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末世农场主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卷二:开荒 第117章 如期而至

[字数:5670 更新时间:2013-11-18 6:55:00]




  这二十个战士,绝无生还的道理了,他们的速度在杀戮者面前,就如同一个婴儿和全速行驶的汽车那么大的差距。

  或许十秒钟后,这些人就会被开肠破肚,撕碎身体。

  然后,就是冲过来的两个杀戮者。

  阳珍清不是新人类,但是她建立过基地,参与过数次和丧尸的战斗,也碰到过杀戮者这种给人类造成最大丧亡的,2,她深知这种怪物的恐怖,他不知道那文那武能不能干掉这两个杀戮者,如果能,那还好,可如果不能呢,阳珍清几乎可以想象,最强大的田原腾不出手来帮忙之前,这两个恐怖的杀手会把多少人变成尸体!

  那么现在怎么办?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趁着杀戮者和人类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立刻发动攻击。在密集的子弹下,身体灵活的杀戮者也会受到巨大的伤害,如果可以击中它的头部而杀死它,那就更好了。在人类这两咋小月对抗丧尸的过程中,远距离一直是法宝,即便是对杀戮者也一样。

  可是显然现在开枪要想击中杀戮者,这些还没有被杀死的同伴注定了会被误伤。不,是误杀,不,是被故意的杀掉!

  向刚刚还在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开枪,这不仅需要足够的理由,还需要足够的勇气,如果是个好人,还要承担以后可能会出现深入骨髓的内疚和悔恨,即便不是好人,以后也要承受外来的压力和非议。

  一旦这个命令下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不对的命令。

  阳珍清不知道吗?她知道,可是她是阳珍清,是一个在末世里苦苦挣扎只求活的更好的女人,所以她不怕,甚至在这一刻。她比这里任何一个男人都要清醒和有大局观。也更狠。

  所以她下了命令,很坚决。

  “杀戮者冲过来,现在不开枪,你懈”永远没有机会再开枪了!”阳珍清这时候反倒平静了下来,声音平稳响亮,但里面却带着一种赴死般的决绝。

  “听她的,开枪!”雷叔把加特林扔在了车顶,拿起,咬了咬牙齿,第一个举起了枪。

  枪响了,枪声比才才更加的炙热和悲壮,在如此短的距离,子弹穿透了战士的身体,带着温热的血液射进了杀戮者的体内,一颗两颗,无数颗,那些向回跑的战士,在身体失去力量的片刻知道要面对的命运,很多人的脸上,没有埋怨和恶毒,相反带着微笑,那是种解脱和感谢,相比于毫无反抗的被杀戮者杀死,现在的他们,死的更加有尊严。既然一样是死,已经非人的活了两个月的他们,终于也扬眉吐气了一把,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找回了曾经做为完整人的全部感觉。

  当那文的强弩刺穿了一个杀戮者头颅的时候,那些刚刚冲出去的男儿们,已经都倒在血泊中死去,他们的脸上,竟然出奇的安详。

  怒火,只用了零点一秒就蔓延到了整个队伍,幸存的人类从未有那么一刻如此的憎恨这些怪物,情绪是会传染的,那些死亡同伴最后的眼神,点燃了这种一直蕴藏在心底却从未发泄过的愤怒。

  是这些怪物夺走了本来的生活,是这些怪物夺走了爱人亲人,是这些怪物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惶恐和畏惧,现在,它们就在眼前,枪,就在手里,那么,就让这怒火发泄吧。

  身上的备用子弹打光了,就从车上搬下新的,这箱打完了,就用另一箱,防线处的战士们,已经打疯了,现在他们眼中只有对面的丧尸,其他一切都是空白。

  甚至就连雷叔这样的老军人都被感染了,也疯了似的扣动着扳机,丝毫不管还在流着鲜血的手。

  明原这面也打疯了。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在虚拟战场中,田原都遇到过危险,那种千钧一发危在旦夕的危险。可是这一次很不同,他同样面临着危险,却是丧尸带来的危险。

  在以人类为伞物的丧尸出现的第一天,人类和这些人类变成的怪物,就注定了是死敌。

  和死敌之间的生死较量,这还是真正的第一次。

  五个杀戮者,一个失去了丧尸犬的驯兽尸,这六个口给田原带来了无比的危险,即便是他的战斗力指数很高,即便是他有着不错的装备和武器,可田原依然感到吃力。

  这和他带着尹瑶从永红镇逃跑的那次不一样,那一次他在逃跑,周围也全部是丧尸,看似比这次危险,其实却不然,很多高级的像并没有在附近,并且即便是在附近的口,也因为普通丧尸的阻挡和田原的快速移动而形成不了包围,所以那次也很危险。田原却知道自己一定逃的掉。而这次,他不能逃,只能血战到底!

  啪的一下撞开一个从空中飞跃过来的杀戮者,右手的合金刀逼退了下面进攻的驯兽尸,田原手中的刀隐没了一下然后又出现,中间有五咋。必让梅子改装一遍。还有就是个人战斗力的问题。这个躯町洲几法解决,只能时经过多次的战斗磨砺才可以。

  当然,成功和值得借鉴的地方也有很多,比如说田原雷叔甚至阳珍清在关键时刻的指挥,比如说强大武力的的运用,比如说良好的装备充足的弹药,比如说和丧尸战斗时同仇敌忾的决心。这些都是要记得和发扬的地方。还有一点田原感触很深,那就是装备的重要性。这次的战斗他看在眼中,发现蓉河湾的人虽然大都是刚刚拿枪的人,但是相比于永红镇的那些老手,对丧尸造成的威慑并不少,甚至在某些时候还更多。这就是装备的优势了。

  蓉河湾的人拿的是清一色的,几个队长和指挥官的武器更是点数商店的精品,并且弹药充足,使得火力一直保持着最大值。而永红镇就不行了,他们的一部分人拿着型号不一的长枪,有一些还是非常古老的型号,还有不少拿着手枪的。显然这些枪的威力无法和蓉河湾的人相提并论,就更别提那三柄加特林了。还有一点就是弹药,如果不是田原大方,给他们也配备了充足的子弹,永红镇的人最后就要哑火。

  是永红镇的人单兵能力不强吗?那为什么和蓉河湾的新兵蛋子造成的威慑差不多呢?显然就在这些装备上了。田原现在明确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坚定了打造精兵的路线,这个念头直接的后果就是日后蓉河湾的战士成为了这个时代装备最好的士兵。

  带着复杂的心情,车队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回到了农场,迎接他们的是混杂着痛哭的欢呼,没有休息,田原先让人把能够带回来的尸体安着,然后立刻开始了建造碉堡的工作。

  没有砖头就用北山上的石头代替,现在也不要什么样子,只要能造出够硬实、可以防得住像的石头屋子就可以了,雷叔也带着一脸的风尘仆仆指挥碉堡的建造个置,这可不是随便建的,要保证火力点覆盖整介,农场的入口。

  趁着还有时间,田原带着人又去几趟周围的村子,一边解决着遇到的零散丧尸一边干起了拆迁的工作,一车车的砖头、钢筋、石板、门窗、木板、沙土等等凡是看起来可以用到的东西都被拉了回来,这边弄来的东西卸在农场里,那边就有人把这些东西变成了碉堡或者房屋的一部分,整个农场灯火通明,睡觉都是轮流的,从老到小每一个人都忙了起来,会盖房子的去盖碉堡房子,能做饭的去做饭,能砍木头的去砍木头,能搬砖头的搬砖头。几百人在这么一块土地上忙活,场面蔚为壮观。

  当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十个碉堡已经盖好了,外面抹上了一层厚厚的水泥,只等干了就可以派上用场,当然这些碉堡的形状千奇百怪,甚至高矮不一棱角不分,但是谁也不挑剔,现在是和时间赛跑的时候,没有闲心管什么美观。

  钢筋被磨尖了一头,插在了陷阱里。农场的最前面隔一段距离就插上一根粗木,中间用铁丝捆绑相连,形成简单的防御网,能阻挡丧尸一分钟是一分钟。铁丝网的后面陷阱的前面,几十个人挥动着铁锹,在疯狂的挖坑,一条两米宽三米深的防御沟正在成型,忙完了自己手中活的人都会跑到这里帮忙挖,女人都不例外,这个抢时间的时候性别已经不重要了。

  在北山上,专门建立了狙击点,这是为赵馨专门配备的,她的任务就是干掉丧尸里显眼的坦克丧尸,顺带着其他的口。

  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这不仅仅体现在疯狂变样的农场身上,也体现在小智慧上,比如有人提议把木材上浇上燃油放在路上,等到丧尸来了点燃做一个火线。有人说可以把防御沟里挖出土浇上水和泥,铺到地上,这样可以延缓一下丧尸的移动速度,还有人说他会做大弹弓,可以让老人和小孩射石头玩,打不死也恶心死丧尸等等,有的可以用的,有的不可以用的,但抗击丧尸的积极性非常高。

  田原也是把所有的点数都转化成了手雷、枪支、子弹、火箭弹、加特林等等武器装备,现在蓉河湾的人除了几个十岁以下的小孩,其他的人人手一支枪,绝对的全民武装。看着一箱箱的子弹被搬进碉堡、被放置在战壕里,看着一共五柄加特林和十万发专用子弹架在空地上,看着前面密布的防御网、防御沟、陷阱,农场里的每一个人信心油然而生,几百条枪充足的子弹威力恐怖的重机枪,这样的农场来多少丧尸才能攻的破啊?

  不过当黎明再次来临的时候,地平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无数黑点 时,所有人才网产生的一点信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田原站在北山上,目先,所及之处,除了丧尸别无他物!

  丧尸潮,如期而至“一几”雷,顾名思义,众种指雷的外形和手指样,作用山真姚北个小号的手雷,只是能够激发这种炸弹的不是拉环,而是在顶端的一个按扭,爆炸间隔有五秒钟。

  这东西是田原刷虚拟战场中得到的钙章,还从未用过,毕竟有了手雷和火箭筒,能用得着这东西的地方不多,而今天,指雷就有了用武之地。

  田原不是没有手雷,可是手雷威力太大,他不能把自己也炸了。即便是有了盾牌和空气凝结防御器,他也不敢实验是不是能抗得住手雷的威力,万一扛不住呢?所以他选择了这种威力较小的指雷,并且一起就抛出去了五个。

  掐着时间,田原把盾牌一竖,身体就蹲在了后面,这个时候一个杀戮者看到机会很好,那细瘦的双腿跳到了盾牌上,弯着腰就向田原刺出了利爪,而其他的杀戮者和驯兽尸则被田原故意的挡在了另一侧。

  杀戮者是有着简单智慧的,不过这种智慧显然还没有达到可以分辨这种手指长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程度,所以当指雷爆炸的时候,这些杀戮者有的在向侧面绕去,有的直接撞着盾,有的想跳过去,爆炸产生的空气波动和碎片纷飞的时候,它们没有一丝防备,两个杀戮者被直接炸死,其中就包括那个站在盾牌上想要刺穿田原头部的杀戮者,还有两个杀戮者被炸成了残疾。能保持完好的就是那个想从侧面绕过去的杀戮者和那个驯兽尸了。

  田原自然也不好受,虽然指雷威力但也是五个一起爆炸,强大的力量推着盾牌让他整整退出去了十米。如果不是空气凝结防御器,他觉得闪苑套装的鞋和裤子都会磨出窟窿。吐了一小口鲜血,田原感觉胸口的憋闷好了许多。

  盾牌和防御器加匕套装,的确可以挡住爆炸产生的铁片之类,可是冲击力却不是那么好抵抗的,五个小小的指雷就让他内脏受了伤,

  不过这个时候田原可不敢稍有停留,盾牌收起,螺纹声波枪拿了出去,两枪就把一个被炸晕的杀戮者干掉了,枪口一转,那个吊着一只胳膊的杀戮者也被爆了头,这些怪物毕竟没有田原那么好的防御,也没有他的反映速度。冲击波它们可是直接承受的,田原不管怎么说也是早有准备,还有盾牌抵挡,所以恢复的快。

  一下死了四只杀戮者,压力一下子刻,没有了,剩下的一个缺腿的杀戮者和才网爬起的驯兽尸,田原还不放在眼里。

  砍掉了驯兽尸的头,田原取得了完胜,不过身体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连连苦笑,自己以后可得注意些了,老是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怎么行,虚拟战场中还没事,只要过关了身体就恢妾了,现实中可不行,一旦用习惯了把自己弄得缺胳膊少腿就完了。

  这个时候,两辆卡车已经装满了水泥开了出来,田原看了一下怕不够,看到门口处的防线暂时也算稳固,于是带着人开车工程车、面包车、中巴这些能装一些东西的车去后面多拉些水泥。

  由于高坪水泥厂是大厂,仓库里水泥还真不少,只是由于灾难发生的时间有些长,靠近仓库门口的一些已经不能用了。

  带来的二十几个人开始飞速的向车上搬运水泥,田原也没有闲着,在自己的空间里也装满了这种东西 在来之前他特意清理了空间,所以他这里装的水泥数量不比一辆卡车少。

  当他带着车队出来的时候,前门枪声竟然已经稀疏了起来,网月还很多的丧尸,已经退了。

  田原站在车顶望了下,发现并不是丧尸退了,而是躲在暗处的控声者退了,它一走,丧尸就失去了组织,只剩下本能,在队伍强力的火力下,剩余的丧尸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远处还有一些丧尸在赶过来,但是显然那已经威胁不到车队了。

  谁也没有想到,回程的路会如此的顺利,看惯了才刚如蚂蚁一样的丧尸群,现在这些零散的丧尸几乎成了练习枪法最好的靶子。

  坐在中巴车里,田原听到了伤亡汇报。这次一共带出来二百零五位战士,牺牲了四十三位,没有重伤员。

  整体来说,这次的行动还算成功的,毕竟获得水泥的目标已经实现,这些水泥足够在农场周围建立好多个碉堡了。但是损失依然很大,几乎没有了四分之一的人,这样的减员放在任何一支队伍里也不能算

  但是经验也同样值得总结和借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不足的。

  不足的地方包括对战士战斗中听从命令意识还不够深刻,最突出的表现在那二十个杀的兴起冲出阵地的战士,如果他们如同正规军人那样练有素,又怎么会死去?如果他们没有牺牲,伤亡数量会大大的减少。还有这些汽车在这种急行急停和艰难路况下的持续性问题也很突出,这次损失的五辆车中,四辆都是因为抛锚的缘故不得不抛弃。看来回去以后要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