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梦回盛世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十三章

[字数:13372 更新时间:2013-11-15 5:55:00]



  春节,历来是中国老百姓喜庆的日子。成都的春节也不例外,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显得格外的热闹繁华,街头上黑阵阵的人马挤来挤去的跳动,好象一只友人在打击的大沙盘中滚动的沙粒。人数比平人明显增多了,南来北往的货物尤其多,你到东四牌楼去看看,那里现在成为政府扶持的商品交易集散地,税收合理、政府维持次序。不论卖那一种商品的店家,大家各各尽量的用力,提高而且推销自己的货物,即使是一个卖草纸的,也为了‘时代的思想所趋’,此处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隐隐成为西南经济贸易中心。

  在全城百姓欢庆春节的时候,位于上东大街的人民军政府院落里。此刻,政务院院长宋晋心情烦躁地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走动。今天早晨,在雅安新建的多种线形钢管厂重要的设备被人蓄意破坏,同时在其他地方也发生程度不同的事件。

  “请进!”宋晋听见门外传来窍门声,随口说道。

  门外走进两人,情报局副局长蔡和国和新任安全局局长郭晴亮。宋晋看就是他们两人,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语气严厉地质问道:“你们个都在此,那就说说看这些都是怎么回事?你们安全局、情报局就没有事先警觉到?”蔡和国和郭晴亮昨天深夜就接到情报,知道此刻只有低头挨训比较好。宋晋见两人低头不说话,也不好在说下去,语气略略缓和下来说:“你们坐下在说吧!我看你们安全局与情报局两个部门之间存在严重的情报交换不及时、人员使用重叠。这个情况在上次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保卫工作上就体现出来。”

  宋晋顿了顿,双眼注视着他们,慎重地说:“因此,经研究决定把情报局与安全局和二为一,组建情报安全局。同时,为加强地方治安,把地方部队彻底运用到战场上去,特此在各级地方政府上成立公安局负责地方治安、民事、刑事事件、打击一切反动敌对势力。希望你们做好工作上的转移,还有就各级干部的任命提交一个详细的报告。”

  虽然,宋晋没有直接说谁将去公安局任局长,但两人心里明白自己将都无缘此职。此时,门被人推开了,只见蔡明远和交通建设司司长刘子栋两人笑嘻嘻地走进办公室。两人看见蔡和国、郭晴亮微微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蔡明远进门就说:“院长,我有些事情拿不准,想和你商议一下。”宋晋看见他们后,也露出笑脸问:“蔡院长,有什么事情?可以叫我过去!今天早上各地都发来有关重要工厂被敌人蓄意破坏。”“哦!我刚刚看过,各地工厂损失都不太大,不过也要引以为戒防范未然,毕竟在四川周围都是各个敌人。彭山的兵工厂在这点上做的很好,值得推广,他们在每个分厂都组建了工人保安纠察队专门负责工厂的安全保卫工作。”

  “是吗?难怪没有彭山这方面的情况报告。”宋晋不由得到感谢趣的问:“办法不错,是值得推广。”“我找你是想征求一下,农业方面的你的看法,我们农业司拿出一个方案,准备在四川政权比较稳固的地方推广,这是方案报告你有时间,抓紧看看。在下次政务院常委会上我想提出来实施。”“好,”宋晋笑着回答道。

  “宋院长,我想向你汇报一下关于交通方面进度,一是雅安到成都的公路基本建设完成,程度到南充、内江、绵阳、德阳都已全线开工,为此必须要三十五万两建设费用。同期开工的还有攀枝花的第二期钢铁厂、线形钢管厂、硫磺厂。成都的精密加工机械厂、有机化工厂、化工实验室及化工实验工厂。南充的石油开采也进入实质性阶段。根据军队的要求现准备在攀枝花在建一座兵工厂,以满足军队需求。但在建设中的资金需求巨大,现在我们建设司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资金,希望财政司尽快把资金调拨到位。”

  宋晋和蔡明远一听,不仅苦涩的笑了笑,他们知道财政司的钱现在连维持政府机关运转三个月都不够,那里来的钱。为了鼓励资本家来四川兴办工厂,基本上税收为零,现今税收主要来源于商品交易及过往的税。一旦占领新的地方就必须抽调资金及人员补充,以巩固刚刚解放的城市。

  “刘司长,政府财政情况你是知道一些的,现在我们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厂矿建设先干着在说。至于基建所缺的资金以后会有办法解决,不过钢铁厂与兵工厂的建设速度一定要快,不得延误对前线武器弹药供应,这一点必须记住!其他项目可以暂时缓缓。”宋晋面带困倦的脸色,无可奈何的对刘司长说,还不忘提醒他把军工企业建设放在第一位。

  “宋院长,其他人已经到齐了,而且铭老这次也亲自来了。”门口探出新任宋晋的办公室秘书兼助理梁宽。“哦!铭老也来了,”宋晋惊讶地立即出身说:“走,大家有事一起去会议室研究,在看看我们财政司司长大人对如今资金短缺有什么高见!”说完率领所有人走出办公室直奔前厅小会议室。

  财政司司长陆春江原本是成都富家子弟,五年前留学英国学习经济贸易专业,一直保有通过经济强国的梦想,但回国后发现现实中根本没有自己能够救国的途径,因此不得不帮助家里打理经商。在人民军占领成都后,陆春江惊奇地发现人民军的政策是如此的深得人心,并努力发展自己的轻重工业,经过慎重的考虑后义无返顾的找到宋晋,要求加入人民军。宋晋通过一段时间考察,发现他是一名理财好手,而自己身边正缺少这样的人才,最后任命他为财政司司长前院小会议厅里,财政司司长陆春江、民事婚姻医疗司司长邓简、交通建设司司长刘子栋、工矿司司长江流、军事设备司司长钱学明、军事科研所所长黄富生及难得参加会议的司徒铭等兴致蓬勃的在议论着一些事情。当宋晋带着几人走进来时,见司徒铭居然也在坐不仅快步迎上去,双手紧紧握住司徒铭的手,满脸笑容颇有感慨的说:“铭老,你是一身轻松,却把我推倒前台受苦受难。”“哈哈~,这就叫能者多劳,我是岁月不扰人啊!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只能从旁提一点建议,主要就看你们去打天下了。”司徒铭不由再次打量自己打心里就欣赏的宋晋,也知道现在他的精神压力非常的大。

  宋晋感动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表情激动的看着司徒鸣感激的点点头,回头说:“好,大家请随便就坐,下面有请铭老主持会议!”司徒铭连忙笑了笑,直摇头说:“我现在可是名誉主席,政府上事情也不太了解,还你自己主持比较好。”

  宋晋听了也不在客气,微微点点头,靠在司徒铭坐下后说:“春节也差不多过去了,今天叫大家想就下一步工作计划研究一下,同时就去年开工的重要项目缺少资金的问题,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不论谁有什么想法看法都可以提!”

  “陆司长,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好半天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大家一个个微微烁烁的,宋晋不得不点名叫陆春江。

  “那好,我就先说几句。首先,就去年年底有关四川财政收入及支出数据,做个简单汇报。财政收入主要依靠战斗胜利后缴获的敌人及大地主财产、各地原清政府遗留下来的钱两总共三千六百七十七万两白银,各种消费商品出入四川的过境税约有两百九十四万两白银,开明商人捐助的约有一百七十万两。而支出却远远超过收入,主要是军事开支有两千一百六十八万两白银,工业建设投资约一千四百九十四万两白银,农业及道路建设投资三百一十万白银,政府各项开支约为一百五十二万白银,财政司所能支配的现金也不过十二万两白银不到。

  为因对财政困难,财政司特意提出以下几点建议,一是对现有的工业、矿厂建设除必须的项目外,其他的在建项目暂停。二是有必要开始对四川所有的农业、个人企业、商品征收一定量,合理的税金,三是开拓对外省的经济贸易,以增加政府的税收。四是利用去年囤积的大量粮食为资本,在现有的管辖区内发行可以流通的货币。五是,组建自己的地下银行秘密向四川及全国有钱的商人,发行比国外银行高的债券。

  总之,一切为了确保军事的开销服务,同时使四川经济进入一个良好的良性循环。”

  陆春江所提出的意见立即受到大家的一致的肯定,觉得是在眼前没有办法中的办法,随后交通建设司司长刘子栋在次就四川交通道路建设计划阐述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大家都就自己问题提出很好的意见,邓司长看你一个人躲在拐角面带苦涩的,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提出吗?”司徒铭不经意的看到坐立不安的邓简,递个眼神给宋晋,而后微笑对邓简说。

  “铭老、宋院长,本来我们民事婚姻医疗司不该就一些琐碎的事情打扰你们,可是如果在不向你们汇报,我怕出了事情自己担待不起啊!”

  此时,在坐的所有人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宋晋听了脸色不由大变,不安问道:“以前,是我不对,一直没有太在已你们司的工作情况。有什么困难说出来一定解决。”

  “我们司工作的重点是建立各级基础医疗机构,所需要的资金缺口达六百万两,我们也知道政府财政困难,部队一直在打仗也不断需要钱。因此不得不社会上举行募捐,通过募捐的两百多万资金加上政府拨款才在成都等几个大的城市建立起医院、诊所,但远远满足不了病人、前线下来的伤员的需求。同时因缺乏资金,没有钱买到各种药品,很多伤员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死去。”邓简说道此刻,伤心地无法在说下去,两眼热泪禁不住流下。

  一时间,会议室陷入悲伤的气氛中,大家默默地悲哀着,很久很久。宋晋心情激动的站起来说:“对这件事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前对医疗机构认识不足。前线的战士们在应用杀敌,而我们却因缺少药品,眼睁睁的看着战士们死去,以后决不应许在发生。陆司长明天一定把现在所有的资金用于去上海采购药品。”“是!回去我就办。”陆春江干净利索地回答。

  “好,大家还是回到会议的议题上来。请钱司长就部队装备问题,谈谈情况?”司徒铭毕竟年纪比较大,最早走回现实中,他直接点了钱学明。

  “好的,铭老。早我们军事装备上,可以说是非常乐观的,随着雅安的钢铁厂、硫磺厂、火药厂陆续投产,成都的军械局经过改造后,现在已经批量口径7。62毫米生产辛―11型中华步枪及机枪、口径为六零的z―11型迫击炮、口径八十五的线膛榴弹炮、步兵用的手榴弹。不论产量、质量数量上都比以前大大提高。已经能够满足我军所有的武器弹药需求,同时随着成都精密机械厂生产出一些精密机械,我们将采用半自动化流水线生产,那将使产量翻好几个跟头。现在兵工厂所缺少的是熟练地技术工人,工厂自己培训的工人远远满足不了,因此希望成都只有一座全技能的培训学校,以满足将来各行各业对熟练工人的需要。

  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陆军军事院校陆续开办了三期每期时间为一个月时间,大批学院已经陆续补充了各地方团基层干部,显著地提高地方部队的战斗了。因此我建议加大对军事院校的投入,以保证部队的正常扩编。”

  他说完有点得意的看着在坐的诸位,“恩!关于建立培训学校我认为有必要,毕竟我们将从农业为主的经济转变为以现代工业为主的新型体系,有关兵工厂要求我们政府尽可能的满足。钱司长你看能不能生产一些比较落后的武器出来,可以以合理的价钱卖给南方革命政府,有利于对抗袁世凯的势力,同时还可以解决一部分财政上的困难?”宋晋敏捷地思索到可以利用现有强大的军工生产能力,赚取钱两缓解财政困难。

  “理论上是可以的,不过贩卖武器是不是请示一下林司令员?”钱学明不无担心的问。“我看不能,枪是死的,人是活的,战争的胜利在于人因素。宋院长的想法很好,如果是林生他也会这样做。”司徒铭适当地插上话题,给予宋晋各方面的支持。

  北京,2023年夏秋时分,郊外一座外表浅青色舒适的别墅里,一位年纪大约五十岁不到,身穿一件波斯料子的睡衣,一件真正的东方式的睡衣,没有丝毫欧洲气息,没有梳理、没有丝绒,衬托她那软弱细长的身材,显现出一位东方式夫人的华丽尊贵。她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眼含满泪水恍惚地望着手上那本有点陈旧的影集,此时门外走进一位现役女军官,都没有能够惊动夫人。

  “妈!你又在看了,不答应女人不在看吗?”女军官说着,伤心的眼泪也忍不住的流下。贵夫人伸出那双手,轻轻抚摩女儿的头发,微微含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真的是很像,连脾气也像他七分。”贵夫人神情茫然地好象自言自语的在说:“自从说你父亲因公殉职,妈妈真的不相信,你爸爸不想是短命的人。我一直希望有一天他能够回到我的身边。那年你才十岁不到,因牵涉国家机密他们一直没有告诉我死因,原本就不想要你去读军校,命啊!一切都是命!”

  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母女不仅回头望着那很久没有响过的红色内部保密电话,那还是父亲生前所用的,纳闷会是谁打来的额呢?

  “喂!那位?”女儿上前拿起电话问。“你好!我是国防部办公室,找林思宇少校。”“我就是!”林思宇很是吃惊,对国防部打电话找自己一个小小得少校不知何事?“哦!请你立即来一趟国防部,江部长要重要事情找你,务必立即来!”“是!我立刻赶去。”她丢下话捅,对母亲说:“国防部江部长找我,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

  母亲惊讶的跳起来,神色变的煞白,不安的颤抖起来,林思宇吓的快步上前扶稳母亲。“思宇,在你父亲走之前也是江部长叫他去有事,可他、他就一去就在也没有回来!”母亲的眼泪在也忍不住,不仅轻轻地哭啼起来。

  “妈,我还要去,军人以服命令为天职,同时我想问问父亲因何而去世?”林思宇蹲在母亲的身边安慰地说,随后她忍住悲痛的心情站起来说:“如果父亲没有死,妈,我一定带他回来,我保证!”

  一路上,林思宇脑袋路一直思考着江部长找自己一个小小的少校,会有多大的事情?母亲在父亲去世后,却一直坚信他没有死,而父亲在自己童年的印象中是高大威武的军人,自己从小就树立了长大象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军人。

  国防部部长办公室,江部长此时正在与军委主席通电话。“主席,对,有关613计划现在已经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科学家们想在理论基础上进行实验,恩!对,就是在原来内蒙古沙漠中的军事基地了进行,各项实验设备现已到位。同时选派了三名优秀的军人,我想征求林生女儿同意后,把她也加入实验小组,恩!是!主席放心,一定会处理好的。”

  放下电话后,江部长思索了一番,门口响起报告声,他知道一定是林生的女儿到了,自己虽然一直在各方面照顾着她们母女,但从没有见过林生的女儿,“进来!”

  只见一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军官走进办公室,她那一对细长细长的眼睛,那么明亮,脸上焕发出青春的光彩,胸脯挺起来,腰身自然地扭动着,那步伐姿态是别人学不来的。长长的头发在军帽下边蓬松得到盘着,合身的军服勾画出苗条的身材,在笔挺的军服衬托下,既有着严正的军人风度,又充分保留了女性的魅力。

  “报告!陆军国防大学少校军官林思宇奉命来到!”林思宇向江部长敬礼致敬。

  “恩,好,不错。长得到真像你父亲,请坐,不要太拘束随便一点。”江部长语音顿了顿又说::“小林,有关你父亲的死因一直属于国家机密,而这个机密很可能将永远不会解密。根据你的各项学习上看,经研究决定把你派去参加一项国家最高机密计划,而你父亲也是因参与失踪,是失踪而不是死亡。”

  部长的话立刻使林思宇的血液沸腾起来,今天终于知道父亲并没有死,而是失踪。江部长见她表情有点激动,不由安慰地说:“但我们也不知道失踪人员去了什么地方、或者说去了那个空间。”“空间?部长的意思是说我父亲去了未知空间?”她不仅差异地问道。

  “我就和你实话说吧,你父亲原本负责基地指挥,在那次意外发生后,你父亲和三十几名战士一起失踪,而其他人大部分因各种因素死亡,通过对剩下的幸存者介绍,他们感觉自己跨过一个又一个空间,也看到自己的过去及未来。并且在基地里的圆球是一种有智能生命的外星生物,随后所有活着的人都陆续死亡,而基地里并没有你父亲与其他三十几个人的尸体,因此我们断定他们没有死。

  我国科学家经过十三年不屑的努力,初步掌握了撕开时间与空间之间的屏障,为此我们在全国挑选了三名各方面优秀的人才参加实验,并希望你也能够参加。”

  “部长,我同意去,不过希望你们能够对我母亲保密,我不希望她心灵上在次受到打击。”“可是,危险依然存在,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如果同意的话,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到军用机场报道,会有人接待你的。”江部长再次提醒她实验存在一定危险。林思宇下意识的站起来说:“部长,我一定要去,每当看见母亲拿起影集时的表情,一辈子也无法忘记。她是多么渴望父亲能够回到身边,所以我一定要参加实验,有可能的话找回父亲。”她说完后向江部长告辞。

  林思宇回到家里已是深夜,见母亲依然在客厅里等候自己,忍不住伤感的流下眼泪,上前微微颤抖地喊到“妈,妈!”“小宇,自从你父亲出事后,我多么渴望你不要象你爸爸成为军人。你不但在相貌上,连性格、脾气都继承了你父亲,最终决定了和他走上同样的道路。今天早上,我就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爸爸老部下刚才已经打电话过来,我全都知道!妈妈理解你,你去吧!妈妈自己会照顾好自己!”林思宇听了,跪在母亲的跟前放声大哭,发泄心中一直压抑的心情。第二天,在安排好母亲的事务后,林思宇一大早就赶到北郊军用机场,乘坐早已恭候的军用飞机赶赴内蒙古。

  “你好,上校,我是基地科学物理技术小组负责人少校张威键。欢迎你到基地来!”在林思宇走下飞机时,一名年轻的军官热情的迎上前,伸出手接过林思宇那沉重的行李后,自我介绍的说,并带领她上了越野车。

  “你好,少校。这里离基地还有多远?”林思宇上车后,汽车经过半个小时的颠簸,望着辽阔的沙漠,偶尔还能望见一两棵矮小的树木,炎热的天气,使的汽车里的空调失去作用。

  “噢!还有好一段距离,我们基地可是全军为数不多的五a级保密单位,自从军校毕业后,一直在此工作,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回家了。上校听说你是北京国防大学毕业,又是全军最有才华的、最年轻的上校?”一向健谈直爽的张威键在林思宇开口后,不禁大胆的问。

  林思宇望着这位看起来,还可能比自己小的年轻少校,不时用余光偷偷瞟着自己。她转过头微微笑了笑问:“这些,你都是从那里听来的。我还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会这么出名?说说看,还有那些传言?”张威键拗头看了一眼微笑的林思宇,心里实在麻不实她在想什么,但是说:“上校,我这个人比较直率,有什么就说什么。你可不要见怪!”林思宇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基地不少人,在得知你会来后都很诧异,也有人说你是渡渡金的,很快就回离开这里。”

  “为什么?”林思宇不解的打断他的问道。

  “那还用问!第一,你是全军最出色的政治军事干部,作为国家军队重点培养的对象。第二,你也是全军第一个在二十四岁就当上上校的军官。第三,就你父亲是全军最好、最棒的高级将领,而现在我军大部分高级军官都是你父亲的老部下。有你这样背景的人,会来这里受苦受累吗?”张威键一吐为快的说完自己早上在食堂与好朋友们在一起,议论有关林思宇来基地的目的。

  “很感谢你对我说了这么多,说实话我很少人会对我说这些事情。至于我此次来基地的目的,只能说无可奉告。”林思宇耐心地听完张威键的话,感慨万分,没有想到部队基层对自己有这样的评价。张威键有点失望的点点头说:“酸了,我也无心真得想知道。只是有点好奇而已。”一路上,张威键还向她详细的介绍了基地情况,并不时插上一些非常搞笑的话题,逗的林思宇心情愉快的度过寂寞的旅途。

  “前面那栋楼就是基地司令部,司令员说你来了,就立即到他那里。我先把你行李搬到房间去!”张威键开着汽车走了。“好,谢谢!”林思宇笑着大声说道,望着远去张威键,想起这位一路上带给自己欢笑的少校,不由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摇了摇头制止自己那胡思乱想的念头,快走进司令部。

  “报告!国防大学上校教员林思宇奉命报道!”林思宇进门嬉笑地对基地梁司令员敬个礼说。梁司令员不抬头就知道谁来了,他笑容满面的站起来说:“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小丫头,路途还顺利吗?”“还好,就是你派去的张威键话太多,一路上说个不停!”林思宇眼珠一转,调皮得地说道。

  “呵呵!那还不好,正好可以解决路途寂寞,是不是看上他了,和叔叔说一声。叔叔给你出出主意?”梁司令员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赶紧嬉笑打趣的问林思宇。气的林思宇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就算叔叔没有说过,现在言归正传,基地里集中了全国决大部分的科研精英,过去三年里在时间、空间上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我想你也看过有关机密资料。”林思宇表情严肃地点点头。梁司令员看了眼林思宇接着说:“特别是在上次你父亲失踪的地方还残留了大量的不可理解的能量场,通过在能量场的实验表明,利用核裂变产生的能力完全可以撕开时间与空间的屏障。”门口响起敲门声,随后走进一位五十多岁,穿着随意的中年人,进门兴奋地说:“梁司令员,成功了,成功了!我们的努力成功了!”“什么?成功了?”梁司令员也惊异兴奋地站起来,不赶相信的问。

  “是成功了!”中年人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我们近期就可以进行最后的实验,不知道人员训练的如何?准备好没有?”

  “哦!忘记介绍了,这位是基地科研总指挥扬院士,他是以前司徒教授的额学生。”梁司令员连忙给他们介绍说:“林思宇上校,此次试验小组组长,原本准备下个星期在组建。看来明天就要成立,在经过扎实的训练,我相信他们一定能够胜任。扬院士请你就试验的注意事项和林上校交换一下意见!”

  “好,好。那我说一下。跨越时间与空间的原理,主要还是利用现有的技术和设备,通过核裂变达到目的。在我们宇宙中不但存在正反两种物质,还可以通过速度超越时间后,是时间倒退或快进。同时在各个空间由于它们运转时间的速度不同,使他们进化的速度也不同。打个比方在我们现在的空间里我们科技进化的水平,而其他空间里进化缺不同,有可能比我更加先进,也可能比我们落后。以现有能力我们并能保证大家被从到哪个空间时断,所以试验要不要进行,还是有你们决定为好!”说完后,扬院士也从惊喜中清醒过来,略带无奈的告辞。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既然国防部决定任命你为此次试验小组组长,还是由你最后决定。小组草人员已经全部到起,包括哪个张威键。你回去与大家交换意见后,在做出决议!”“梁叔叔,从个人角度来说,我同意试验。不论是为能够找到爸爸,还是为了打开科技领域的未知世界,都死而无怨!”林思宇在听过扬院士的话后,更加坚定自己父亲没有死,而是去了其他空间。

  林思宇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感觉到基地里的变化还是很大,原本在沙漠上没有象样的房屋,而今在基地表面一栋栋不高的楼房拔地而起。她在勤务兵的带领下来到属于试验训练小组的营房,正准备走进自己的卧室时,听见旁边传来张威键那洪亮的说话声音,不由停下脚步。

  “我说张威键啊!叫你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说到点子上去。咱们新任小组长有那些特点、嗜好、习惯、相貌?尽说你那屁大点事情,不就是把你从技术小组调到我们这里来?”

  “那还算小事情!我原本就不该去接她,一回来,处长把我喊到办公室说我被暂时调到试验小组参加试验。怎么说我好歹也是技术小组组长,现在倒好成个小兵!”张威键有点不甘心发牢骚。“得了吧!说点有关美女的事情?”“哎!赵框易,你就这么关系?”张威键抓住机会反击到,见赵框易愤怒的拳头快要落在自己的身上,急忙闪到一边,笑哈哈的求饶着说:“好了,别打!在打我就不说。”

  “框易,你们别在闹了都坐下说的正经事。”边上一位年长的人站起来制止他们。张威键坐在床沿上,表情认真地说:“其实我也对林思宇看不透,按说她是**,但并没有**身上的坏习惯。她看起来认真、严谨、思维敏捷、知识渊博。话不多、相貌属于那种相对比较出色的女人,有一双永远让人看不透的眼神。总体上我给她打八十五分以上。”

  林思宇在外面听到自己被别人在评头论足,心里感到好笑,猛得推门而进。把屋里的三个大男人吓了一跳,诧异的望着表情微笑的林思宇。张威键心里暗暗念叨大事不好,不会全部被她听到吧,那可就完了,看她现在表情微笑说明还好办。

  张威键第一个反映过来,蹭的从床沿上站起来,表情不自然笑着说:“林上校,林组长!新任试验小组成员张威键前来报道。” 林思宇没有理会他,而是亲切地问赵框易他们说:“大家好!相信你们已经都知道我的姓名和职务,就不在重复了。希望大家以后有时间多学习一些知识技能,不要在背后评头论足。我就住在楼上,有事情可以上来找我。”说完转身离去,把三个还没有回过神来、神色穹陂的大男人丢在屋里。

  云南盘县滇军第一军指挥部,蔡锷一个人独自站在地图前沉思着,不时的轻轻叹口气,摇摇头。“报告!都督,唐军长求见?”蔡锷抬头说:“快请!”“大哥!我回来了,”门口传来响亮地是声音,一位身穿滇军所特有的军服,身材不高而精干的中年人,他一进门就说:“什么事?这么急的招我回来?”

  “继尧啊!现在云南周遍局势不容乐观?你那边情况如何?”蔡锷神情严肃地问他。“我那边也差不多,滇北一带实际上已经在四川控制之下。最近,我军与川军在攀枝花、滇北会泽附近发生几起武装交火,但都没有占到便宜,伤亡很大。川军人数不多,但装备比我军强的很,我军一个连的机枪火力还比不上川军一个排的火力,炮火也很猛。”唐继尧一边端起茶水,一边感慨无奈的说。

  蔡锷听了没有在说话,一直深沉着脸,一言不发的盯着地图。许久,说:“根据从成都传来的情报,川军的武器基本上是自己制造生产。而我军弹药都无法满足军队需求,你看我们原计划进军贵州,是否取消?”“大哥,不能。如果给川军占领贵州全境,那么云南通向两湖的道路被切断,川军从东、北、西三方面合围云南,那时我们只有乖乖得到投降了。在说,贵州刘厚财一在来电,请求我军进入贵州。川军是从三个方面进入贵州,距我们最近的川军第三师也有两百多里,如果我军明日开始行动,并命令在昆明的第三军随后跟上,六天后先头部队就可以进抵安顺。和刘厚财部会合后共有四个师七万多人,我相信川军那时侯就不敢轻易在南下。而我们滇军也达到阻止川军占领贵州全境。”

  “滇北的第二军能否守住,万一川军在攀枝花的部队从北面进攻云南昆明,昆明防御部队太少,而我军大部却在贵州,那时该怎么办?”蔡锷还是不无担忧的问唐继尧。“我想川军在攀枝花的兵力防御有余,进攻不足。毕竟他们要全力占领贵州,没有想到我们滇军会出兵贵州。” 唐继尧颇为自信地说。“那好,第二军由你指挥,明日拂晓就出发,如半路上就遇见川军阻击,立即回撤巩固整地等待第三军到达后在说,万万不可冒进。我现在赶回昆明把第三军组织起来,两天后随二军跟进。同时,把在滇南的三个**团调往昆明加强防御。”最后,蔡锷还是下定决心进军贵州。“大哥放心,我保证在六天后赶到安顺,为大哥打前站!” 唐继尧充满自信的回答道。

  “团长,侦察连报告前面普定方向有一个营兵力向这里前进,三营二连已经占领有利地形,三营长问打不打?”团直属侦察连副连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上前问谢志先。“打!谁说不打,送上门来的还不打?不过,敌人指挥官我要活的。命令一营也给我投入战斗,务必尽快全歼敌人。”“是!”侦察连副连长一听,兴奋地大叫一声转身奔跑离去。

  自从四天前,谢志先率领地方三个团临时组建的宜宾第一师,携带充足的粮草弹药秘密离开六盘水,一路上避开人烟众多的城市,沿着一条偏僻的小道前进普定附近后。刚命令部队原地休息一下,准备晚上进占普定。根据原计划在此与第四师部队回合,休整一天。不远处传来密集的枪炮声,谢志先估计是一营、三营已经与敌人交上火。不一会儿,枪声渐渐细落。“报告,侦察连连长在安顺坪上镇与第四师先头部队取得联系,四师主力部队具此还有三十华里。”一名侦察员骑马奔来,快速下马向他报告情况。

  “团长,我们一营抓到一个大官!”一营营长此刻兴奋地在远处高声叫喊道。“太好了,黄营长,那你就负责审问俘虏。现在我要去坪上去迎接四师兄弟部队,回来在听你汇报审问情况!”谢志先滑头地把审问俘虏的艰巨任务交给黄营长。原本兴高采烈的黄营长一听,脸色变的苦涩,心想我怎么这么倒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