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小兵之霸途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龙战二凤

[字数:6078 更新时间:2015-11-29 13:08:00]




  “格格……邹欲姐姐……别、别蛰了,人家想……人家想就是了……”

  在床上搂成一团在互相蛰痒的两女竟然还没有发觉刘易已经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来,不堪邹欲狠蛰的张芍首先投降,放弃了抵抗,有气无力的四肢一躺,成了一个大字仰躺在床上,小嘴儿弱弱的求饶道。<好看的小说

  “嘿嘿,知道姐姐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嘴硬……”邹欲侧坐了起来,一手撑着螓首,一手还抚在张芍的腰间,笑淫淫的道“啧啧,看不出来啊,妹妹还挺有本钱的啊,不知道是妹妹的大点还是姐姐的大点呢。”

  原来刚才在笑闹的时候,张芍的衣裳已经被弄得凌乱歪扭,开襟的衣领之间,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弄脱了丝扣,衣裙的领口被拉扯到她的香肩两边上去,而里面粉红色的抹胸也被开脱了丝带,一只半雪白的大白兔在她不知不觉之间便偷偷的溜了出来。

  何谓一只半?那是一只已经完全偷跑了出来,巅巍巍的在探头探脑,而别一只,则还被她的粉色抹胸给掩住一大半,还不算完全暴露出来。

  张芍的酥胸和邹欲的酥胸白兔有不少分别,邹欲的,是纯正的半圆球状,雪白无暇,欲峰顶上中原一点红,焉红鲜嫩,有如一粒红樱桃,异常的诱人心痒,刘易每次见到,都想一口把其含着吞下去。

  而张芍的雪山风竟,却又是另一般光景模样,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两句诗,用来描述不同的女人胸前雪峰也极为精辟。

  张芍的,就像是一个大圆馒头,和邹欲的也差不多大小,一样的圆满,只不过,她的欲峰之顶,似被削尖,异堂的尖出,而尖顶的颗粒,不及邹欲的大,但是连着尖粒之处,是一片有如巴掌心大小的艳红,而那一点颗粒,就有如点缀在一片艳红之上的一点新芽,花生米大小的朱红,让人看了,会有一种异常惊艳的冲击美感。

  “咦?很可爱哦。”邹欲看得也双眼一眯,一手就要抚上去,像一个贪玩的小孩子,突然看到一件非常新鲜事物的时候似的,玩心大起。

  “啊,姐……你、你欺负人家……”张芍也发觉了自己现在的形态不雅,赶紧想要拉拢衣襟把自己的欲兔给掩住。

  “嘿嘿,你们在玩什么?真的好可爱哦。”刘易终于是忍不住了,见两女居然还没有发现站在床前的自己,只好一边爬上床,一边不怀好意的嘿笑了一声提醒她们自己来了。

  “啊……”

  张芍和邹欲都一下子惊醒,各自惊呼了一声,而张芍,她腾的一下羞得脸色通红,手忙脚乱的拉着自己的衣裙,想把自己的欲兔给遮蔽住,而邹欲,在惊呼了一声后,回头白了刘易一眼,一只欲手则不停的拍着自己胸前的豪物,拍得一荡一荡的道“坏蛋!一声不吭的,神出鬼没,要吓死人家啊。”

  “哈哈,这么好看的可爱的咪咪,让我也看看嘛。”刘易插入邹欲和张芍之间,一手把邹欲压倒在身下,另一手则抓住了张芍那慌里慌张乱扯衣裙的欲手,让她没法掩住自己的酥胸。

  “啊,别、别,我要……我要走了……”张芍见没法遮住自己胸前的羞人之物,赶紧想躲开刘易的爬躺,想爬起来逃走。

  但刘易又哪里肯让她如此逃掉?一伸手,便把想起来的张芍压住,然后把她和邹欲一起,压得并排躺在了一起。

  “呵呵,刚才谁说想的?想什么?”刘易很不厚道的问张芍,如此等于把他刚才偷听到两女的说话的事实告诉了她们。

  邹欲倒没有什么,反而反搂住压在自己身上的刘易,还探嘴过来有几分痴迷的索吻。[\"小说`]不过张芍却羞得无地自容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道“什么?说什么,啊,人家什么也没说……”

  “哼,不老实,不诚实的孩子得要惩罚滴。”刘易侧头亲了一口邹欲,才邪邪的笑着转头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张芍的秀额道。

  “嗯……我、我……”张芍脸蛋几乎和刘易的脸贴到了一起,被刘易那热热的气息一喷,让她一时有点迷离,说不出话来。

  而意乱情迷的邹欲,此时却像故意要作恶作剧似的,偷偷的伸了一只手过来,一下子便握上了张芍的一只丰胰欲峰。

  “喔……”张芍一惊,身子扭动了一下,而她的头部一抬,正巧和刘易的脸膛紧紧的再贴到了一起,而刘易,也适时的一下子吻到了她的小嘴上。

  温润的嘴唇,让人感到厚实强劲的男人气息,那么亲切热迫的接触,让张芍的胸间就有如一团火腾的一下子被引爆,四肢百骸都有如顿时被一种难以言喻的热力所焚烧所填满。

  这种感觉,是张芍前所未有尝试过的,以前是怎么样的,她早已经因为心死而忘却。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在这刘易的一吻之下,重新点燃了她内心的那一种热切,也让她深深的明白,其实,自己近大半年来,实在是太过思念想念刘易了,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一份深深的爱,是因为自己太过深爱着刘易了,这段时间,也太过压抑着自己,自己也总以为,自己可以不要男人也一样的过,可是,现在,她知道今生再也不能没有了刘易。如此,才被刘易如此随意的一吻,便让她刹那间便意动意乱,不能自已。

  她就有如条件反射一般,娇嗯了一声后,动作有点激烈的,忘我的纠缠上了刘易,反被动为主动的,紧紧的搂着刘易,像要把自己完全融入了刘易的热烈当中去。

  这时,邹欲竟然被张芍用身子的猛烈扭动挤出了刘易的体下,变成了张芍和刘易搂成了一团在热吻。

  刚才还有点压抑不住要动情的邹欲看得有点目瞪口呆,她是想不到张芍被刘易这么一碰便会这么容易的动情,刚才还有点含羞答答的,现在却让她看到了张芍的狂野一面。这让邹欲有点怀疑,怀疑刚才张芍所说的,刘易还没有真正的弄过她的话。

  不过,邹欲也没有因为被张芍挤离了刘易的身体范围而有半点不满,相反,她反而饶有兴趣的坐了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在亲热的两人。

  她自己当初和刘易亲热的时候,张芍在一旁看得欢,现在,风水轮流转,总算是轮到她了。不能总让自己一想起自己和刘易弄那事儿的时候,便想起曾在张芍的眼前的羞赧,现在,也要让张芍也感受一下自己当初的那种羞赧了。

  她看着张芍在刘易的身下扭动,看着刘易的大手在张芍的身下活动,看着刘易的大手如何在迷离的张芍不知觉之间,便被剥成了一只白羊,看着刘易的大手在张芍的身上随意游走……

  邹欲看得也脸红耳赤,因为,她想到了自己,也曾这样被刘易而弄得光光的,一丝不剩,看着刘易的大手在张芍的身上游动,她就感觉到自己也曾这样被刘易抚遍。她看着,便觉浑身赤热,心里酥酥的,下体也似有一丝丝的痒感要渗出来。

  呸!这坏蛋,原来那么的有经验,动作那么的娴熟,不仅是张芍,自己也是被他不知不觉的弄了,都不知道他弄了多少个女人才会把动作练得这么纯熟。

  邹欲媚眼如春水一般怨了刘易一眼,不过,手上却不自主的解开了自己的衣裙,自己探手撩拨了一下自己胸前这不比张芍逊色的豪物,然后也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刘易的背上,从上面抱着刘易,扯着刘易的衣衫。

  就在三人都成了白羊的时候,张芍被刘易的大手抚到了她的下面幽谷,感到有一阵阵的酥麻湿润的时候,她才从激吻之中回过神来。

  她张开眼一看,便看到了自己和刘易、还有邹欲,三人都已经坦荡相对,三人就像叠着肉墙一样叠在一起,她看得不由从内心里涌进一阵难以言表的羞涩,也吓得她一下子紧紧闭起了美眸,不敢再睁开眼睛。

  她微喘着香气,闭着眼睛不依的道“嗯……嗯……坏蛋,坏蛋,要丑死人啦……不、不要,你让邹、邹欲姐姐先出去嘛,要不……你先和姐姐……”

  “嘿,都要,谁也跑不掉,雪……”

  刘易自然是知道张芍现在是欲拒还迎,怎么肯真的放过她?而且,刘易体下压着,背上又压着一具**,自己在中间成了夹心,两女细腻温热的肌肤,以及她们胸脯的磨探,让刘易感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享受。他在探手去抚握张芍的胸前傲然之时,他的下面也被邹欲的小手紧紧的抓上,一活动之一上,刘易便忍不住那种紧热的感觉,倒吸了一口气。

  以前刘易第一次见到张芍的时候,还在城外的义军兵营,当时还重伤躺在行军小床上。那个时候,刘易就因为多看了张芍的胸脯一看,而差点被万年公主那丫头拉出去斩了头。当时,刘易就已经察觉到,张芍的胸脯非常饱满,可是,一般有着那么饱满胸脯的女人,因为自身饱满的柔软问题,隔着衣服,那雪峰顶端被反被衣服压着凹陷下去,隔着一两层衣布的时候,往往是难以看得到那凸,可是,当被刘易看张芍时,就很清晰的可看到那两点凸。现在才可见识到张芍胸脯的与众不同。

  而就在刘易要好好的欣赏一下张芍那与众不同的酥胸之时,邹欲竟然已经引导着刘易的粗长物,对准了张芍的神秘神圣之处,连刘易也一时没察觉的时候,被邹欲整个人伏到了刘易的身上,往下一压,只听卟哧一声,刘易便感到一下子进入了一个异常滑溜又紧热的所在。

  紧闭着双眸的张宁,此刻似被人突然重击了一下,惊呼一声,整个人像弹弓一般,上身及下体往上弹起,手脚并用,死死的搂着交缠着刘易。一面像忍受不了似的,发出一声声让人惊心动魄的娇啊之声。

  要说张芍刚才的感觉,是被刘易引爆了自己内心中一直压抑着的那一种情火,那么现在,她的感觉则是被刘易注入了让她无法忍受的热切,这种让她感到有点揪心裂肺一般的充实深入,让她担心害怕,害怕会被刘易再深入一点,但会弄坏了自己的心房。

  一时间,在邹欲不知道是像报复一般的使坏之下,配合着刘易一推一拉的动作之中,张芍顿时失神一般,有一声没一声的娇迫的惊淫着,其呻淫的声音,是刘易所有女人之中,听得让人最心紧肉跳的。就似乎被弄得要断了气,将死未死一般。

  而实在,张芍此刻,还真的有如被弄得要死了一般,是垂死欲仙的那种死……

  邹欲也算是大开眼界,终于也知道了并不是自己被刘易弄得才会忘乎所以的,别的女人,被刘易也一样弄得要死去活来,如此,她的心理平衡了许多,不用再时时刻刻的都想着自己的羞态被张芍看到了,因为,她现在也看到了张芍的忘情疯狂,呵,打平了……

  不过,真的打平了么?张芍被弄得像出气多入气少,猛反着白眼的时候,刘易便放开了她,让她回了回气。转身躺下,把似在使坏的邹欲抱上自己的身上,然后让她在上面,把惊天一柱给吞下去。嘿嘿,邹欲竟然无师自通的懂得了主动配合自己,那就再让她学多点东西,让她自己作主动吧。

  一龙二凤,呼风布雨,天昏地暗,情光四射,噼噼哗啦,热浪四溅,潮水横流。

  刘易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直到把两女弄得哀淫告饶,昏昏欲睡,如此,刘易才一阵抖擞,交代了功课,拉过大被,一盖而睡。

  实质上,刘易也有点累,折腾人啊,要问刘易最后两女谁的身上抖擞完事了的,刘易怕也记不起了,反正,他搂着两女一睡便到了天色大亮。

  像上次益阳公主来找刘易的那晚一样,两女要起床的时候,才发现她们浑身都有点酥软,下体还有点灼痛,各自偷看了一眼,发现还真的不点红肿。一时间,两女齐齐的大发娇嗔,嗔怪刘易把她们弄坏了,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欲,还齐齐的从被内伸出雪白和**,把刘易一脚伸下了床。

  刘易只好满肚子委屈的起床,额,昨晚似乎也不只是自己一个人疯狂的嘛?被弄得飘飘欲仙的时候,她们那时候怎么不责自己不懂怜香惜欲?现在倒好?舒服过后有点小小的后遗证,那错就全在自己的身上了。

  不得已,刘易只好左哄右哄,把她们哄得满意了,才下楼去让邓嫂她们弄些吃的来。不消说,把她们的小肚子侍候得满足了,刘易才能离开阁楼,到前厅去见贾诩。

  贾诩一早便背着他的母亲来到振灾粮官府了,只不过,没把两女侍候好,刘易一时还脱不了身。额,在这一刻,刘易倒想起了吕布来了,他被曹操和刘备的联军围团在下坯之时,军情紧急的时候,却没亲自去处理军务,而是一直和貂蝉躲在后、宫之中缠缠绵绵,最终导致了吕布兵败被捉,惨死在白门楼之事。

  原来这就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想当初,那吕布肯定是被那貂蝉缠得脱不了身吧?

  呃,引以为鉴!引以为鉴啊!

  刘易一脸满足,又一边长吁短叹的去见贾诩,让贾诩见到刘易的时候,都不知道刘易这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贾诩和他的母亲来了好一会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左右,昨天贾诩自己一个人等着刘易,他没有半点不耐烦,可是今天却是和他的母亲一起的,因为担心自己母亲的病情,让他也开始有点不耐烦起来。还好,刘易总算是出来见他了。

  “太傅,这就是贾某的母亲。”贾诩关心则乱,并没有和刘易作过多的客套,一见面就脸带急色的道“她最近咳得厉害,而且,身子骨经常痛疼,特别是在阴雨之天,一痛就像刺骨一样的痛,痛得基本上就下不了床,现在,就算是不是阴雨天都开始发作疼痛……”

  贾母约有五十多岁了,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一身粗布衣服,显得特别的老态。她靠在厅中的软枕上,不时的重重咳了一声,咳的时候,似要把心肺都要咳出来,咳完之后,便上气不接下气,浑身无力的样子,而不咳的时候,又有一声没有声的呻淫呼痛。

  刘易抬手示意贾诩莫急,走到了贾母的前面,恭敬的施了一礼道“老夫人,在下刘易,和文和是好朋友,以后就叫你伯母了。”

  “咳咳……民妇见……见过大人。”贾母脸上闪过一种惶恐之色,想起来回礼。

  呵呵,贾诩可以在刘易的面前表现得不谦不恭,淡然自若,但是,贾母却不敢失礼于刘易,因为,她也知道,刘易可是一个大官。

  说到底,贾母只是一般的老百姓,只要是老百姓,他们的心里都会有一种对大官的敬畏的。

  “哎哎,伯母你坐好,躺着就行了。都说我和文和是朋友,别拿我是朝官来看,我现在啊,只是一个郎中大夫,来为你看病的。”刘易止住了贾母的动作,虚按了一下道。

  “是啊,娘,你就坐着,让刘易兄弟看看。”贾诩也不矫情了,为了让自己的母亲不至于在刘易这个太傅的面前太过紧张,他也亲热的见刘易做兄弟来。

  &,如果您喜欢一级烟枪王写的《三国小兵之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