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骑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别院

[字数:3681 更新时间:2019/1/11 23:30:00]




  王氏父女又往别院里走,除了唱杂戏的,竟还有十余个学子在教授带领下,于一棵大柳树下激辩,触目惊心呐。(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父女两人只听了一阵竟又瞠目结舌,这伙人竟似乎是在当

  庭争论,如何才能经营好一间铺子。“学生以为,经营之道,就是让小利得大利,我在青浦和苏州的布店、绸缎铺,先派得力人手,密访那些手艺好的缝衣工。只要在我的布店、绸缎铺购买衣料前来缝制衣物

  者,缝衣工每缝制一件,就可以到店铺领银二分,五十件就是一块龙元。”“不要怕缝衣工谎报多报,缝衣工贪小利,只要他们得了我布店的银子,自然就会向顾客夸赞我的布美,自然我的棉布、丝绸也的确要美,不能在质地上输给别家,先拓展

  松江和苏州的市场,再把商号开到杭州、南京去。“

  一旁王樱听得双眸发亮,这的确是很简单的事,可怎么就没人想到呢。

  果然那三十来岁的教授,商人模样,赞许道:“说的不错,加一学分。”

  “多谢教授!”那学生颇有些洋洋自得,又接着道:“这需要我的布店、绸缎铺有个统一的商号,要在布匹机头印有商号标志。而且要密切监视集市上,是否有人假冒我商号的布匹和丝绸

  ,对假冒者要通报衙门,严厉打击。“这就需要与当地官府有良好的关系,这需要人脉和关系,所以说这个计策看似简单,但真要实施起来并持续下去也不是容易的事。若诸事顺利,我十年内富甲松江不算难

  事。”

  商人模样的教授又道:“不错,再加一分。”十余个学子瞩目下,教授也正色道:“你的布匹,丝绸畅销,可以逐步扩大桑林和棉田,招揽技艺精湛的织工,改进织机,提高纺织技术,让你的商号成为江南第一布匹、

  绸缎商号,江南第一也就是大明朝第一了。”他这样一说,王樱顿时对他刮目相看,细看这位教授留着山羊胡,穿的像个走方商人,俗不可耐,却不料一出口便画龙点睛。这位教授的话细琢磨起来,真真是太高明了

  呀。一旁,王老先生早哑口无言了,大庭广众之下竟公然讨论商贾之学,这还是辽王府私学的内院嘛。

  瞧着那位商科教授,又沉吟道:“白手起家不是不可以,但十年,二十年你等的起么。

  “所谓商学,与兵学一般无二,都讲究因势利导。“

  “江南青浦桑蚕业本就发达,稍加引导就会蓬勃兴起,记住了,有买才有卖,商学如兵学,切不可逆势而为。”

  “学生,记住了。”这番言论一出,王樱又惊奇的睁大了秀气的眼睛,她忍不住想加入讨论了,却碍于女儿家的脸皮太薄,话到嘴边生生忍住了。架不住这场辩论实在太精彩了,父女二人在

  一旁肃立良久,听的真是目瞪口呆,感觉这云间别院里的世界,真真是太过精彩了呀。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商学生们才结束了辩论,一个青年学子领着几个同学,快步走了过来。

  “王姑娘,久仰了。”

  王樱便惊讶的问道:“你是?“

  那青年学子温和的笑道:“我姓马,马荃。”

  “马兄,小女子有礼。”

  “不敢当,王姑娘如今可是咱们别院的女教授,是咱们的师长呀。”

  “哈哈,有趣!“几个青年男女闲聊热络起来,一旁,王老先生也是乐见其成的。如今儒学陷入自春秋战国以来最大的低潮,虽说朝廷没有严令禁止心学,可是舆论已成,儒学短时间内想

  翻身的可能性不大。去朝鲜,东瀛他又不甘心,倘若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对他来说再好不过了。想到此处,老夫子面皮便有些发烫,他老来得女,临老了还要卖女求荣,这未免也太令人不齿

  了,却又心中安慰自己。

  “成王败寇,不过如此。”

  马荃领着王氏父女,又进了一进院子,便来到环境优雅的宿舍区,宿舍区自然有接待人员,还有住处。

  王樱早已迫不及待,期盼道:“敢问马兄,女学在哪?”

  马荃轻笑着道:“往左行,女先生自取便可,女学那边禁止男子入内。“

  “如此,咱们就别过了。“

  “就此别过。“

  王樱别过了马荃几个学子,便轻移莲步又往左侧走,走不多远便瞧见一处月亮拱门,拱门外立着一块戒石,上书一行大气磅礴的行书。

  “读书,多读书,开卷有益,好学深思。”

  “噗。”

  王樱瞧着这行行书便忍不住笑,戒石上也能乱刻字么,所谓戒石,上面刻的字就叫戒石铭,都是讲究规矩的。

  官府衙门的戒石刻什么,多半刻:“公生明,廉生威。”

  或者刻:“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古往今来的戒石都刻名言警句,从没见过自己胡乱涂鸦的,王府别院,私学重地,这不是儿戏么。

  王樱忍不住失笑,抿嘴笑道:“晴儿,你信么,这戒文必是出自殿下之手。“

  她身旁丫鬟木讷道:“哪位殿下?“王樱白了她一眼又抿嘴一笑,玉面便有些微微泛红了,提起裙摆领着笨丫鬟,盈盈走进了月亮门。门内又是鸟语花香,长满奇花异草的小花园,花园虽小却绝不寻常,种

  的都是些稀有花草。

  不见人影,只闻厅内传来人声,是个稚嫩的女童声音:“爹爹,为何王姑姑还不来,

  姑姑来了,她可以教我们背很多很多西湖的诗。娘亲,以前就教过我们西湖的诗词,我都记着呢。“

  又听见一个温和威严的男声:“快来了吧,王先生新来乍到,不免认生,静儿,舞儿,你们可不许欺负她。”威严陌生的男声传来,让王樱芳心一暖,又是一热,羞涩低头俏面竟难以抑制的涨红了,一只红到小耳朵根。一旁呆丫鬟瞧着羞不自抑的小姐,呆了呆,再笨也明白过来了,小姐仰慕这位殿下很久了。这倒是也在情理之中,如今这大明盛世,仰慕辽王殿下的闺中女子也不知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