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六百一十八章 何进夫人

[字数:5831 更新时间:2015-11-30 0:45:00]




  只见,此妇年约三十年华,容貌生得秀丽无比,她回头的时候,梨花带雨,端的是惹人生怜。

  尤其是她那哭得有点红肿的双眸,似有一汪春水,让刘易看得心儿一颤。

  近段时间,刘易因为诸事忙得焦头烂额,也很少碰过腥了,哪怕是皇后,近段时间也没有和她如何,正憋着一股精力无处发泄,今看到这秀丽生怜的妇人,刘易竟然又生出了一股冲动。

  刘易愣神了一下,心知此女可能是误会自己是何进的仇家,或者误会自己是来打她何家财物的主意,赶紧拱手施礼道:“额……对不起,是在下孟浪了,在下刘易,受何皇后之托,特来大将军府看看,如果大将军还有遗孤的话,便请去见皇后一面。请问夫人你是?”

  “何皇后?”此女脸上的神情也一愣,但倾刻便又如雨露挂角似的,眼角涌出一股晶莹的泪水,哽咽着道:“原来何皇后还记得我们,她、她怎么会管我们?你走吧,我不用她猫哭老鼠假慈悲。”

  她的话中,似乎怨气更甚。

  刘易突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暗骂自己一声弄巧成拙,刘易还真的忘记了这么一件事儿,何进是被何皇后的召书召进皇宫才会被宦官张让杀害的,这些事,她恐怕也是知道的。但是,别人不知道那么多的内情,现在她的心里,恐怕对何皇后还充满了一肚子怨气。

  刘易看她的样子,估计她便是何进的夫人或者是姬妾,自己受何皇后所托,前来救援何进的遗孤,此刻事情还没有办好,自然不会如她所言真的一走了事。再说,看她的也是一个大美人,刘易又怎么舍得如此离开?

  刘易想了想,才对她道:“你应该便是何进夫人吧?我想。你可能对皇后有所误会了,其中的事儿,多有复杂之处,一时半刻怕也难和你说得清楚。不管怎么说,何进大将军都是皇后的亲大哥,皇后的心里,还是惦记着你们的,实话说,你们在大将军府,已经不安全了。你还是随我走一趟,或者,收拾一下,随我们走。”

  “不走!现在我们还能走得哪里去?”

  刘易想不到她拒绝得如此干脆,顿时觉得有点头痛,心念一转,再说道:“我和何真老丈人也有过不少的交往,大家也算是忘年交。我可以把你们送到宛城你们何家的老家里,你看如何?反正,大将军府你们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现在洛阳城里的情况很复杂。随时都有可能会有一些乱兵闯进来,你看,你现在何家的人都在这里了吧?这十来个家将,如何能保护得了你们?”

  那美妇人怕也是一个比较贞烈的女子,她保持着跪姿,一动不动,似乎没听到刘易所说的话一样,也不知道她是在作何想。

  “你叫什么?”刘易见状,只好把目光放在那领头的家将身上。

  “回太子太傅,小的何炎。”这家将似乎认出了刘易。倒也毕恭毕敬的对刘易施了一礼道。

  “跟我说说你们大将军府的事,为什么现在只有你们这点人在看着将军府。”

  “太子太傅,我家大将军被害后,家里就乱了,二将军把人领了一批走,后来吴匡将军及张璋将军也领了一批人马走。后来,城外的何家兵士也进城来了,但是却没有到大将军府来。再后来,听说二将军被吴匡他们杀了,家里的人知道了消息,人心就乱了起来,人人都争着离开何家,后来,有些兵马也进来过将军府里,把一些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我们这些人,都是从小就跟随何进大将军的,除了大将军府,就没有别外可去了。再说,何进大将军对我们都有活命之恩,我们不忍心看着夫人及小公子孤苦无依的,便留了下来照顾夫人及小公子。”何炎跪了下去道。

  “好了,起来吧,你们去收拾一下,一会都跟我走,现在你们先去准备,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家夫人说。”刘易挥手道。

  “是……”何炎有点犹豫的应着,但是他还是咬了咬牙,让在灵堂上守着的家丁都离开了,当然,何炎自己则和几个人随刘易的亲卫一起,站在灵堂之外,有点紧张的看着里面。

  刘易没有让他们再走远一点,也不去多管他们,先是走到了灵堂前,为何进的灵位上了几支香烛。

  上完香后,刘易站在灵堂前,向着跪在地上的何进夫人道:“夫人,死者已矣,还请节哀。不管怎么说也好,你也要为小公子着想,逗留在大将军府,实在是太过危险。你应该也知道,时下局势混乱,乱兵众多,纵使没有乱兵,但怕何进大将军生前也会有不少的仇家,他和张让等十常侍结怨颇深,现在宫里的宦官一党虽然已经被斩杀,可是宫外,还有许多宦官的爪牙,现在他们未必敢冒出来做什么,但他们都藏在暗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害人,所以,还请夫人跟我们走,最少,先跟我去见见皇后,有些事,可能都是大家凭空猜测的,事情未必向你所想的那样,我可以保证,皇后娘娘,也绝对不是你们害兄之人。你心里不痛快不舒服,我可以理解,但总不能不给别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如果不是看在她还算是有一股贞烈味儿的份上,刘易还真的不想和她说这么多,直接命人将她驾了便走就是了。

  “皇后现在在哪?我听说,她也不在皇宫里,这些天,何炎都会到外面打探一些消息。”何夫人两目垂着,并没有抬头,就这样说道。

  “皇后现在在城西城门楼。”刘易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刚好从她那如雪般粉白的颈项往下看到一道营营的鸿沟。

  她忽地抬起头,却正好看到了刘易那盯着她胸脯的目光,下意识间,她一手抚上了胸前,抓了一把胸前的衣襟,似要把衣襟收紧不让刘易看到胸前的那一片肌肤的样子,她的眼内闪出一丝懊恼之色,面无表情的道:“那就随你走一趟好了。但解释可不敢,她怎么说都是皇后,能够在这个时候伸一伸手,救援一下我小儿。奴家便感激不尽了。”

  “夫人哪里的话?那是应该的,那么,你看看,还有什么要收拾,没有的话,我们就走吧。”刘易此刻也不敢对她有太过孟浪的动作,因为还没有摸清她的性情。不好真的见到美色便扑上去,但是,如果她同意接受自己的援手,跟自己走,今后也不怕没有机会。

  如果现在就表露出太过急色的话,会有一种欺负人家孤儿寡妇的味道。

  “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家里的东西,都被别人抢光了。这就走吧。”她说着,便站了起来。

  她站起来的时候,刘易才看清楚了。原来她的衣服里面,竟然没有穿戴抹胸,一站起来,那对酥胸便异常的挺突了出来,隐约现出两圈圆浑,可见其中的两点突起物。

  不过,她所穿的麻衣很厚实,也并不是太过明显,只是刘易特意的盯着,才会看到这些细微之处。

  实际上。古时候的抹胸并不象后世的文胸,哪怕是穿着抹胸,也可隐约看得到那两点突起物的。

  或许,是她跪着的时间太久了,她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晃了一晃。要抬腿挪步的时候,啊的一声便向前一扑。

  刘易就在她的面前,她这一扑,刚才一下子扑入了刘易的怀内。刘易只觉一股香风扑鼻,然后胸前便一柔,应了一句温香软玉抱满怀。

  刘易一手便搂着了何夫人的软腰,让她不至于滑倒在地。

  胸膛被她的高挺酥胸重重一压的感觉,让刘易觉得还真的有点舒服,不由手上一紧,把何夫人紧紧的搂得贴着自己,嘴上却说道:“夫人要小心,跪得久了,血气还没有活络,稍等一会,等血气运转了再走吧。”

  “啊……你、你放开我……”何夫人此时不禁有点慌乱的说道,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巧,一个站立不稳便扑入这个男人的怀内。自己酥胸和这个男人的胸膛紧紧的压着,她感到,自己胸前的丰满都给压扁了,她在懊恼的同时,也浑身颤了一下,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竟然像失去了力气似的,一时竟也无力推开刘易。

  “夫人能站稳了我自然会松开手。”刘易顺着她的软腰,像是不经意的往下一放,飞快的在她的丰臀上捏了一把,然后再举起双手道:“好了,我放开手了。”

  叮婴一声,何夫人差点没有连双脚都一软坐倒在地,她最怕的便是被人触摸到她的臀上,每每一那样,她便会酸软难禁。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灵堂大厅的大门是徜开着的,外面的人自然一眼便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在外面的人眼中,何夫人摔倒扑入刘易的怀内时,那就像是何夫人自己投怀送抱的样子,并不是刘易在动什么的手脚,所以,在外面看着这灵堂里面情况的何炎,他急急的跑了进来,却首先问何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啊,是、是我没站稳。”何夫人此刻被何炎跑进来一问,她才醒起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着,这让她不禁又一阵的羞赧,还带着泪迹的俏脸上,升起了两片红云。

  再过了几息,何夫人才有点羞恼的白了刘易一眼,勉强自己站住了。

  “何炎,你去看一下,先跟他们去见皇后吧。”何夫人没有转身,而是先把何炎打发走,免得让下人看到了她脸上火烧一般的脸。

  “夫人很香,肌肤似乎很细腻的样子,你这一扑,可把我的命都要了去了。”刘易见那何炎神色怪怪的走了出去,刘易才笑呤呤的道。

  “呸!说了是没站稳,你、你别多想了。”何夫人轻啐了一口道,但她却没敢看刘易。

  此时,她的心里还真的在打着豉,她怕刘易会误会了是自己会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她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从刘易的眼神当中,便看出了这个刘易并不是一个太正经的男人。并且,她也看出了刘易对她似乎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感。她也不是一般的女人,形形式式的人见识得多了,所以,她特别的担心。刘易会以为她会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她只是想解释一下,这只是一个意外,让刘易别要有什么的非份之想。

  正如刘易所想的那样。她其实,也算是一个有着自己思想,有着自己节操的女人。何进被害之后,何进的妻妾,少说也有十来二十个。可是,这么多妻妾之中,在知道何家发生了这样的事后。一个个都担心祸事上身,特别是听到连二将军也被杀了之后,那些女人,全都逃的逃走的走,没有一个还敢留在何家的。这正见证了人走茶凉树倒猢逊散的格言。

  说来也奇怪,何进的妻妾众多,却没有几个有所出的,要不是夭折了便是完全没有反应。她也可以说是何进的元配夫人了。当初在何进还没有真正发迹的时候,便由何老爷何真主持,在宛城嫁给了何进。不过。那时候,何进都还没有和她圆房,便离家到了京城就职,后来,才把她接到了京城来。

  她到了京城之后,才发现何进早已经妻妾满屋,若不是她的姿色的确出众,何进怕也不会认她这个妻房了。她和何进,并说不上什么的夫妻恩爱,只是偶有房事。直到年前,她才怀上了何进的儿子,如今,其实也只是才诞下三几个月罢了。她本来,以为凭着为何进生下了一个儿子,以后何进会对她另眼相看。最起码的,会对她多一点关注关怀,可惜,何进竟然就如此被杀害了。

  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在何进的众多妻妾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时候,只有她留下,并为何进主理了丧事。

  她原本打算,以后便好好的带大和何进的儿子,安心的活着,谁知道,家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人,这些人,非但不是来救助她母子的,反而是来搜尽了何家之财。其中,还有一些是何进以前的政敌,是仇人。若不是还有何炎等一些忠心的家将护卫,她母子恐怕也遭遇不幸了。

  而她,也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她虽然年近三十,可是,却依未老,容貌上,她也对自己有着很大的信心,知道自己的美貌。正因为如此,她才知道要打她主意的人会有很多。就比如,袁家兄弟,他们之前常出入大将军府,自然和她早见过,他们兄弟,便提着要接自己到他们的府上,她知道袁家兄弟的意思,坚决不从,如此,她才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但是她知道,这两兄弟都还没有死心,并说日后会再来,一定会让她改变主意的。另外,连曹操也来了,提出了和袁家兄弟一样的意见,她一看他们的眼神,便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还有,一些原来何进的旧部将领,看到她的时候,都是两眼放光。

  嗯,包括目前的刘易,也同样如此,这让她觉得,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当然,她也知道,如今世道大乱,就凭她一个妇道人家,是不太可能安生下去的。那些人,只要强行把她要去,她自己也没有办法抗拒,也因为还有一个两三个月大的儿子关系,她也绝对不能有轻生之念。总之,她左右为难,她一个人的妇节是小,儿子今后的养育为大。

  她又害怕会有仇家上门,所以便把儿子藏到了别处去。

  刘易突然上门,说到要让她随去的时候,她以为刘易又是像袁家兄弟及曹操等人一样,都对她有着不轨的企图。不过,刘易把话说明白之后,她才安心一点,才同意随刘易去见皇后。

  她的心里,对皇后是有一定的怨气,但却不是大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她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何进被害的事,并不是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所以,皇后要对她施以援手,她是打心底里愿意接受的。

  因为皇后的关系,她倒也不怕刘易了,因为有皇后在,刘易也不会对她如何,所以,她得先要坚持自己的本心,不要让刘易有什么的非份之想。

  她此刻,只想借皇后的力量,把她及儿子送回宛城,然后带着儿子回何家的老家,或者也可以回她的娘家。不管如何,她的心里其实都是想为何家保留下一点血脉。

  她以为,只要真的见到了皇后,她便安全了,不会再受到这个刘易的纠缠,但她不知道,其实,皇后都已经是刘易的女人了,若刘易真的想得到她,她又岂能得以身免?

  刘易此刻,便不想那么容易放过她,顺着她的语气道:“夫人说的让我别多想,不知道夫人以为我多想了什么?”

  “我哪知道你多想了什么?反正,你别多想就对了。”何夫人知道和刘易有点说不清,只好转过话题道:“带我去见皇后娘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