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正德五十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三五九 一封奏折换来的官职

[字数:8530 更新时间:2013-11-10 3:00:00]



  三五九一封奏折换来的官职

  (嘿嘿,升官儿了,什么官儿呢?得看了才知道。

  感谢‘书友080507085636386’、‘失恋之狼’、‘yin’、‘work_sun’、‘john大少’等兄弟的月票,还有一些投了月票的兄弟,因为的显示原因看不到,同样说一声谢谢,嘿嘿。

  感谢‘john大少’兄台的打赏,嘿嘿,给力啊!

  感谢所有支持俺的兄弟们,万分感谢。

  另外,三千字和六千字的催更俺笑纳了,但是一万二的,俺实在是消受不起啊~关于有兄弟说更新少看的不过瘾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月我颈椎和肩周都出问题了,在针灸治疗,下个月更新会多些。)

  徐鹏举心里一喜,高声道:“罪臣断然不敢欺君,实乃是千真万确!”

  这时候,戴章浦睁开了一直眯着的眼睛,眼中精光闪烁,他大步走出,拱手道:“启禀圣上,臣有本奏!”

  正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讲!”

  戴章浦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封火漆封口的信封,道:“这一本,却不是臣下的话,而是武毅伯连子宁的奏章。”

  听到这句话,徐鹏举面色难看之极,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戴章浦看了他一眼,轻笑道:“他生怕这奏章落入奸人之手,所以特意托臣下奏呈给陛下!”

  “连子宁有本?”正德急切道:“快快呈上来!”

  戴章浦把那火漆封口的信封递给了马永成,马永成撕开,正待检查一番,已经是被正德劈手抢了过去:“还检查什么!”

  在正德心里,确实是对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年轻才俊期望极高,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所以在几日前正德得知连子宁有可能也会败逃的时候,脸色才会那般难看。而刚才起了杀心,说白了也是因为对连子宁的失望,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被背叛的感觉——朕如此对你,你竟然如此负朕?

  但是他内心里,还是希望连子宁能够不负自己,做到自己的期望的,所以这会儿一听到事情可能有转机,才会如此急切。

  大伙儿都知道皇上的性子,倒是也不稀奇,只是都抻长了脖子往御座上看,很好奇连子宁奏章了说了什么。

  只看到正德脸上的神色变幻,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嘴角也从下拉变成了上翘,眼角的深深皱纹似乎都松弛了下来,脸上越来越透着一股喜色。

  正德把那一封短短的奏章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脸上效益越来越浓厚,终于是把奏章一放,一拍大腿,竟然是起身哈哈大笑。

  马永成凑趣道:“万岁爷,何事这么高兴啊?”

  正德把那奏章往马永成手里一递,道:“来,给大伙儿读读!”

  “是,万岁!”马永成接过奏章抖开,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吾皇万岁,龙体安康,臣连子宁百拜敬上。

  正德五十年七月二十,我大明朝二十万北征军惨败于松花江北岸,臣得知,败因实乃北征军统帅,魏国公徐鹏举轻敌冒进,以致士卒疲倦欲死,扎营之地无险可守,亦无警备之事。海西女真起十数万大军夜袭,魏国公徐鹏举带头逃逸,致使群龙无首,士卒相互践踏,死伤无数。

  臣领武毅军押运后勤于大军之后,七月十九魏国公率大军北渡松花江,当日酉时臣进驻喜申卫,以为大军后勤。至七月二十一,始闻噩耗。

  魏国公领三千家将渡过松花江后直接南逃,不知去处,毫无停留,败军之将,如过江之鲫,团团北来,尽是入城而不过,只往南而去。

  至此天崩地裂之格局,再无幸免。

  臣心中惶切,难以明言。

  臣本布衣,蒙圣上宠命优渥,累至高位,圣上恩德,非臣陨首所能上报,唯有率我武毅军八千将士,死守喜申卫,以报皇恩。

  大丈夫马革裹尸,亦是生平幸事。

  臣于此,携府军前卫千户张鹗,金吾前卫千户张子韬,羽林左卫千户孙绩,祝我大明,长祚万年。祝我圣上,福寿安康。

  臣连子宁,正德五十一年七月二十二,亥时,喜申卫绝笔。

  马永成尖锐的声音还在大殿中回荡,文武百官尽是失声,大殿中静悄悄的,除了中间跪着的徐鹏举粗重的呼吸声,竟无一丝一毫的声响。

  这一封奏章,称得上是慷慨激昂,壮怀激烈这八个字,而且在雄壮之中,更是透着掩不住的决绝和惨烈。

  这些大臣们已经可以想见,二十万大军溃乱,将领士卒尽数南逃,而只有八千人的武毅军,却是决定固守,和喜申卫共存亡。

  而在他们面前的,是十几万精锐的女真大军!

  大敌当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说得容易,但是做出来的能有几个?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无法污蔑的力量和勇气,这一刻,更是不知道多少才华满腹的朝官儿脑中闪过四个字——古之名将!

  更有些心思活泛的已经在想,这位武毅伯不愧是文人出身,以文官而行武事,确实是极有风骨的。

  杨慎的声音打破了宁静:“诚乃义士也!”

  他看向戴章浦:“戴大人,可有凭证?”

  戴章浦微微一笑,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道:“里面是柱邦大城、可木卫、乞勒尼卫诸城守土文臣的奏章。”

  杨慎点点头,却不接过,马永成接过来,递给正德皇帝。

  正德草草的看了几眼,上面说的都是这几个城的文官儿听说北征军大败,都是惶恐,不知去向何处。派出人马去喜申卫附近查看,却见喜申卫城下已经是打的热闹,想尽方法和城中取得了联系,才知道城中是武毅伯爷在率军坚守。

  至此,连子宁奏章的真实性,已经是再无疑问。

  徐鹏举已经是瘫倒在地,只是伏地大喊:“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

  且不说连子宁对他的指责,就说刚才连子宁奏章中提到的时间,已经是让他的诬陷破绽百出。

  众人看向徐鹏举的眼神儿,已经是厌恶到了极点,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无耻之人?竟然这般**裸的构陷,明目张胆的欺君,当真是闻所未闻!

  正德瞅了他一眼,眼中透过厌恶和杀机,想想也是憋闷,中山王的子孙,竟然沦落至此!

  他终究还是没能说出那个杀字,只是一摆手:“下诏狱!”

  几个如狼似虎的大汉将军把徐鹏举拖了下去,惨叫声依旧一阵阵传来。

  看不见徐鹏举,正德此时心情大好,连子宁此举,大大的给他挣了面子,不但让群臣知道他选择的人没错儿,而且似乎也代表着一点——武毅军还在坚守喜申卫,那就说明,这一场北征还没有完,大明也没有败!

  殿下几个大臣显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杨慎首先开口道:“陛下,武毅伯有大功,臣以为,理当嘉奖!”

  正德颔首道:“所言甚是,朕也是做此想。”

  他沉吟片刻,道:“拟旨,武毅伯连子宁,公忠体国,宁折不弯,实乃我大明诸军之楷模,赏白金五十斤,黄金五百两,赐七梁冠,加笼巾貂蝉,立笔四折,前后用金为蝉一个。赐玉带一条,玉佩一块。赐蟒袍一袭!”

  他顿了顿,又道:“连员于喜申卫血战女真,为名正言顺故,封连员为松花江将军!节制松花江以南,阿速江以西,辽北将军辖地以北十九卫,二十七所诸军事!”

  “另,”正德想了想,又补充道:“松花江将军辖地内所有府县文武官员,一概听令,不得违背!”

  “是,万岁爷!”马永成应了一声,杨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这道任命便是如此通过了。

  那些听的真切的大臣,面色都是有些古怪,心里有些艳羡,也有些不以为然。

  论起官位来,松花江将军已经是很不小了,奴儿干总督区下属四大将军,正二品的边关武将,在大明朝的武将系统已经是最顶尖的人物,也就是那些正一品从一品的都督都督同知才能压过他们一头。但是五军都督府的都督、都督同知这些衔儿,都是虚的,没有实权的,平日里只负责训练、管辖等事宜,并无丝毫的调兵权,也就是仗着平日里下面的武官来办事儿才能捞个好处,要么就是贪墨一些虚耗。

  但是松花江将军可不一样,那是真有实权的。因着在边疆的缘故,时常要跟四边的恶邻们打交道,所以在调兵权上有很大的自由,可以随便出兵征伐。朝廷在洪武朝的时候颁布的将领随意调动五十人以上者立斩的法令,到了关东根本就是形同虚设,谁也不当回事儿了。而且松花江将军并不是单纯的管兵官儿,他是有辖地的,松花江以南,阿速江以西足有大半个山东布政使司大小的数千里肥沃土地,便是松花江将军的管辖范围。

  虽然没有名义上的财政权和任免当地官员的权力,但是却有在当地征调民夫兵丁粮草辎重的权限,当地的府县官员,都要遵从松花江将军的命令。

  奴儿干总督区的这四大将军,甚至可以说是大明朝最为煊赫,最滋润的边关大将,别的地方都是文官节制武官,他们却是可以节制文官,除了顶头上司奴儿干总督的话之外,只有中央朝廷的诏令才听。

  而四大将军的顶头上司,加左都御史衔儿,总督奴儿干诸镇军马兼理粮饷也就是奴儿干总督,也不过是正二品而已,对他们的态度,更多的是代替朝廷进行节制,而非绝对的上下关系。

  如此看来的,这松花江将军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好差事。

  但是问题是,现在三姓女真不安分啊,动不动就南下寇边,松花江将军首当其冲,每次要倒霉,肯定就是他的辖地损失最大。只要是边关有事,此地的大将难免就要受到申斥、贬斥,严重一点儿的甚至直接罢官免职。最近十年间,已经走马灯一般的换了十五个松花江将军了,每个都是踌躇满志的去,灰溜溜的滚回来。

  上任松花江将军现下还在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里头等死呢!

  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高危的职位,大明朝的官员素来是极爱惜羽毛的,生死是小,死后还要背上一个无能、罪臣、辱国的名声,那可当真是呜呼哀哉。

  更何况,现下情况比以往更加糟糕。

  之前女真寇边,南侵数百里,活动范围几乎都是在松花江将军辖地,把这千里肥田沃野打了个稀巴烂,之后大明北征军反攻,又是打了个稀巴烂,这一次十几万女真再次南渡,估计又要打一个稀巴烂。而这一次北征军全军覆没,松花江将军辖地最后的几万精兵也是全军覆没,整个松花江将军辖地,已经是无兵可用,无粮可征,甚至也已经无民可管,女真大军在北,其中更有不知道多少盗匪马匪山贼啸聚,当真是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烂摊子。

  不过,正德帝对连子宁倒是也不算亏待。

  这一个任命的精华便是在后面那一句——松花江将军辖地内所有府县文武官员,一概听令,不得违背!

  这是什么个意思?这就是相当于,把松花江将军辖地内所有的军政财大权,全部都交给了连子宁,不像是其它的将军一样只有军权,就连地方政权,财政大权,也是集于一身。

  在明季,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殊荣!

  在宋朝之前,拥有这样庞大权力的武将,由于一个称呼,叫做——节度使!

  这会儿,不少大臣心中都闪过两个字眼儿——藩镇。但是接着他们就是摇摇头把这个荒谬的想法给晃了出去。怎么可能?这又不是唐末?国朝蒸蒸日上,不过是区区松花江边陲之地而已,就算是把军政财权都放给他,又能如何?

  皇上这是对连子宁真心看重啊,才会想到把他放在这个位置上打磨打磨,不过,这松花江将军,岂是一般人能坐的上的?

  皇上先让他磨练磨练,可别把他给磨死了。

  大伙儿基本上都知道武毅伯爷要做兵部戴侍郎乘龙快婿的事儿,便有不少人打眼瞧他,却见戴侍郎只是眼观鼻,鼻观心,就跟的没听见一样。

  正德皇帝一番催促,便有学士拟好了旨意,司礼监和内阁都用了印,再加盖上那一枚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大玺,这封圣旨,在大明朝就有了绝对的权威意义。

  ——————分割线——————

  当皇帝的旨意被快马加急送出北京城的时候,喜申卫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这已经是女真大军攻城的第四日了。

  时近黄昏,昏黄的日光照在喜申卫的城墙上,透着一股难言的悲凉。

  的在城头武毅军的奋力抵抗下,又一波只剩下了不到五千人的女真大军潮水一般退去。

  震天一般的喊杀声消退下来,城墙上只剩下了士卒们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受伤士兵的低声的呻吟。城头上一片静谧,然后细碎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城下跑上来一群胳膊上缠着白色布条,上面画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十字的医务兵,把重伤的士卒给抬下去,而那些伤势比较轻的,则是就地处理。

  连日大战,伤亡极重,现在下面的棚子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一股刺鼻的酒味儿城墙上都闻得真真切切。

  此时,城上城下的景象,只能用横尸遍野,血流成河来形容。

  城头城下,死尸无数,城头的死尸若是女真人的直接就扔下,若是明军的,则是运到城中安置。城头下面已经是堆积了厚厚的尸体,足有两三米高,几乎可以用尸山来形容了,无数的尸体层层叠叠的铺排开来,从高到低,一直蔓延到极远处。

  似乎视线所见之处,不是尸体,就是鲜血。

  宛如炼狱一般的场景。

  幸好东北的将近八月,已经是秋风渐起,大地逐渐变得萧索,温度也降低下来,要不然的话,肯定会大规模的引起瘟疫。

  喜申卫的城头,宛如用鲜血洗过一遍一样,本来大青石的颜色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了,整个一面城墙都变成了那种鲜血干涸之后的黑褐色,这是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才渲染而上的,已经深深的渗进了石头的表层纹理之中哪怕是用水,也冲刷不下来。

  而显然,城上的明军,也没用冲刷的心思和力气了。

  连日大战,城墙甚至都已经残破,上面布满了各种各样刀砍斧削的痕迹。

  大战过后,士卒们都瘫倒在地休息,也不管自己做着的地方,就有一滩鲜血,他们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想着抓紧时间赶紧休息,因为他们已经能够看到,远处的女真大营,又一次组织了士卒,准备发动再一次的攻城战。

  连子宁依旧是站在城楼前面,被众人簇拥其中,他穿了一身烂银板甲,烂银板甲上面已经不复光亮,表面沾满了鲜血和污渍,而连子宁的脸上手上,也是沾染了鲜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的。簇拥在他身边的众多侍卫,从江梨野奈到柳生宗严,再到柳生宗严门下的这些弟子,个个都是衣衫破碎,浑身浴血。

  这三日大战,一次比一次惨烈,一次比一次让人难以支撑。

  在挺过了第二天之后,守城的明军已经明显感觉到不支,连续的高强度的战斗,几乎已经是把喜申卫守军最后一丝战斗力都消耗殆尽,局势已经无比的危急。从第三天开始,似乎女真大军发动的每一次进攻,都能把喜申卫给拿下来,但是奇迹一般的,每一次他们如同狂风骇浪一般的进攻,都被打了下去。明军就像是一块孤傲沉默的礁石,顽强的屹立在这里,任凭海浪如何狂暴,都是无可奈何,扑在他的身上,将他淹没,但是终究还是会显露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