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墨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七百九十三章 救佛(二)

[字数:4914 更新时间:2019/7/16 6:54:00]




  李世民狐疑的看了墨顿一眼,却发现墨顿面对满朝文武的逼视,却依旧镇定自若,心中不由慎重几分。

  “那你倒说说,佛家是如何重蹈覆辙,以至于不出二百年将会再有一次灭佛。”李世民郑重的问道。

  其他朝臣也不由摒住呼吸,静静地盯着墨顿,墨顿这小子虽然不靠谱,但是其眼界倒是得到世人公认,屡出惊人之言,却被一一证实。

  “若要想知道第三次灭佛何时到来,那就需了解前两次灭佛之因。”墨顿昂然道。

  一旁的太史令李淳风不由一脸尴尬,要论前两次灭佛,恐怕道家并没少出力,墨顿如今主动提起,简直就是要揭道家的黑料。

  好在墨顿顾忌道家的面子,并没有过多涉及这一点,而是道:“北周武帝和魏太武帝连续灭佛除了朝堂争斗和认为佛家乃是胡教,以此来证明自身统治正统之外,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人口和田赋。”

  “人口和田赋!”颜师古不禁点了点头,他遍阅史书,自然知道那个时候佛家遭劫的原因。

  其他朝臣也不由一愣,对于这个观点他们倒是第一次听说。

  “自东汉一来,佛家大兴,佛寺广布,但凡佛寺名下的土地,历朝历代皆免除田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北朝为了征战横征暴敛,而百姓为了逃避苛役重赋,相继遁入空门,将土地挂在佛寺之下,一时之下,佛家大兴,大江之北,佛寺竟然有三万之多,僧、尼则有两百万之多。而当时大江之北人口不过三千多万,佛家就已经占了大江之北人口十六分之一,土地十分之一,如此多的人不事生产,终日打坐念佛,如此多的土地不交田赋,国库空虚,如此一来,朝廷国库空虚,军无兵源,如果是尔等是北魏之臣,你会怎么做?”墨顿一口气说完道。

  顿时全场一阵死寂,这种情况,恐怕哪一个朝代都不会容忍,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灭佛。

  “这还仅仅是北朝,如果再加上南朝,恐怕这个佛寺和僧尼的数目还会更多,微臣在翻阅史书之时,不禁愤然而起赋诗一首,还请诸位品鉴。”墨顿不管众臣,而是直接吟道。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两朝四万八千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诗是好诗,而是是脍炙人口的好诗,然而一众朝臣的心中却犹如山一般沉重,杜牧的江南春写的四百八十寺只是虚写,而墨顿直接写实,将北朝的也加上,其总量足足达到四万八千寺,这等骇然的数字让所有人都不禁震撼。

  一众朝臣将目光艰难的投向一旁的颜师古,是否如墨顿所说的那般,恐怕只有他最有发言权。

  面对百官的目光,颜师古沉重的点了点头,道:“百年已过,具体数量已经无法统计,不过应该相差不大。”

  不少大臣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原本还对二武灭佛抱有同情之心的官员,顿时再也闭口不言。

  傅奕一脸佩服的看着墨顿,他处于半退隐状态,平时和墨家子并无接触,如今看到墨顿引经据典,利用一首史书和诗词竟然达到了他屡次上奏都达不到的效果。

  就连李世民也不由心中一抽,作为帝王如果是他身处魏武帝的位置,恐怕也会作出同样的决定,这无关信仰和恩情,有时候坐在帝王之位,如何去做恐怕也是身不由己。

  “修建如此多的寺庙,需要花费多少钱财,这还不算铸铜佛像,镀金,以及两百多万僧尼的日常花费,如此算下来,恐怕修建三纵五横图的砖路绰绰有余,南北朝时期,北朝强大以至于前朝一统的却是南北朝之事,如今大唐的佛家可没有昔日的盛况了。

  果然,一旁的萧瑀冷哼道:“墨侯所说乃是前朝之事,如今我大唐一片盛世,僧侣安分守己,又岂能无错而受罚。”

  李世民不由略微颔首,如今佛家并未为祸太深,再加上佛家对其有恩,如果贸然动了佛家,恐怕他将会遭受骂名,再加上庞大的佛家信徒,还有诡异莫测的鬼神之事,更让李世民忌惮不已,不愿意轻易动佛门。

  墨顿冷笑道:“佛家如今的确是并无异状,但是如今的佛家可曾和二武灭佛之前有丝毫的改变,所走的不过是老路而已,不出二百年,当佛寺定当重现二武灭佛之前的弊端,第三次灭佛乃是计日可待,如果佛家仍不悔改,第四次灭佛并非是不可能。”

  在后世,佛家经历了两次灭佛之后,却依旧死性不改,以至于再出现唐武宗李炎和后周世宗柴荣两次灭佛,史称三武一宗之厄,至此,佛门这才痛定思痛,反思自己,如果此刻的佛门能够醒悟,未来两次灭佛之灾,定然可以消弭于无形之中。

  “这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你以为夸夸其谈几件前朝旧事,就可以将肆意的决定佛家的命运么,你还真以为复兴了墨家,就可以肆意指点其他百家之事?”萧瑀冷笑道。

  墨顿摇头道:“墨家自然不会干涉其他百家之事,自然也无意干涉佛家之事,墨刊所报道的也都是不平之事。小子只不过不忍心看到灭佛之灾重演罢了,佛家听进与否,自然于小子无关。”

  萧瑀气急而笑道:“老夫倒想听听,你如何信誓旦旦的认为灭佛之灾一定会重演。”

  其他众臣不由静下来,将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墨顿身上。

  墨顿深吸一口气,郑重道:“北魏太武帝灭佛之后,其后继者采取缓和之策,然而佛家并无改变,依旧我行我素,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建德六年,北周武帝宇文邕下诏灭佛,毁寺四万,强迫三百万僧尼还俗。编户齐民,第二次灭佛重演。”

  不少人心中点头,再结合墨家子之前所言,恐怕佛家依旧还在走老路。

  “然而北周武帝宇文邕灭佛之后,距今不过六十年,陛下可曾统计如今大唐的寺院,僧尼几何?”墨顿反问道。

  李世民不由一愣,转头看向一旁的太史令李淳风。

  李淳风上前一步躬身道:“回陛下,居太史局统计,如今大唐拥有道观两千二百座,道士一万七千人,佛寺五千四百座,僧尼八万五千人。”

  他并未添油加醋,然而却耍了一个花招,直接将道观和道士的数量报了出来,一比之下,佛家的迅猛扩张顿时原形毕露。

  “如此之多?”满朝众臣不禁一片哗然。

  五千多座佛寺虽然比北周时期并不算什么,然而这仅仅是佛家六十年的发展,从一片废墟之上,直接超越道家,这份速度不由不让人心惊。

  “单单长安城中就有寺庙一百多家,城外更是二倍于此,其他各城皆如此,而且正如傅大人上奏所说,这些寺庙名下土地众多,每年的产出本就不少,不用交税,再加上源源不断的香火钱,更是颇为富裕,照此速度,最多二百年,大唐的佛寺,定当二武灭佛之前的盛况,到时候,朝堂如何抉择?”墨顿朗声道。

  自从,应当如何救佛。”李世民正色的问道。

  其他朝臣不由心中一动,心中不由一叹,顿时明白墨家子果然口才了得,李世民已经心中恐怕已经开始倾向于救佛了。

  墨顿忽然脸色一扭捏道:“微臣只是墨家子弟,如果又岂能对佛家内务指手画脚,具体如何自救,还是佛家自己处理吧!”

  李世民不由气急而笑,他们没有想到墨家子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藏拙起来。

  “今日尔等都是为国分忧,无论对错,皆可畅所欲言,不以言定罪。”李世民威胁的看了墨顿一眼道。

  “陛下所言甚是,我朝不以言定罪,百官皆可进谏。”萧瑀附和道,他倒想听听墨家子又有何歪理邪说。

  墨顿年轻气盛,见状不由抬头一昂道:“小子认为,佛家要想自救,第一,则是不得再庇护罪犯,一些高僧自认为悲的的确是事实,当下,不由的双手合十道:“如此一来世间又少了一种教化之法,恐非世人之福呀!”

  墨顿反驳道:“佛教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典故小子也曾听说,据说,有一屠夫在坊间卖肉,佛门高僧善导大师长安弘法布教,劝人改恶向善,坊间百姓多戒荤吃素,屠夫眼见摊上的肉一是否如此。”

  萧瑀得意道:“不错,这就是佛门的度化之法。”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是发生在长安城,众人自然皆有耳闻,这也是长安城佛门兴盛的原因。

  墨顿冷笑道:“这个故事是否真实,我等暂且不说,就以典故来说,屠夫虽然心有恶意,然而却并未伤及善导大师一分一毫,所以屠夫放下的乃是心中的屠刀,而不是染血的屠刀。这又岂是佛门收留度化手提染血屠刀罪犯的理由。”

  萧瑀不禁语结,墨顿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佛门的典故来否定佛门度化,让所有人都不由信服。

  李世民缓缓点头道:“不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百姓犯法皆需律法处罚,佛家可以度化心怀恶意之人,却不可度化包庇触犯律法的罪犯。”

  李世民的一锤定音,为法家从佛门夺回了一部分法权,刑部之人不由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