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们新汉朝不能有太大的动作,或者说,我们新汉朝,要如这几年一样,不会当真的出兵去攻伐他们。万一我们出兵攻伐天下诸侯任何一个,他们都会成惊弓之鸟,如此,他们就很有可能,被迫联手起来,先对付我们新汉朝。”

  “这个,就有点像一郡孩子打架,来了一个大孩子,这个大孩子不能出手,一旦出手了,就极有可能激起这群孩子的同仇敌忾,一起来打这个大孩子。”李儒最后道。

  “呵呵,说得挺透彻的,戏先生、荀先生,你们怎么看?”刘易道:“我觉得李儒先生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现在他们哪一家,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一旦联手起来,就将多于我们数倍的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