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替天行盗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九十九章【大长老】(上)

[字数:5008 更新时间:2019/7/16 7:00:00]




  陈昊东挂上了电话,他铁青着脸,脸色的变化并没有瞒过麻雀的眼睛,麻雀看到他的样子就猜到一定有大事发生,轻声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陈昊东摇了摇头,他起身道:“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麻雀眨了眨眼睛,她也没有挽留,出于礼貌起身送陈昊东,可此时电话又响了,这次的电话是打给麻雀的,麻雀拿起电话听到那头低沉的声音,就称呼道:“郑叔叔。“

  打来电话的是盗门大长老郑万仁,郑万仁先跟麻雀寒暄了几句,而后才切入了正题:“麻雀,你有多久没有见到福伯了?“

  麻雀愣了一下道:“有阵子了,我这次回国想去探望他,可是他避而不见,我只好将礼物留下走了,我都不明白什么时候得罪了他老人家。“说起这件事麻雀透着委屈。

  郑万仁道:“看来你们是有段时间没联系了,福伯刚收了一位关门弟子。“

  麻雀道:“啊!我都没听说,过去我苦苦哀求他让他收我为徒,他总说不能乱了规矩,就是不肯收我,现在居然收徒弟了。“

  郑万仁道:“说起来他的这个关门弟子你也很熟悉。“

  麻雀道:“您别卖关子了,我还真猜不出来。“

  郑万仁道:“罗猎!“

  “怎么?怎么可能?“麻雀的声音中透着不可思议。

  郑万仁道:“说起来罗猎认识他还是通过你吧?“

  麻雀马上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她郑重道:“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福伯收罗猎为徒,怎么可能呢?“

  郑万仁从她的语气中已经判断出她应当对此并不知情,语气有所缓和:“麻雀啊,罗猎去满洲之前有没有说过要去见福伯?“

  麻雀道:“我怎么知道?他就算想去也不可能对我说。“

  郑万仁听出了她的不悦,轻声道:“麻雀,不如你和福伯联系一下,问问到底什么情况?“

  麻雀听出他对这件事的关切,嗯了一声。

  挂上郑万仁的电话,麻雀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自己和福伯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变得生疏了许多,虽然她知道如何联络福伯,可如果冒昧地发电报过去,未必能够获得他的回应,至于直接过去跟他见面,麻雀又担心遇到罗猎一家,到时候难免会让人怀疑自己的动机,麻雀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决定给福伯写一封信,真正提起笔来,才觉得好难,麻雀感觉周围人都变了,包括她自己。

  麻雀在书房内斟酌了就快一个下午,仍然没能完成这封信,直到黄昏的时候,程玉菲又过来找她,麻雀想尽快写好这封信的念头彻底泡汤了。

  程玉菲来找麻雀并非是要了解案情,包括叶青虹被袭击的案子到现在都毫无进展,程玉菲的心情也大受影响,干脆推了所有找上门的工作,给自己放一个假。

  麻雀听说她在放假,不由得笑了起来。

  程玉菲道:“你笑什么?幸灾乐祸是不是?“

  麻雀道:“可不是幸灾乐祸,我就是觉得有些奇怪,你这么一个工作狂居然会知道放假。“

  程玉菲道:“人又不是机器,总会感到累得对不对?“她端起咖啡品了一口道:“过去我以为,玉菲啊,其实你已经很出色了,在黄浦的侦探界,谁不知道你程玉菲的大名,巡捕房遇到解不开的谜题,又有哪一次不是第一个想到找你。“

  程玉菲道:“麻雀,我不瞒你,我对这个时代失望了,确切地说,我对这个社会已经开始失望了。“

  麻雀眨了眨双眸,这还是自己过去认识得那个乐观积极的程玉菲吗?

  程玉菲道:“过去我以为真理必胜,可现实却是谬论占据上风,我以为正义必然得到申张,可结果却是邪恶大行其道,我以为可以通过正确的手段来维护法律的尊严,可是那些卑鄙的小人一次次利用见不得光的手段践踏法律的尊严,你能不能够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社会会变成这个样子?“

  麻雀摇了摇头,她不是政治家,她给不出答案。

  程玉菲道:“难道人只有变得势利,才能在这个社会中生存?“

  麻雀仍然没有说话,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他的一生将所有的热情和生命都投入到了学术中去,可他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程玉菲发了一通牢骚,却又叹了口气道:“说了你也不懂,你现在……“她欲言又止。

  麻雀却因她未说完的这半句话而恼了起来:“我现在怎么了?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改变?是你们觉得我变了,你这个样子,罗猎这个样子,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个样子!“

  程玉菲被麻雀突然的愤怒给弄懵了,怔怔望着麻雀道:“你发什么火啊?有毛病是不是?“

  麻雀道:“你才有毛病,我知道你心中怎么看我。“

  程玉菲给了她一个白眼:“懒得理你,走了!“

  麻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不许走,好不容易抓住你陪我聊清楚,你说我现在怎么了?“

  程玉菲道:“你还来劲了,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最好不要和陈昊东那些盗门中人走得太近,毕竟他们也不是什么名门正派。“麻雀放开她的手腕道:“你真这么想啊?“

  程玉菲点了点头道:“我只是不想我的好朋友被人骗。“

  麻雀道:“告诉你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程玉菲道:“说,别跟我在这儿卖关子。“

  麻雀道:“盗门刚刚出了一件大事,盗门长老德高望重的福伯收了一位关门弟子,这位弟子叫罗猎。“

  程玉菲真是意想不到了,她瞪圆了双目:“什么?怎么可能?“罗猎离开黄浦没几罗猎这次去满洲的目的不是为了散心,而是另有想法?

  麻雀道:“罗猎这个人的想法谁都猜不透,我早就知道他不会放下这件事。“

  程玉菲道:“你以为他去满洲就是为了这件事?就是为了对付盗门?“

  麻雀没说话,她心中的确是这么想。

  程玉菲道:“我虽然不如你认识罗猎的时间长,可是我对他也算是有些了解,罗猎为人正直,做事光明磊落,胸怀宽广,普通的小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可这次无论是谁袭击了叶青虹,都已经冒犯了他的底线。“

  麻雀道:“他曾经说过陈昊东剩下两个选择,要么离开黄浦,要么埋在黄浦。“

  程玉菲道:“当时那种状况下,他说出一些过激的话也很正常。“

  麻雀摇了摇头道:“罗猎这个人很少说过激的话,他说过的话往往都会兑现。“

  陈昊东因这个突然的消息心情变得极度恶劣,本以为罗猎离去之后,自己可以暂时不去考虑他的事情,可没想到罗猎离开黄浦并非是选择主动退让,而是要对付自己,至少陈昊东这么看,以罗猎个人的力量想要和整个盗门为敌显然是不明智的,所以他才会去找福伯,尝试从内部分化盗门,现在的罗猎已经是盗门长老的弟子,同门相残乃是盗门大忌。

  陈昊东愤愤然走进了鸿运商行,梁启军在这里等他,陈昊东虽然在电话中已经得知了罗猎拜师的消息,可仍然想当面证实一下,他推开了办公室的房门,看到梁启军正站在办公桌前,毕恭毕敬地为一位带着礼帽身穿长衫的瘦小老者点烟。

  陈昊东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内心中的一股无名火瞬间烧了起来,这老者就是盗门大长老郑万仁,陈昊东的愤怒在于郑万仁来到黄浦而自己不知道,梁启军这个混蛋竟然没有在电话中通知自己,这证明什么?证明郑万仁对自己不满,证明他对自己的信任甚至还比不上一个黄浦分舵的舵主。

  梁启军看到陈昊东出现,向他笑了笑,陈昊东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好脸色,梁启军当然明白陈昊东恼火什么,他向郑万仁道:“长老,少门主来了,我先出去了。“

  郑万仁点了点头道:“好。“他抽了口烟,吞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即便是在房间内,他仍然没有摘下礼帽。陈昊东道:“郑叔什么时候来的?“他不由得想起了此前麻雀所说的那句话,心中更加郁闷,看来麻雀也已经知道他来到了黄浦,原来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其实他是误会麻雀了,麻雀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她也没有想到郑万仁已经来了。

  郑万仁道:“你不想我来啊?“

  陈昊东笑了起来:“郑叔,您误会了,您能来黄浦,我从心底高兴。“

  郑万仁道:“我权且当你说得是真心话,昊东,如果没有要紧事我是不会来的,我这个人乐得逍遥自在,恨不能现在就将所有的事情都放手,可是……“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宛如老树皮般沟壑纵横的脸上,一双深邃阴冷的眼睛盯住了陈昊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