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极品闲人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血战七宝山

[字数:11064 更新时间:2013-11-15 6:00:00]



  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突然冯照骑快马奔来,急道:“少爷!我军后方出现大量高句丽军!眼看这就要到七宝山了!”

  “什么?”杜睿闻言大惊,忙道,“可看清了,打的是谁的旗号,有多少人马?”

  冯照满脸的悔恨,道:“旗号是泉盖苏文的,看起军势,至少有七万余人!少爷!皆是小人的错,小人误了少爷!”

  泉盖苏文!

  不理会冯照的自责,杜睿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落进了泉盖苏文的圈套之中,此前他兵围平壤,泉盖苏文出现了一下,又突然消失,接着杜睿派兵四处攻城略地,泉盖苏文也隐忍不发,现在看来为的就是现在。

  他们这是打算等杜睿收缩兵力,然后内外夹攻,一举全歼啊!

  此前泉盖苏文无能的表现,让杜睿过去轻视这个高句丽历史上著名的枭雄了,如今看起来这个泉盖苏文不但不是个无能之辈,反而相当可怕!

  “兄长!如何是好!?”苏麟急道。

  杜睿看着平壤城中的高句丽军正发了疯一样的涌出来,单单看那些士卒奔跑之时的脚步动作,杜睿就能看得出来,这些军队不过都是临时招募的平民,根本就不是唐军的对手,但是泉盖苏文所带领的可不是好相与的,那可是高句丽的精兵啊!

  “选七千敢死之士,随本帅前往七宝山,阻击泉盖苏文!”

  “什么?”苏麟闻言,大惊失色,忙道,“兄长!万万不可!兄长身为三军主帅,岂能轻易涉险,还是小弟去吧!”

  “对啊!兄长!小弟愿往!”秦束也跟着劝阻道。

  杜睿摆了摆手,道:“如此危局,皆是因为本帅疏忽所致,苏麟听令!”

  “末将在!”

  “本帅命你在此攻击平壤,务必毕其功于一役!”

  “兄长~~~~~~~”苏麟还想再劝,但是看着杜睿冷冰冰的眼神,还是咬着牙,道,“末将领命!”

  杜睿一笑,道:“延辉!此处就靠你了!薛讷!随本帅走!”

  杜睿说完,纵马就朝着军阵后方的七宝山方向冲去,薛讷,杜平生,冯照紧随其后,七千人马也分流出来,人人争先恐后,跟随着杜睿。

  苏麟见状,一双虎目几乎流出泪来,大喊了一声:“将士们!杀!杀光眼前这些该死的高句丽人,我们再去援救大帅!杀啊!”

  泉盖苏文处。

  “莫离支大人,只要翻过前面的七宝山,就能到平壤城下了,到时候内外夹攻,那些唐人一个都别想逃!大人真是神机妙算!”

  泉盖苏文的身边,一个高句丽将军满脸笑意的拍着马屁,泉盖苏文满脸阴霾的一笑,道:“唐人在我高句丽作恶多端,这一次就要和他们好好的清算一番了,传令下去,加快行军!”

  泉盖苏文引领的大军发了疯一样的扑向了七宝山,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当高句丽的前军,冲上山的时候,顿时被一阵箭雨射了下来。

  “大人!大事不好!唐人在七宝山已经有了准备!”

  泉盖苏文面色阴沉,推开来报信的人,朝山上看去,正好看到杜睿立在山头。

  这座七宝山就是平壤最后的一道屏障了,只是山上光秃秃的,都没什么遮蔽,方才的一阵箭雨,已经将唐军的位置完全暴露了。

  副将也看到了杜睿,顿时大喜道:“将军,那个人就是唐人的主帅,只要活捉他,那他人也就不战自溃了!”

  泉盖苏文道:“活捉!你未免太小看他了!这个人可是唐人青年一辈之中的翘楚!”

  “大人,你未免太过多滤了.在我高句丽数万大军面前,就算他是神仙,我高句丽儿郎也能将他活捉,捉住他,我们就可以要挟唐人的皇帝,让他们收兵,听说这个唐军将领还是唐人皇帝的女婿,只要抓住他,就由不得他们的皇帝答应不答应了,那些唐人绝对会有所顾及。况且~~~~~~大人请看,唐人在山上的部队并不多,七宝山上,没有树木遮挡,虽然他们居高临下,但是我大军强攻的话,也并非没有胜算!”

  泉盖苏文一笑,目光灼灼的转头盯着长安的方向:“好!只要给我五年,五年之后,我将纵马中原,将唐人欠我们的全部讨回来。”

  高句丽大军已经准备要强攻了,山上的杜睿看的非常清楚,因为他的疏忽,使唐军陷入了危险的境地,这是他的错误,这一场大战,恐怕很有可能局势,进入高句丽以来,最为惨烈的一场了。

  “将士们!高句丽人要上来了,告诉我!你们怕不怕!?”

  “不怕!”七千人一起发出了怒吼。

  杜睿一笑,道:“好!今天就让我们告诉这个高句丽人,什么叫做大唐男儿!他们想要通过七宝山,就要将性命留下来!”

  山下的高句丽人发了一声喊,突然发起了冲锋,七宝山地势算不上陡峭,虽然高句丽人的骑兵上不了阵,然铺天盖地的敌兵杀来,还是让杜睿频频皱眉。

  “杀!”

  “高句丽蛮贼!大爷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来啊!”

  “杀光他们!”

  唐军将士们大喊着,跟随已经冲过去的杜睿,与杀过来的高句丽军撞在一起。

  由于泉盖苏文要求活捉杜睿,高句丽士兵也就收起长弓,抽出弯刀,与唐军战成一团。

  一个唐军刀手刚砍死了三个高句丽士兵,突然感到背上一痛,被一个高句丽士兵砍出老长一道口子,连忙往旁边一滚,躲过下一刀,提起一个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尸体扔了过去,自己也随在飞出去的尸体后面冲了过去,栖身上前,将刚刚躲过飞来的尸体的高句丽士兵的头砍了下来。

  又砍下几个高句丽士兵的头后,他感觉到一阵眩晕。摇晃了几下,提起最后一口气,死死的抱住两个高句丽士兵,任由他们怎样砍自己,就是不松手,对旁边的一个唐军兄弟艰难的说道:“兄弟!帮个忙,我不想死在这些蛮贼的手上,你把我们一起杀了吧!”

  “兄弟!走好!”

  谁说军人没有眼泪,连环两刀之后,两颗高句丽士兵的头颅高高飞了出去,又是一刀,捅进了那名刀手的心脏。

  “谢了~~~~~~~~来生,还~~~~~~和你~~~~~~~做兄弟!”说完便永远倒了下去。

  如同这名刀手这样的事,不断在这小小的七宝山上演,什么叫炎黄子孙?什么叫华夏儿郎?那些死也抱住敌人的唐军,那些即便失去了双手,却依然用嘴咬断敌人的脖子的唐军,那些只愿意死在自己战友手中的唐军用他们的生命在诠释着这一切。

  不屈的忠魂,顽强的意志,高傲的性格,在这七宝山上如火焰一般燃烧,绽放,倒下的是他们的**,留下的,是更加疯狂的反击。

  高句丽士兵被眼前这些只能算是人形的怪物震惊了,他们还是人么?他们是侵略的人,还是我们是侵略者?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的斗志比我们这些要为同胞复仇的人还要疯狂?

  但是,华夏一族的魂有岂能是高句丽这等外族所能了解的?任他几千年过去,没有华夏血脉的人,是不可能明白华夏文明的精髓所在。

  杜睿也在疯狂的杀戮着,他的长枪使得不顺手,都被他扔到了一旁,将腰间的宝剑当作了战刀一样,不停的劈砍,不多时,倒毙在他身边的高句丽人几乎都快要将他给掩埋了。

  再看看四周围的唐军将士,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有超过两千唐军将士倒下了,要不是七宝山的地势总算还能依仗,恐怕此时唐军就已经被高句丽的人海战术给掩埋了,可绕是如此,每名唐军将士身边还是围着四五名高句丽人在攻击。

  “杀啊!四爷不能让他们过去!杀啊!”杜睿大喊着,又冲向了下一个目标。

  剩下的唐军将士也一起吼了起来.几个本来濒临死亡的唐军回光返照一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爬了起来,扑倒一个身边的高句丽士兵,咬断其脖子.在敌人彻底死亡后,含笑而去。

  杜睿奋力冲到了最前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如山岳一般挺拔的身躯,让他身后的唐军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只要有大帅在,那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对手。

  坚持下去!

  所有的唐军抱定信念,呐喊着将已经冲到了半山腰的高句丽人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杜睿机械的挥动着宝剑,不断的打退高句丽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体力消耗急剧增大,他终究还是个人,虽然天赋异禀,然总归也有体力耗光的时候,此时完全就是在硬撑,死撑,豆大的汉珠不断顺着脸夹流下来,手中的宝剑也变得越来越沉重,杜睿已经到了极限。

  “兄长,你先下去休息下吧!这里交给小弟!”薛仁贵带着几个将士砍翻几个高句丽士兵后,逐渐向杜睿靠拢过来。

  杜睿也不是什么自大的人,对于战友,他有着无比的信任,再次带走几个高句丽士兵的生命后退了下来。

  退下来的杜睿等稍稍冷静下来之后,才知道唐军将士是用怎样疯狂的信念在战斗着,本来带得就不多的水,早就被用光了,消耗的体力只能通过一点点的干粮来补充,战士们有的已经干裂得喉咙里流出血来。

  这样剧烈的生死搏斗,体能的消耗是十分惊人的,别说那些普通的士兵了,就连他自己,此时也是口干舌燥,伸出舌头,湿润下嘴唇,吃了几口干粮,艰难的咽下后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而高句丽那边则与他们完全相反,有充足的水可以饮用,再加上人数众多,死了几千人对高句丽数万大军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泉盖苏文坚信,这样下去,他们一定能将杜睿拿下。

  “大人,都是汉人,怎的隋朝变成了现在的唐国,这些汉人就变得怎么不怕死了呢?”一开始就主张活捉杜睿的那名高句丽将军,此时也对眼前的这只军队那疯狂的战斗精神所震动。

  泉盖苏文也在看着山上那些疯狂的唐军,心中不断的想象着,如果自己带领这样一只军队的话,蹋平长安,兵进中原,让高句丽凌驾各国之上的梦想,也许就不单单只是个梦想了。

  杜睿只是休息了片刻,便再次挥动宝剑,冲了上去,看着身边不断倒下的唐军将士,杜睿知道,不能在这个硬拼下去了,要是再这么打下去的话,这点儿阻击部队恐怕就全都拼光了。

  唐军将士依然在疯狂的杀戮着,在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大唐的尊严,刀砍断了,就用拳头,手断了,就用牙咬。

  壮志饥餐俘虏肉,笑谈渴饮高句丽血!

  何等的壮烈!千百年来炎黄一族何时真的做到过?但这七宝山上,这群以七千之数对抗高句丽数万大军的唐军将士做到了,其中几多辛酸,几多无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却没一个人有半句怨言。

  高句丽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都被这群饮着高句丽人的血的铁血儿郎给打了回去,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死亡,却没一个人有过害怕。

  到底打退了高句丽人多少次进攻,杜睿不知道,他身边的战士也不知道,原本七千人,现在只有两千余人,七宝山的一侧斜坡上的尸体堆积如山,里面有唐军的,但更多的是高句丽人,每一个死去的唐军将士手中都至少有数个高句丽人的性命。

  泉盖苏文也被震惊了,短短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十倍的兵力,围攻一座无险可守的小山,居然都没能攻下,还损失了两万多人,山上的对手,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难道是打不垮的吗?

  “大人!实在不行就绕道吧!平壤那边危如累卵,再不去救援的话,恐怕连王城都保不住了!”

  方才还在叫嚣着要生擒杜睿的那个高句丽将军,此时也感到了胆怯,他们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可怕了,那简直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而是一群杀戮机器。

  泉盖苏文咬着牙,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不行!现在不能退,一旦退了就是前功尽弃,就算是保住了王城,可是一旦唐人增兵的话,我们还是一样会输,现在能够扭转这场大战的关键就在山上,必须抓住他!”

  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泉盖苏文依然相信,再过一会儿,那些魔鬼就会全部被消灭,再过一会儿就好,再过一会儿就好,可是这噩梦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清醒过来,那些该死的魔鬼为什么这么疯狂。

  当刀砍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为什么他们给自己的感觉是那一刀不是砍在他们身上一样!

  高句丽人不知道此时唐军将士心中所想,那是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等生与死的考验,以往每次打不过的时候,他们都是投降了事,就好像投降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耻辱一样,可是对唐军将士来说,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投降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军人毕生最大的耻辱,因此他们宁愿战死,当人到了这样的境地后,生与死都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之类,与其有力气去叫疼,还不如将这力气花在杀敌的身上,即使到了现在,他们也没有放弃过活下去的希望,只是这活下去的人是不是自己就无所谓了。

  所有战死的唐军将士在倒下的最后一刻,他们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大帅会将我们带回大唐,生做大唐人,死为大唐鬼。

  炎黄一族是恋家的,其他民族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如此恋家,但唐人自己知道,家,对于他们来说,那是一中剪不断的眷恋,一种埋在灵魂的依恋,炎黄子孙,游历四方之后,最终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大雁南飞,狐死首丘,故土,是每个游离在外的唐人魂牵梦萦的地方。

  天色渐黑,七宝山依然在唐军的手里,泉盖苏文也有些急了,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的话,一旦围攻平壤的唐军来援的话,他们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大人!不能再继续进攻了,如今天色已黑,进攻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啊!”

  “不行!不能撤退!进攻!继续进攻!”泉盖苏文红着一双眼睛,疯狂的大吼着。

  可是紧跟着而来的,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将泉盖苏文疯狂的命令给打断了。

  苏麟的援军总算是到了。

  杜睿看着从自己身边,冲杀出去的唐军将士,突然感觉身体里的全部能量都被耗光了一样,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兄长!援军!援军到了!”

  杜睿笑着吐了一口气,躺在了地上,喃喃自语道:“是啊!到了!总算是到了!”

  “撤退!”

  泉盖苏文不甘心的喊了一声,唐人的援军已经到了,现在看来,抓杜睿已经是不现实的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减少伤亡,撤离这里为好。

  本来就已经失去战斗意志的高句丽人听到撤退的命令,马上就退了下来,这里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恶魔的疯狂在高句丽人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记。

  仅凭这一战,杜睿等人就在高句丽人心中种下了畏惧的种子,无论成败,高句丽人在今后的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内都不可能走出心灵中的阴影。

  “兄长!该如何做,是继续追击!还是~~~~~~~”薛仁贵问了一句。

  杜睿躺在地上,道:“传令给苏麟,继续追击,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泉盖苏文逃了!”

  高句丽人撤退的过于匆忙,大批的战马都被遗留在了原地,这下反倒是便宜了苏麟的追击部队,唐军将士纷纷上马,朝着高句丽人撤退的方向,疯狂的追了过去,七宝山的惨状,他们都看在眼里,现在他们要为自己的袍泽弟兄报仇。

  结果就是高句丽人刚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却发现另一个噩梦又降临在他们的头上,两只脚永远都是跑不过战马的,很快高句丽人就被苏麟的追击部队咬住了。

  苏麟持枪,一马当先杀进高句丽军中,秦束都也不甘落后,手中金蛟锏每一次轰击都会将面前高句丽人砸的骨断筋折。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唐军将士,此时也被袍泽弟兄们的死,激起了血腥,一个个仿佛杀神降世一般,但凡撞上来的高句丽人,都是一刀之后,砍成两半,随后的铁骑则将他们的尸体践踏成一堆肉泥,其场景之惨烈让高句丽人几乎要呕吐出肠子来,可是唐军将士仿佛对这一切都没有知觉一样,杀戮,践踏,再杀戮,再践踏,循环往复,一次又一次用最为血腥的方式攻击高句丽人心里最脆弱的神经。

  一个高句丽士兵开始呕吐起来,因为一条被践踏的时候飞了起来的肠子挂在了他的身上.还没等他呕吐出来,一把弯刀就结果了他的生命,让他步上了那些被唐军将士杀死的高句丽士兵的后尘,即使是死,也不让他们得到完整的尸体。

  泉盖苏文看着仿佛一把利剑一般,在高句丽军中不断来回冲杀的唐军骑兵,也不禁肝胆皆裂:“快!快!尽量把他们分开,不能让他们合兵在一起!”

  接到命令的高句丽人开始尝试将唐军分割,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唐军骑兵就象是粘在一起似的,无论他们怎样冲击,根本就不可能将他们分割,唐军将士也根本不在乎高句丽人的冲杀有多么猛烈,也不在意在高句丽人的冲击下死了多少袍泽弟兄,前面的人死了,后面的人马上进行填补空位,而等待高句丽人的,就是更加恐怖的反击。

  高句丽人越来越绝望,每一个唐军将士的死亡换来的就是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高句丽人被践踏成肉泥,随着时间的拉长,高句丽人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识,只等着那些弯刀带走自己的生命,等待自己也被践踏成肉泥。

  因为他们知道,即使反抗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大人,快逃吧!将士们已经没有斗志了,那群唐人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打败的!”一个将领对泉盖苏文哀求道,他不想死,这样的情况下,谁都可以看出来,如果继续战斗下去,自己的死亡只是早晚的事。

  “撤退?我们还能撤到哪里去?看看那些唐人,我们还能跑得掉吗?”泉盖苏文无奈的叹了口气,突出了一个词,“投降吧!”

  投降?

  泉盖苏文居然说要投降?

  将领惊愕了,当年面对隋炀帝的入侵,泉盖苏文在无论怎样的情况下,都没有说过投降,这一次,居然说投降?

  “大人,你说的是,投降!?”将领希望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不确定的问道。

  “是投降,只有活下去,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只有活下去,高句丽才有希望!终有一天,我会将唐人欠我们的,百倍偿还给他们!”

  “大人,你~~~~~~”

  “走吧!告诉唐人,我们投降了!”泉盖苏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要吐出血来。

  战场上的杀戮还在继续,泉盖苏文下了马,走到了苏麟的面前,挥舞着双臂,大声喊道:“住手!都住手!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啦!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泉盖苏文一边走,一边高声呼喊,喊了几声之后,终于忍不住吐出几口鲜血,人也跪在了地上,即便是面对高句丽的国主,也没有下跪过的泉盖苏文,居然跪下了。

  高句丽人住手了,可是那些没有接到苏麟的命令的唐军将士依然在挥刀屠戮着已经放下武器的高句丽人。

  “求求你!给我们高句丽人留一条路吧!”见苏麟不为所动,泉盖苏文一便大喊,一边不住的磕头。

  “停!”苏麟举着长枪,喝止了正在忘情杀戮的部下,纵马走到泉盖苏文的面前,看着跪在地上的泉盖苏文。

  “你就是泉盖苏文!?”苏麟问道。

  泉盖苏文连忙答道:“正是罪人泉盖苏文!”

  “你们要投降!?”

  “是!我高句丽愿意臣服大唐,永世为大唐藩属,年年进贡,岁岁称臣!”泉盖苏文见唐军停了下来,心中长出了一口气,但转眼一看,原本还有数万的军队,在这不到一个时辰内,就被杀得,只剩下了不到一万人了。

  “很可惜,已经太晚了!”苏麟说着,大声喝道,“来人啊!绑了!”

  立刻就有人上前,将泉盖苏文一脚踹倒在地,五花大绑起来。

  苏麟接着对泉盖苏文一笑,道:“如果是以前,我会接受你的投降,但是现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

  一个杀字喊了出来,刚刚停歇的杀戮,又再次开始了。

  泉盖苏文看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反应过来,疯狂的大喊着:“住手!住手!我们已经投降了,我们已经屈服了!放过我们吧!放过高句丽吧!”

  但是他等来的却只有苏麟的冷漠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