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红楼名侦探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966章 宫中

[字数:7829 更新时间:2019/7/16 7:06:00]




  皇城西北,安乐堂。

  此地原本用来安置年老职卑,又无依无靠的宦官,自建平三十一年起,夺嫡之争日盛,后宫不少妃嫔奴婢卷入其中,一时无处安置,便送到这安乐堂中禁锢。

  至建平三十六年,广德帝虽正式登基,但彼时太上皇仍大权在握,一应朝政都不敢更易分毫,何况是这般小节?

  于是这安乐堂,便正式改做了冷宫。

  此后十数年间,先后又有百余妇人被投入其中,反将那些老宦挤去了旁处。

  哐当~

  哗啦啦……

  “进去吧!”

  几个白衣缟素的妙龄宫娥,在不耐烦的吆喝声中,战战兢兢的跨过了门槛,还不等打量清楚周遭的情况,身后又是碰的一声闷响。

  咔嚓~

  哗啦啦……

  随着门外那铁索一并垂落的,还有女人们悬在嗓子眼的心肝,那一颗颗的,直坠入无底深渊。

  只片刻间,便抽噎四起。

  为首的宫娥虽也是面如死灰,但到底年纪稍长,又曾任过些职司,故而掐着袖子强自镇定下来。

  只是她正待宽慰身边的姐妹几句,就忽觉有些不对,忙抬眼张望,却冷不丁迎上了十几双冰冷的目光。

  年长的宫娥心知来者不善,忙挤出一副谦卑的笑容,紧走几步深深的道了个万福:“长寿宫冰蕊,见过诸位姐姐。”

  顿了顿,见对面毫无反应,又甜甜笑道:“妹妹刚过了一遍‘规矩’,身边也没什么能孝敬诸位姐姐的,好在长寿宫那边儿,还有几个知己的姐妹在,三五日的,少不了会有心意奉上。”

  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

  而那眼中的贪婪与恶意,却又蒙上了一层嫉妒与怨毒。

  冰蕊被盯的心头打鼓,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见东头门帘一掀,自里面出来个麻杆似的高瘦妇人,两只桃花眼斜藐了冰蕊一眼,扬声道:“瞧着倒是个知情识趣的——罢了,先带过去学学规矩吧。”

  “这位姐……”

  冰蕊见似乎是来了个能做主的,忙把脸上的阿谀添了几分,躬身正要搭腔,不曾想那高瘦妇人说完之后,便头也不回进到了屋内。

  门帘尚在荡漾,廊下那十余个妇人已然围拢了上来,将冰蕊连同几个期期艾艾的宫娥拢在当中。

  “跟上来。”

  其中某个妇人冷笑着吩咐了一声,然后领着众人往西南角行去。

  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

  冰蕊和几个宫女,只得忐忑不安的随在她身后。

  按说这院子从东到西,也不过百余步长,在这高楼广厦、阡陌纵横的深宫之中,实在短的不值一提。

  但冰蕊几人却都走的身心俱疲。

  盖因这一路之上,有无数道令人作呕的视线,正自门缝里、窗棱间爬出来,恶形恶状的在几个宫娥身上‘蠕动’着,像是要钻进皮囊深处,噬咬她们的肚肠心肝一般。

  “到了。”

  恍惚间,一个满是幸灾乐祸的嗓音,将冰蕊的魂魄重新拉回了躯壳。

  与此同时,一股恶臭也钻入了她的鼻腔,肆意的折磨着她的脾胃。

  冰蕊下意识的掩住了口鼻,心头却稍稍松了口气,盖因让新来的宫娥,或者犯了错的奴婢去清理厕所,也算是宫中的惯例了。

  若只是这般的规矩,忍一忍倒也算不得什么。

  然而她心中的庆幸,却只停留了短短的一瞬间——绕过茅厕前的影壁,几道白生生的身影,立刻映入了众人眼帘。

  “自个把衣服扒了,跪过去吧。”

  那幸灾乐祸的声音,也再次适时响起。

  霎时间,全身血液都冲向了冰蕊的头颈。

  愤怒、惶恐、绝望……

  她一度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噩梦之中,否则又怎会看到这样的画面,遇到这样的欺辱?!

  黄浊横流的污秽烂泥中,几个青春正茂的宫娥,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任由一只只拖着长尾巴、正准备蜕皮的蛆虫,在那白羊也似的身子上蠕动……

  “不!”

  冰蕊忽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我门只是受了迁怒,过几日就能回长寿宫去!你们……你们这般作践人,就不怕报应吗?!”

  “报应?哈哈哈……”

  尖利的嗓音,还在不住回荡着,那冷嘲热讽的犯妇却是哈哈大笑:“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实话告诉你,这日子进来的,个顶个都是死会,后半辈子就别想活着出去!”

  “不!我是熹妃娘娘的心腹,娘娘一定会救我的,一定会……”

  冰蕊还在嘶声尖叫着。

  “磨蹭什么,赶紧给她浇醒了!”

  那犯妇不耐烦的呵斥一声,旁边立刻有人将冰蕊推到影壁底下,紧接着又有人拿过掏粪的勺子,就地舀了些污泥尿液,就待劈头盖脸的泼上去。

  “啊!!!”

  冰蕊绝望的尖叫着,那几个同来的宫娥,也在拼命的尖叫着,却根本无力阻止那恶妇。

  “等一下!”

  就在此时,忽听有人一声娇叱。

  那持勺的恶妇手一抖,差点把粪水泼在自己脚上,直气的五官挪移,当下骂道:“哪个万人c的,敢管……”

  只是话到了半截,却又被她生生吞了回去。

  就见西头廊下,一个娇俏的妇人沿着口鼻,扬声道:“哪个是熹妃的人?过来说话。”

  冰蕊一见这妇人,顿时如蒙大赦,跌跌撞撞的向着那人奔去,周遭十几名犯妇,竟也未曾阻止。

  等到了近前,冰蕊立刻屈膝跪倒以头抢地:“求荣妃娘娘救救奴婢、求荣妃娘娘救救奴婢吧!”

  原来廊下那妇人,正是广德十三年冬荣妃见她到了近前,立刻嫌弃的捂住了鼻子,闷声问:“你既是熹妃身边的人,可知道最近景仁宫有什么变化?”

  她问的闷声闷气,那冰蕊又正处在大难不死的惶恐与惊喜之中,一时竟未曾听进耳中,兀自磕头求救不止。

  荣妃登时有些恼了,抬脚在她胳膊上一点,喝道:“抬头回话!”

  这下冰蕊终于晃过神来,忙将臻首扬起,视线越过那两团冠绝群芳的丰硕,希冀的落在荣妃脸上。

  “景仁宫那边儿,可有什么动静?”

  “这……”

  冰蕊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在问德妃贾元春的境况如何。

  可莫说是她,就连熹妃怕也难将触角,深入到景仁宫内。

  因此只能吞吞吐吐的道:“这……这倒没听说有什么变化。”

  “没用的东西!”

  荣妃斥骂一声,二话不说转头就回了屋内。

  “娘娘、荣妃娘娘!”

  冰蕊顿时急了,正待爬起来追上去,后面却早扑上来两个恶妇,倒曳着她的双腿,便往那污泥粪土里拖。

  “不、不、不要!荣妃娘娘救我!娘娘救我!”

  冰蕊竭力挣扎,却怎奈又有数人围拢上来,不多时那呼救便化作了撕心裂肺的哭嚎……

  与此同时。

  东屋内,高瘦妇人收回了目光,转头道:“那位贵人,近来有点跳啊。”

  “嗯。”

  西墙的佛龛前,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妇正合十跪坐,闻言,却只是微微应了一声。

  高瘦妇人并不气馁,又往前凑了凑,悄声道:“这倒也罢了,可她问来问去都是在打听景仁宫的消息——怕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少妇依旧只是‘嗯’了一声。

  “她要真翻了身……”

  高瘦妇人咂咂嘴,再次压低嗓音:“要不要掐了这祸根儿?”

  说着,横手在细细的脖颈上一抹。

  少妇默然了,半晌悠然一叹:“阿弥陀佛。”

  高瘦妇人立刻挺直了身板,眼中满是狠厉之色。

  当初荣妃刚被送到安乐堂的时候,因为身份尊贵,又是皇帝的宠妃,谁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有翻身的一见那少妇依旧在礼佛,高瘦妇人悄然退到门外,将几个的手下唤到近前,刚提点了几句,忽听门外又是哗啦啦铁索响动。

  “呦,今儿这雏来的可是不少呢!”

  高瘦妇人抿着嘴一笑,正准备带人躲进屋内,好重演方才那一幕,却不曾想几个太监已然明火执仗的闯将进来。

  “荣妃娘娘何在?请容妃娘娘出来接旨!”

  高瘦妇人心头狂跳,惶恐的望着那太监,直到身旁的手下提醒,这才急忙跪倒在地。

  不多时,荣妃也闻讯迎了出来,拜倒在那传旨的太监身前。

  “陛下口谕:德妃心忧成疾,景仁宫不可一日无主,特敕荣妃重入景仁宫,暂代德妃之职。”

  将那口谕宣完,传旨太监立刻软了脊梁,奴颜婢膝的伏地身子陪笑道:“娘娘,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吧?”

  “哈……哈……哈哈哈哈……”

  回应他的,却是荣妃从低到高、从有到无,最后几近癫狂的大笑!

  笑声中,高瘦妇人只觉后背上一股凉气,顺着脊梁骨知网脖颈上爬。

  然后那冰凉的脖颈,又突然一紧!

  却竟是被人捏住脖子,狠狠掼倒了青石板上!

  砰!

  剧痛、眩晕……

  血流满面的高瘦妇人,脑中冷不丁冒出一个念头:这荣妃,竟还是个仇不过夜的主儿!

  正恍惚着,她衣裳后颈忽地被人扯住,死狗一般往前拖了十几步,然后又被重重的丢到了地上。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高瘦妇人耳中。

  她愕然转头,就见方才正在屋内礼佛的少妇,此时正谦卑的跪倒在荣妃面前——方才对高瘦妇人出手的人,显然也正是她!

  这是要拿自己当替罪羊吗?!

  高瘦妇人眼中闪过怨毒与悲愤,立刻就要将方才的密谋喊将出来,然而话到了嘴边,她又忽然怔住了。

  因为……

  方才那少妇自始至终,就只说过一句‘阿弥陀佛’!

  原来,她那时候就已经……

  此时的荣妃,也终于停下了那失态的狂笑,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拢着袖子,斜藐着那少妇淡然问道:“你这是何意?”

  少妇将头伏地,恭声道:“这贱婢当日曾冒犯过娘娘,自该重重惩治。”

  “怎么?”

  荣妃的神色更冷了:“静嫔,你以为这样做,就能把自己摘出来了?”

  “不敢。”

  静嫔依旧恭声道:“奴婢别无所长,唯独对调教犯妇,有几分心得,若是娘娘用得上,奴婢愿在娘娘身边做牛做马,偿还罪孽。”

  荣妃脸上终于变了颜色,定定的打量着她,片刻后展颜一笑:“好、好、好,怪不得你能在这里边儿称王称霸——只是这小小一只臭虫,怕还算不得投名状。”

  静嫔匍匐在地:“娘娘放心,三五日间,奴婢管叫这里干干静静。”

  “哈……哈哈哈哈……”

  荣妃又忍不住笑的巍峨乱颤,一颗心,却早飞到了景仁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