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活在乱世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二节:洛阳大战(四)缺月阵(二)

[字数:4508 更新时间:2013-11-11 3:33:00]




  “你是说他是贾后的二女儿?”孙餍今天晚上已经被一个个消息震惊的说话都不利索了。www.syzww.net“贾南风不是很丑么?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谁告诉你说贾南风很丑的,很丑他能当上太子妃?难道武皇帝的眼睛瞎了?”张庭威毫不客气的反驳着孙餍,“贾后虽然并不是很漂亮,不过说其丑,就有点过分了,虽然武皇帝说过他丑,不过那是相对卫家的几位女公子而言的,”在一些事情的判断上张庭威有着自己的看法,毕竟张庭威的祖父张华在贾后当政时最为风光。并且张华也是随着贾后的倒台而被杀的。

  “贾后暴虐到是真的,不过那都是在女彦公主去世前的事情了,贾后嫁给先帝后一直没有产子,到30多岁,才生下女彦公主,女彦公主自小体弱,但是聪慧过人,很早就会写字,并能背诵《诗经》,《论语》。深的贾后喜爱,并且贾后还以她体弱多病为名早早的封她做公主,以驱病魔,但是女彦公主说道:我尚小,未及成人,礼不用公主。后封河东公主,8岁薨(hon贵人死去用的字)。女彦公主薨后,贾后性情大变,她认为这是她的报应,并大赦天下。

  “不过女彦公主屡病,贾后又用人不当,身边的人个个又都不是东西,才给司马伦那帮人造就了机会。”

  “那太子之死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太子是贾后害死的么?”孙餍又接着问道。

  张庭威看了孙餍一眼,不屑的说道:“这帮皇族之间地关系之黑暗,远远超过你得相像。有些人为了夺取上位,什么心计,什么手段都可以用的过来。当面对你信誓旦旦,转过头来就可能给你一刀。”张庭威说的是司马伦,说太子是被贾后杀的,不如说太子是被司马伦逼死的。www.FHZWW.COM

  孙餍不语,张庭威继续说道:“贾南风在产下女彦以后。又产下一女就是刚才咱们说的宣华皇女。清河公主司马宣华,此女命运坎坷,出生没有多久其母就被人杀,后来长大后被封弘农郡公主,后又被改封为清河郡公主。跟着先帝颠沛流离,受尽苦难。先帝亡后,今上即位,大权落入东海王之手。也就没有人原意在提及她了。不过实际上,她是先帝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仅存的嫡亲。”

  张庭威说到这里表情严肃地看着张金亮,低声问道:“你明白其中地意义么?”

  张金亮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不明白。”

  “不明白,你就不明白把,也不需要你明白,你按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你必须把公主搞到手,不惜一切代价的搞到手。不要反驳我,日后你就会明白,为了青州的利益,为了我们大家的利益,你必须去这么做。”张庭威语调越来越深沉。深沉的让张金亮背后发麻,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张庭威如此霸道的给他说话地。

  “族叔,你说让我这个大男人去骗人家十几岁的小姑娘?我做不来。”张金亮摇了摇头说道:“易玲还在家里等着我。我不能抛弃家庭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侄媳妇那里有我去做工作,金亮你要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今年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你让天上你得父母如何安心。怎么对得起你咱们张家的列祖列宗。易玲身体一直不好。就是你不找公主,你也的另找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放在眼前,你如果不去争取的话,你还算是我张家地子弟么?”

  “族叔,我的年纪足足可以当那那个小女孩的长辈了,你让我去勾引那人家小女孩,我还是人么?那简直就是禽兽的作为啊。www.FHZWW.COM”张金亮心中有着强烈的抵触心理。毕竟他看见了莲儿,就如同看见了自己地小外甥女,让他去做这种事情,让他有种**的感觉。

  王舒在旁边听着,已经逐渐有点明白张庭威的意思了,他见张金亮还在推辞,随口接道:“金亮,听说莲儿对你相当有好感啊,他的父亲可是权倾朝野的当朝太傅,虽然你和东海王有那层关系,不过要是更进一步地话,以后咱们地钱钞还不是滚滚而来?有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是不去把握地话,你可就不是禽兽了,而是禽兽不如了。”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张金亮和孙餍的一阵轻笑,但是张庭威在旁边没有笑,他还是盯着张金亮说道:“金亮,青州的未来,青州的前途现在全放在你的手上,你现在不能只为你个人考虑,也要为大家考虑一下,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你做主的,作为你的长辈,这种事情族叔说了算。”

  孙餍在旁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今天脑子是越来越糊涂了,张庭威刚住口,他就紧跟着问道:“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把,咱们现在不是过的挺好的?对了,廷威公,你到底说的是哪个公主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张庭威看了一眼孙餍,又转身看着张金亮,把自己那双布满青筋的老手伸开,说道:“一个都不能少,两个全收,金亮,你要两手都要抓,两手还都要硬。”说着,他把两只老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朝着张金亮挥了挥。

  张金亮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张庭威说道:“族叔,你说让我去把莲儿弄到手,不管愿意不愿意我还能理解你为什么要我这么做,你让我去找一个过气的长公主,我可是想不通。”

  听到张金亮这句话,王舒眼睛一亮,他脑子里面猛地闪出刚才张庭威说过的那句:“清河公主是先帝在世的唯一嫡亲。”这句话来,他猛的呆住了,刹那间,他完全明白张庭威的用心了,他低声趴在张庭威耳边说道:“廷威公,清河公主可是个女孩。”

  张庭威转头两眼放出两道摄人的亮光,把王舒盯得浑身发毛,张庭威一字一句的向王舒说道:“你有嘴,我有嘴,青州有那么多张嘴,只要符合我们大家的利益,管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那不都是全靠我们这张嘴么?”

  王舒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他扭头向张金亮说道:“王舒高举双手,双脚赞成廷威公的意见,金亮你就从了罢。”

  孙餍在旁边看着两人在哪里嘀咕,也不知道张庭威和王舒在那里说什么,他问了一句,王舒直截就把他给顶了回去:“你别管,现在你只需要表个态,你到底是支持我们两个呢?还是愿意金亮由着性子来?”

  孙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得已也说道:“少历不明白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不过既然廷威公要求,我想廷威公是绝对不会坑害金亮地,我也支持廷威公的意见。”

  张金亮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道:“疯子,一群疯子,我怎么和一群疯子混在一起。”

  “别管什么疯子不疯子的,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你也的为莲儿想想,你放心把一个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交到一个性格冲动,没有什么内涵的公子哥手里面么?在说,今天的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莲儿过去,还会有好日子过么?”王舒见张金亮还没有明白过来,又不愿意说破,还怕说破了张金亮更不愿意,只得在旁边继续劝到。

  “莲儿应该找到他自己的幸福,清河也是。”张金亮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说实在,这点他还真没有考虑过。

  张庭威看到有戏,接着也说道:“金亮,你看天下大势如何?”

  “这和天下大势有什么关系?”

  张庭威这个恨呢,他恨不得把张金亮筹揍一顿,见张金亮还不开窍,他直接把话给挑明了:“金亮说说看,朝廷还能撑几年?反正今天我是看透了,大晋的朝廷上下早就烂透了,距离垮掉不会有多长时间了,本来我还准备上书要求改革呢,今天一看,我连提都没有提。”他说完,王舒也接着说道:“金亮你说说,这天下哪里最安全?”

  “还用说么?自然是青州。”孙餍在旁边插嘴道,“除了青州,还有哪里比青州更安全的地方。”

  “要是莲儿继续留在洛阳,会出什么事情,我想金亮你应该很清楚把。”孙餍刚说完,王舒再次开始轮番轰炸。

  “那我该怎么办呢?”在这三个人轮番轰炸面前,张金亮彻底的败退了。

  “尽力争取,随其自然,王秉哪边管他呢,只要有机会,能推倒则马上推倒,”王舒笑着说到,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王舒和张庭威对视一眼,会心一笑,接着王舒向张金亮说道:“至于你是想做禽兽呢,还是想做禽兽不如呢,你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