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温酒败华雄

[字数:4975 更新时间:2015-11-30 0:45:00]




  曹操知道,如果盟军才攻杀到汜水关下的第一天,便因为区区一个华雄而让盟军受挫,那么,各位异心的盟军怕便会离散了。他好不容易才拉拢起来声讨董卓的大军也烟消云散,所以,如果再没有人出战的话,他也只得让自己的手下大将上场。

  不过,有关羽出来请战,也比他用自己的人出战更好。毕竟,华雄的确勇猛,万一自己的手下大将敌不过华雄被斩,他也心痛。

  所以,他对袁绍一翻苦劝,但袁绍却还是迟迟未决,似极不愿关羽出战,说胜了又自可,但若输了,怕关羽的身份会招惹天下人耻笑。

  关羽见他们争执不下,不禁怒道:“若信不过,某可立军令状!”

  袁绍等的就是关羽这句话,关羽若胜了,那他没话可说,但是如果败退了回来,那么他就可计较了。哼哼,叫你区区一个马弓手都敢对咱这个盟主轻蔑?现叫你吃不着兜着走!

  “好!来人,拿笔墨来,让此人立下军令状,军令如山,若败,必计较尔轻狂之言,取你人头以示军律不可轻戏!”袁绍当即叫人拿笔墨来让关羽立下军令状。

  关羽待军士拿来了,大手一挥,便要立下了军令状。

  不过,某人却不会让关羽立下这个军令状的,因为此军令状一立下,关羽必斩华雄之头。

  刘易把潘凤从华雄刀下救走,想到关羽便要出战,便又转至军营侧门,从侧门叩开寨门而入。潘凤因为战马暴毙而摔落马下,除了被战马压了一下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的伤害,所以,进了盟军大营之后,把他放下便是。当然。潘凤在自知必死的情况之下被刘易救下,对刘易自然是感激万分。

  刘易没有与潘凤多说什么,只说以后有缘自会再见,到时再一起把酒言欢。

  匆匆赶到中军大帐的时候。恰好看到关羽要立军令状,不禁冲上前去,不顾帐内众诸侯疑惑的表神,一手抢过关羽手上毛笔,用力掷到了地上。

  “关羽乃是我二哥,有万夫莫敌之勇,武艺在刘某之上。区区一个华雄,岂是我二哥之敌?让我二哥立这军令状,便是对我二哥的侮辱!尔等在耻笑我二哥只是一个马弓手么?可知当初我刘易也仅只是一个小兵而已,莫不是尔等以为我刘易也是一个可随便让人侮辱之人?”刘易义愤填膺的责问道。

  “就是!二哥,这些鸟人信不过我们,俺老黑才不想待在这里受这鸟气,走走走!我们回家去吧!”张飞一直被刘备制止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关羽站在帐内被这些人耻笑了好一会。心里早憋了一肚子气。他大哥刘备没有出言为关羽说一句话,他又不好出言,现见刘易来了。当下也不顾是否会得罪这帐内的人,骂骂咧咧的吼道。

  关羽丹凤眼一瞪,瞪了一眼张飞,然后才伸手拍了拍刘易的肩膀,道:“他们看不起我的出身没关系,不过,既然刘易兄弟你说不写这军令状,那便不写了,待我出阵斩了华雄,到时候。要走要留,也随意了,这也算是我们为盟军所尽的一份力吧。”

  关羽说完,不再向帐内诸侯请战,而是伸手从张飞的手上接过了他的青龙揠月刀,揭帐便出。

  “好!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关羽将军且慢,请喝了曹某这一杯热酒,暧身再上阵斩将!”曹操知道再不出面,袁绍便会真的发怒了,但现在有刘易在,一旦发生了冲突,那么盟军就真的完了。所以,他如此,便是等于给袁绍一个台阶下,让袁绍默认了派关羽出战之事,不可再议什么的立军令状之事。

  不过,关羽却不想领曹操之情,冷眼看了一眼,道:“酒且放下,某去便来!”

  他说完,飞身上马。

  刘易见关羽上马,也急道:“我去给关羽压阵。”

  刘易赶上关羽,在他的耳旁轻言道:“二哥,华雄虽为董卓爪牙,但其人并无甚大恶,现为董卓攻伐盟军,亦是各为其主也,日前,我从他刀下救下了孙坚部将祖茂,与之一战一谈,知其亦为一义士,只可惜明珠暗投,估计,他已经对董卓所为有所不满,他日,或许可以说服他反了董卓,所以,二哥与华雄一战,只败不杀便可。”

  “哦?华雄当真有反董卓之意?若他亦能反董卓,那亦算一义士,但刘哥儿,你能确定他有反董之心?”关羽掳着长须问。

  刘易苦笑道:“华雄混沌,他从不会多想董卓所行之事是好或恶,我亦是只能看出他良心未眠,一个有良知的人,应当不会作恶太多,如今董卓势大,声讨董卓的盟军诸侯是何德性,想二哥你今天也看清楚了,你以为盟军能够成其大事?若盟军这次不能击败斩杀董卓,救出献帝,那么,将来又靠谁来击败董卓?汉室社稷又靠谁来振兴?我是想,留着华雄这一棋子在董卓身边,将来有机会的话,再策反他……”

  “呵呵,你我也是生死兄弟,不用解释太多,你让我不杀,便不杀好了。不过,刘哥儿,你变了,变得比以前懂事,想事情也想得比我们更深刻了。但我关羽能感受到,你对我们的感情没变,依然还拿我们当大哥!”关羽似带着点感叹的道。

  “呃,怎么变,我们都是从死人堆里一起爬出来的兄弟啊,没有关二哥及张三哥,我这个小兵子,怕早便死在沙场上了。”刘易虽然不是原来的刘易,但是却还能感受得到关羽对自己的那种关怀,心里也有点感喟。

  “好了,不说了,你回帐里去吧,免得张老黑嘟嘟嚷嚷的,那样会让玄德大哥为难……”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侯爵、将军、贵族又怎么样?他们做得不对,难道就不能让张三哥说说吗?他们难道就敢拿张三哥怎么样?我刘易第一个不答应!”刘易愤然道:“什么的狗屁盟军?全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二哥,不如你跟三哥随我去宛城,我们一起发兵攻进洛阳。”

  刘易隐性的向关羽发出邀请。如果有关羽、张飞两人之助,那么夺取洛阳的计划又会增大几分。

  “呃,这事。还是容后再说吧,玄德毕竟是我和张飞的结义大哥,不能弃他而去,如果他同意随你去攻伐董卓。我与张飞自然会相随的。”关羽脸有为难的摇了摇头。

  “呵,也是,那祝关二哥旗开得胜,我等你回来为你庆功!”刘易知道关羽不会再斩杀华雄的,也知道他是不会弃刘备而随自己的,只好讪笑了一声,拱手送关羽出战。

  军寨大门再次打开。关羽也不等随战的军士点好兵马压阵,独人匹马便冲了出去。

  一般武将单挑,甚少真的只有双方的武将出场,多少都会有些军马在自军之前列阵,以防敌军挥军攻杀。但众军士看到关羽单人独骑出了大营,身后无一兵卒,就此一人敢出战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光是这份勇气都让人感到敬畏。

  顿时。军鼓大振,呐喊大叫,为关羽助威的声响。巨大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

  刘易也刚返回到军帐,见到帐内不少将领正与张飞大眼瞪小眼的怒瞪着,看来这一会之间,张飞肯定又出言不逊,把一些人气得不轻。

  不过,军营内将士突然发出来的声响如此巨大,把这中军帐内的人都吓了一跳,人人面露惊容,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唯有知道关羽本领的人。如刘备、公孙瓒、曹操等人,并没有吃惊,他们都安静的坐等着。

  袁绍等人正欲派人出帐去探看情况之时,却再听到帐外军士齐声的喝彩欢呼声,一会,帐外蹄声急止。关羽一手提刀,一手提着一人头进了帐来。

  卟,叮当当。

  人头被扔在地上,叮当当之声则是一顶赤红的头盔,一柄长刀。

  “华雄被某斩落马下,但躲得快,他身后的亲兵亦齐出救援,让他避过一死,此乃他马项上挂着的人头,看看是否是那俞涉将军的,可速拿去安敛。赤盔应是孙坚将军之物,派人送回孙将军罢。此刀是华雄之兵器,军中万千将士可见证,特取来以证某败华雄之事实。”

  刘易见关羽拿着一人头进来,还以为他真的斩了华雄,听关羽如此说,这才知道原来是俞涉人头。

  此事作不得假,这才一会的功夫,就似眨了几眼之间,在阵前挑战扬威了大半天的华雄居然被关羽不费吹灰之力便击败了?一时间,帐内诸人全都怔住了。如果不是帐外还在欢呼的声浪让他们知道,定是关羽击败了华雄,要不然军士不会如此兴奋的。否则,他们还真的会怀疑关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已经出营去击败了华雄的真实性。

  “好好好!真不愧为勇士也!”曹操率先从惊愕之间醒过神来,赶紧去端来那杯早前为关羽堪下的那杯酒,谁不想,当他端起酒杯的时候,又错愕的失声道:“此酒尝温也!”

  历史上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传为一世佳话,但此刻,温酒败华雄,尽管失色了一点,但亦一样为人称道。

  原来关羽出营,拍马直到华雄阵前,华雄与潘凤战了一阵,才刚刚回复了力气,心里因为被刘易又从他刀下救走一将,让他心里郁闷,还想再挑战盟军大将,以出出胸口的一口闷气。

  他见一将单人匹马而来,心里也大恼,心想,自己的确打不过刘易,被刘易欺负欺负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好像随便一人都想来欺负自己,居然就只有一人出营来与自己交战?这、这也欺人太甚了。

  如此,华雄再上马,直到阵前来与关羽交战。

  不过,关羽霸道的力量,的确不比刘易逊色太多,华雄仅只是一招,便被关羽一刀震飞他的大刀,同时也震得他口吐鲜血。如果不是他骑术精通,在失去了兵器之后回马便逃,在马背上左闪右避才避过了关羽的斩杀。在差不多逃回军阵之时,关羽一刀斩杀了他的战马,华雄摔落地上,幸好,他的军士齐出,这才把他救了回去。

  关羽一连斩杀了十多员华雄的亲兵,才把华雄战马颈项上挂着的人头、赤盔取了,再拾得华雄的兵器,返回军营。

  单人独骑,直闯敌阵,杀至敌阵之前斩将,再从敌兵的围攻当中从容而回,而他却似乎手不沾血,衣不沾尘,这份潇洒从容,这份胆魄,这份武略,谁人何曾见识过?也正因为如此,这才引得军营内的军士发出振聋发聩的欢呼喝彩声。

  此刻,中军大帐内的人都被关羽所震服了。

  当然,也有其中的几人心里不是滋味,特别是像袁绍、袁术等人,他们觉得,如今什么的风头都让关羽给占去了。

  众人沉默,张飞等了好久,见众人无一提及到自己二哥击败了华雄的功劳,不禁又出鸟语道:“俺哥哥击败了华雄,理应加以封赏,又或者,不乘胜出击,攻下汜水关,活捉董卓更待何时?”

  袁术此刻也看关羽、张飞这两兄弟非常的不顺眼了,见张飞居然出言为关羽请赏,又口出狂言说什么的出击攻关,活捉董卓的屁话。现只不过是败一敌将而已,汜水关墙高城厚,岂是说攻下便攻下?就算是攻下汜水关,人家董卓都还在洛阳里抱着宫女作乐,焉又是说活捉便活捉得了的?

  他不禁斥骂道:“俺大臣尚自谦让,量一县令手下小卒,安敢在此耀武扬威!都与赶出帐去!”

  他此刻还真的极不待见关羽张飞,尤其是看到地上手下俞涉的人头之时,有点痛恨俞涉的不滞,如果俞涉斩了华雄,那么此刻风光的便是他袁术,可是,关羽还带回了俞涉的人头放在天下诸侯的面前,这岂不是等于在耻笑袁术手下的无能?

  “得功者赏,何计贵贱乎?”曹操深知有功不赏,必会让军士离心,所以,冒着与袁术交恶的危险,也得要为关羽说说话。

  袁术与曹操也算是发小,但见曹操三翻四次为关羽说话,心生不满,堵气的道:“既然诸公只重一县令,我当告退。”

  他言下之意是指刘备,他说完之后,当真不满的离开了。

  曹操见状,也好生无奈,只得先请公孙瓒带刘备与关羽、张飞离开中军大帐,免得将矛盾激化,不纵是如此,诸侯亦退散,不再议事。

  帐内,就仅余曹操与刘易,两人相顾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