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宋阀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布防

[字数:5078 更新时间:2014-4-6 17:15:00]



  夜幕漆黑没有一丝一毫星月之光。东京城内一片宁静除了偶尔响起的更夫吆喝。突然马蹄声划破夜空惊下守户之犬的狂吠。御街之上陆续有急驰的骏马奔向皇宫。凡马上跃下之人无不昂挺胸步伐稳健。几名内侍守在宫门外待步军司副都指挥使徐彰入宫后暗思着就差徐家老九了。只是牟驼冈到底离京城十几里地怕是还要等些时候。缩着脖子不住地搓着双手宦官们的眼睛不住地望向御街那头。

  蹄声急促一骑飞驰而来于宫门前稳稳停下马上骑士飞身跳下便有禁军士卒上前牵过缰绳。内侍们定睛一看不是徐卫是谁?验明了身份进入皇宫后徐卫在宦官引领下疾步趋向讲武殿。没一阵追上先行一步的父亲。

  爷俩并肩而行。徐彰看了看前头内侍小声道:“老九大名怕是不保。”大名是徐家桑梓之地怪不得他格外关注。

  徐卫默然地点点头就在内侍传达皇帝紧急召见的诏命之前他已经收到李贯的部下从魏县回的消息黄河对岸已有金军集结迹象běi jīng大名铁定沦陷!好在李固渡有徐原麾下勇将把守应该能撑些时rì。

  “一旦金贼过河滑州亦难保周全到时候敌军直扑东京而来你心里要有个数。”徐彰不愧为沙场老将虽去职多年但对战局的判断仍旧十分准确。只是徐卫听老爷子这口气怎么都有股气馁悲观的味道。

  “爹放心我晓得。”徐卫应了一句。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赵桓突然召见武臣十有**是形势所迫而且宰相们对此肯定有异议此次召见能得出什么样的结果现在还不得而知。局势恶化如此如果朝廷再犹犹豫豫就是大罗金仙也难救了。

  不一阵。父子两人到讲武殿外正撞见耿南仲、唐恪、张邦昌一帮人悻悻而出。那耿南仲瞧见徐家父子心里狠狠骂了一句“一门匹夫!”及至殿外徐绍、何灌、姚平仲等人已经先到。内有一人年不到三十身长七尺有余却显削瘦穿绯红官袍肃立不言。与四周其他长官相比此人多了一分静气少了一分威武。他便是西军折家子弟名彦质字仲古。去年与种师道、姚古等人先后率军勤王抵达东京。折彦质虽出身将门却是凭着真本事考中了进士可谓文武双全。

  见了徐彰众官都打招呼折彦质执后辈之礼上前拜见口称久仰。徐彰知他是将门虎子也十分客气应付了几句。折彦质目光移到徐卫脸上面露笑容:“这一定就是天甫公季子徐卫徐子昂。”

  徐卫上前见礼。对方着实夸奖一番独姚平仲一人立于旁边既无人与之搭话他好像也不屑如此。正说着内侍传诏官家召一众武臣晋见。踏入殿中赵桓早已高居于上大臣们施行大礼后皇帝赐徐绍、何灌、徐彰三人以座。也不提紧急召见所为何事殿中一时陷入沉默。

  赵桓在上望着下端面无表情。再看肃立于后的折、姚、徐三位军中后起神情稍缓未语先叹口气颇为无奈道:“两河之地业已失控太原孤悬山西朕闻听金国二太子斡离不已率军扑向běi jīng大名极有可能渡过黄河移师以击东京似此这般如之奈何?”

  他问题一出下面无人回答赵桓见状认为武臣们有顾虑不敢畅所yù言遂宽慰道:“国家危难之际诸卿都是朕亲信武臣不必诸般顾忌直说无妨。但有建言。能阻敌退敌者朕绝不吝惜任何封赏。”

  话音方落徐绍起身众人都望向他。赵桓一见忆起他不久之前曾劝谏自己不要调青沧之兵进援真定后又劝不可调běi jīng之兵补青沧之缺。心中感慨万千痛声道:“恨不用卿之言以致如此!爱卿但有任何建议讲来。”

  徐绍神sè肃然对着皇帝一拜道:“陛下!以臣愚见大名必不能保。金军渡河只是早晚的事情。”

  赵桓脸sè大变!闻言失声道:“似卿所言岂非无法挽救?”

  “不然!陛下金军斡离不所部虽进兵神两河之地确也陷于失控险地。然太原种师中仍旧顽强防守必能牵制金军西路。河北之地尚有数州坚守可使金军粮道不通补给不畅。其孤军深入必求战决。只要陛下能矢志抗战大宋是有办法的!”徐绍并未言明退敌之策先说出前提只要你作皇帝的下定抗战决心。带兵之人才能明确方向拼命效死。

  赵桓听后并未明确表态而是问道:“若金军渡河如何抵挡?”

  徐绍似乎早有准备当即奏答道:“滑州有泾原兵数万且有姚古徐原等人坐镇。必能阻挡金军一时。臣所虑者东京防务空虚若滑州有失东京危矣。”

  赵桓此时方才想到当初徐卫提出的策略。要集陕西、山东、京师之兵朝廷却以耗费过大为由未加全部采用如今想来追悔莫及啊。

  “因此臣建议再勤王诏。召陕西范致虚刘光世等人带兵进京。如今京城四郊两河战场溃兵十余万无人管束祸害百姓寻衅滋事民怨极大!当遣得力之将加以整编严明军纪以备抗敌。若金军来东京自当固守仍可陈兵于城外恫吓敌军使其不敢贸然侵犯帝阙。待陕西援至金人必退!”

  徐绍说完徐卫突然想起他五十大寿时所说的那番话。今天官家召见他显然是有备而来说不定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赵桓听罢徐绍之言面露喜sè竟激动得难以稳坐起身于殿头来回踱步良久大声对其说道:“宰相们终rì争吵也未见拿出爱卿这般可行之策!朕是悔不当初!若早听徐卿忠言何至于此?”

  徐绍谢过赵桓命其落座又问其他人意见。都称枢密相公之策实为万全当施行。姚平仲更是主动请缨要去城外整编溃军。折彦质也不落人后称若金贼犯帝阙必领兵死战以报国。何灌徐彰都出慷慨之言决意与女真抗战到底。赵桓心头。一时底气陡增想起往常与执宰们议事时无奈情景暗思内平叛乱外御强敌终究还是要靠这些武臣的祖宗家法固然重要可国事如此总得权宜变通才是难道坐以待毙不成?

  思索之时看到徐卫昂然肃立问道:“子昂难道没有话说?”

  “枢密相公之言确为上策臣并无补充。只有两件事要报于陛下。”徐卫沉吟片刻回答道。

  赵桓像是受到了这般武臣的极大鼓舞情绪也变得亢奋连连点头道:“说说说!”

  “臣率部驻扎牟驼冈知道那处是天驷监所在。郭逆叛国深知我虚实臣担心金军一旦兵临东京牟驼冈所养战马恐为贼所得。”历史上郭药师归顺大宋后在东京受到召见还陪赵佶在牟驼冈打过马球知道天驷监在此放养战马数万匹。待其叛金引兵来攻牟驼冈数万良驹女真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抢夺到手。

  徐卫此言一出众臣都附和认为应该尽转移。赵桓点头道:“子昂所言甚是当命有司尽快处理。还有一件呢?”

  “臣父子蒙陛下眷顾赐宅第于西水门内。据臣观察东京城墙的确是固若金汤然水门却是要害空虚之处。一旦水门有失……”徐卫知道金军第二次攻至东京连番强击城池不陷后来观察到东京西水门的疏漏从此处击破了东京城防。战略上三叔徐绍已经提出正确方针自己不必多语那便从战术上加以完善。

  众人闻之sè变!的确汴河从东京外城西水门入向东南经东京外城东水门出恰是东京城防薄弱空虚之处。徐九所言切中要害!

  与一班武臣商议既久不知不觉间天已放亮。赵桓虽面露疲容可jīng神着实不错。居然破例留武臣们在禁中用早饭徐绍不知何故极力推辞言金军罢兵之际再吃庆功宴不迟。赵桓大喜勉励褒奖一番方命出宫。

  十一月初六赵桓正式下诏先便擢升徐绍为枢密使全面主持军务。何灌罢枢密副使专任步帅一职但加检校少保头衔。任命御史中丞许翰为枢密副使进折彦质为签书枢密院事。徐彰何灌都拜京畿制置副使全面统领东京防务。

  此外任步军都虞侯姚平仲为京畿制置使司副都统制位在都统制徐原之下。对于徐卫的安排赵桓颇费了一番脑筋。他现在的正式公职只有一个两河义军巡检使且这还是临时委派并非编制之内。赵桓遂命为京畿制置使司统制官。并姚平仲折彦质等战将一同整编城外溃师。姚平仲对这个任命很是不快对人说徐卫不过是乡兵之既未戍过边也未征过辽竟与我一同整编溃师我耻于为伍!

  同时秘密传诏陕西的范致虚刘光世等人引兵南下驰援东京。

  赵桓的一连串任命诏书下来立时在大宋朝野引起轩然大*!耿南仲等人堵在垂拱殿外长跪不起向他请命说祖宗之法不可违背。陛下今rì所作所为恐要让天下士林寒心。而讽刺的是东京城里以太学生陈东为的大宋士子都奔走呼告拍手称快。赵桓先是派遣内侍劝慰说这只是临时权宜之计宰相们不必计较。耿南仲之辈仍旧不依不饶最后还是皇帝亲自出面软硬兼施他们方才散去。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因提出御敌策略的是徐绍他原来虽是武臣可后来转了文阶又是执政官所以耿唐之流奈何他不得。这也是为什么讲武殿赐见时何灌徐彰两位武臣都不言。

  十月初九běi jīng大名陷落的消息传回东京。金军二太子斡离不几乎毫不费力攻取大名在郭药师引导之下进兵至大名治下魏县。该县有一黄河渡口名李固渡若紫金山浮桥不能行此处便是过河要道金军似乎有意从此处渡河。赵桓惊恐万状忧虑成疾接连下诏给姚古命其务必坚守。又催促何灌徐彰尽完成溃师整编并划分防地。

  徐彰亲自坐镇办理此事此时东京四郊从两河战场溃退下来的无主之兵经统计有十三万之众且都被金军成建制击溃各路兵马围作一团rìrì生事互相殴斗甚至还有人强行前往东京治下各县“借粮”扰得天下脚下一片乌烟瘴气百姓怨气冲天。有人对前来sāo扰的官军称我等缴税纳粮供养你们原是指望有敌来袭有贼作乱时你们能杀上几阵保我平安。如今强敌当前尔等不思报国却来祸害百姓还养你等作甚?

  因事态紧急金军已至黄河北岸整编之事迫在眉睫。徐彰将十三万残兵重新划分或隶步帅或隶骑帅折彦质以签书枢密院事的身份统兵七万余驰援滑州一线阻击金军南渡。姚平仲得兵五万余分驻京东八县。徐卫虽只得兵不满万却因李纲力奏赵桓将童贯一手创建的常捷军分出七千归其节制。所部共计四万两千人分驻京南六县。

  徐卫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领虎捷乡军从牟驼冈开拔前往驻地。一安顿下来便会同一众军官视察地形最后命王彦、张宪、吴阶、吴璘、程方各据一县自己率主力居中坐镇六县呈钳制之势挡在东京东南面。为使六县之间互通讯息徐卫下令各县均设烽火严阵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