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正德五十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三五七 徐鹏举,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字数:8318 更新时间:2013-11-10 3:00:00]



  三五七徐鹏举,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感谢‘婹悈鋽孒’、‘ipooo’、‘我如是’、‘hailinhai’、‘在喝着粥’等兄台的月票,还有因为的显示原因而看不到的投月票的兄弟,同样感谢你们,谢谢!

  感谢‘那一個書呆子’、‘丁q’兄台的打赏。

  感谢所有支持俺的人,万分感谢。)

  堂堂状元郎被贬斥当了一个八品主薄,当真是欲哭无泪。

  之后才是一步步的升迁,重回中枢,累次递进,步步升官,直到年过花甲,才是做到了内阁次辅的位置上。

  若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些波折,只怕他能早十年坐上这个位置。

  至于内阁首辅那还是不要想了,有杨慎在,那个位置任何人都夺不走。

  也正是因着有过被贬斥的这一番波折,这位谢大人的行事非常的沉稳,或许可以换一个说法——不作为。在朝中,他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和事佬,和稀泥的事儿干的顺溜无比,正经事是不怎么拿手的。不过这样的性子,却是使得他牢牢地坐稳了内阁次辅的位置,大明朝谁不知道,首辅杨慎杨大人近乎于大权独揽,在内阁中权威极重,若是换一个性子刚硬的次辅,只怕;俩人天天掐架。

  这些时日杨慎告病,内阁的事务便都落在了他的肩上,本就已经是让他苦不堪言,这会儿忽然晴天一个霹雳,被朝野上下寄予厚望的大明北征军竟然败了,而且是败得如此之惨。

  这可如何是好?

  他看了看旁边的桂萼,却见桂萼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僧入定一般的模样,明显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消息传进宫中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当值,便被招了进来,然后刚进东暖阁,就看到了圣上大发脾气。

  今上年轻的时候性子操切,年岁大了,已经是沉稳许多,现下如此,自然是内心暴怒无比。

  只要说话,定然就会犯错误。谢廷式有心不想触霉头,但是这当口儿不开口又不行——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几位爷,司礼监掌印太监马永成,忠诚侯爷江彬,内阁首辅杨慎全都不在——他张了张嘴,刚想说几句话。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司礼监秉笔太监林雄奇的声音:“万岁爷,内阁首辅杨大人,锦衣卫指挥使江侯爷,兵部谢侍郎三位大人来了。”

  一听外面的通报,谢廷式像是见了救星,腰杆儿挺直了些,往外张望,心道杨大人哟,你可是来了,再不来咱可撑不住了。

  正德喘了两口粗气,摆摆手。

  林雄奇会意,尖声道:“宣,杨慎、江彬、戴章浦,觐见~!”

  没一会儿,外面脚步声便是传来,当先是一个削瘦颀长的身影,他穿了一身大红官袍,面色肃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脸色还是有些憔悴灰白,显然是病体未愈。

  在他后面是江彬和戴章浦。

  “参见皇上!”杨慎一撩官袍准备行礼。

  正德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摆摆手:“免了吧,升庵,你病还没好,不用如此拘礼。”

  杨慎却是正儿八经的行了礼,道:“臣下不敢,礼不可废。”

  江彬和戴章浦也见礼,也和谢廷式桂萼见了礼。

  “看座!”正德指了指一边,赶紧有小太监搬来了两个锦墩,放在一边,杨慎两人也不推辞,各自坐下。

  杨慎看了看那满地的狼藉,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皇上,事情臣都已经听了,只是不知道详情,那原信件可能让臣看看么?”

  他脸上镇定自若的表情不自觉的便影响到了正德,他脸上的神色稍微和缓一些,招招手,一边的太监便从那地上那一堆垃圾里面翻找出来一封密信,递给了杨慎。

  杨慎细细的看完,道:“皇上,臣以为,此次大败,却也并非是一件坏事儿。”

  “哦?怎么说?”正德眉头一皱,赶紧问道。

  杨慎却不答话,而是向外面探头探脑张望的林雄奇招招手:“林公公,给圣上换把龙椅过来,你们这些做奴才的也是,圣上如此暴怒,也不知道劝解一番,圣上玉体,岂容轻忽?”

  身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在内廷外廷都是威风八面的林雄奇林公公在杨慎面前却像是个下人一般,赶紧哈着腰应了一声,就要去办,正德道:“罢了,朕座锦墩便好。”

  又对杨慎道:“升庵,快快说来。”

  杨慎道:“臣遵旨。此次我二十万北征军大败,我军步卒居多,而女真铁骑天下闻名,估计这二十万人中能逃回来的不多。不过我明朝有卫所上千,大军三百余万,此次的这二十万大军,连一成都算不上,折损了便也折损了,倒是不算什么。唯一有点儿麻烦的就是边军有了几万人的缺口,不过臣适才在来的路上已经和戴大人商议过了,以京卫输边军,以地方卫所补充京卫,以新征兵丁充地方卫所,圣上只需要一道旨意传下去,这二十万大军就又有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的,似乎被击溃的不是二十万大军,而是二十万头猪一样。

  这便是这当朝首辅的气度!

  正德帝点点头,看了戴章浦一眼,戴章浦脸色也很不济,强打起精神道:“杨大人说的没错儿,不过,京军调动,充实边塞,所需靡费甚多,而且总要一些时日的缓冲。根据属下的判定,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填补上边军的缺口。”

  “三个月!”正德不置可否,转头道:“升庵,你接着说。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有二。”杨慎浅笑道:“第一,此次魏国公徐鹏举,骄兵擅进,以至于中了女真鞑子的圈套,导致北征军大溃,几近于全军覆没,次可为我大明众多将帅之提醒,从此之后,总能吸取教训,小心刻意行事,这样说来,倒是一个好处。”

  “第二个好处,则是东北局势。东北有五方势力,鞑靼东部十余个万户所,朵颜三卫、三姓女真、高句丽还有就是我大明,臣前些日子听说三姓女真北边儿的极北之处更是出现了一些白蛮人,这且不算他。四方势力之中,除了高句丽历来是我大明朝属国,历来恭顺之外,其它的三家,无不对我大明虎视眈眈,极为的敌视。他们素来都是联手对付我大明的,而眼下女真势大,必然要南侵,他们南侵,自然就会获得极大的好处,这样一来,鞑靼和朵颜三卫定然是极为眼红,如此冲突便是不可避免。说不得,以后我大明还能和朵颜三卫联手对付女真人。女真人打了胜仗,却树立了两个强大的敌人。这难道不是咱们的好处?”

  这一番话说出来,东暖阁内的众人都是感觉面前似乎豁然开朗,似乎打开了又一扇窗子一般。

  确实是极有道理的,大明朝已经强大惯了,周围的这些恶邻,也已经习惯了大明的强大,而他们本身实力相差不多,所以当他们发现其中的某一个要强大起来的时候,定然会产生敌视戒备的情绪。

  这就和大跃进时候普遍贫穷是一个道理,大伙儿都穷那没啥,凭啥我穷你富?

  而大明朝的强大,他们是习惯了的,也知道自己无可撼动。他们每一个人都想从大明身上要下一块肉来,但是却不允许别人把自己咬得多。

  大伙儿心里都是感叹,难怪杨大人能当了十五年首辅,就是高明,人家看得到的地方,咱压根儿想都没想到,这叫什么来着?对,高瞻远瞩!

  听杨慎说完,正德脸色好看了许多,不过提到徐鹏举,他眼中闪过一丝阴翳,又刻意的压了下去。

  徐鹏举丢了二十万精锐大军,让他想起来心里就是钻心的疼。

  他当然不知道,在一千五百年前的那个煊赫无比的罗马帝国,也有一个老人和他有过同样的感受。

  条顿森林战役,两万罗马士兵中,只有不足百人生还。

  瓦卢斯大军覆灭的消息传到罗马,七十岁的奥古斯塔屋大维痛苦不堪,扯烂自己的长袍,以头撞墙,嘶声喊道:“瓦卢斯!把我的军团还给我!”

  那边江彬也大大咧咧道:“皇上,咱不就是败了一仗么?嘿嘿,这也没啥,当初正统年的时候,土木堡大败,五十万京军丢的干干净净,都以为大厦将倾,咱们后来还不是挺过来的?皇上呐,您就放宽心!”

  “老江啊,听了你这话,朕心里可是舒坦多了。”正德终于展露笑颜,也让大伙儿都松了口气,结果没想到正德脸色立刻又阴沉下来,冷冷道:“徐鹏举,该死!”

  众人都是默然,便是杨慎都不再说话。

  徐鹏举身为大帅,却是带头逃跑,导致大军溃乱,实在是罪无可赦,杀头都是轻的,真该千刀万剐才对。

  正德道:“老江,着锦衣卫仔细探查,待徐鹏举逃回关内,立即捉拿,下诏狱!待事情查清楚之后再行处置。”

  “是,陛下!”

  江彬应了。

  众人又说了几句,正德年岁大了,刚才又是很发了一顿脾气,此时气儿消了,便有些疲累,众人也都知机告辞。

  戴章浦出门之前,正德忽然叫住了他:“戴章浦,朕记得,连子宁也在北征军中是吧?”

  戴章浦悚然一惊,赶紧应道:“回陛下,他在北征军中负责后勤押运。”

  这般说,也是有意为连子宁开脱,毕竟负责后勤的,在军队的败仗中责任是比较小的。

  正德却是冷笑一声:“此次大溃,将领率先逃者无数,希望你的好女婿骨头能硬一点儿!”

  待众人都离开,太监宫女开始收拾东暖阁,这时候,一个小太监飞奔而来,在林雄奇耳边说了几句。林雄奇皱了皱眉,趋前一步,哈腰道:“万岁爷,刚才知道,太康长帝姬适才进宫了,去了慈宁宫。”

  “太康去了慈宁宫?”正德一听,不禁头疼起来。

  太康长帝姬是他的幼妹,也是当年的张皇后如今的张太后所出,比正德小了十岁,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妹子,正德素来是极为疼爱她的。当初她出嫁的时候,正德恨不得把整个皇宫都搬空了给她做嫁妆。

  太康长帝姬下嫁上任魏国公,她的儿子,便是徐鹏举。

  戴章浦满腹心事的回了家。

  回了家,换了一身衣服,便是坐在精舍中发呆。

  当北征军大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戴章浦第一个反应就是怎么可能?国朝二十万边军京卫精锐,竟然一朝惨败?今日之前,不还是捷报频传么?又是收复失地,又是过江北击,怎么一夜之间,就败了?

  等确定了事实如此之后,第二个想法就是万事休矣。

  当初为了给连子宁争取一份功劳,把他划进北征军序列,本来以为是轻轻松松的捞取了好处,却没想到,一朝大败!整个北征军都溃败了,连子宁能如何?

  皇上固然是对他很是赏识这一点不假,但是戴章浦也清楚皇上的性子,这位圣上说好听点儿那叫性情中人,说难听点儿那叫反复无常,随心所欲,当他对你期望越高,而你辜负了他的信任的时候,他便对你恨之入骨。

  正德朝多少人都是蹴呼如流星一般崛起,但是因为触怒了正德帝,又是瞬间落入地狱?不胜枚举!

  这一次,连子宁又会如何?

  此时戴章浦甚至都有了一丝悔意,当初何必急匆匆的跟他定亲?如此一来,真真是把女人给搭进去了。

  事关自己的宝贝女儿,连一向心如铁石、冷静沉着的戴章浦,都是有了一些慌乱,想想如果女儿此生不幸,他心里便是一阵心灰意懒,只想这官儿不做也罢了!

  拎出来之前正德那一声冷笑忽然在心头响起,戴章浦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以他对正德的了解,这一次北征的将帅,只怕全部都要殒命,而且谁要想求情的话,只怕也会被牵扯进去。

  但是想想女儿清丽的脸,他还是咬了咬牙,站起身来,道:“给我备衣,老爷要出去一趟。”

  他准备去联络几位平日里交好的同僚,一起想想办法,甭管如何,拼着被皇上责骂,也总要把连子宁给捞出来。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守活寡吧!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精舍的大门就被推开了,露出了清岚苍白慌乱的脸。

  “爹爹!他~”清岚惶惶切切的叫了一声,看着戴章浦,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大滴大滴的眼泪扑簌扑簌的掉落而下、

  “你,都知道了?”戴章浦有点儿不敢看女儿,他侧过脸,艰涩的问道。

  清岚只是点头,抽泣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戴章浦眉头一皱,看了后面跟着同样是面色凄楚的小青一眼,冷声道:“你告诉小姐的?”

  小青噗通跪在地上,泣声道:“老爷赎罪,是奴婢告诉小姐的,现下外面的大街上都传遍了,说是北征军大败,魏国公爷南逃,随军的那些将帅也都逃了!他……”

  她连着磕了几个头:“老爷,您得想办法救救姑爷啊……”

  看着苦厄梨花带雨的女儿,戴章浦心里只觉得一阵酸涩,他叹了口气,颓然的摆摆手:“起来吧!”

  然后对戴清岚道:“乖囡,既然如此,为父便也不瞒你了。广宁卫知府传来消息,北征军大败,各路将帅逃逸,此等大事,决计无人敢于造谣,消息八成是真的。”

  戴清岚脸上的表情又是凄楚了几分,直愣愣的看着父亲,泪珠不断落下。

  “为父这会儿出去,便是想联络几个较好的同年,商量一下。”戴章浦迟疑了一下,道:“只是,若是他也逃了,那这件事儿,当真是无法可想……”

  终究决定还是先让女儿有些心理准备的好。

  “不会的,他不会逃得!”戴清岚似乎是忽然间就恢复了冷静,她抽了抽鼻子,抹了把眼泪,断然道:“他决计不会逃得,爹爹,我对他有信心。”

  她冰雪聪明的人物,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像是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都被震傻了,一瞬间心里只剩下了慌乱和焦急,来不及多想,也没法儿多想,脑海里面只有一片空白。而现下缓过劲儿来了,仔细想想,连子宁那般惊才绝艳的人才,岂能不明白这一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又岂能不知道随军南逃所要面临的结果?

  戴清岚隐隐然能感觉到,自己喜欢的人儿,是很有野心抱负的,虽然他在她面前展现的只有才华和儒雅。

  “城璧很知道分寸,他定然知道回来之后的下场。而且他担任的是大军的后勤辎重,说不定还落后于大军,所以女儿想,就算是城璧知道了大军的败绩,也定然不会现在回转。”清岚眼中闪烁着光彩,她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是她有有种预感,连子宁做的,就是自己现在所想的。

  听完了女儿的话,戴章浦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他才道:“那你的意思是?”

  “爹爹,依女儿看来,您大可不必直言为城璧开脱,那样只会触怒皇上。”戴清岚说着说着眼圈儿又红了,轻声道:“女儿是喜欢他不错,但是却也不能为了他让爹爹你身陷囹圄。爹爹您只需要旁敲侧击的禀明圣上,不要着急对所有的军官定罪,总要等那边确切的消息传来才行的。女儿想,以他的聪慧,很快就会上折子自辩了。”

  !#