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革宋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284章 联动(十四)

[字数:3771 更新时间:2019/7/16 7:05:00]




  办事处里面的人明显没有以前多,这让希拉的秘书艾琳娜感觉有些奇怪。也许是人少,办事处人员很快就去后面问完出来,“艾琳娜小姐,今燃烧值,燃烧时候那股子味道就令人无法忍受。

  “要是元国恢复粮食供应,我们之前的进展会不会受影响?”辛主任对此很在意。他当主任的这段时间里面获得巨大成果,辛主任格外不希望出什么波折。

  “不用担心,东罗马走不了回头路。”李自然非常自信。

  在雅典,欧罗巴行省总管谢松自信的说道:“东罗马走不了回头路。当前局面恢复到两年前,东罗马也不会放弃使用纸币。重新开放元国粮食只会让东罗马搞起大宋的粮食本位制度,对纸币的需求量只会更大。”

  耶律洪难得的浑身轻松,他笑道:“元国内战打得好,好的很!我当时还担心元国弄到了咱们的兵工厂,就真能学会造枪炮。实在是没见识。”

  没人嘲笑耶律洪,朝廷已经告诉行省不用担心元国造枪炮的技术,那是一个系统工程而不是有了工厂就万事大吉。行省众人并没有因此而安心,即便知道兵工厂被炸也没让他们感觉好些。

  一年多过去,局面却如朝廷所预料的那样发展下来。元国不仅无法继续生产火器,连炼铁厂都没能恢复。至于掌握在大宋手里的硫磺贸易让元国优质火药越用越少。行省弄到了元国自己仿造的低硫低硝火药,其低劣的性能让亲眼看效果的行省官员们瞠目结舌。硫磺掌握在大宋手中,硝石生产现在是东罗马的强项。适宜的气候与土地,人口密集的城市以及大宋提供的菌种,连欧罗巴行省都从东罗马进口硝石。

  “谈判就交给谢总管负责。小心元国玩什么花样,他们若是要咱们帮他们修复炼铁厂,就说那是朝廷负责,我们不管。”耶律洪分派起任务,“郝康在大马士革站住脚,咱们要强化地中海东岸的航线。”

  欧罗巴行省本以为很快就能接到元国的消息,没想到等了大半个月还没等到。眼瞅就要到西历年初一,有人问起谢松怎么看。坐在旁边的耶律洪对这个问题就当没听见,谢松哈哈一笑,“哈哈,我觉得元国那帮人比我想的更没用。”众人听完之后哄笑片刻就把此事放下了。谢松说的没错,和当年郝仁奔波几万里寻求安身之地的勇气和决断相比,现在元国那帮人真的是废物。

  谢松心里面的焦虑程度比脸上表现出来的高很多,元国的进出口对四方同盟有很重大的现实影响。现在欧罗巴行省解决粮食问题采用没有饭吃就吃肉,没有面包就吃蛋糕。不管如何先进的社会制度和生产力水平都没办法短时间内解决粮食问题。失去了元国的粮食进口,欧罗巴行省靠埃塞俄比亚王国提供的大宗苜蓿和牧草支撑粮食供应。谢松嘴上嘲讽元国第二代国主,心里面则万分期待郝睿能拥有他爹郝仁一样的眼光。

  阿嚏!几千里外的郝睿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继续开会。正在发言的王东孙被这个小小的喷嚏打断了发言,看国主没说话的意思,他继续慷慨陈词,“大王,丢失华沙并非我军的败仗,而是先王不得不前去蒙古当丞相耽误了。若是当时先王留在元国迁都华沙,此时华沙城早就被我们修建的固若金汤。既然当时先王决定不以华沙为重,我等此时也无须急着收复。我元国现在兵强马壮,粮食丰收。若是再与宋国贸易才会被宋国所制约。那是不测之祸。”

  郝睿没吭声,他这段时间里面听到的臣下发言大多都是这样。元国朝廷里面有人提出恢复与四方同盟的贸易,马上激起强烈的反对声浪。反对者都认为和西边的战斗相比,受制于南边的欧罗巴行省更危险。这次会议看样子也差不多。

  正在想,兵部尚书李博雅起身说道:“大王,臣以为还是得贸易。这一年多来铁厂始终无法修复,枪支火炮还能多用些年份,火药已经不得不用劣等火药,便是劣等火药的供应也不多。先王攻克华沙,用了几十万斤铁。现在那些铁已经运回来铸造农具。除了铁,还有许多物件以前都从南边进口。咱们元国人少,大多都在农场工作,工匠造出来的东西不太堪用。”

  “怎么会不堪用!”王东孙立刻喊起来。

  “先王就是这么开会的么?别人没说完就大叫大嚷?”郝睿开口了。

  王东孙连忙谢罪,然后气鼓鼓的看着兵部尚书李博雅。李博雅继续说道:“大王,臣以为还是恢复贸易为好,先王与南边各国大做生意的时候,元国上下生气勃勃。这一年多来贸易中断,基辅明显是萧条了。”

  郝睿想了片刻才问道:“你说皮具不堪用,我们的皮革生产比南边各国多得多。怎么会比不上南边。”

  “这就是南边各国的手艺。我们的皮革做出来不知为何就是容易破,南边的皮革能用两三年,咱们的皮革用一年就不行了。”

  “那就一年一换!”王东孙抓住机会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李博雅也有些动气,“马匹的马镫用着用着突然断了,事前看着马镫的皮革好好的。皮革断了立刻换,人摔坏了怎么办。我算了个账,若是换的勤,还不如从南边进口皮革来的便宜。很多东西不是咱们造不了,而是南边的东西就是比咱们的便宜。还有像硫磺这种咱们没有的货物,南边的硝石也比咱们便宜。”

  郝睿本以为兵部尚书讲了现实的问题之后会得到某些支持,没想到一帮大臣纷纷出言反对。李博雅没有放弃自己的立场,但他一个人面对许多人,想说话就被对方七嘴八舌的给占了时间。人人都要李博雅回答他们的质问,让李博雅根本无法一一应对。

  “算了,不说这个了!”郝睿不得不暂时中止这个话题。

  下朝之后郝睿心情非常糟糕,先到祠堂给父亲郝仁上了香,郝睿没有离开,而是呆呆的看着父亲的画像。他兄弟姐妹五人,以前父母在世的时候一大家人热热闹闹。郝睿只觉得自己好安全。就在短短一年多之后,父亲去世,母亲和二哥在权力斗争中身亡。大哥远走他乡,只剩下一个姐姐和妹妹在基辅。

  国政又是如此,不管提出什么想法都会遭到强大的阻力。郝睿只觉得心中一片迷茫,他自己对于贸易也不怎么了解,很多下面的人都觉得得恢复贸易。朝堂之上的看法则全然不同,那些官员们都认为不能恢复贸易,恢复贸易就会被大宋控制。郝睿回想老爹在世的时候也没看出元国被大宋控制的迹象。正如兵部尚书所讲,那时候市面上到处都是商品,想买什么都有。现在市面已经明显萧条了,那帮文官们则表示这是因为元国经历内战导致,只要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郝睿自己不信,这都一年多了,不牵扯贸易的部分早就恢复正常,而市面上的萧条则是一日甚过一日。

  看着父亲的画像,郝睿想从父亲的在法。夏道:“三弟,我听说朝廷里面都在反对你重开贸易。”

  郝睿并不对大姐的说法感到意外,大姐已经出嫁,现在郝睿的姐夫就是禁军统领。他点点头,却没说话。

  “三弟,别听那些文官胡诌。你觉得是爹领着咱们到基辅的时候元国强,还是现在的元国强?”大姐爽快的问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那时候宋国都控制不了元国,现在更不可能。”郝睿答道。

  “你知道就去做!哪里用听那些人说什么。”

  “爹爹在世的时候总是说兼听则明。”郝睿叹道。

  “爹爹在世的时候什么何时让别人做过他的主?”大姐不满的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