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战争天平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二十八章 第一次台海战争之左营军港(24)

[字数:6821 更新时间:2014/12/4 16:29:00]





  进攻左营军港的叛军108旅、137旅、103旅的155牵引式榴弹炮炮营一开战就被打掉。在日本步兵旅团参谋长石原大佐的严令下,几个旅的工蜂117火箭炮准备再一次轰击左营军港。石原大佐想:“我攻不下左营军港,也要把你打得稀烂!让你几个月恢复不了!”

  三个旅的工蜂117火箭炮共有三十六门,现在经改造后,统称为“雷霆2000MK15”型,实际是由“工蜂六型”改造过来的。台军中对这种雷霆MK15型,在雷霆系列火箭炮中弹径最小的仍习惯称为“工蜂”火箭炮。MK15型每台车的发射箱是二十联装,每辆车可带三个发射箱,射程15公里。如果一次齐射,720发火箭弹对左营军港造成的损害可想而知。

  左营军港内的大陆空地联络组,放出了十几架无人侦查机,对高雄市区及市郊进行全程侦查,各处的图像汇集到空地联络组的指挥室。指挥室的无人机操控人员将图象汇集了各个分屏上,对高雄市内叛军的部署一览无遗。空地联络组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搜寻叛军的各种火炮、防空阵地,及时呼叫空中值班的歼轰-7D、或在外海待命的420制导火箭炮船打击这些阵地。

  当石原大佐命令工蜂火箭炮准备对左营军港进行攻击时,这些火箭炮车刚一拖出,除去伪装炮衣,就被空中的无人侦察机发现!在发现即被消灭的现代战争中,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在左营军港外海空中值班的歼轰-7D,一个俯冲,掛在机翼下的重达一吨的防区外撒布器准确的飞向了刚刚展开的各个工蜂火箭炮阵地。这些还未开始进入发射程序的工蜂火箭炮,被撒布器抛出的小直径炸弹,炸了个正着,这些装了三个发射箱,共六十发大箭弹的发射车,被直接击中的后果是殉爆!六十发117毫米火箭弹炸开,所造成的震撼可想而知,几处工蜂火箭炮阵地炸成一片火海,飞溅的火箭燃料、波及到周围的居民区!几个居民区发生大火。高雄市内的救火车全部出动灭火!石原大佐轰平左营军巷的恶毒计划还在实施,就被粉碎。

  左营的大陆空地联络组中的有一半的空中机动旅特战大队队员,分成五个小队,由陶宝、郑汉、瘦猴候开泰、柯百灵、阮能勋率领,跟隨驻左营军港的台军两栖大队一个营向左营军港外进攻,控制了半屏山这个制高点。趁着叛军108旅被击溃,特战队员们趁机渗透到高雄市内。他们的首先任务就是搜寻这三个叛军旅隐蔽的火炮阵地。旅炮被消灭,但这三个旅还有大量的营属火炮连!营属火炮连虽然是81毫来迫火炮、120毫米迫击炮等中口径火炮,但仍能对左营军港造成严重的损害!

  叛军108旅被登陆大队的M41D坦克追打到贯穿高雄市内的中山高速路外,登陆战车大队除调往台南的一个营外,全部出动,把左营军港的防线三面外推了二至三公里。此时台军395装步旅击溃了担任的狙击武装平民两个旅,已推进到叛军103旅的侧背。由于武装平民都是一些轻步兵,哪里经得起395旅有3个装备了CM系列装甲车、八轮式云豹装甲车的营、两个装备了M48H勇虎式坦克两个营的冲击!用溃散来形容一点不为过。两支武装平民旅的军事主官原台军46师师长陈文欣,此时玩起了失踪。失去了指挥的武装平民,有的还真的越过沿山公路,躲进了山里。有的溃退到高雄市内,胆小的扔下武器弹药,各自逃命去了!叛军103旅只收容了不到八百人的武装平民溃兵。

  台军564装甲旅的推进,根本没受什么阻挡,一下子推进到了叛军108旅的侧背,564旅这个有三个装备M-60A3坦克的装甲营,一百多辆坦克,在两个装备CM系列装甲车的装步营的配合下,从北面冲进高雄市区,把叛军108旅打了个措手不及。叛军108旅好不容易在高雄支线高速路处稳住了阵脚,其后勤部队基本被抹去。395旅也是驱赶着武装平民,一下子突入到高雄市内,推进到雄潮东西快速通道处才停下。当台南市由空运来的两个中国大陆武警机动旅接管安全防务后。陆战一旅的三营、四营夺取了冈山空军基地,从台南市南下,将高雄市的西面控制,并向市内推进。把叛军137旅压缩到了岗山北路一线。这一线虽然只有大陆的海军陆战队两个营,但这两个营的火力配系,并不比台军一个装甲旅的营级火力配系差!再加上有八个两栖装甲连,两栖坦克不比M60A3坦克差,步兵装甲战斗车辆也强于台军CM系列装甲车,尤其是单车完善的防空系统,足可以与低空杀手-直升机对抗。只是可惜,台湾叛军没有一架直升机,连无人侦查机也是日本带上来的不多几架,因此,这些车载防空系统“火神”,拿来对付叛军的散兵及薄皮车辆还真是一件大杀器!可以说,两个陆战营从高雄西部杀入,137旅的后卫部队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叛军的三个旅,被压缩在长20公里、宽6公里的地域内。现在他们不是进攻左营军港的问题了,而是面对覆灭的问题了!

  石原大佐自从到了高雄,利坏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双强大无比的大手在操纵着整个战争进程。首先是台南机场被占领、飞官被救。台南市被大陆海军陆战队控制。步兵旅团司令部被围攻,大日本空军惨败、接着步兵旅团第二联队被全歼,旅团司令部全体玉碎!接下来第一联队、炮兵联队、第三联队接连全军覆没!在嘉义市的两个叛军旅被合围!在高雄的武装平民两个旅溃散。高雄三个旅的旅属火炮全部灰灭烟灭。现在三个旅实际上己被合围!不要说进攻左营军港,现在能否突出去都是一个问题!但日本的疯狂是有传统的。石原大佐想:“即使突围不出去,也要先打烂左营军港!”石原下命令:“所有营属火炮,全部推进了打击左营军港的射程内,对左营军港全力打击。所有各旅,炮火准备过程中,分梯次攻击左营军港!占领左营军港!”

  三个旅的旅长对进攻左营军港已没有了信心。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后路了!当石原提出这个疯狂的作战计划,他们并不热情。现在的他们,在日本人的面前,也就是提线木偶。只是按石原命令转达而已。

  协助石原作战指挥的是原台军第16师的师长张万耀。因在台独大佬中,他的资历较老,内定为叛军总指挥。如今这个总指挥名义上是在嘉义的两个叛军旅、高雄的三个叛军旅、澎湖、马祖的各三个叛军旅、及武装平民的总指挥。但他以16师指为主组建的这个参谋部,实际上一处也指挥不了,就连近在眼前的三个旅,也由石原大佐指挥,他只是协助而已。

  张万耀还算熟读兵书,懂得一些排兵布阵!他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顾现实,竭尽全力进攻左营军港,是一种自我毁灭的愚蠢打法!后面的三个强大的装甲旅,还有一个602空中机动旅,足可以把这三个旅挤扁!加上左营军港的守备旅、登陆战车大队,两面夹击,对这三个旅散布在长二十公里、宽六公里的地域,相当于摆的一字长蛇阵!很可能被别人切成一块块吃掉。现在小港区还控制在手里,不如趁机将兵力收缩在小港区,占领了高雄最大的深水码头,还有一点退路。日本可以出动海上兵力、运输船队把这部分台独军队的中坚接出去,还可以为反攻准备骨干力量。

  “石原君,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攻击左营军港,而是如何保存这一支骨干队伍。我着不如把军队撤入小港区,守住小港区,退,可以从小港码头退出。进,又可以作为登陆的跳板。步兵旅团不也是从小港登陆的吗?”张万耀说。

  “我们不能让左营军港完整的奉送给中国大陆!”石原大佐回答:“作为军人,我们是失职!”

  “保留完整的左营军港并非一定是留给大陆。我们占领了小港区,还可以为日本军队登陆留一块跳板。如果新开辟一个登陆场,代价会大得多的。”

  “问题是这三支旅能守住小港区吗?”

  “集中三个旅及所有的武装平民!兵力密度大,不会一天两天就攻下来吧。如果日本能从海上支援,这里还会是一个反攻的基地。如果我们现在进攻左营军港,外面三个装甲旅,加一个空军机动旅,我们很可能被一块块被吃掉!”

  “就是把兵力收缩到小港,也不能不对左营军港进行炮击。”

  “炮击?我们只要一开炮,马上就会遭到大陆的空中打击!如果我们的炮兵全部损夫殆尽,我们拿什么来坚守小港!我看,要炮击,可以用老式的牵引式105榴弹炮,这些榴弹炮机动能力太差,一被发现就保不住!所有自行炮,不要加入这次炮击!用炮击掩护撤退可以,但不能尽全力炮击!”

  “顶好!就按你说的办吧。重新下命令吧。”石原大佐说。石原明白,要想活命,张万耀的建议是唯一的上选方案。

  张万耀把兵力收缩的决定传达给了绿营大佬们,要求驻在高雄市政府大楼办公的独派政府大员们全部撤到小港,以备逃亡!

  108旅、137旅、103旅这三个叛军旅接到命令后,他们非常乐意接受这个命令。至于这三个旅是否能保全,他们并不关心。他们这一天看到的形势的突变,大陆强大的军力介入,这三个旅在高雄市内的炮兵只要一暴露,马上遭到大陆的空中打击!这又准又狠的防区外撤布器,只有近程防空的三个旅,只有挨打的份。日本步兵旅团全军覆没、日本空军惨败,他们完全看不到台独能成功的希望!也许当时的选择就是错误的!台独真的那么重要吗?当然,他们最看重的是日本人给的美元!如果人死了,美元还有用吗?胜利?除非美国人出兵!一旦形成中美日大战,绝不会是局部战争可以了结的!台湾,将成为几方拉锯的战场!自己能否活得出来都是个问题!

  除了108就近不动外,137旅、103旅都要向小港区收缩。103旅、137旅的两个牵引式炮连,共十二门105毫米老式榴弹炮,当他们拖出隐蔽地,助锄展开,并挖开阻档助锄的坑,这一套动作,要十分钟!这就足够了!空中的无人机侦察到的红外图象传回了空地联络组的控制中心。控制中心左参谋长决定用陆战一旅的155自行榴弹炮攻击叛军的这两处炮阵地。当这两个105炮连的炮弹还未装进膛,就被呼啸而至的155榴弹炮弹摧毁!台湾叛军这个仗打得太窝囊!这简直就像三十年前美国对伊拉克战的翻版!不过,台湾叛军扮演的却是弱者-伊拉克!

  叛军103旅首先从岗山开始撤退。这一动作首先被渗透进去的大陆空地联络组的特战小队陶宝分队发现。陶宝已经知通陆战一旅的三营、四营已到达岗山一线。因已进入晚上,怕晚上进入战斗伤及无辜,所以全线暂停了进攻。这个103旅也真是的,为加快撤退速度,居然把撤退的车队开上了从城中贯通的中山高速公路上。

  103旅靠近左营的梓官区的前沿部队也开始了后撤,证明叛军攻击左营军港的行动要取消!看来叛军们想逃跑了?因为他们向南,很可能是想通过东西快速通道撤向山里。

  陶宝认为还是搞撤退方向搞搞清楚。他向左秦副参谋长发回了一条信息,要求全面用无人机监视这三个旅的动向。

  陶宝一行三人,躲在一个医院的花园里,看见从桥头路来了一队103旅的2.5吨轻卡,陶宝认为,他们想徒手抓俘虏不可能,干脆敲打一下!他向左秦副参谋长发出这一段的坐标,要求进行炮火攻击。左秦把信息转向给陆战一旅四营,四营的120迫击炮、105加榴炮,共36门火炮,向桥头路上的103旅车队攻击。这一个车队是刚刚从前沿撤下来的一个连,遭到炮火突然打击,被炸毁、炸燃的车辆堵在大街上,车辆挤在一起,道路被堵塞!官兵们跳下轻卡,向街道两边的房屋奔走。陶宝一看机会来了,瞄准其中一个下车逃跑的军官,陶宝追了上去,在他脚下绊了一下,那个军官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他被摔得晕晕糊糊,还未弄清怎么回事,陶宝在他后脑上拍了一下,他算是彻底晕倒了。其他两个特战队员把他架起,拖进了医院。其它逃跑的士兵以为是他负了伤,把他送入医院。因为陶宝他们穿着与叛一致的作训服。他们把这个军官架入医院,假装找医生,发现一通向地下室的楼梯,他们趁乱哄哄的劲,把这个军官拖进了地下室。地下室主要是上、下水管通、及放量的各类杂物。他们找了一个角落,陶宝把那个军官身上点了几下,那个军官悠悠地醒来。在暗淡的灯光下,看见了几张生面孔在看着他笑。

  “你们是哪部分的?”这个军官坐起来问。

  “不要害怕!你安全了。刚才你被炮弹震晕了。我们把你背进来的。”一个特战队员说。

  “你们怱怱忙忙要到哪里去,不攻打左营了?”陶宝问。

  “你们没接到命令?”

  “不清楚。我们是警卫医院的。”

  “啊。也许还没通知你们。我们旅奉命撤到小港区。137旅也要收缩到小港区。说是准备在小港上船,撤到日本。”

  “左营看来是不打了。这个泰和医院就不需要了。”

  “你们是137旅的吧。”

  “差不多吧。”陶宝边说,又在他后脑上拍了一下。他马上昏了过去。

  “把他梱起来,等会来收拾他。”陶宝把103、137旅撤到小港,准备从小港上船撤向日本的信息发给了左秦。左秦立即将这一信息发回了东部战区司令部,战区司令部把信息发到总参。

  “老惠,你准备怎么办?”王纹虎在视屏上问惠司令员。

  “要跑!沒那么容易!我马上下令开始全线攻击!”

  “在他们撤退的过程中,可以采取炮火袭击,小分队穿挿打击!要打得闹热一点,但不要打完了!要让它跑一些进去。台独大佬们可能都撤向小港了!告诉市内的特战队员,不要动台独大佬们,他们进入小岗,可以当诱饵嘛!”

  “我明白了,你想利用这个诱饵打击日本海空军。”

  “当然!消耗日本的军力越多越好!据情报,美国人支援日本人的三百五十架飞机明天到达日本。驾机的都是美国人!美国与我们对抗,已走向了半公开!这场海空大战,在所难免,马上调整部署吧。”

  “好的。两小时后,我把预案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