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梦回盛世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三章 事事艰难

[字数:5086 更新时间:2013-11-15 5:55:00]



  五月的天气,潮湿阴冷,早晨的太阳给大地带来了阵阵温暖。一早就起床的林生此刻在小院里来回走动,一边锻炼着身体,一边思考着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脚底下绿意葱葱的小草、叽叽喳喳的鸟儿,使得这片雅静的院落充满了温馨的气息。

  今天,林生穿着一身正统的中山装,说起中山装的来意在人民政府高层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插曲。当时,林生与谢平提出这样的服装叫中山装的时候,宋晋、蔡明远等人一致反对,说这样的服装不能叫中山装,理由被人误解为南方政府临时总统孙中山先生发明。来自后世的诸位领导们心知肚明,却无法提出反驳意见。林生狡辩的声称之所以叫中山装,主要体现中国年轻人面貌一新、朝气蓬勃,使人一看就知道来自中华大地特有的神韵。众人被林生一番胡搅蛮缠的理由绕的云里雾里,不得已才勉强接受了中山装这个词汇。

  梁烟如在时期属于异类的女子,无疑对林生还是有很大的吸引力。此前,他和谢平在一起也商议后,来自后世的几十号人,大家年轻都不小。毕竟都是年轻的男人,无论在心里上还是在生理上都需要一个女人的存在。一味的压制最后肯定会出事,就自己也耳闻有些干部私下秘密**,看来有必要提醒一下所有高层官员在这个方面影响。同时,每次参加一些重要的社交晚会,孤身一人难免使人想入非非。

  因此,林生内心里已经决定接受梁烟如,在知晓周士递与蔡明远瞒着自己去展府提亲也就默许了。摆在自己眼前的难题,征得女儿的同意至关重要,毕竟孩子从小靠母亲一手抚养成人。如今,自己却要给他找一个与她年纪相同的后妈,她内心深处又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林生为此一直在忐忑不安,女儿一旦不同意的话,哪怕自己打一辈子光棍也无所谓,亏欠她们母女的是在是太多了。

  林思宇今天一早在宿舍接到通知,父亲叫自己过去一趟。内心上来讲,还是很排斥自己这位年轻高位的父亲。年少的时候,耳边总是充满了母亲讲述毫无印象的父亲是多么的伟大而又高尚,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可以放弃自己一生的幸福。

  真正来到父亲面前,却是那么的陌生与彷徨,与自己心目中的父亲诧异太大,或许这就是希望越高失望越大。由于自己的独特的身份,走到哪里别人总是用敬意、恭维的眼光看着自己。就比如这次来成都召开会议,原本就与自己没有关系,还是被旅长张韶山硬是拉到了成都。开始不明白旅长的意图,后来张韶山会后指派自己去后勤部要补给,看着后勤部部长客气的没话说,有关新编六旅需要的物资弹药一律优先,自己彻底被旅长刷了一次。

  林思宇走进院落,看着一身中山装背着双手的林生站立在那里,不由放慢脚步轻轻的走上前。如果从两个人外表上看去,年龄的差异无法使人相信眼前的两个人是父女关系。

  林生转过头,脸上挂着亲情的微笑,一身戒装打扮的林思宇显得英姿飒爽,圆圆的脸蛋一双大大的眼睛,流露出亲人之间才有的温馨。

  “爸!”林思宇微微轻声的叫了一声。

  “恩,来了”林生深情的看着林思宇,双手自然搭在林思宇双肩上:“思宇,部队上生活还习惯吗?”

  “还好,都习惯了,”林思宇很自然的让开了林生搭在肩膀上的双手。林生拉着她走到旁边一张长椅边坐下。

  “爸,叫我来有什么事,”林思宇在一阵沉默之后,忍不住的问道。自己原本想今天就离开成都赶回部队。部队前几天就开始向贵州开拔,身为一团之长希望尽快赶回部队,毕竟广西战役已经进入最后行军状态,也是自己参加的第一次战斗。

  “怎么,急于回部队?”林生微微一笑,理解女儿的心思,身为军人没有谁不想在战场上建功立业。林思宇腼腆的点点头,静等着林生话语。林生又接着说:“思宇,爸爸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妈辛苦了一辈子,爸爸一辈子愧疚,也无法给她一丝补偿啊!”林生说着说着,泪水湿润了双眼,无尽的眼神空洞洞望着天空。

  “爸,”林思宇不由为妈妈感到一丝欣慰,安慰的说:“不要这样说自己,妈妈一直在教导我向你一样,成为一个勇敢、自信的军人。”

  “思宇,爸爸不在身边你要自己注意身体。”林生想了想,觉得还是把梁烟如的事情如实告诉女儿。“昨天,你谢叔叔和蔡伯伯找我说了一件事情。”

  “谢叔叔、蔡伯伯?”林思宇一愣,诧异的看了看林生。

  “哎!梁烟如你知道吧!”

  “爸爸,妈妈为了你付出了一生、无怨无悔。”林思宇明白了,今天爸爸找自己是为了梁烟如,本能上自己抵触他们的事情。高层中基本上多少知晓林生与梁烟如之间的事情,只是没有公开而已,林思宇多少也听闻一些。现在父亲亲自和自己谈的话,意味着父亲可能与梁烟如即将结婚。

  林思宇不仅哭啼的叫喊道:“等待你一生,等来的却是爸爸与别的女人结婚。”一时间,她有着一种强烈的冲动,狠狠的给眼前这个男人一个耳光。

  林生默默地望着眼前叫嚷着的林思宇,痛苦的闭上眼睛,深深的叹息一口气,回想着以前一家幸福的生活。“爸爸,只是想和你谈谈,并没有准备结婚。”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暂时无法接受。”林思宇站立起来,向林生行了一个军礼:“首长,我想尽快回部队,广西战役三天后就开始,身为一线作战部队领导应该坚守自己的岗位。”

  林生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微微点点说:“好吧!自己多小心,子弹不长眼睛。明年部队扩充后,你还是回总参谋部吧!”

  林思宇背对着父亲,泪水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下来,内心上理智告诉自己父亲一直深深的爱着母亲,残酷的现实隔绝他们。想必父亲做出结婚的想法,势必更多的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以及男人自身的需求。感情上自己还是无法接受,或许自己离开时最后的办法,希望自己的意见不要过多的影响到父亲的决定。

  “怎么?和女儿谈的不顺利?”就在林生闭上眼睛,身边不知道何时谢平已经坐在一侧,倾斜的身体,递给林生一只国产卷烟。

  “哎!老谢啊!我看结婚的事情还是算了,女儿都那么大了。在说局势严峻,如果我带头结婚,营造自己安乐窝,开了头,下面还不是乱了套。”林生接过香烟点着,思索了一下,用商讨的语气说。

  “呵呵,老林,什么事情都有正反两面。”谢平知道一时不会林生估计不会在谈论自己的婚姻,但很多社交场合以及他本身起居生活方面没有一个人照顾的话,多少影响到整个政府的信誉和威信。

  “我知道,可是看到思宇的样子,”林生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思宇那边,等广西战斗结束后我来和她谈。”谢平说完,抽出一件文稿接着说:“宋晋起草了关于进一步放开四川经济发展的若干条款,有时间看看。”

  林生接过文件,随意的翻看了几页,苦涩的对谢平说:”这个宋晋现在只知道扩大经济发展,希望短时间内建立起完善的工业体系。片面的追求经济效益,哎!毕竟他是出身官宦之家,不能理解老百姓的疾苦。”

  “恩,这一点我也认识到了。不过,他在抓经济上时一把好手。”谢平略微解释道。

  “我没有其他意思,”林生摆了摆手,说道:“现在整个政府都是一切向经济方面看起,政治思想上的工作日渐萎缩。值得我们大家去思考,就我知道现在整个西南老百姓的收入不高,送自家孩子学习的热情自然也很少。我们培养出来的商人们过于自私自利,广西问题解决后,就提高企业工人最低保障工资经行立法,参照后世的一些办法切实提高老百姓的生活质量。”

  “好吧,你的意见我同意。另外,随着西南剿匪进一步开展,手里俘虏的土匪太多,全部关押估计监狱都不够。我想是不是考虑利用一下,发配去修建公路。”

  “呵呵,我看可以,不但在思想上要改造土匪,也要在行动上进行劳动改造,彻底改造土匪身上懒惰的思想。”林生沉闷的心情随着进入工作状态,不由兴奋起来。

  “打广西,是我们走出的一步险棋。不知道南京的临时政府和袁世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一战明年就要爆发了,而我们中国依旧陷入军阀混战,弱国无外交,真实的写照。”林生说着说着,把话题扯到了一战,对于中国无法充分利用一战的机会谋求自身外海利益,感到无限的悲哀。

  “是啊!距离一战还有一年零二个月。就算我们知道又能怎么样?加入到同盟国还是协约国?以我们现有的条件加入同盟国最多延迟同盟国投降的时间,最后还是战败。反之加入协约国,凭借自身条件估计英法美还看不上眼,得到的利益还是太少。估计也满足不了你的野心!”说完,谢平和林生拭目相望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政府下一步工作重点应该放在发展教育、提高人民收入、扩大基础医疗设施。不论怎么说,以前一直考虑扩张地盘,发展经济,扩充军队。现在基本上了轨道,到了我还债的时候,得民心者的天下,这句话说的容易做起很难。我们国家想要进一步的发展就不能走资本主义掠夺和剥削方式,世界之大,却是可以供我们掠夺的地方。

  未来只能依靠高素质的人口、高科技的技术去抢占世界先机,变相的去掠夺世界财富来维持中国的发展,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不进则退。”林生开始盘算着后期工作重点,就他看来整个西南政府中合格的官员属于极少数,短短四年的时间军队扩充到数十万,地盘又一个省份发展到现在即将四个省份,干部的培训不成体系,属于短平快的阶段。干部素质的下降势必带来政令被扭曲、变味,执行起来不流畅。加之中国人特有的人情文化,滋生了官僚**,为此他和谢平一直很伤脑筋。

  “恩,明年是关键的一年,建立健全政府监督机构是必要的。广大干部必须经行异地调整,整顿干部作风,不要想后世那样老百姓想见自己的父母官都要求爹爹拜***。”谢平意味深长的说道。

  “哎,看来我们两个天生是苦命,需要去理顺的事情太多。”

  “呵呵,在多革命也需要身体的本钱,走今天我们难得没有什么事情,一起出去转转,看看四川的春天的美景,据说新建设的商业街春熙路美女不少,你有了梁烟如,我可还是钻石王老五啊!”谢平看林生今天心情不太,提议道。林生一听,欣慰的哈哈大笑起来,是很久没有出去走走了,也该出去看看老百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