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泱泱大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二章 命运还是眷顾我的

[字数:4453 更新时间:2013-11-15 7:46:00]



  王易穿越来大唐后的第一个年就在热热闹闹中过去了。

  除夕夜,非常热闹,仪式也非常隆重,大年初一,同样有不少不能缺的隆重仪式要举行,作为头人的王易,自是要负责主持这些仪式的任务,幸好王易对历史研究比较多,唐代的习俗也略知一二,在王作等人的指点下,也没出丑,把事儿都主持下来,而且还主持的颇让人称道。

  王易的从容,还有那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气度,让属下那些各地方的负责人儿都很是惊异和叹服,他们想不到,过了年才堪堪十六岁的这位少公子,做事竟然这般自如和自信!

  一些在王易恢复神智后还是第一次看到的其他地方过来的人,这些因为王易哥哥王昂没有消息传来,再加上王易变呆傻而一度出现消沉的人,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因此在年初一,所有仪式都结束,所有事儿都办妥,所有的安排都汇报后,意气奋发地回到各处掌管的地方,主持新一年的事儿去了,并且还要把二公子如今的样子告诉给各个弟兄。

  王作和王近等几个王易比较熟悉的人在府中多呆了一些时日,他们和王易细细商量了新年里要做的一些事,王易对诸多事的不同一般见解,越加获得了这些属下头人的尊敬,王易因此也从王作、王近等人口中知道了不少他原先不知道的事。

  王易在了解了更多的事后,心里也越加的惊异,原来除了他原本所住的那个庄外,其他地方还有不少的庄院,都是属于他掌管之下的,一些庄中人口竟然有千多人,总计人口有近万人,属下部众有这么多,这是王易根本没有想到过。这么多人可以召集起来,还有差不多主宰着杭州一带的民生经济情况,难怪当日王复会那般说,杭州刺史算不了什么!

  王易也在猜测,有可能他的父亲是一个什么义军的首领,或者原本前朝时候杭州的守将或者太守什么的,在杭州一带经营多年,留下这么多的部众,还有产业。

  对这些虽然惊异,但王易却没有问询任何人,保持着从容的气度问事儿,并偶尔说自己的主意,让王作、王近等人越加的吃惊,也更加的敬佩。

  在几人说事的时候,王临还特意偷偷地告诉王易,自上次演出后,苏燕天天都呆在屋里,极少去露脸,更没再演出,在等着王易答应赠她的诗。离上元节已经没几天了,王临有点尴尬地请求,希望王易能早些将诗作送过去,以让苏燕能早几天准备。想着已经半个多月没见到这位美人儿,王易心里竟然有点想念,但在王作等人面前,却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在年初三的时候,王作、王近等人也都回去了。

  不过年还没过完,年节的气氛还在,除正月初一、初二一些特别隆重的庆祝仪式外,其他一些特殊的日子还要有庆贺的仪式,像正月初五的破五,正月初七的人日,初八的谷日等日子的庆典,当然再过不久就要到来的上元节,这些日子都是要庆贺一番的。

  后世时候的过年,远没有古代隆重,这些过年的大部习俗,非常有深意的习俗,在后世时候,都已经没有人记得了,更不要说有人去纪念了,像王易这样对历史挺了解的人,如今遇到的一些习俗都是在后世时候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让他在有新鲜感起来的同时,也很是感慨。

  王易也想起清末民初时候,那位孙姓革命者在取得政权,当上大总统后,竟然以政府的名义,发布告令,不准老百姓过农历新年,并废除了沿用了几千年的农历,强制所有的百姓都过公历的新年,也就是公历的一月一日的元旦当作新年,王易在了解这件事情后,对他的敬仰一落千丈...

  如果说蒙元和满清的入侵使的中华文明遭到灭顶之灾,那后续诸多“革命者”的过激举动更是让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华文明进一步被腌割,再加上接下来众所周知的诸多原因,在王易所生活的时代,悠久灿烂的中华文明已经被“传承”的面目全非了…心痛,心痛啊!

  不过民间的力量还是比较强大的,在孙姓革命者颁布命令后,民间百姓群起反对,并依然热热闹闹地过农历年,最终在孙下袁上后,国民政府不得不重新下发告令,准许百姓过农历新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经袁大头的手,泡制出一个“春节”来,自那以后,及至到王易穿越的时候,官方对“年”一直以“春节”相称,但民间的百姓却不领这个情,仍然把这个一年之内最重大的节日称之为“年”,依然非常热闹地过年!

  每天过年时候,无数在外面谋生闯荡的人,不怕艰难地挤火车,汽车,就是要赶回家去过年,就是因为“年”的份量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太重了,平时可以不回家,但过年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是渴望回家,与家人团聚的,特别是除夕时候,合家团圆,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和心愿!

  但因为官方刻意这样做,对中国传统文化否定甚至以封建残余思想抹杀,传统的这些文化习俗在后世时候已经大部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年的味道已经很淡了!

  唉…王易甚是为后世时候诸多非常有意义的传统的东西被刻意消除而感到悲哀,他甚至有一点庆幸,他这样一个研究历史的人,能穿越回到古代!

  如果妻子和女儿能一道穿越过来多好,还有父亲等家人,那他就没有任何遗憾了!

  ------------

  在大年初六的时候,出乎王易的意料,李道素竟然到府中来拜年了,带来了一些礼物,只不过李道素只是在王易府中略坐了一会,并没有细谈什么,但在李道素告辞的时候,很含蓄地提及,他的父亲李弘节想找王易聊聊。

  在李道素告辞后,王易马上和王复商量,王复也同意了王易的想法,去李弘节的刺史府中拜访一下,对李道素的来访回个年。

  王易在第二天大年初七的时候,去刺史府中拜访李道素的。

  在门忙将王易的名刺送进去后一会,马上就让他进去了。

  在刺史府一名下人的带领下,王易带着王复和王听两人进了堂屋,因为身份的原因,王复和王听只能在外面候着,王易单独一人进堂屋去。

  王易在跨入李弘节待客的堂屋后,看到钱塘县令周端也在座,不过在他进来作了礼后,周端马上起身告辞了。

  刺史府内的下人重新换了茶,其他人都退了下去,屋内只剩下李弘节和王易两人。

  “李刺史,晚生原本早几天就过来向您拜个年了,不过想着这些天李刺史也难得休息几天,肯定也有不少的人来拜访,因此也不敢冒昧前来,前两日,李公子到府上来拜年,在下惶然,此都有违了尊卑,因此也不敢耽搁,就过府来请见李刺史,只是没想到,李刺史还真和周县令商量事情,打扰了你们议事,甚是过意不去!”王易作着礼,说着客套话,为示尊敬,把称呼也改成了“晚生”!

  “王公子客气了!”李弘节笑着摆手,示意王易不必如此客气,“某是有事想和王公子说,因此也差犬子到公子府上拜会,并邀公子过府来一叙!”

  “李刺史有任何教诲,只需差人传报一声,晚生即会过来,何需差李公子来说,如此实在太抬举晚生了!”王易才施一礼。

  “王公子,某今日也直言相告,今日邀你来,实是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好事!”

  “哦!?”王易心里一喜,大概猜到李弘节想说什么事了,“是什么大喜事?”

  李弘节上也有掩饰不住的喜悦,用他那带着关中腔的音调欣喜地说道:“朝廷已经下发诏令,同意某所提奏的疏浚钱塘湖奏议!”

  “真的?”王易也是忍不住大喜,“李刺史,朝廷同意此诏令,那真是杭州百姓之福啊!”

  李弘节呵呵笑了两声,抚着颌下浓密的胡须说道:“皇上下诏同意了,并责成民部分拔了两万贯,还有五万石粮食,作为疏浚钱塘湖之所需!”

  “李刺史,有如此多的钱粮作保障,那可以将钱塘湖彻底疏浚!”王易心中有点办成一件大事后的成就感,当下也有点不顾身份地说道:“李刺史,在下觉得,年后天气很快就转暖,此时雨水稀少,而农忙又未至,正是可以征集民工,进行疏浚之时,若是民工数量足够多,在多雨时节来临之际,就可以将钱塘湖疏浚好了,那样正好集水,可以在夏种时候为农田提供灌溉之用!”

  “王公子说的极是,你的想法和提议比其他人更有远见!”李弘节点头称是,“某在听了诸多的人建言后,还是觉得当日和今日刚刚王公子所提之议最是实在,不过疏浚钱塘湖是项非常巨大的工程,许多事要好好商量一番,集取众议,因此今日邀你来,也想和你细说一下疏浚之相关细节,你把你所想到的,全都与某细说,就当你再给某一些建议!”

  “是,李刺史!那在下就说一些浅薄之见吧…”王易清清喉,准备长篇大论的讲述!

  命运还是眷顾我的,王易自得地忖道,他也很是得意,因为他的到来,钱塘湖早上很多年焕发新生,他已经在改变历史,钱塘湖的春天将提早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