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为祖国建航母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九四、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7)

[字数:3756 更新时间:2019/1/12 9:35:00]






“那什么叫高效自动埋弧焊工艺?梁胖能不能为我们科普一下?”瓦槑凭着记者的敏感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粱闪耀从路边的杂草丛中折断一根茎枝,当教鞭指着坦克车身脱漆处的焊痕说:“埋弧焊不同于我们平常使用焊条的电弧焊,焊条电弧焊是电弧在空气中放电燃烧,熔化焊条与工件接缝处,使

工件相互形成牢固接头。而埋弧焊是电弧埋藏在焊剂层下,电弧产生的热量熔化焊丝、焊剂和工件而形成的牢固接头,整过过程是自动化进行的……”

“打住!也就是说,两者的原理基本相同,根本的不同之处,就是埋弧焊多了一样罩着焊丝的焊剂,是吧?那焊剂又是什么样的?它又起什么作用呢?”瓦槑打断梁胖的讲解,再次抓住问题

的核心。

“是的,两者都属于电弧焊,自动埋弧焊比手工焊条焊接法多了一样起保护作用的焊剂。所谓焊剂,是由大理石、石英、萤石等矿石和钛白粉、纤维素等化学物质组成。

它大概有四个好作用。第一,避免焊缝出现气孔夹杂,第二,能向熔池过度必要的金属元素,第三,促使焊缝表面光洁平直!第四个好作用,不讲外行都知道,避免电弧刺伤操作焊工的眼睛

,造成职业眼病!”

粱胖的讲解明了而不拖泥带水。

“这个自动埋弧焊跟造航空母舰有关系吗?”瓦槑突然冒出这一句。

梁胖扔掉茎枝,嘿嘿一笑:“瓦记者真是三句话不离中心!航空母舰上的甲板层大多采用自动埋弧焊技术,具体讲多应用双丝窄间隙埋弧焊。”

“越说越深奥了!是不是保洋教你的啊?”瓦槑惊愕得疑问道。

“我可不敢当他老师!梁胖的导师可是我国焊接领域的权威潘际强教授。当年,梁胖可是上过潘教授的焊接技术培训班,而这方面,我只能算个半瓢水。”我连忙纠正。

“讲得蛮有专业水准的!没看出,平常看你小子憨不拉叽的,原来肚子里藏着不少货啊!”徐岭南带头鼓掌夸赞。

只有弗拉基米尔的掌声象是在做做样子,而且,等掌声一停,他就忍不住自豪地侃道:“哦!我的上帝!连这样的技术水平也值得使劲鼓掌吗?你们看到的、了解的只是半个多世纪以前的巴顿

研究所的焊接技术,现在的巴顿研究所已径开始在动物身上搞活体软组织焊接了,这可是我们乌克兰国家领先世界的首创技术啊!”

“我只听说过当年苏联宇航员上太空搞焊接试验成功的,还没听说过有哪个国家能在动物身上搞焊接的!那焊件是金属和电源,被焊接对象是血肉和骨骼,怎么可能焊接得住呢?”瓦槑对弗

拉基米尔所讲的“活体软组织焊接术”深表怀疑,以为对方在吹牛。

而梁闪耀却替弗拉基米尔作证说:“瓦记者,这事可是真的!我在焊接界听说过乌克兰国家独创了这项活体软组织焊接技术。它的发明人正是巴顿焊接研究所的小巴顿先生和他带领的科研小组

。说他是小巴顿,其实现在也该有八十岁高龄了!听说他身体很硬朗,一直没有退休呢!”

“那你说说,小巴顿先生是缘何发明这项技术的?”瓦槑还是不相信世上能有这样的“奇怪”科技。

没等梁胖继续科普,弗拉基米尔却抢过话头:“这就应了你们中国朋友常说的一句话——老子英雄儿好汉!在老巴顿叶甫根尼.巴顿先生的倡议下,我们国家科学院于一九三四年一月成立了巴

顿焊接研究所。老巴顿带领着他的科研团队攻克了焊接领域的许多难关,并将成果运用到军工、基础设施等多个行业。象这个T一34坦克,第聂伯河上巴顿大铁桥,都是老巴顿那代人的功劳。

到了一九五三年,巴顿大铁桥全面通车的前三个月,老巴顿走了,将接力棒交给了小巴顿,就是现在的鲍里斯.巴顿。有一次,已年过七十的小巴顿不小心摔了一跤,造成骨折,治疗了很久都

没有康复。这件事不仅没让他烦恼,反而令他脑洞大开。他开始琢磨一个问题,既然自己研究的焊接技术可以用于各种物件的拼接,那它能不能把自己的伤口组织焊接起来呢?

从那以后,小巴顿就开始带领他的科研团队钻研怎么用高频电流把活体软组织焊接起来,经过十年的努力,现在已经应用于临床医疗了!”

“你说得这么玄乎,能不能带我们去见识一番啊?”徐岭南抓住了弗拉基米尔的胳膊。

弗拉基米尔昂首挺胸地带着我们几位去了新建的焊接研究所大厦。因为事先打过招呼,我们很顺利地进去了。然而并没有见到小巴顿本人,只是在焊接研究所的展示大厅里见到他们父子俩及

苏联时期一些著名科学家的照片。老巴顿留着发白的俄式八字胡须,面容慈祥。小巴顿面庞清峻淡定,照片下写着他的格言——焊接技术是编织工业制造梦想的“连接器”。

瓦槑正轻声地翻译着简介,却突然被史近的一声惊叹分散了众人的注意力:“哎呀!我观这位小巴顿先生必是长命百岁之人啊!”

我扭头训了他一句:“这里可是学术机构,不是你的跑马场!你瞎喳呼啥?”

史近却不以为然回敬我:“姚工,你可别小瞧我呀!我懂看相术。你看小巴顿先生权骨突出,双耳轮垂,尤其是一双眼晴炯炯放光,象是冲出照片。此乃百岁之兆啊!”

“你也玄乎呀!没见到真人,只见到照片,就能给人家相面?”董帆拧了史近一下。

史近挣脱了说:“那当然了!就兴你们懂科学,不兴我懂传统文化呀?”

在这种场所,董帆也不好与他抬杠,索性闪到一边,搭上梁闪耀的肩膀惋惜道:“可恨那两个间谍份子,若不是甩掉他们耽搁了时间,咱们早来一步,不就见到鲍里斯.巴顿先生了吗!也就能

聆听到顶级专家的教诲了!”

梁胖只专注墙上的人物照片,没有答理董帆。突然,他指着一幅英俊的人物像对我说:“保洋,你瞧,这位不是当年到哈工大援建我国第一所焊接研究所的乌克兰专家卡布钦科吗?听潘老说,

五十年代还听过他的焊接技术课呢!”

我点点头,并朝人物像敬了个礼,感叹道:“是啊!我国工业焊接技术的发展离不开五十年代那批象恩.普罗霍洛夫、斯卡昆、卡布钦科等五十几位苏联专家们的功劳。他们将永远写在中、俄

、乌三国的科学发展史上,永远见证着三国人民的友谊!”

我的话被瓦槑及时翻译给负责接待我们的研究所副主任克里夫聪,他被感染得眼角有些湿润了!

克里夫聪先抱歉地告诉我们,鲍里斯.巴顿先生在半小时前陪同我方的另一支军工考察组去别的军工企业考察去了,临行时安排他这个副主任接待我们。接下来,克里夫聪将展示大厅的实物和

图片逐个讲解一遍,态度耐心而又诚恳。

说他耐心,是因为他已经为刘向东带队的军工考察组作了讲解员,这才前脚送走那一拨,又迎来了我们这一拨,还得不厌其烦地讲解,而且很热情。

他将巴顿焊接研究所的历史讲了一遍,从普通的焊接讲到高级的复杂焊接,从生产流水线焊接讲到太空宇航船上的焊接,从水里焊接讲到动物活体软组织医疗焊接。每一项技术,他都对照着

实物和图片娓娓道来。

说他诚恳,他不仅讲到乌克兰领先世界的焊接成果,还讲到国家在某些方面的失误。比方政治层面对科研行业的过多干涉,科研部门部分权威过于追求效益而头脑发热的行为。

他特别讲述了一段小巴顿先生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建设的故事。他说,七十年代,苏联政府准备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建设民用核电站时,他是极力反对的,并给负责建设核项目的乌克兰部长

会议领导人写信,引用地质学原理阐述该地区不适合建设核能项目。然而,官员们却夸口说,凭着强大的苏联核技术,既使将核电站建在莫斯科红场,也能保证安全可靠!

当政府建成了第一组反应堆后,巴顿又极力反对再建第二、第三、第四组反应堆。然而,他的反对报告又被弃之不理。巴顿叹息道,建就建吧!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核电站四号反应堆

发生了灾难性爆炸,引发大范围的环境污染,酿成震惊世界的核污染事故!沉痛的教训警告世人,核技术是一柄双刃剑,用好用坏两重天。核事故发生后,苏联科学院院长亚历山大罗夫对巴

顿叹服道:“还是你说的对啊!”

听完这个故事,我脑海里不由冒出一个奇怪的问题:这个教训对我们研究航空母舰也有启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