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活在乱世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二节:我的王(二)春游

[字数:3912 更新时间:2013-11-11 3:33:00]




  派出两支骑兵部队追击大晋贵族的石勒,在第二天早上开拔没有多久就遇到了阵雨,他们的装备可是没有青州兵好,普通士卒甚至连件避雨的雨披都没有,基本上所有的人就在蒙蒙小雨里面硬挺着。湿滑的草地也让没有蹄铁的战马走起路来一步一滑,也让装载石勒大军后勤补给物资和抢掠所得的大车每走一步,都需要无数的民夫肩扛,手拖。

  不是石勒大军不愿意装马蹄铁,也不是当时没有马蹄铁,但是铁在那个根本没有人从事生产的年月早已经成为了奢侈品。虽然石勒大军也从大晋的军队中接收了不少的军马,其中有不少本身就带着蹄铁的,可惜,蹄铁这东西是个严重的消耗品,快则两三个月就得更换一幅,最慢也要半年之内更换。更何况更换马蹄铁不但要有铁,还要有好的铁匠,和好的修蹄匠,人数少了还不行,一个铁匠加上一个修蹄匠一天也换不了几个马蹄铁,把石勒几万大军所有的战马全部钉上蹄铁,不是几十个几百个铁匠修蹄匠十天半个月能完成的任务。

  想拥有这些东西,都得需要有庞大民间手工作坊或者军队后勤补给体系来支撑,青州可以,飘摇的西晋政权可以,但是成天东奔西跑,居无定所的石勒抢劫集团却做不到。

  一场并不算大的小雨,就让在中原不可一世的石勒大军现出了原形。

  他们只能停留下来,在漫无遮掩的空旷地中原大平原上寻找遮风避雨。烤火做饭的地方,连年的战乱,早已经让原先人口稠密的中原地区,变成了千里无人烟的蛮荒之地,作为石勒大军主力的羯胡,鲜卑,乌桓等杂胡骑兵和汉族骑兵还算好点,他们还能够披上一块抢劫来的毛毡,躲避风雨的侵袭。

  而跟随在石勒大军后面。依靠石勒大军抢劫过后的残羹剩饭维持生命,已经被石勒当作后勤部队使用地武装流民却没有那么好的待遇,强壮的,抢到大车下面的位置躲避风雨,中等的。蜂拥躲进附近地树林中,在大树下面找块比较干的地方,几十个人拥挤在一起取暖,而那些体弱的。只能在野地里面哭天抹泪。测试文字水印6。抱怨上天的不公。

  就是在这样地情况下,石勒地大军和正急于北归的青州铁甲碰到了一起。石勒刚刚在急匆匆搭起的帐篷里面坐定,还没有端起随从递上来热腾腾新挤的羊奶,一连串绮丽地铜号已经把他从羊毛地毯上惊起。他抓起手边的武器,冲出大帐,放眼向铜号响起的地方看去。只见在原方的地平线上,已经潮水般涌上来无数匹披着闪亮铠甲的战马。一顶高高昂起的九尾狼毛大纛和无数个挂在手持大槊长矛上的红黄双色战旗,已经表明了来者地身份,那种战旗,那种凄厉地铜号。那顶灰色的九尾狼毛大纛无不表示了来者地身份。那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勇猛无敌的青州铁甲,并且还是青州的王者,青州的传奇人物,张氏金亮率领的青州铁甲。

  “娘的。”石勒一脚踹开身边一个正在发呆的羯胡军官,转身向已经目瞪口呆手足无措的随从高声喊道:“战马,战马,快,拉我的战马。”

  一马当先跃上土岗的张金亮也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眼前那无边无延杂乱无章的营地,漫山遍野散放的各色战马,在战马丛中到处乱跑的羊群,和营地当中那数面大旗,无不昭示着眼前猛然出现的这支部队来自何方,出自那里。但是短暂失语以后的张金亮全身都在绷紧,他的肾上腺激素在快速的分泌,他已经能够听到自己那急速跳动的心脏发出的蓬蓬声。

  “两军相遇,勇者胜,”他拔出了马鞍旁边的长刀高高举起,对着那些跟随自己一起上来的龙骑兵和保护两位公主的海军陆战队员吼道:“两军相遇,勇者胜。青州的勇士们,生死成败在此一举,跟着我,给我冲过去,让我们用手中的战刀打开一条回家之路。”

  “冲啊,杀死这帮匈奴畜牲,为父王报仇,杀啊。”第一个冲出马队的不是龙骑兵的战士,也不是海军陆战队员的士兵,而是身体柔弱的莲儿。见到眼前的匈奴大军,这个天不怕地不怕,还有情人在身边保驾的小姑娘第一个想起的不是害怕,不是畏惧,而是他那已经去世的父亲,和至今生死不明的兄长。她还没有等张金亮的话音完全落下,就已经抽出马刀冲了出去。

  国仇家恨,让这个小姑娘完全丧失了理智,她狂叫着已经催动战马已经冲了出去,要不怎么说什么是群胆呢,要是平常碰见一个坏人,象莲儿一样的小姑娘躲还躲不急呢,哪还会疯狂的冲上去,可是现在他背后有那个对她呵护备至的传奇人物,张金亮,有那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传奇铁甲,她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根本没有什么可畏惧的。

  “杀——,”在她的身后,无数的骑兵拔出了马刀,发出了震天的吼声,回家的愿望已经战胜了一切的恐惧,小女孩的突出更加刺激了这帮青州铁甲的尊严。

  数千只马蹄踏动大地,发出闷雷一般的声响,皇家龙骑兵,第一次向外届展现了他那恐怖的突击力量。采用五五编制的龙骑兵,在跑动过程中,以小组为单位,自动组成上百个小型的锲型突击阵,每五个小组又组成一个锲型的小队阵,每五个小队又组成一个中队锲型阵,五个中队又组成一个大型的大队锲型阵,跟随在环卫在张金亮身侧的铁甲重骑和龙骑兵大队直属中队的身后,跟随在那顶被风吹动,略微前倾的九尾狼毛大纛后面,高举手中的马刀,冲下了土坡,直接撞入到了根本没有防御,杂乱无章的匈奴大营里面。

  身材矮小,体重最轻的莲儿,一直冲在最前面,进入匈奴营地的她手臂伸出,瞬间已经掠过一个已经六神无主,根本挪动不动脚步的武装流民,锋利的马刀受到阻力,猛地往后一甩,差点从莲儿手中松脱,就是这样,手中没劲,准头还不足的莲儿手中的马刀还是在那名武装流民胸口划出了一道寸徐深,一尺多长的口子,还没有等那人嚎叫着倒地,随后赶到的张金亮,一刀劈出,已经把那人的一个肩膀,带着肩膀上的脑袋甩上了半空。

  “莲儿,跟在我身后。”张金亮大声喊者,跨下的战马已经依靠当胸,把一名手持长矛还准备抵抗的匈奴士卒,撞出十多米远,张金亮手中的战刀已经又把另外一名手持熟铁刀片拦在面前的匈奴军官的刀和胳膊连同半个脑袋砍成了两半。

  “保护公主,”后面紧随而至的杜平贾志等人催动坐骑,挥舞手中的马刀,砍杀,撞击,踩踏,驱逐那些六神无主的武装流民和少量的匈奴武士,把手腕已经脱力,气喘吁吁的莲儿围在当中。

  在他们身后,上千名龙骑兵和少量的海军陆战队员已经跃马冲进匈奴大营,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嗷嗷乱叫着向匈奴大营的纵深冲去。

  “杀,”处于左翼略微后到的王勇强在张金亮中军龙骑兵发动攻击后不久,也已经整理好队形,让手下的庶族子弟排好了四排线型阵,跟在张金亮身后,向着已经开始溃散的匈奴大营,放下了手中的大槊和长刀。

  而在张金亮右翼的张清明赶上来以后,却勒住了战马,制止了跃跃欲试急于冲锋的华族子弟,冷冷的看着已经冲入战团的那顶九尾狼毛大纛。

  “清明公,你怎么停下来了。那边连海军陆战队和龙骑兵的后勤中队以及商业卫队都已经开始冲锋了,咱们怎么还不冲?”从后面赶上来的林世祥急匆匆的跑到张清明身边,焦急的问道。

  张清明脸沉如水,冷冷的看了一眼林世祥还有林世祥身后那几个青州华族,林世祥顿时感到如坠冰窖,他浑身上下的汗毛一下子都倒立起来,他凑到张清明身旁,四下望了望,确认没有人会听到,这才从马身上伸过头来,凑到张清明耳边小声问道:“清明公,你不怕张昊秋后算账么?”

  “我在看,我在分析。”张清明冷冷的说道,“现在还不是咱们冲锋的最佳时刻,咱们要成为压垮骆驼后背的最后一棵稻草。”

  林世祥后背上的汗一下子流了下来,他心里明白张清明嘴上的意思,但是他更清楚张清明心里的意思:“清明公,你到底是想做压垮哪只骆驼的那根稻草呢?

  张清明冷冷一笑,阴森森的说道:“就看谁是骆驼,谁是老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